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啊……呜……

  低沉细微的轻轻地从我的口中溢出,灼热的感觉,绯红从我的脸颊一直衍生到了脚趾。

  他低低地笑了起来。

  很舒服是不是?

  我瑟缩了一下,但手仍没有停止,快感却由于他的视线而浮升上来。我的手指开始慢慢地从胸口往下蔓延,直到抚摸到浓郁黝黑的体毛为止。

  我的手指停了停,仍然不犹豫的往下探索,敏感的部位因为冰冷的触感颤抖起来,显得十分的精神。

  啊,看来你真的很舒服哪。呵呵。

  他嘴角微微地弯曲,语气非常的冰冷。

  怎么了,继续。

  我摇摇头,用手抚上私|处的前端,那里已经有些濡湿,溢出了透明的汁液。我开始用手指套弄起来,晶莹的体液从前端铃口的小孔里缓缓的流了出来,延着粉红色的一路滴到地上。一阵痉挛连着焦躁一起涌了上来,我不由地叫了起来。

  呜……好舒服……啊……

  随着越来越强烈的兴奋,我的动作也越来越快。

  啊……太棒了……太舒服了。

  我的身上已经充满了汗水和的味道,整个人都沉浸在异样的情里。

  呼呼……啊……我……啊……

  房间的温度开始越来越热,我已经感受不到其它东西的存在,只有他那道冰冷又灼热的眼神在燃烧着我。

  已经不行了……啊——!!

  感觉越来越强烈,高嘲一路攀升上去。快感仿佛从身体里涌现上来,眼前一片空白,白色的液体迸射出体外,落在不远处。我将手指从仍在颤抖的私|处移开,边喘着气休息边看向端坐在沙发上的他。

  你真的太可爱了。今天的表现非常的好。呵呵……

  看不清金边眼镜下的表情究竟是怎么样的,他开始鼓起掌并发出一阵阵阴戾的笑声。休息了一下,体力有些恢复了。我试着慢慢地站起身。拉过被扔在一旁的浴袍,不怎么有耐心的踱到他的面前,伸出手。

  他没有任何举动,倒是轻笑起来:

  呵呵,你越来越现实不客气了。

  多谢夸奖。

  我不怎么愿意和他说话,总觉得他的语气里有着非常强烈的嘲讽,而他那道仿佛可以看穿别人内心最阴暗处望的眼睛更是让我觉得不寒而栗。

  他没有接话。缓缓握住我的右手,慢慢地端详着,然后将唇凑近我的掌心,着。

  好白皙的手,那么柔软、漂亮,刚刚却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呵呵……当初真不能想象你原来是这么的。

  少说废话。

  我的口气听起来是那么的不耐烦和冷淡,可是也许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我正因为他舌头的湿漉感而全身发抖,前端的望又开始蠢蠢动起来。

  呵呵。你还是一样的不诚实。

  他似乎有些察觉我的不安,笑容变得更加阴沉而充满嘲讽。口中说着轻描淡写的话,但手却开始不安分的游移起来,慢慢地从我的指尖开始往上攀爬,然后又顺着臂膀滑了下来,渐渐向我葧起的男根抚去……

  够了,我想你应该比我清楚什么是不合适!

  越来越浓郁的冲动和兴奋感让我不得不出声喝止他,他的手指如蛇般冰凉,被触摸过的肌肤泛起了阵阵惊栗,我努力的压制住自己呼之出的。

  呵呵,生气了?ok,ok。

  他看似合作良好的收回手。

  去换衣服吧,顺便洗个澡。

  不,我回去再洗。

  我不介意的当着他的面脱掉浴袍,捡起扔得更远的t恤、衬衫和牛仔裤,他又恢复了刚才的姿势,仍旧用说不清的眼神注视着我更衣。我穿完最后一件,回头盯着他,而他则了然的拿出钱包,抽出几张大钞。然后斜着眼看我:

  这些,应该够你用一阵子了?

  我矫捷的抢过钱包,邪恶的笑着:

  够,够你付住宿费和叫出租车回家。

  他宛然大笑起来,开朗的笑声冲淡了我们之间原本剑拔弩张的情se气氛,而不常有的表情则让他看来不再那么阴戾了。我望着他的脸,冲动的俯下身着他粉红色的唇瓣。笑声截然而断,他有些惊疑的瞪着我,这让我有种胜利的喜悦,心情顿时大好起来。

  别在意,这是奉送的,不另外受费。

  我扬了扬手中的钱包。

  谢谢你的慷慨。有需要知道怎么找我。

  说完,如往常般,不等他回答,我兀自走出房间。摁下电梯,下了楼。

  阿凌,你觉得我的提议怎么样?

