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7

  收藏修改加精置顶锁定标题来源删除

  点击:201次

  加为好友发送消息个人空间

  第01章

  战兽之母

  那是一个魔法的世界,战兽是最强的战斗猛兽,但是,所有的战兽都是公的,他们无法繁殖,只能战死一个少一个所以战兽是每个国家的宝贝,而怎么让战兽繁殖则是各国的首要的问题这世上有一种鼻涕状的软虫,它没有战斗能力,但它一旦寄居在灵力充沛却无法使用魔法的人身上,就可以为任何战兽产下后代,而且其后代会比父亲更加的优良,无论是魔法还是武战都会翻番增长但灵力充沛的人一定会有及强的法力,所以战兽仍是越来越少,各国的国王都焦急不以

  轩辕国王宫内,最不受宠的小王子轩辕樱的房间

  01

  樱在头痛中醒来,视野朦胧的看了一下周围,"啊~~"的一声睁大了那双星子般的水眸,精致完美的玉容上满是惊诧的表情,他竟不在自己的房间,而是一个满是镜子的房间,站在他面前满面阴笑的正是他最怕的大哥,王储轩辕杰,樱平时总是躲着他,因为,大哥每次看他的目光总是很奇怪,有一种恶意

  樱想起来,但却浑身无力,想说话,却只发出了单音,樱惊惧的看着杰,只见杰抚上樱的身子,樱一惊,这才注意到,自己竟然是全裸,他抬头望向镜子,惊诧的尖叫一声,只见他全身,的上各窜着一个红宝石的花骨朵状的铃铛,正随着他的轻颤发出清脆的声音大哥那邪恶的手又滑到了樱的下体,一阵铃声,只见樱的从根部开始纹着两条蔓藤,呈翠绿色盘绕着直到,处也扣着一个鲜红的花骨朵,正在杰的手中轻响,杰的手滑到樱的,只见那竟然纹着一朵盛开的玫瑰,它的花蕊正是肛门口,这纹身在樱的雪肤上绽放,有股绝色的媚惑

  这时,杰放开了遮在樱下体的手,樱惊喘一声,只见在他的与肛门之间,竟有一个女性荫道,如一朵菊花绽放在与肛门之间樱不能接受的放声大叫,但却只能发出单音,无法说话樱望着自己的大哥,目光中有绝望有祈怜,杰看着这一切,得意的笑了"我美丽的小弟,对这身体还满意吗?我可是喜欢得很这么完美的身体!"杰一边说着,一边啃咬着樱那如雪肌肤,一手放在樱的头上,回顾魔法开启,樱只见自己昏迷在床上,杰拿着一个分不清形状鼻涕状的动物站在他的脚下,并把它放在他的下体,只见昏迷中的自己无意识的的扭动身子,痛苦的,那个动物啃咬他的下体,很快就钻入他的身体,留下的伤口正是女子的荫道口然后,大哥又给他纹身,并在他的喉咙上使了永久性的封闭魔法,他不能讲话了,只能发出单音杰拿开了手,薄唇贴在樱的耳边说:"亲爱的小弟,你不用绝望,从此你就是战兽之母,你将为我轩辕国孕育出优良的战兽,你也不用白费力气自杀,天下已经没有任何武器可以划破你的一点皮肤,你也不用进食,男人的就是你的食物你是我最宝贝的珍宝"

  02

  轩辕杰开始念着咒语,樱绝望的发现那是轩辕国护国战兽白虎的召唤咒,樱狠咬自己的舌头,却发现大哥说的都是真的,他的舌头象刀割一样的痛,却不能伤分毫是连死都不能啊!

