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头乱发,微微蹙着眉头,有些苦恼地看着那双沉静的檀黑眼眸问道:“你昨天教我的那样就是调情吗?”

  黑眸流转出一丝邪魅,游鸿宇笑而不答。

  昨天傍晚的亲吻,出乎意料地让他差点失控,若不是忽然金光闪过,梅尔里斯在他的怀里又变回了一条美人鱼,那他接下来“教授”的就不只是调情那么简单了……

  这一种渴望和冲动,真的是因为近来太清心寡了吗……浓密的睫毛轻阖,遮掩住了眸中深沉的情绪。

  “可是,那不是情人之间才会这样子的吗?”梅尔里斯沉浸在自己的苦恼中,“为什么呢?为什么人类的魔法需要这样子?”

  “那是一种情绪在照片中的表现,”游鸿宇轻轻撩起一缕金色柔亮的发丝缠绕在指间,缓缓开口说道,“好的时装照,通过模特的表情和肢体来表现出服饰所蕴藏的一种精神意义和美感。”

  梅尔里斯侧着头认真地想了想,钦佩道:“听起来好像很厉害。”

  游鸿宇不禁失笑,眸中闪过一抹戏谑,点了点头道:“这是时尚的一种魔法。”

  梅尔里斯一本正经地点头受教,垂下头沉默了一会儿,待他再重新抬起头来时,湛蓝的眼眸中缓缓流转出一种带着野性的魅惑来,俊美纯净如天使的面容流露出几分妖冶的性感,他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勾起游鸿宇的下颌,缓缓贴近……

  在四唇相贴的时候,梅尔里斯顿住,眨了眨眼,语气正经地问道:“这样,我做得对不对?”

  窗外的阳光照了进来,金色的光芒抚触着梅尔里斯光裸的背脊和弧线优美的臀部,他趴跪在黑色的床上,白皙细腻的肌肤泛出柔润的光泽,他弯曲着修长的双腿,一手支撑着身体,一手引诱般勾起游鸿宇的下颌,微微侧着头,金色的长发从他的肩侧滑落,披散在身体的两侧,像个妖媚诱人的妖精,却又隐隐流露出纯净动人的气息。

  “做得很好……”檀黑的眼眸变得暗沉,游鸿宇的声音沙哑而低沉,他慢慢伸出手臂,一手揽住梅尔里斯柔韧的腰,一手悄悄扣住梅尔里斯的后颈,将这单纯迷人的美人鱼锁在自己的怀里,“那么……我们还可以再多学一些……”

  两人的唇密密地贴合,那熟悉的轻微电流又瞬时流窜过两人的身体,带来一阵酥麻……

  这时房门被大力地拍响,传来了j语气隐含调侃的大嗓门:“哟呼——起床了!到点开工了!”

  “他们说你是游的新情人?”落叶的梧桐树下,蒂芬妮搂住梅尔里斯的肩膀,将头轻轻依靠在他的肩膀上,在他耳边低声问道,脸上摆出冷漠而迷惘的表情,金棕色的大波浪卷发被背景前的鼓风机吹动,衬着她那双柔媚的褐色眼眸,有一种冷艳的美感。

  拍摄现场中,闪光灯不停地闪烁,打光师在他们身侧高举着银色光板,安祖半蹲在地上不停地按下快门,捕捉着令他满意的镜头。

  “……新情人?”梅尔里斯疑惑地回头看向蒂芬妮,他这次拍摄的模特搭档。

  情人……他忽然想起他和游鸿宇之间的亲吻,不禁有些羞涩,那是情人之间才会做的事。——可是,他们并不是情人的关系。

  “我们不是情人……”湛蓝的眼眸露出了一丝疑惑,为什么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会感觉有些不舒服。

  “梅尔里斯,表情不错,很好!”安祖一边夸赞道,一边快速按下快门。

  “哦?”蒂芬妮换了一个姿势,将梅尔里斯的手放在自己的腰上,她伸出手臂勾住他的颈项,一腿轻轻弯起,微仰着头,眼眸微阖,神情既疏离又渴望亲近,但她的语气却是带着几分好奇的,“不想承认也没什么,这行里这种事情太普遍了;不过你真是好运,看得出来游很喜欢你,居然让j亲自来带你。你刚出道就能靠上他,不知道多少人羡慕。”

  梅尔里斯微微蹙了眉,他不喜欢蒂芬妮讲话的语气,虽然自己并不太明白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但听在他的耳里,直觉地会有一种被冒犯的感觉。

  蒂芬妮瞥见梅尔里斯的神色,耸了耸肩,道:“抱歉,如果你觉得我刚才说的话太过直接。”