  旁边的ken推了我一下,我吓了一跳。

  什么?

  什么什么?!我说去夜游啊,大少爷。你鬼魂出窍啊!

  ken没好气的拎起我的衣领,习以为常的我当然毫不在意,另外几个朋友也并不放在心里。毕竟已经认识了那么久,况且自从ken第38次挑战失败后,已经很久没和我打架了。而初初加入的小茂却慌张地想劝开我们两人。

  阿凌,ken,不要这样子,自己人不要打架嘛……

  小茂的个子小小的,皮肤比我还白皙粉嫩,一双仿佛会滴水的大眼睛躲在茶色的刘海下,尤其着起急来,立刻会满脸通红,不知所措。让我们这群天生劣个性的人异常的想欺负他。

  哼,我才不会因为这点点小事动手打人呢。

  ken不屑地放开我,站起身,刻意用俯视的角度藐视着我。小茂则松了一口气。

  是喔,不知道谁为了一个炸鸡腿向我挑战了38次,还每次必输。

  我凉凉地冒出一句话,ken这家伙果不其然的跳了起来,抡起拳头向我冲来,小茂连忙抱住他。

  哈哈,不是说去夜游吗?走吧,再不走就晚了,晚了就不好了啊……

  就这样,ken被紧张的语无伦次的小茂带走了。其他人也嘻嘻哈哈的跟了过去。

  唉,无聊啊……

  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人生似乎缺少些什么刺激,一切都那么的无聊。就连和他在一起,也只是一个人握着自己的左移右摇的而已。他从来不碰触我,虽然这个要求是我提出的,但是现在他却反而开始渐渐习惯这种相处方式了。

  可是,还是好无聊……好想来一场用尽全身力气,仿佛会死的。

  我深深地吸了最后一口烟,将烟蒂捻灭,准备起身走人,突然手机响了起来,我看了看短消息,按下了off。

  ken、小茂,我不去夜游了,Bye-

  说完,我跳上摩托车,呼啸而去。至于ken和小茂在后面的争吵,因为风声太大,我什么也没听到。

  我停到一幢楼下,将引擎熄火。这是一座超豪华够档次的白领公寓,听说市价最起码尾数6个零,能买得起这里的除了达官贵族外就是名门富豪。

  站在熟悉的门口,我习惯地摁了3下门铃,有人来应门了。开门的却是个不认识的男人:三七分的老土头,枯燥的皮肤和令人发指的强烈口臭,让我受不了的还有他的那双猥亵的眼睛,不停地在我身上转悠,似乎想将我扒光吃尽。

  我受不了但还是缓缓跟在男人后面走了进去。舒适温暖的客厅里,他惬意地坐在沙发上,手里则握了杯红酒。

  好快啊。71年的红酒,要不要尝一下30年的醇香?

  我没有理会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还有另外1个男人,非常的胖,脑满肠肥的样子让我想到了漫画中的典型反派人物。

  喂,尉迟,今天似乎有其他事找我?

  我决定先开口,这样比较好说话。他依旧一副沉着的样子,轻轻摇晃着杯子。静静地看着我。而我则看着他手中的酒杯。血红的酒异常得让人浮想连翩,就连在杯中静静晃动的样子都能让我感到一阵酥麻。

  今天想介绍一些朋友给你认识。

  尉迟喝了口酒,扫视了一下另外两个人。口气相当的轻柔。

  他们都非常想认识你,看看你。

  哦?是吗?

  不能碰你。放心,规矩我们知道,尉迟和我们兜过了。

  那两个男人兴奋的擦着口水,肆无忌惮的用眼神侵犯着我。我挑了挑眉,不太文雅的吹了下口哨。尉迟露出一贯的笑容,耸耸肩,示意我看向桌上摆着的支票。

  40万。

  这个价钱你应该满意了。

  是吗?

  我将支票正反看了一遍,然后用力地撕碎。

  对不起,今天我突然没兴趣。

  不理会他的表情和身后恼怒的咆哮声——当然来自其他两个男人。我转身准备离去。

  尉迟,这件事……

  尉迟,怎么——

  对不起,两位以后我再和你们联系吧。真是非常抱歉了。

  两个男人鱼贯的被请出房间,嘴里仍在谩骂个不停。我决定也一起出去。

  等等。

  尉迟出声了。因为语气平淡,背对着他的我并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

  过来。

  语气仍然没有改变,我似乎可以感受到一丝宠溺的味道。我走到他身边,蹲下来,将头枕在他的膝盖上,一阵暖意渗进了我的脸颊。他伸出手,像宠爱着一只猫般抚着我的头发。我沉浸在他刻意散发出的柔情中,口中发出意义不明的咿唔声。

  我想,我们有必要好好的谈一下了。凌?

