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患饽腥丝此哪抗饴?赵时元根本爱着可亲,只有可亲那傻丫头以为赵时元对她一点企图都没有。

  “你到底想说什么?”这人虽然是好友的儿子,但赵时元却一点也不喜欢他。是因为他的无礼吗?不!是因为他对可亲那股亲昵,好像他跟可亲熟得不得了的模样,让他觉得刺眼。“可亲是我的老婆,我们两个的婚姻不需要你来置喙!”

  “如果你给不起可亲想要的幸福,那么就有我置喙的余地下!”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赵时元不悦地皱了眉。他心虽不够细腻,但他再怎么驽钝,也还不至于听不懂方仲达口中的挑衅意味。

  “我喜欢可亲!我想要追求可亲!而你如果不懂得珍惜她,就请高抬贵手,放了她,让她跟我在一起!”方仲达一点也不懂得拐弯抹角,心里有什么话就直说了。真爱难寻,更何况他这次回台湾不过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他没多少时间陪这位冬烘先生玩暧昧游戏。

  “你们两个怎么了?”

  可亲偷偷买了避孕丸往口袋一塞,这才拎着随手买的一袋零食晃出来,没想到出来就瞧见赵时元跟方仲达两人大眼瞪小眼的,像是有不共戴天之仇。他们两个吵架啦?

  可亲站在赵时元身侧,抬头看他。难得赵时元这么好脾气的人也会有跟人吵架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没事!你东西买好了?”看到可亲,赵时元强按捺下心中的怒气,要自己心平气和。毕竟是好友的儿子,说什么他也算是方仲达的“长辈”,他不应该跟他一般见识才对。

  “嗯!买好了。”把袋子拎高来让他看,可亲笑了一脸的甜。

  “那我们走吧!方先生,我跟我老婆先走一步了。”赵时元特别强调“老婆”两字,意思很明白,就是要方仲达离可亲远一点。

  可亲是他的,方仲达别想觊觎!赵时元硬是把可亲拖走。

  “你在生气?”可亲问道。

  “没有。”

  “没有你干嘛这么用力?”他们俩从超商回来后,他就像一只野兽似地把她扑倒在床上,什么话都没说,就剥光她的衣服,挺进她的密林中。

  “可亲,你告诉我,你满不满意?”自从方仲达直接挑明了要追求可亲之后,他这才想到他对自己太有自信了。

  他凭什么认为可亲属于他?他有比方仲达帅吗?没有,那个肌肉男一看就是体力好、常上健身房的样子,哪是他白斩鸡模样的身材所能相比的;而他凭什么以为可亲会选择他、会爱他?他真的能满足可亲吗?

  还是跟他相比,可亲比较喜欢一个肌肉发达、能强而有力占有她的男人?

  赵时元被妒意冲昏了头,现在只想着要努力表现,好压过方仲达的所有优势,所以他一改刚刚温柔的攻势,想要用更激烈的方式表现他其实也很有男子气概。

  “告诉我,我这样能让你满足吗?”他抱着可亲,让她坐在身上。

  赵时元一边挺进她湿漉漉的窄|岤中,左手拉扯着她的||乳|首,右手揉弄她唇肉上头珠圆玉润的肉蕾。

  他弄得她虽然已经跪骑在他身上,仍颤抖着双腿,但还是几乎承受不住自己的重量。

  她难过地向后倒,手臂撑在床上,胸部挺出,他指间的拉扯更磨人。

  “啊……”随着她望的高张,腹下的热液伴随着他巨大望的进出不断涌出来。

  “你好湿。”可亲的汁液沿着两人的交合处往下流淌,赵时元还伸手揩了一把,抹向她红肿的肉蕾。

  “别这样子弄……”可亲撑起身子,想将自己的湿洞抽离他磨人的推进,但臀部一抬,他的前端便顶住了她的,她身子一颤,脚又软了,身子跌回他身上,他的望重重刺进她的软|岤里。

  可亲惊呼出声,窄小的深|岤紧紧收缩,将他烫人的热铁一张一合地紧紧圈住。

  她的收缩得太厉害了,圈得赵时元几乎忍不住就要随着她日渐高张的望喷出。

  “转过身子!”他不能泄在她体内!赵时元要可亲背对着他,让她趴跪在床上,“把臀部抬高。”他用手扶着她高翘的臀,从肉缝中看到泛着水光的桃花湿|岤。

  他用嘴巴亲吻了它,灵活的舌头卷弄她带着露珠的唇花;他用牙咬着贝肉,舌头伸到湿|岤里头去探索她每一个皱摺,出来时舌尖卷起她的水蜜又朝着她的珠蕾抹去。

  “不要这样……”他舌头动得好厉害……可亲十指紧抓着床褥,承受那巨大的欢愉。她快要承受不住了……

  “为什么?你不喜欢我这样吗?”他身材比不上方仲达那个肌肉男,但他勤能补拙,就不信在床上他一介文弱书生比不上方仲达那个猛男。

  赵时元极尽情se之能事地在可亲身下着,让她的身体承受着巨大的狂潮。

  “你喜不喜欢这样?我是不是比方仲达强?”