  看着那双坦诚直率的褐色眼睛,梅尔里斯很快释怀,微笑着摇了摇头。

  这是拍照的最后一天,过程很顺利,梅尔里斯如前两日般,很虚心地向安祖学习摄影,相机在他的摆弄下,居然也拍出一些不错的照片来。

  在拍照的过程中,安祖也会拍摄品牌里首饰的一些平面照片,梅尔里斯就站在一旁看着安祖摆弄相机,同时这条美人鱼也在对着那些设计精美,用料昂贵,晶灿灿的珠宝开始眼馋,流着口水想着怎么将这些宝贝据为己有。

  梅尔里斯一边对着珠宝打着主意,一边依然认真地看着安祖拍照。这几天的时间,他跟安祖学到了许多东西,人类的照相机引起了这条美人鱼的巨大兴趣,他现在甚至觉得这黑色盒子差不多的东西要比他父皇的黄金权杖要来得有趣得多,能留下各种各样的影像,特别是那些闪亮的漂亮东西的影像。

  那些珠宝是装在特制的保险皮箱里被保镖带进来的,每次拍摄都是由专门的工作人员戴着白手套小心翼翼地从箱子里取出,拍摄后再小心翼翼地收回箱子里带走。拍摄的时候安祖总是非常地小心仔细,所以梅尔里斯明白这些东西对这些人类来说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就好像他的姐姐们悄悄藏在深海蚌壳里的宝贝一样。

  “嗨!”

  站在电脑屏幕前,专心看着画面的梅尔里斯抬起头,看见蒂芬妮正站在一旁看着他。

  “嗨。”梅尔里斯礼貌地点点头。蒂芬妮好像总喜欢找他聊天,除了刚开始接触时觉得她讲话的语气有些冒犯,但慢慢相处就会觉得这个女孩就是这么率直,让他想起他的一位姐姐,总是在脾气暴躁的虎鲨面前指责它们小眼睛朝天鼻。

  “你好像对摄影很有兴趣?”蒂芬妮一边探过头去看屏幕里面精美的照片,一边问道。

  “我觉得很有意思。”梅尔里斯赞叹地伸出手指轻触屏幕中奢华璀璨的珠宝,其实心里在想着如果不能将这些宝贝据为己有,那么能拿到这些影像也好。

  “下午有空吗?”蒂芬妮侧过头,看着那张俊美的侧脸,笑着问道。

  “啊,什么?”梅尔里斯回过神,有些心虚地眨巴着眼睛。

  “这一季的拍摄到今天就结束了,我们可以找个喝一杯,放松一下,而且,”蒂芬妮回过头,微笑着用下巴点了点站在远处的三五个人,道,“大家也很想认识你。”

  梅尔里斯跟着回头,看见那几个人正向这边笑着挥了挥手,那些都是这三天一起参加拍摄的模特。

  “啊……”梅尔里斯犹豫着,鱼儿的天性让他不太喜欢接触过多的陌生人类。

  “来吧,就这么说定咯,待会拍摄结束教堂门口有车载我们去酒吧。”蒂芬妮说完,笑眯眯地拍拍梅尔里斯,转身走了,正好j迎面走了过来,她抛了个飞吻,“嗨,j。”

  “嗨,蒂芬妮。”j笑着挥了挥手,走到梅尔里斯面前,看看蒂芬妮离去的背影,问道,“怎么了小鬼?女王向你发出了邀请?”

  “女王?”梅尔里斯抓抓头发,疑惑道,“蒂芬妮是人类的王吗?”

  j挑挑眉,表情夸张地捧着梅尔里斯的脸道:“亲爱的,游是从火星上把你捡回来的吗?”

  梅尔里斯眨眨眼,认真地回道:“是海里。”

  j噎了噎,咬牙切齿地道:“你真幽默。”

  湛蓝澄澈的眼眸看着j,神情无辜。

  “……算了,不跟你开玩笑了。”j撇撇嘴放开梅尔里斯,找了张高脚椅惬意地坐下。

  “我没有在开玩笑啊……”梅尔里斯低声咕哝道。

  “蒂芬妮和另外几个超模自成一个小圈子,都是一些在模特行业里最有名气的人,一般人很难打进去。”j将手臂支在膝盖上,笑眯眯地说道,“不要被蒂芬妮的外表骗了,她会在他们所属的圈子里被称作女王,就知道她有高明的交际手腕和心计。”

  梅尔里斯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能够加入他们的圈子,那就说明他们承认了你是行业里的精英,另外就是,”j弹了弹手指,“你是最有潜力的新人。在这行里,除了实力和运气,有前辈的提拔和推荐,对新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小鬼,去吧,去加入他们吧。”

  15报复

  “你让他去了?”游鸿宇的声音从手机中传出来。

  “是的,没错。”j一边指示着助手收拾好东西,一边隔着教堂的彩色玻璃窗向外看去,看着梅尔里斯随着蒂芬妮和另外几个模特上了一辆黑色高级房车,“蒂芬妮的邀请,加入他们的圈子对他有不少的好处,这对他的入行也是一个绝好的机会,不是吗?”