  他冷淡的语气打破了沉默。他的手指从我的发心缓缓的延伸到了我的颈背,然后在我的颈部来回不停地游移着。忽强忽弱的瘙痒和凉意让我的身体发出一连串的轻颤。我满足的发出,可是他却突然狠狠地抓住我的头发,逼迫我仰起头看向他。

  我抬着头,不明所以地看着他的脸,细长的单凤眼隐藏在金丝边眼睛后面,粉红的嘴唇薄而诱人,五官充满着优雅和惬意。即使现在,他仍不可否认的散发出阴戾的邪恶感还有完全不相称的慵懒。让人非常容易忽视他其实相当娇小瘦弱的身材,就像我,时常都会忘记其实他足足比我矮了一个头。

  似乎你完全忘记我们当初的规定了。唔?凌!

  他用另外一支手抬起我的下巴,挑逗着我的下颚,并用手指抚弄着我的唇瓣。我因为望而颤抖着,并且拼命抑制住自己的声。

  我提供给你富裕充足的物质享受,而你——

  尉迟将脸凑近我,我可以感受到他强烈的气息和阵阵红酒的醇香,气温渐渐升温。我的呼吸开始絮乱起来。

  是我的宠物,你忘得一干二净了吗?

  他骤然加重挟持我下颚的力量,我被迫的张开嘴,他的唇趁势压了过来,我感觉到他的气息包围着我,直到他伸出舌头在口腔里拨弄着我的舌齿才回过神来。我惊讶地咬了他一下,但他没有放开,反而用更大的力量搂紧我,挟制住我的行动,将舌头继续往咽喉处顶去。

  一阵窒息感和反胃的感觉涌了上来,我挣扎着推开尉迟,倒在地上大口的呼吸着空气。他似乎也有些喘息。

  你——!!

  我不知该如何开口,于是只好愤愤地看着他。尉迟将我从地上扶起来。我刚想拔腿跑就被他一把挟持住,扔到了沙发上,狭小的单人沙发对我这个182的高个子来说实在不怎么舒服。

  我上次就已经说过了,你越来越不诚实了。我想我真的宠坏你了。

  我挣扎着想站起来,可是尉迟一脚踢中我的要害,锥心的刺痛顿时让我无法直起腰来,口水和眼泪纷涌而出。他弯下腰抬起我的脸,端详着,看着我弄得到处都是液体狼狈的样子,满意地笑了起来。

  真是个学不乖的孩子,需要好好的指导才可以啊。

  啊……不要……

  我开始求饶了,我知道他接下来想干些什么,而我不认为我能够承受,因为从来没有这么干过,甚至我还是个处男。虽然我有过,也看过很多h书籍,可是就如我们这个年纪的大多数男孩子一样,是个只有理论却没有实践的伪处男派。

  尉迟没有理会我的求饶,开始用绳子捆绑着我。

  绳子先把我双手绕了好几圈固定在背后,我的双腿被压至头部,绳子绕过我的脖子将我的双脚绑在一起,整个人呈折叠式,我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我的性器在抖动着,前端开始渗出透明的体液来。

  呵呵,很美吧?接下来会更舒服更漂亮哟。

  尉迟将绳子重新穿过我的脖子,绕在了我的男根上,并狠狠地拽了一下,打了个死结。突如其来的压缩感让我弹跳起来,发出难以抑制的声。

  啊……好紧……痛!

  痛?!不会啊。很漂亮呢。

  尉迟欣赏着我充血膨胀的性器,用手拨弄着,并强迫我看。

  看看你自己的下体,涨得好大啊,一定很难受吧?真可怜。

  混蛋,放开我……

  我大声的叫着。

  很有力气嘛,呵呵,也好,我们可以玩得更开心点。

  尉迟拿起红酒杯,含了一口酒。然后走向我。他将酒哺入我的口中,看我不停地咳嗽,他显得非常得意。

  71年的酒,很棒吧。如果喜欢,我可以让你喝很多呢。还是你比较喜欢用下面的嘴来喝?