  “什么?”方仲达?他怎么提到方仲达了?

  可亲不懂,疑惑地转头想问他,他下一波的攻势却又扑了过来,唇舌弄得她双脚虚软无力,腹下有股强大的望想直泄而下。

  “别这样……”她快要尿出来了啦!

  可亲伸手到背后去,想推开他不断的逗弄,他却抓住她的手腕,要她自己分开臀辦。

  “你自己来,我想看。”

  “不要……”

  “快点!”他将她的两手都抓到身后,放到她自己的臀部。

  可亲颤抖着双手,强忍着羞耻左右分开臀辦,分开的臀肉就像被剖开的水蜜桃,娇艳滴,水嫩、水嫩得让人好想咬一口。

  赵时元还真捧着可亲的臀部,伸出舌头了。

  “你好香……”他在她臀辦间嗅了嗅,呼出来的热气从湿滑的肉缝中一路从后头吹到前头去。

  他看到可亲一颤,整个腹部都痉挛了起来,她的湿|岤急速收缩着,而他扶着坚挺的望就在她肥美的唇肉中磨弄,让她的唇花夹着他火热的望,他前后套弄,还不断用他顶端上的火热去撞击她唇花前的小小肉蕾。

  他情se的手段弄得她整个身体都痒了起来,当下也顾不得矜持,摆弄臀部就跟着他的律动摇了起来。

  她款摆腰肢,不断的让他的望能撞得更深、更快。

  “我要……”她好想要他将他的望深深埋进她的身体里面。可亲摆动得更加激烈了。

  “你先告诉我,我有没有很棒?”

  “有……你最好、你最棒……”事实上,她只跟他做过,怎么晓得他棒不棒,她根本没有人可以比较,他也知道的,不是吗?

  “那你觉得我跟方教授的儿子谁比较棒?”

  “啊?”方教授的儿子?那是谁啊?她又不以识。

  “方仲达!”他干脆说出那个人的名字。

  “我跟他又不熟。”他干嘛在这个时候提起不相干的人?

  “你跟他不熟都可以陪人家上超商!”

  “我都跟你说过了,他刚回国,我只是陪他去一趟超商。”他干嘛说得好像她跟方仲达上宾馆一样?还有,“你干嘛管他棒不棒?”那个方仲达就算是超人,也不关她的事。“你到底给不给我?”

  “你想要?”赵时元恶劣地拿着望在她花洞前扫弄,他抓着她的手,改要她握着他坚挺的望。

  “你想干什么?”干嘛要她握着这么羞人的东西?他的东西在她手心里热热的,仿佛有生命似的,还会跳动。

  可亲将赵时元的望握在掌心中,这才知道原来进入她体内的东西竟然是如此的粗大、昂藏。

  她的指腹磨弄着他顶端上的光滑肌肤,他马上仰着头、闭着眼,状似痛苦的逸出。她弄得他好舒服!