  “j,”游鸿宇的声音低沉而淡漠,“他不需要入行。”

  “什么?”j瞪大眼睛,讶异地道,“游,你是什么意思?”

  “他不需要加入任何一个圈子,也不能和太多陌生人接触。”游鸿宇淡然道。

  “嘿,游!”j踱到角落,一脸不可思议地对着手机低声喊道,“你这是在做什么!?那小鬼有这些天份,你不应该埋没他。——难道你怕他被别人抢走?——喔喔,那样漂亮的一个小家伙!游,原来你的占有这么强……”话越说到后面语气越不正经起来。

  “闭嘴,j。”游鸿宇打断那家伙胡乱的暧昧遐想。

  不过j依然意犹未尽,“……你对你以前的那些情人可没有这样过,这小鬼居然还住在你的公寓里,嗯?居然还为了他亲自和卡尔#8226;菲烈谈合约……喔喔,还用公司的名义做他的代理经纪人……”

  “j,”游鸿宇的声音冷冷地从话筒那端传来,“你最近很有空?”

  “呃,当然不,老板,”j回复一本正经的表情,顿了顿,沉声道,“不过,游,作为朋友,我还得问一句,难道这一次你对这个小鬼是认真的,嗯?”

  那端沉默了一会,才听见游鸿宇淡淡地道:“我们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是吗?真叫人难以置信。”j不信地挑眉,耸了耸肩道“我还以为他对你有所不同。”

  游鸿宇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道:“j,下午六点之前,无论如何,要让梅尔里斯回到公寓。”

  j悄悄翻了个白眼,无奈地点头允诺道:“好吧好吧,我向你保证,你的宝贝到时会完好无损地站在你面前。”

  这是某栋大厦里一个私人会所。令人放松的柔和色调的装饰,挑高的天花板,地上是厚厚的地毯,墙角和桌面都放着色彩艳丽的鲜花;柔软舒适的沙发状似随意地散落在厅内,随时可以惬意地坐下陷入绵软之中;大厅的一侧是一个吧台,正对着吧台的是一扇占据了整个墙面的落地玻璃窗,窗外一片开阔,能看到流经这个城市的河流和和对岸耸立的高楼大厦。

  穿过大厅是一道y型走廊,一边的走廊是一些单独的房间,分别是几间供宾客休息的客房,而另一条走廊则分别是各个功能不同的娱乐室,可以玩轮盘、棋牌或者桌球等等。

  梅尔里斯站在落地窗前,赞叹地看着窗外的景色。人类的智慧真是奇妙,可以在陆地上建起伸入天空的建筑,站在上面俯瞰大地和海洋,这种感受对他来说非常特别。

  他的周围站了一起过来的几位男女模特,大家都轻松而随意地聊着简单的话题,梅尔里斯站在一旁,一边倾听着这些人类的交流,一边欣赏着窗外的景色,之前有些担心和陌生人相处的情绪渐渐消失,他慢慢喜欢这种友好愉快的氛围。

  “海洋之心。”蒂芬妮走了过来,站在梅尔里斯身旁,递给他一杯刚调制好的鸡尾酒,宝石般的湖蓝色,盛在长型椭圆玻璃杯中,显得晶亮透澈,酒液中泛起一串串小小的气泡,非常地诱人。

  “谢谢。”梅尔里斯接过,举起手上这杯饮料,着迷地看着笑道,“真美。”

  杯中湖蓝的酒液辉映着那双湛蓝的眼眸,不知是酒醉人,还是人醉酒。

  “特地请调酒师为你调的,我觉得很适合你。”蒂芬妮微笑着,举起手上的那杯粉红女郎轻轻碰了碰梅尔里斯手里的海洋之心,然后放到唇边啜了一口。

  梅尔里斯学着蒂芬妮的样子慢慢喝了杯中的饮料,甜中带着一点恰到好处的酸,喝下喉咙之后,有一种淡而悠长的橙香。

  “很特别的味道。”梅尔里斯抿抿唇回味着,酒液的甘甜让他忍不住又喝了一小口。

  “秋冬时装周很快就要开始了,”蒂芬妮笑着开启话题,对大家道,“又要开始忙了。”

  “呵,”一个有着一头褐色卷发的帅气男孩伸伸懒腰,道,“这次希望不会有谁倒霉,穿着皮草被泼油漆。”

  “只要不去参加那怪老太婆的秀就不会有这个危险。”一旁一个剪着其耳短发,有一双闪亮绿眸的女孩摊摊手道。

  “不过说起来我也觉得残忍,”那男孩耸了耸肩,又道,“人类现在已经不需要再去扒下动物的皮来给自己保暖了,为什么即使那些环保人士再怎么反对,也还是有不少人喜欢皮草。”