  随着强光,四大圣兽之一,兽王白虎出现了,这白虎已经守护轩辕国五百年,生命已经到了尽头,它一出现,顺着动物繁衍后代的本能,未用杰发出命令,就扑向了它心中的母兽,被母虫附体的樱,樱绝望的挣扎着,但他身体全部的能量都被母虫吸收作为怀孕生育的动力,他甚至无法站立,他只能绝望的任白虎那成|人大腿粗的兽裙插入他娇嫩的下体,撕裂般的疼痛传遍全身,白虎吼叫着律动着,樱的荫道紧紧吸着白虎的巨裙,感到一股股生命的精源从下体相连处涌入腹部,明明内心那么的痛苦和绝望,身体却兴奋的扭动着,樱绝望的闭上了双眸,泪翩然而下“如果可以死去,那是怎样的幸福啊!”

  这样的折磨不知过了多久,只听白虎虎啸一声,这声音悲凉而欢娱,身子一阵痉挛,到了下去,它已经精尽而亡,这就是战兽想繁衍的代价,下一代的孕育需要父代的全部生命能源

  樱剧烈的喘息着,他悲哀的知道体内母兽的欢娱,它还要的更多,自己已经完全的成为了性的奴隶,不能控制,无法摆脱,难道这就是他以后的人生?他可有选择的权力?

  杰震惊的看着这一幕,樱那被性支配的绝艳娇媚的身子,只能发出单音的清脆嗓音,甚至随着颤动响起的铃声,都让他疯狂。

  第03章

  杰的荫茎胀立着,急需解放但他不敢把望插入樱那迷人的,那是要付出死亡的代价樱的身子仍不满足的扭动着,他死咬住薄唇,不让娇喘益出唇瓣,泪不受控制的滑落,如颗颗珍珠落在因情而泛着粉红色的娇躯上,他的仍兴奋的葧起着,急需解放

  这时,又绑来了一个人,樱大叫了一声,竟是冰,他最好的朋友只见他满面潮红,神志不清,全身,荫茎怒张着,看来是被迫服食了,杰得意的笑着,"樱,我的弟弟,就让你最好的朋友为你的第一个孩子添加智慧的基因他那么爱你,一定会愿意为你而亡让我看一看战兽之母混合优种基因,产下新品种的能力"

  樱拼命的摇头,不要!不要!这太残忍冰嘶吼着扑到樱的身上,荫茎贯穿了樱的,樱的心破碎了,天啊!他到底是犯了什么样的罪,要受到这样的惩罚如果,真的有上苍,就让他在这一刻死去

  樱的身体随着冰剧烈的闯击抽动着,心却沉在寒湖底,樱闭上了黑眸,亦闭上了心门如果,这是他的命运,就让他成为一个麻木的人吧,不爱,不恨,就成为一个人偶吧,既然要被摆布,要心志何用?

  冰射完了全部的精源,萎缩着死去,他始终不曾清醒,这也许正是上天对他的仁慈,他到死也不知道他曾经侵犯过他最爱的人杰满意的看着这一幕这是他的报复,樱的母亲抢走了父亲,自己的生母只能含恨自杀,却仍的不到父亲的一个回眸他恨!好恨!就算樱的母亲以被那个花心的父亲冷落,他仍要樱声不如死

  樱木然的躺着,他已经满足的,在注满后竟然合拢,恢复光滑的皮肤,杰满意的抚摸着,这说明战兽已经孕育成功,荫道再开时,就是新的战兽出生的时候

  04

  樱睁开了双眼,阳光透过窗棂,照在樱的身上,仿佛化羽归去,是那么的绝俗美艳,如果,没有那明显隆起的腹部,没有那玉容上木然的表情,这会是天下最美的画面才一天,腹部已经明显突出,兽胎长得很快,只要五个月,新的战兽就会降生迪亚已成为了傀儡,他的心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沉睡

  杰走了进来,看到的就是这副画面,黑色长发下是完美无瑕的容颜,优美的颈项,迷人的上,两颗红玉石的花骨朵轻颤着,纤细的娇躯却突兀的挺着大肚子,下体,那已经饥饿的葧起,铃口上的铃铛轻响着,已经张合着小口急需进食,体内的战兽之母叫嚣着情,它要,它要来补充能量身体作着这样的媚态,樱的表情却凝然不变,象是一个玉娃娃,只有美丽的肉体,失去了不朽的灵魂这矛盾奇异的混合在樱的身上,呈现出一种致命的诱惑

