第12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法兰克的嘴唇缓缓从夏喧妍的颈后往上移,到了她的耳后,先是用舌头着她如白玉般的耳垂;夏喧妍发出娇软的声音,羞得浑身发烫,法兰克突然张嘴轻咬住她的耳。

  夏喧妍被逗弄得浑身发颤,“啊……啊……”

  法兰克火热的坚挺,早已昂起,紧紧顶在她的双腿之间。私密处感受到男性的雄伟,她只觉下半身阵阵酥麻。

  法兰克向下滑动,着迷地看着那对高耸的傲人双峰,雪白丰满的浑圆随着夏喧妍的呼吸颤巍巍的抖动,上面的樱红花莆好似鲜艳夺目的红宝石,法兰克见状忍不住用手指拨弄丁一下。

  夏喧妍轻呼一声,道:“法兰克、法兰克……”

  她的声音柔媚,法兰克受不了那种甜美的诱惑,再次吻上她,舌头霸道地进人她的口肆意翻搅。夏喧妍的丁香小舌也主动伸了出来,被法兰克狠狠地,他们的舌头不停的纠缠着。

  夏喧妍不时发出醉人柔腻的声音,紧紧的搂住法兰克的脖子,青葱玉指轻轻滑过法兰克宽阔的背。法兰克一手穿过夏喧妍腋下,一手绕过她不盈一握的腰身,两臂微一用力,就把她贴身抱了起来;夏喧妍两腿盘起,紧紧圈住法兰克结实的腰身,上半身和他的胸膛贴在一起,让法兰克坚实的肌肉压迫着自己丰挺的椒||乳|,酥麻的感觉立即传遍全身,让她心旌摇荡。

  夏喧妍感到法兰克火热的嘴唇印到自己娇嫩的胸脯上,她发出的娇吟,痴迷地抱住法兰克的头,让他尽情地吻着自己的饱满酥胸。

  法兰克仔细的着她的每一寸肌肤,就好像找到宝藏一样。

  夏喧妍觉得身体里的快感汹涌澎湃,从胸口一波一波地扩散到四肢百骸,浑身燥热难当;酥胸涨得满满的,好像要冲破肌肤一般直直立着。

  她心里升起一股空虚的感觉,娇声喘道:“法兰克,快……快……”

  “快什么?”

  法兰克用牙齿轻啮那高耸的||乳|峰,夏喧妍轻皱柳眉,无意识的发出一连串的。

  “不要再玩了……”

  那种空虚感让她再也无法忍受。

  法兰克了然的偷偷一笑。

  他的妻子已经完全成熟,再也不是当初那个青涩的女子,她已经懂得享受鱼水之欢。

  他的手在夏喧妍的柔软处摩挲半晌,一根手指突然探入她的神秘地带;她的柔嫩紧紧包缚着法兰克的手指,而法兰克的手指则在里面尽情地嬉戏。

  夏喧妍只觉得身子已酥软了一半,她不停扭动、不断滴汗,勉力说道:“法兰克,你越来越坏……”

  “真的吗?我怎么不知道?”法兰克诡谲一笑,更加恶劣地挑战夏喧妍的极限。

  她顿时如遭雷击,张大小口却没有呼出声音,涨红的娇颜上添了几分韵色,娇躯也大幅度起伏着,她一时间被席卷而来的快感吞噬了,神智渐渐迷失。

  法兰克明白已是时候,何况自己也早巳按捺不住,他分开她的双腿,深深地进入她。

  空虚终于得到填充,夏喧妍发出满足的。

  熬了这么久,终于等到再次身心合一的一天,法兰克简直感动得无以复加。”法兰克抱我……啊……”夏喧妍激动地回应着他的律动。

  她泛着红潮的双颊、如水波荡漾的,再再勾引着饥渴的法兰克。他情不自禁地伸出双手,右手五指井用地握住她的ru房,左手则在他们结合之后游移着,每个动作都逼迫她迈向性感的顶峰。

  夏喧妍含情脉脉地凝视着他,俏脸嫣红,似乎在告诉他她好满足、好幸福。

  就在法兰克耽溺在来回抽送的快感,喘息声转变成嘶哑的低吼、律动达到了最高速,马上就要攀登顶峰时,一阵震耳聋的哭叫声突然从隔壁的房间传来。

  “宝宝!”夏喧妍忽然从望中清醒过来,伸手推开法兰克。

  法兰克顿时如一个泄了气的皮球,原本箭在弦上的身体顿时虚脱;夏喧妍慌张地披了件睡袍,就推开内室相连的房门。

  夏云正努力哄着大哭不止的夏洋,她看到夏喧妍进来,连忙说道:“喧妍姐姐,他们只是在打架,没事的。”

  夏喧妍抱起哇哇大哭的夏洋。“乖乖,怎么又跟哥哥打架了?”