  他说着便将剩下的一整支红酒瓶插入我的,硕大的瓶颈在液体的冲击下硬生生地插入了我的窄门中,括约肌瞬间被撑开。阵阵刺痛火辣辣地蔓延开来,被惊吓的我不由地大叫起来。

  啊……拔出来……快,快……啊哈……啊……

  第一次让异物进入我的洞口,因为紧张,本能的缩紧却带来极大的痛苦。红酒瓶冰冷的瓶颈和灼热奔腾的红酒在我的肠道里流窜,整个腹中犹如一把火在烧,搅动着肠子,也带来了极大的痛苦。说不清的感觉从下体直冲咽喉。

  啊——不要啊……呼呼……

  酒精起作用了吗?那么你会少受很多苦啊。真无趣,你也太容易醉了。

  尉迟唠唠叨叨地不停说着话,但我什么也听不清楚了,只觉得浑身发热,脑子阵阵的涨痛,下体也一样。径自乱窜的望在体内到处蔓延,躁热的感觉让我开始无意识的扭动着身体,摇摆起来。被紧箍的男根因为无法而不断的涨大充血。

  我感觉身体开始失控,眼神变得混沌,唾液和眼泪交杂着淌了下来。

  ……似乎一切都变得无所谓了。

  呼哈,啊……啊……

  他走过来拔出红酒瓶,红色的液体伴随着隐隐的刺痛从我的私|处流出,尉迟探手刮了点,放在我的唇边。我伸舌了,他满意的笑了。因为酒瓶的移开,好不容易觉得舒服许多的我还没有松懈,屁股又被另一样异物所顶住。我想伸手去探,可是无法动弹,无奈只能看着尉迟。

  别紧张,难得这么好的红酒,还有你这么好的酒瓶,浪费真是太可惜了。

  不要……哈……呼……

  你好像很紧张?需不需要我调杯酒让你放松点。

  说着,尉迟按下了手中的遥控器,抵住我洞口的异物开始快速的抖动起来,肌肉的颤动顺着血脉一直贯穿全身,我不由自主地抖动起来,发出浪叫。

  啊……啊……呜……

  红酒在体内随着震动器翻滚不停,更是给我带来无限的愉悦,甚至我几乎无法言语,连声音都不能完整发出了。望翻江倒海的泛滥开来,我开始无限渴望着尉迟的能够给我解脱。

  啊……尉迟,给……给我……

  想要什么,自己说清楚。

  尉迟坐在离我一步远的地方,好整以暇的看着我疯狂。

  要……你……我想要你……

  要我什么?

  你的老二……呼呼……我要你的家伙……

  要干什么?嗯?不说的话别人是不会知道的。

  啊……用你的家伙蹂躏我……求你……快点……啊……

  尉迟笑了,他走过来,用冰冷的手指碰触到我灼热的身体,竟引起我一阵颤栗。双脚被解放了,我抬起迷茫的眼,发现他回到了刚才的座位上,凝视着我。

  如果想要的话,就爬过来自己动手。

  训兽师之尉迟与凌篇中

  一只狗都知道要吃东西就得自己爬过来!

  我隐隐约约听到了尉迟的话,我想站起身,可是却无法办到,体内的焦虑感不停的刺激着我。我手脚并用的爬到尉迟的脚边,想用牙齿解开他的皮带,却被一掌挥开了。我倒在地上,疑惑地看着他。后者冷冷地望着我,仿佛望着不知名的生物。

  我允许你随便动手吗?宠物的话,应该趴下来我的脚趾!听不懂吗?

  我趴在地上试着用唇去碰触他的脚趾,却被他用脚掌抵住了要害,并开始在那里摩擦,引起我的一阵兴奋。

  啊……呼呼……呼哈……呜……

  想要奖励,就好好地给我干净。

  尉迟的口气仍然冷冰,但我却似乎甘之若饴,我匍匐着过去,用舌头轻轻着尉迟的脚,并讨好的将他的脚趾放入口中着。

  尉迟……唔……哈……呼呼……

  叫我主人!变成宠物后连人话都听不懂了吗?

  等到我将他所有的脚趾全部完毕,我抬头,用企求的眼神望着尉迟。尉迟轻轻笑了起来,起身解开自己的皮带,然后昂头用施舍的口气命令我。

  好吧,难得你这么乖。给你的奖赏,来吧。

  我兴奋地直起身,用牙齿使劲扯开他的裤子,开始向他的性器进攻。我慢慢地将舌头向上游移,过他浓郁的体毛,硕大的男根耸立在其中。

  我惊讶的发出叫声,并非没有见过男人的性器,而是没想到长得如此弱小的尉迟竟然有那么雄伟的男根,精壮并绽露着青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