  杰彻底的被媚惑了,他甚至没有来得及脱去衣衫,从后一把抱住樱的大腹,荫茎噗的一声插入樱的体内,樱着剧烈扭动着,私|处的铃铛清脆的响起,"啊~~~~~~~~~~啊~~~~~~~~~~~"樱大声着随着杰的射入,樱的肚子蠕动了起来,就象是兽胎在满足的伸展着手脚,杰力竭的喘息着,他已是强弩之末,但樱的仍紧咬着他已经萎缩了的荫茎挤压着

  "救命~~~~来人啊,救命啊~~~~~~~~~~"杰痛苦的大叫,杰的心腹冲了进来,强行分开了紧密交和的两人樱仍扭动,想要的更多杰瘫软的由下属搀扶着,面色灰白,"把这个夫扔到男子监狱去,让那些饥渴的男囚伺候他"杰恼羞成怒的大叫

  樱被的扔入大牢

  那是恶魔的地域,看到这样的绝色,囚徒们疯狂了他们把肮脏的荫茎插入樱的下体,口中,啃咬着樱的雪躯,樱纵情的扭动,体内的母兽享受着一股股充足的精源,樱的肚子变得更加的硕大,囚徒们使劲挤压着樱高高隆起的腹部,腹内的兽胎踢打着转动着樱嘶声尖叫,极度的痛苦让他昏了过去身体绽放刺目的光芒囚徒们一瞬间被消融了樱身体内的战兽被这挤压激怒了

  第05章

  05

  时间在飞快的流逝,一晃,樱的产期就要到了。他的肚子硕大无比,而且兽胎非常的重,他甚至无法平卧,只能侧卧。他的性随着胎儿的成长,越来越强,但肚子太大太沉,他完全不能起身,只能侧卧着,由不同的人或兽从后方插入他的,满足他的性。这一切的苦楚对他都没有意义,他的心沉浸在深海中安睡。

  杰再也不曾侵犯他,他怕死。但他仍以折磨樱为乐,他总是会在樱的身边看着樱在不同雄性生物的身躯下娇喘,硕大的肚子不停的随着樱的身子颤动,泛着乱的光芒,这时,他会兴奋的。

  他与樱睡在一起,从樱的背后,他努力的向前搂住樱的腰部,他的手只能摸到樱那浑圆的腹侧,樱的腹部实在是太大了。据首席巫师说:“战兽胎儿虽大,却不会这么的巨大与沉重。这个胎儿这么异常,可能和樱同时接受了人与战兽相混的有关。传说战兽之母有混合基因产出新品种的能力,看来是真的。这一胎会是完美的绝世的战兽。”每当杰想到这些,都会在梦中笑醒。

  就在樱生产的那一天,樱遇到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人一兽中的那个人,——贾兰国王子,迦罗,一个温柔似水,深爱樱的男人。

  那日,迦罗代表贾兰国来参加大王子杰的加冕典礼,他误闯入樱的房间。看到了沉睡中的樱,那如水的肌肤,黑夜般的长发。就连那怪异的大腹,都让迦罗心碎。是病了吧,这么高贵优雅的美人。他知道这水晶般的人儿是个与他同性的男人,但心仍剧烈的跳动,心动心悸不已。是爱了吧?迦罗自嘲得苦笑,一向心高气傲的不把女人放在眼里,上苍就惩罚他爱上一个男人,一个可能生了重病的男人。

  06

  迦罗的理智告诉他必须马上离开,但心却不停呐喊着、揪痛着;他想抚摸那美人儿的雪肤,亲吻他子夜般的长发,甚至他那异常的硕大的腹部都让他心悸不已。他是的的确确动心了。

  他失魂般的走到樱的身边,手轻轻的温柔的抚摸着樱的娇躯,痴迷的望着樱绝俗的玉容。好美的人儿啊!