  “再快一点!”他没想到她的手感这么好,摸得他心神荡漾。

  可亲速度稍快一些,他就受不了了,顶端上的小洞隐隐泌出透明的体液,她用手指揩去,将它抹在他的望上,让他整根热铁变得光亮。

  “再下去一点。”赵时元握着可亲的手往下一带,要她的手掌将他整个软囊罩住,托在掌心中。

  “这里也摸摸,也帮我揉揉。”他的软囊一落进她柔若无骨的掌心中就马上变硬,他的望因此变得更为硬挺。

  可亲看傻了眼,没想到他能一再的变大。他巨大的望跟他斯文的形象一点都不搭,她怎么也没想到他会有这么se情、纵的一面。

  她这样弄他……他好像很舒服?可亲试着再加快动作。

  赵时元没料到她的手劲会突然加大,一个不小心就让自己泄了出来,大量浓稠的体液就这样喷洒在一心想调戏他的她身上。

  可亲被吓了一大跳,她低头往身上一看,发现硬挺的||乳|尖上挂着他不小心射出的灼热体液。

  她的红和他的白形成se情画面,看得她面红耳赤、心跳如擂鼓,顿时傻在当场,不知如何是好,还是他将她||乳|尖上的白浆用手指揩去。

  原本以为他会用手指擦去,没想到抹去她||乳|尖上的白浆后,他反倒将它全部抹在她的||乳|尖、||乳|晕上,让她整个粉红色区块全染上他白浆的味道。

  就在她羞于这样煽情的画面之际,他手劲加大,将她粉嫩的||乳|首往外一扯,又痛又麻的感觉立刻席卷而来。

  “你的水滴下来了……”随着他se情的动作,她的水蜜直接从大量喷出,洒在床褥上。

  赵时元用他的膝盖顶住她的水|岤,让她骑在上头,让他的膝骨直接靠抵在她柔软的一方。

  “动一动。”他扶着她的臀部,让她骑在他膝盖上头移动。

  “不要这样……”他脚上的毛刮得她整个私密处酥麻起来。她不要骑在这上头。“我要下来!”

  她硬是将他推开,但没料到自己双腿已然没力,她要站,却站不起来,最后只能顺着他的小腿往下滑,让他的腿毛一路刷着她湿淋淋的。

  “啊——”最后她的阴|岤滑至他的脚板,这一碰撞,令她整个心魂几乎飞散开来,他的脚板还恶劣地左右摇晃,让她的水蜜沾上他整个脚背。

  “坐上来!”他伸手,又将她提了上来,重新放在他弯曲起来的膝盖上。

  “别这样……”他这样顶着她那里,受刺激的面积变大,她整个吨麻了起来。她不懂他今天干嘛这样玩弄她……“我做错了什么吗?”

  “你没有做错什么,我只是想让你的身体快乐。”

  “我……我很快乐啊!”只要他愿意抱她,她就会很快乐、很快乐,她没有什么不满的。

  “就算是我,你也很快乐?”她一点也不遗憾她错失了方仲达那个肌肉男?“你觉得我很好?”

  “嗯!是很好啊!”可亲不懂他干嘛这么问。她跟他认识几乎快一辈子的时间了,还从没发现他如此没自信。“你到底怎么了?”

  “我觉得我不够好。”

  “哪里不好?”

  “我皮肤太白,脸太瘦。”

  “这样才好啊!”她就是喜欢他这副仙风道骨的模样,而他老学究、小八股的样子最是迷人了。

  “若是跟方仲达比呢?”

  “你干嘛又提起他?”她蹙起眉头。

  “因为……”他说不出来方仲达之前跟他撂下的狠话,他才不想当喜鹊,没道理他要帮方仲达传达情意让可亲知道。总之可亲只能是他一个人的!

  赵时元狠狠地将可亲推倒在床上,狠狠地将自己的望埋进她深|岤里,用力的挺进,用他最大的力气让可亲快乐、、尖叫。

  他要让她知道,他是全世界最好的男人!所以他决定了,他要去健身房练身体,不想再当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男人。

  7

  “什么?!你要去健身?为什么?我觉得你现在这样很好啊!”可亲很喜欢赵时元现在这样,高高瘦瘦的,一副很有仙气的模样。他干嘛去练身体,把自己练得跟阿诺一样拥有可怕的身材!

  “我想健康一点。”赵时元说不出来他是在吃方仲达的醋,说不出来他不想让别人有机会抢走她。

  “你现在有什么不健康的吗?”她觉得他头好壮壮,看不出他有什么病痛的模样。

  “现在没有,但以后就不晓得了,所以为了防患未然,我想去健身,而你陪我去。”

  “我陪你去?我才不要!”她最讨厌流汗了,运动她更是不行。“你如果真要找人,那就叫方仲达陪你去好了。”

  “你提起方仲达做什么?!”他的口气不悦。

  “因为你说你要运动啊!而我看他的身材就像是有练过的样子。”奇怪了哩!他干嘛突然变得这么凶?她又没做错什么。

  “你觉得他身材像是有练过?”

  “看起来像。”

  “而你觉得他的身材好?”

  “不错啊!线条满美的。”

  “你还看到人家的线条去!”赵时元的眼睛不自觉地喷出嫉妒怒火,怒视着可亲。

  先前他问她方仲达的事,她一副要理不理的样子,他原本还以为她对方仲达没感觉,没想到她连人家的身体线条都注意得一清二楚!而这个时候,他要是还没有忧患意识,就太傻了!

  “我马上就去办会员卡,你一张、我一张!”