  夏海一副小绅士的模样。

  “是我的错,妈咪。”

  “你又在欺负弟弟了?”

  夏喧妍假装沉下脸。

  夏海噘起小嘴巴说:“哪有,因为今天爸爸妈妈举行婚礼,海儿很喜欢啊,所以也想跟弟弟玩亲亲嘛,他就生气了。”

  夏喧妍差点晕倒,这两个孩子到底在干嘛!虽然兄友弟恭最好事,可是……他们会不会搞什么乱囵啊?他们是两个男生耶!

  一想到这么可怕的未来,夏喧妍咕咚一声,晕倒在地。

  随即冲进来的法兰克在两个小家伙的屁股上各打了一巴掌,然后抱起自己的新娘子溜之大吉。

  夏海不屑地对夏洋说:“你看吧,爸爸爱妈妈,不爱你啦!”

  “妈妈也不爱你,妈妈只要爸爸抱!”夏洋同样不屑地冲着他撇嘴。

  见两个小孩又要打架,急得夏云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你们不乖!你们欺负云云阿姨,呜……”

  一看美女阿姨哭了,两个小孩赶紧跑过来狗腿。

  “我们乖、我们乖,姨姨不哭哦。”

  “那就睡觉。”

  “是!”

  趴在门外偷听的法兰克听到里面终于安静下来,这才蹑手蹑脚地回到床上,准备继续未完的“工作”。

  谁知好不容易让心爱的妻子再次兴奋起来,他也准备大战一场时,隔壁再次传来哭声,哭声足以震天。

  法兰克怒吼道:“把他们丢到台湾、丢给他们外公外婆、丢给他们的干爹!气死我了!”

  那夜,海之梦城堡难得的热闹。

  原以为历经千辛万苦方赢得娇妻的法兰克以后就会幸福了,可是照此情形看来,他的艰辛历程还要继续下去呢。

  可怜哦可怜。咳咳走过路过的都注意啦!好书读会员头衔名称征集,为好书读出谋划策,由你定制好书读的等级规则,参与既有积分拿,人人都有,前三名好书读积分和qq币奖励,快来贡献你的一份力量!/modules/forum/showtopicphp?tid=322

  点击参与活动

  男女辣文卷【不喜慎入】 2

  子

  小菟儿——

  女主角:沃菟儿——可爱小萝莉一枚,性格胆小,怯弱,个子跟胆子成正比,红发紫眸。

  男主角:希索莫尔

  邪魅冷酷,喜欢用残酷的手段致敌人於死地,佞神是同行给他的称号,暗黑界的no1墨发红眸。

  --一个月前的某天,姓沃名菟儿的小路痴在异色森林迷路之时,遇上刚刚解决完猎物正在享受温热暖腻的鲜血洗礼著的希索,偶家傻傻的小菟儿竟然呆呆的”告诉”某帅哥:你好脏喔!就是这麽一句小兔子被当成宠物被带回希索的黯之殿去鸟~

  ch1魔掌

  ch1魔掌

  嗯…到底什麽时候开始变成了这变态萝莉控的玩具呢?

  好像很久很久了吧?不过说很久也只不过才不到一个月,

  沉溺於自个儿思绪里的小可爱毫无自觉地释出怯怜的神色,

  让刚踏进卧室的高壮男子露出迷恋的目光。

  “小东西,你又在想著怎麽逃走了吗?”

  “呃……没有呀,你什麽时候放我走?”可怜的小兔子睁著水亮水亮的淡紫色眼眸看向这个不管自己如何抗拒都要囚禁自己的大个儿。

  “你死心吧,我不会放你走的,乖乖的待在我身边,我可以给你任何你想要的东西,

  带给你其他女人想要也得不到的无上快乐。”

  无耻的男人缓缓的走向脚丫被锁著的女娃娃,暗红的眼珠溢出望的光华,

  手上解开皮带的动作毫不迟滞,已然的上身,露出纍纍的健硕肌肉。

  菟儿用脚丫想也知道这大变态又要开始“用餐”了,那可怜的美食当然是自己了。

  “那个…我可不可以不要?我好累喔…你放过人家啦!”

  带著哭腔的猫叫令本来就打算只吃这小兎儿一次就让她休息的Bt燃起了熊熊的火。

  “呵呵~别怕呵,小兔子,乖乖的,我不会伤害你的…来…”

  低哑的男性嗓音轻哄著怕得小身子一抖一抖的菟儿。

  “我不要…你别过来喔…走开!”害怕但更不想承受他无穷无尽的燃烧的小东西

  用著自认为最凶恶谁知道听在他耳里只不过比猫叫大声一点点“撒娇”似的嚷叫,

  试图阻止男人得靠近。已经脱的一件不留的男人脸带惑人的魅笑,

  挺著已然怒张的巨大,用著猫步扑向眼眶微微变红的小东西。

  “来…让我看看我可爱的小妖精湿了没?”放开被自己吻得红肿得小口,

  修长的指尖慢慢的从细致的小脸轻轻滑下,来到小巧的||乳|尖儿,

  柔柔的一按一揉,晃如带电的触抚把原本害怕的小东西逗弄的身子开始轻颤起来,

  原本纯白的小身子渐渐的染上淡红。

  “乖乖的呵…来把腿儿张开,让我看看下面的小嘴准备好了没?”