  正陶醉着,迦罗突然对上了一双黑玉般的星眸,他一瞬间迷失在那眸海中。那眸光涟滟惑人却荒凉空洞的让人心碎。这时,那玉般的人儿突然用他那纤细的雪臂搂住他,檀口中发出荡人的娇喘声,他搂的那么紧,迦罗甚至感到他的大腹紧紧压在自己的身上,那腹中仿佛有东西在滚动跳跃。

  樱又饿了,他迫切的需要来维持兽胎的生长,杰在加冕中得意忘形忘了时辰,没赶回来为樱准备雄性生物。樱被的本能控制着,他用尽全力抱着他的食物,一个可以提供他的男人。但他的腹部太大了,他无法起身,樱痛苦的嘶吼着,晶莹的泪珠簌簌落下,颗颗打在迦罗痴爱的心上。迦罗深吻了下去,吻上樱那玫瑰色玲珑的唇瓣,樱满足的紧贴上迦罗的健躯,大肚子紧紧压在迦罗敏感的下体,迦罗甚至感到肚子中有东西不停的滚动,迦罗已没有精力管这些,他的全部心魂都迷失在樱的娇躯下,他彻底的疯狂了,为了怀中这个婉转的玉人儿。

  樱疯狂的扭动、娇喘。他要、他需要的更多,他需要更加激狂的,迦罗却怕伤到他,尽管他的下体已经胀痛得不能再忍耐,为了这个娇弱的人儿,他仍不敢进入樱的。

  樱的望已经达到高峰,他不知哪来的力气,一下把迦罗按倒在床上,噗的一下把迦罗挺立的容纳其中。他的腹部太过沉重巨大,大肚子压在迦罗的下腹上,迦罗惊喘一声,肚子上象压了一座大山,令他动弹不得。樱的力气也在刚才的动作中用尽。他俩保持着樱骑在迦罗下体上的姿势无法移动。

  迦罗深情怜惜的望着沉浸在望中的人儿,心疼的想,那么重的腹部,这么纤细的身子是怎么承受的呢?樱虽然不能动,他的却紧裹住迦罗的抽吸着,迦罗的精源不断的送入樱的体内。兽胎欢叫着,不停的伸展,它在做最后的成长,战兽就要出世。

  樱痛叫一声,捂紧腹部从迦罗的身上滚了下来,迦罗一把抱住他,好重啊!只见樱紧紧抓着大肚子,不断,肚子不断的彭隆增长,一会的功夫,樱的肚子又大了一圈,樱痛苦的喘息着,战兽已经完成了最后的生长,樱也到了身体的极限,迦罗震惊的看着这一幕,现在的樱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他的身子已经被兽胎占满,整个腹部成球形,就连樱的后腰都胀成圆形,他整体看来,就像一个球两边,一边插着一个上身、一边插着一双纤细的腿。

  7

  迦罗极力的挣扎,却仍被侍卫强行的带走,离开了那个昏睡的人儿。毕竟是在别人的地盘,无法随心所。

  杰匆匆赶回,看到的景象让他彻底疯狂了,樱就那样昏睡着,彭隆的可怕的腹部仍不能掩盖欢爱的痕迹,有人碰了他的宝贝,进行了最后一次的提供。这个的贱人,杰震怒的不顾樱临盆在即,把樱高挂在铁链上。

  铁环拴在樱纤细的四肢上,大肚子向下坠着,把樱的四肢拉的笔直,并把樱的撑开,塞入管子,滚烫的开水不停的向内灌入,樱尖叫着醒来,他痛苦的挣扎,那硕大的腹部象山一样坠着他,他只能不断的不能挣脱。随着水的灌入,樱的肚子更加的巨大,体内的战兽受到了强烈的刺激,终于要出世了。