  “我不要啦!”她为什么也要被迫去运动?可亲抱住桌角。她死都不去啦!不要逼她……

  最后可亲还是被赵时元死拉活拖地带到了健身房,只是到了健身房之后,她就只愿意泡在游泳池里,怎么都不肯出来。

  倒是赵时元,他疯了是不是?他干嘛那么认真地举重、跑步?他有必要做得这么卖力吗?

  可亲趴在池畔,看着努力加强手部、腿部线条的赵时元,觉得他一定是疯了。

  他不知道他那副仙风道骨的样子有多超然吗?他干嘛把自己搞得一身汗,像是个凡夫俗子;还有,那个教他的教练,她看那女人也不是顶顺眼的。

  当教练教人就教人,干嘛冲着赵时元一直笑?真的很令人讨厌耶!

  可亲终于按捺不住了,从游泳池爬出来直奔赵时元那边去。

  “老公,你在做什么?”她故意娇滴滴的说,为的就是让那存心想勾引赵时元的臭女人知难而退。

  “在跑步。”

  “那你累不累?要不要喝水?要不要毛巾?”可亲就像个小女奴似地一下子递毛巾、一下子递茶水,整个健身房的人就看她在演戏。

  “赵太大,你要不要去游泳?”女教练想支开这个碍眼的家伙。

  “不要!我要陪我老公跑步。”为了待在赵时元身边,可亲逞强地踩上另一台跑步机。

  她舍命陪君子,她跑——

  天哪!她为什么这么歹命?她明明讨厌流汗的,却得上健身房跑步!

  当可亲跑了半个钟头,腿麻脚没力、差点累趴在跑步机上时,幸好赵时元眼明手快的拉了她一把,要不然她铁定当场跌个狗吃屎,让那讨人厌的女教练看她笑话。

  “你要不要紧?”赵时元担心地看着可亲。可亲脸色不太好,他是不是不该强拉她上健身房?但单独把她留在家,他又怕方付达乘虚而人,把她给抢走。

  “我累死了……”

  “你才跑半个钟头!”女教练冷冷地打断可亲的话。

  “半个钟头就已经很久了耶!你看、你看,我的小腿都变粗了!”可亲硬是把小腿抬了起来,让那女教练看她腿部的线条。

  当可亲的腿一抬起来,就不只女教练盯着看了,连赵时元、健身房内只要眼睛没瞎的男人,全冲着那线条优美的小腿直流口水。

  一下子就有男教练过来要支援女教练了。“这位小姐由我来服务好了。”

  男教练要把可亲带开,赵时元头一个就跳出来反对。

  他真不能带可亲出门是不是?一带她出门,就引来一群狂蜂浪蝶,就连在他眼皮子底下都有人要来勾搭他的心肝宝贝。

  赵时元连忙将可亲拉到他身后护着,说道:“她不需要别的教练!她已经很累了。”

  “对,我很累、很累了。”她才不要被别的教练带到别处去训练。“我想回家了。”

  “可是我们来这还不到一个钟头。”他想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自己的身体状况调整到最完美的境界,让可亲看了就直流口水。“我再做一会儿仰卧起坐,之后我们就回去好不好?”

  “仰卧起坐?这我们在家里也能练;我们回去,我陪你一起练!走!”可亲马上去收拾东西。

  “来!仰卧起坐预备——起!一……”可亲坐在赵时元的大腿上,压着他,他上身一上来的时候,胸部的线条便纠结在一起。

  “可亲。”

  “啊?”

  “你口水滴到我了。”

  “啊?真的吗?”真是太丢脸了!都已经跟他上过床了,看到他胸部的线条,她竟然还会情不自禁地流口水!“口水在哪?来,我擦一擦。”

  “不!不用了……”

  “怎么能不用?口水是我流的,理当由我来擦。”口水在哪?啊!看到了!抬起手来,可亲毫不犹豫地擦下去。

  “啊!”赵时元却了起来。

  可亲坐在他的大腿上,对他而言原本就是一个极大的挑逗,她现在还拿手撩拨他的胯下——

  他猛然抓住可亲的手。“别这样子弄!”

  “我是在帮你擦口水耶!”

  “你不是!”他将她的手往他望上头一罩。

  可亲隔着裤子摸到他的硬挺,这才发现他的望已经直挺挺的,变得既雄壮又威武。她连忙缩回手,这下子什么也不敢擦了。

  “对不起!你……你继续做仰卧起坐,我……我努力压着你的脚。”这一次她会什么念都不敢有的,就只是压着他的脚,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