  听似劝哄却用力的把菟儿拼拢的双腿扯开。“鸣…求你,我不要…”轻啜的娇泣,

  看著自己被男人用力的打开毫无保留的把女孩最羞人的地方展示在恶魔的面前,

  菟儿害羞的把脸儿捂起来。

  小小的身子一扭一扭得想要避开想要硬闯的指尖,看似厌恶男人碰触的躲避,

  把邪魅的男人激怒了,用力的把指尖一送,竟然把食指和中指完完全全的送进女孩窄小的幽径。

  “呀呀……好痛,轻点轻点…不要欺负我…呜呜…”抽噎的求饶声令男人

  燃起了更想狠狠上她的冲动。抽出沾满滑腻香液的长指,

  扯过被丢到一旁的特大号羽毛枕,垫放在小东西的细腰下,

  把小东西不盈一握的小腰抬得更高,双手抓住小东西的脚踝,用力一插,

  把自个儿傲人的巨大撞进小人儿小小的花道,毫不留情,用力地,狠狠地不停的穿刺著。

  “呃呀好痛…太大了,求你轻点…别…呃…太深了!”

  左脚被锁头部向下使得脑部缺氧而微微感到昏弦的人儿被超巨大的男剑强行进入,

  彷如被撑裂的小小花蕊不停的一张一合,想要把男人的肉刃挤出体内。

  男人享受的看著身下人儿毫无反抗能力,只能在自己身下无助哭泣,

  细致的被自己的强大强行扩张的画面,令男人望的兽性得到了莫大的鼓舞。

  “喔…你这妖精,怎麽插了这麽多次还是这麽的紧?嗯…对,用力的夹住我!”

  “呀…鸣…”娇人儿看著自己粉嫰的被男人黑得发红的巨大不停的侵入,

  糜的视觉画面令泌出更多的滑液。

  “呵…你这浪娃娃,又湿又紧的,一点也不像不想要呢。”

  不停的重重顶入又浅浅撤出的动作,把娇嫰的人儿折磨的半昏过去。

  看著身下任由自己鱼肉的娇躯,男人温柔地把全身散发著甜香的人儿揽坐起身——

  tobecontinue——

  ch2饿了

  ch2饿了

  不停不休的律动似要把已然感到昏晕的小东西硬生生的迫得呜咽起来。

  “呃呀…痛呀…轻点…我好累喔…希索你什麽时候停下来?”

  从天还亮的时候自己就开始被摆弄在床上了,现在天都黑了,

  久未进食的小肚子饿得咕噜咕噜的一直在叫,可是身下的男人还是一直留在自己身体里,

  那灼人的热棍顶得自己又痛又昏的,好想他停下来喔。

  “小菟儿…再一次就好…嗯…扭一下你的腰。”这小东西怎麽还这麽紧,

  都用这麽久了,真是要他的命。“呀呃…你说的喔,再一次就停喔!”喔耶…可以吃饭了~正在承欢的小女人心里想的尽是大鱼大肉的美色,

  心不在焉的摆动著被弄的小腰,身下的男人感到小东西思绪已飘到不知那去了,

  抱著小小的身体一转,让泛著奶香的小身躯正面的面对自己。

  “小东西不乖喔…要怎麽惩罚好呢…呵呵~”被忽视的男人散发出恼怒的气息,

  只是小家伙似乎毫无感应。

  “什麽…你快点结束好不好?我好饿喔…”犹不知大难临头小白目一股迳儿的催促似乎停止抽动的男人。

  “呵呵…小兔子,如你所愿!”阴森的语气终於让小女人知道:惨了!

  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男人头下脚上,双腿被扯得大开,臀部整个腾空,

  男人直直的站起来开始把葧起的男性大力的进出小人儿紧窒的小道。

  “噗哧噗哧”的声越响越大,菟儿小小的身体被希索整个紧紧的提起,

  双腿在无法使力的情况下只能门户大开的让男人大力的耸弄。

  “阿呀…太里面了,呜呜…慢点慢点…我…呼呼…”已被得全身无力,

  双手只能紧紧捏著黑色被单的小手,在床单上滑出浅浅的纹路。

  “呀呀~停下来…求你…”

  “还想要吃饭吗?嗯?”