  樱声嘶力竭的吼叫着,他的身子仿佛被生生撕裂开来,下体的荫道绽开了,血象喷泉一样喷出,一只长满了毛的大脚伸了出来。

  杰有些慌了,他没想到,樱竟然临产了。他赶紧放下了樱,肛门内的水混着荫道内的鲜血汹涌的流出。樱面如白纸昏死在那,生气全无。巫师也慌了,战兽都是卵生,一胎一个蛋或多个蛋。从不曾生过婴儿,从胎儿露出的部位看,这分明是个婴孩。这么巨大的婴儿,又是立生,母体是九死一生。

  胎儿挣扎着要出世,樱的肚子剧烈的震动着,兽胎叫嚣着、踢打着,樱已完全的丧失了意识。

  无论如何,兽胎都要出世。可是,战兽之母的皮肤强韧无比,任何的利器都不能划开,杰曾因为樱因此无法自杀而自得不已,现在却后悔连连。战兽只能由樱的荫道娩出。他们把樱架了起来,因为樱已经完全的丧失意识,无法用力分娩,他们只好用皮革紧紧裹住樱硕大的腹部,皮革的两头用锁链连着,向两侧拉,随着挤压,樱的上腹平了下去,下腹却更加凄厉的鼓了起来,樱无意识的痛苦的扭动。下体不断的喷出鲜血。

  兽胎的踢打随着时间的推移慢了下来,它也力竭了。杰赶快让手下呼唤来一头战狼兽,白色的猛兽出现了,它狼啸一声,扑向了分娩中的樱,把巨大的兽裙插入樱的,源源不断的流入樱的身子,战兽得到了能源,又开始挣扎。

  兽兽终于出世了,是一个两岁婴孩大的毛孩,额头上威武的刻了一个王字,他一出世,就虎啸一声,威武不群。白狼在它的威压下卑微的匍匐下去,他金黄|色的双眸流光异彩,威凌摄人,被那双眸扫视的人都不由得机灵灵打了个冷战,战栗不已。

  杰的腿一阵发软,这个孩子的面容就像由冰的脸上刻下来一样,难道是因为有冰的一半血统,但,也太像了。仿佛是冰重生了,那个以勇敢睿智闻名、对樱无限宠爱维护的冰。

  所有参与这一切罪恶的人都不寒而栗,樱死寂的躺在那,他的身体遭到了极大的损害,他休眠了。

  下部怎样发展,各位大人可各书己健,上部樱受了许多的苦,下部我会让他幸福。咳咳走过路过的都注意啦!好书读会员头衔名称征集,为好书读出谋划策,由你定制好书读的等级规则,参与既有积分拿,人人都有,前三名好书读积分和qq币奖励,快来贡献你的一份力量!/modules/forum/showtopicphp?tid=322

  点击参与活动

  bl辣文卷【不喜慎入】 63【人兽爱,狼妖攻道士受,he,长篇,不喜慎入】

  本书下载于派派论坛,如需更多好书,请访问

  狼邪————琰汜

  狼邪

  1

  "哼!再厉害充其量也不过是只狼最多有个百八十年的修行!看我今天不收了你!"

  这句话,从对方的十二岁一直听到二十二岁

  扯下脸上那张鬼画符,不,他再三强调过那是道符不管了,随便它是什么符,撕了揉了丢进嘴里嚼了嚼,然后眉头一皱,撇开头噗得吐得老远,"还是你师父画得比较好吃!"

  "大胆妖孽!休得胡言!给我乖乖受死!!!"对方气得炸毛,拎起桃木剑就是一通乱砍。

  果然还是这招

  狼垂了口气,虽然被砍到也不至于怎样怎样,但毕竟对方也不是小孩子了,上次被他的法铃砸到脑袋也怪疼的于是唰得跳上枝丫窜上屋顶,留他一个人在下面怒气冲冲。

  抬头望了眼天,星影沉河,月华如水,估计今晚又是个花好月圆难眠夜

  其实本来应该相安无事的,他睡他的觉,自己狼性难移对着月亮吼两声也不为过。但是谁让月亮这么圆这么亮,又谁让他住得地势这么高望出去景致这么好?不上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