  听到这里,原本轻松的梅尔里斯有些紧张地握紧手上的杯子,动物的本能让让他忽然地感觉害怕起来。

  “特别是那个怪老太婆,总是喜欢用皮草衣料,也难怪那些人会在她的秀上泼油漆。”绿眸女孩撇撇嘴,顿了顿,又接着道,“我还听说她喜欢收集一些特别花纹的动物皮毛,她休假的时候还会亲自带着雇佣的猎人到草原和丛林里猎杀。她那栋豪宅的地下室里就是一个动物皮毛的展览馆。”说着,女孩摸摸手臂,作出恶心的表情。

  梅尔里斯觉得背脊仿佛蹿上了阵阵冷风,脸色有些苍白起来。

  “梅尔里斯,你还好吗?”蒂芬妮担心地看看他,“看起来你有些不舒服,需要休息一下吗?”

  梅尔里斯轻轻点了点头,其实他现在只想离开这里找个地方躲起来。刚才那些话让他想起许久许久以前他曾远远地看到捕鲸船上的人类举起鱼叉刺向鲸鱼身体的情景,那些人类脸上的表情是凶狠而冷酷的。

  蒂芬妮招来侍应,让他带梅尔里斯到客房休息。梅尔里斯躲避着其他人关切的目光,逃离一般有些慌乱地随着侍应走进了走廊那端的一间客房。

  进了房间,他迅速地关上门,靠在门板上,睁大了眼睛,如以往在海里一般,在被姐姐们的恶作剧吓到以后,躲在深海里的大礁岩后面。

  他终于意识到了一个异类单独待在了别的族群里的危险,也意识到了自己一直任性地离开了海洋来到陆地所蕴藏的危险。

  他现在好想回到海洋里去……

  这时,房门忽然被敲响,梅尔里斯吓了一跳,只听门外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梅尔里斯吗?我是海瑟。”

  梅尔里斯安抚着自己,海洋的皇族不应该这么软弱,至少现在这些人类都是友善的。他想到了游鸿宇,那个高大英俊的男人,眼里总是带着柔和。于是他心里慢慢恢复了平静。

  轻轻打开门,梅尔里斯看向站在走廊上的一个女孩,白皙的皮肤,身材窈窕,穿着火焰般红色的短裙,一双长腿修长匀称;她妆容精致,有一双褐色的眼睛,美艳而狂野。只是,梅尔里斯敏感地觉得这个女孩看着她的时候带着一丝敌意。

  “你就是梅尔里斯?”海瑟抱着手臂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垂下眼眸,修饰得浓密而卷翘的睫毛遮掩住了她眼中的情绪,微微撇了撇嘴,神情却娇俏。顿了顿,她又道:“j派了车子过来接你,就在楼下。”

  听到了熟悉的名字,梅尔里斯露出放松的表情,礼貌地道:“谢谢。”他已经迫不及待地要离开了。

  梅尔里斯转身想要向过来时的那条走廊走去,海瑟却忽然伸手拦住了他。

  “走错了,车子停在大厦的侧门,你从这条走廊后面的电梯下去就行了。”褐色的眼睛望进那双像海洋一般的眸子,海瑟轻笑着道。

  梅尔里斯心里的急切让他忽略了心底本能感应到的一丝不对劲,再次道谢后,他走向了走廊的另一端。

  待梅尔里斯走入走廊的拐角,海瑟这才慢慢优雅而从容地回到大厅内。

  “海瑟,你……”蒂芬妮有些犹豫地皱皱眉。

  “干嘛,我真的是在门口下车的时候遇见j的司机了。”海瑟扇了扇那浓密的眼睫,轻柔地笑道,“他真是个少见的美人啊,呵呵……难怪,难怪会成为游的新欢。”她将涂了嫣红丹寇的手指轻轻放在唇边,眼神妩媚。

  看见蒂芬妮无奈的表情,海瑟笑嘻嘻地拉住她的手臂,撒娇道:“蒂芬妮,你干嘛这样看着我?我保证没有干什么坏事。”只是一个小小的恶作剧而已。

  就当作,是对那个漂亮男孩小小的嫉妒和报复,报复他取代了自己,成为了那个人的新任情人……

  16喷水池

  梅尔里斯下了楼,结果并没有看到他所熟悉的j的那一部车。

  站在门口等了等,还是没有车子过来。于是他认真想了想,是不是刚才听错了地方,然后决定绕着大厦走一圈。

  不幸的是这栋大厦的建筑形式比较特别,8字形的建筑,而且占地较广,建筑的背面是与其他大厦之间纵横交错的小巷,于是梅尔里斯在海里良好的方向感到了陆地之后完全走向了另一个极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