  “不要了…不要了…呜呜…”

  “真是我的乖娃…来,告诉我,你要什麽?”

  “呃…要你骑我,爱我…嗯…”粉白小小身子已给香腻的汗水给浸湿,

  双腿间的花儿已经肿得不像话,从内到外,都被男人的给占满。被男人大力的|岤儿,快感跟痛感同时侵袭已被使用过度的小巧花唇。

  “呀~~~到了…到了…”抽搐的小身子被顶得有如经历死亡的快感,

  达到了xing爱最高的殿堂。

  “哼嗯…娃娃不乖呢丢下我一个人到了…嗯…我也快了!”

  在小女人不住抽搐的里,胀得异常巨大的男根,

  在加快几十下後终於也达到了顶端。

  “真是迷人的小妖精”轻喘的气息不稳的男人揽过已经昏过去的小身子,轻轻的低喃著…——

  tobecontinue——

  ch3无良大色狼!

  ch3无良大色狼!

  天呐…身子好酸!那个毫不知道手下留情的大色鬼!

  把她翻来覆去的,嘴上光说只要再一次,

  一次一次又一次,

  还把她摆弄成各种不同的姿势!羞死人了!

  睁著睡眼忪忪的小被团,在床单下有一下没一下的蠕动著。

  被过度使用的身躯全身上下一百零八根骨头,

  全都在跟她无声的抗议。”咕噜…”向得震天的打鼓声,

  把菟儿震得七晕八素的。

  那个可恶得大色狼,

  光会压榨她,

  使用完都不会喂她吃个东西,

  不怕自己饿死喔,到时没有人再给他继续欺负!

  不过,这些心里话也只敢自己跟自己讲…

  谁叫自己胆子本来就小,

  每次只要一看到他露出阴森森的笑容时,

  自己就会被吓的双腿发软,

  毫无骨气的只能“赖”在他身上。

  动一动酸痛的四肢,

  发现左脚的银锁已被卸下,

  哼…算这大色狼有良心,

  知道自己被他抓来後,

  每天尽是被压在床上运动,

  都没好好看过他的地盘一眼,

  良心发现的把锁除掉了。

  抬起小手,往床头一拍,

  专属通讯器响起,

  “菟儿小组有什麽吩咐吗?”

  “那个…妮妮,请问可不可以帮人家拿午餐?人家快饿死了~”

  蚊呐般的哀求,令人无法拒绝。

  “好的,小姐,请稍等一下喔,奴婢马上为您送上。”

  轻柔的嗓音仿佛吓跑小动物似的回应。

  这个主子捡回来的小女孩,

  个儿小小,身材倒是玲珑有致,

  目测才不过145左右,

  一张小脸蛋长得粉嫰嫰的,

  圆圆的小脑袋,圆圆的猫眼,

  小小偏淡粉得菱唇,

  猫眼在看到陌生人时一闪一闪的,

  胆子小得像兔子,见人即怕,

  这样一个小小人儿更显的惹人怜爱,

  怎麽看都是一个抱在怀里痛宠的粉娃娃,

  真不知道怎麽会跑到异色森林去了,

  还被刚刚“舒展完筋骨”的主子捡回来,

  一回来说吩咐下人们小心侍候,

  梳洗完後就直接把小娃娃关在寝殿,

  直到三天前才准许下人们进去收拾,

  满室膻腥,凌乱得大床,惹眼的鲜红,

  都昭告天下,这小娃娃被吃了,

  主人还吃得异常满意,整整吃了十多天。

  可怜的娃娃…

  “妮妮…人家身上都痛,又饿…”

  弱弱的小东西横躺在足够十人横睡得大床上可怜兮兮的说。

  “小姐,奴婢准备了好多好吃的饭菜,您洗洗脸吃完再休息吧。”

  有如春风的低哄,听的小人儿缓缓得展开羞涩的笑颜。

  “那头大色狼呢?”小娃娃嘟著小嘴儿问道。

  “主人外出办事了。”血色的残酷还是不要让这纯白的小姐知道了。

  “喔…那人家等会可以出去吗?来过这麽多天了都没到处看过…”

  两朵可爱的红晕飘上原本白嫰的小脸。

  她自己也知道这是怎麽一回事。

  “好的,小姐,待会儿您用餐过後,奴婢带小姐到处看看。”

  妮妮柔美的脸上带著一抺母性的光晕。

  “喔耶…这就可以…呃…没事没事~”拍拍小心口,

  差点兴奋得冲口而出的打算,硬硬的被吞回瘪瘪的小肚子。

  “来吧,小姐快吃吧。”

  “嗯嗯…好好吃喔~人家还要吃蒸鱼~”

  “好的,小姐慢慢吃,不要噎著了。奴婢给你挟鱼…”

  暖暖的午後,一个可爱的小娃娃跟一个带娃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