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飞向三楼那间男性卧房,想像着他是不是还在补眠?要不,为什么等了这么久,还不见他下楼来?

  是他偷偷将她抱回房里的吧?索着,她满面通红,才知道自己真的是体力严重透支,连他哪个时候抱她回房,她一点印象也没有。

  捺下性子将早餐吃完後,她再也受不了了,状似不经意地向父亲开口询问,这才晓得沈星爵老早就出门去了,听说是要和「长富企业」的律师团飞到香港处理一些地产纠纷,最快也要三天过後才会回来。

  她说不上是什么心情。

  怕见到他,不知该怎么面对,该说些什么。可如今见不到他,又觉得好落寞,心空空的,把自己弄得矛盾极了。

  李慧恬鼓励地顶了顶她的巧肩,依然笑咪咪的。

  「别不开心了,你的计画也算大成功呀,呵呵呵……你的沈大哥这么疼你,就算气你设计他,也不会气太久的。」

  「唉……」朱映蓉咬咬软唇,秀气的眉心轻拧,「小恬……我觉得自己好像变得太贪心了,之前,我觉得把自己给他,让他明白我的心意,这样就足够了,可是……我现在却无法克制地想去乞求他的爱,求他也能以男女之间的感情来爱我、关怀我……唉……怎么办才好?」

  「傻蓉蓉呵,恋爱是很甜蜜没错,但单恋却很苦涩的,想要他的爱就去争取呀,这么自怨自艾的,一点也不像你。」李慧恬灌了口可乐,抬起臂膀搭在朱映蓉的肩膀上。

  「小恬……」

  「哎呀,不管你做什么决定,反正我都会挺你到底啦。」

  李慧恬一脸豪气干云的样子,突然间,眼眸似乎被什么东西强烈地吸引住,瞬也不瞬地直视着前方。

  「怎么了?」朱映蓉狐疑地眨眨眼,顺着她的视线抬起头来,也不禁怔然。

  离她们大约五步距离,沈星爵右手臂上挂着一件西装外套,双手插在口袋中,沉静地立在那里。

  见她们察觉到他的存在,他好干脆地走了过来,直接停在朱映蓉面前。

  掀动唇瓣,朱映蓉才发觉自己竟挤不出声音,况且说实在话,她也不知道该讲些什么,一股奇异的、搔人脚心的别扭感觉弥漫着四周。

  「沈大哥你好。」李慧恬率先打破沉默,脸上的笑有点夸张,「呵呵呵,你有事情找蓉蓉呀?呃……那……那你们慢慢聊,我去社团晃晃。」在男人冷酷的「扫瞄」下,她轻颤了颤,主动站起身来。

  「小恬?」朱映蓉还挺不争气地想要拉住她的衣角。

  可惜李慧恬脚步才稍稍一顿,男人的目光就像两把利刃,直勾勾逼了过来,意思已十分明显,就是要她照子擦亮一点,该滚多远就滚多远,别在这里当碍眼的「第三者」。

  「呃……别怕,好好谈呀,机会在眼前,要懂得把握哩。」她只得凑到朱映蓉耳边,低声安抚着,跟着就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了。

  唔……还说什么要挺她到底?!望着李慧恬跑掉的身影,朱映蓉不禁嘟起嘴儿,在心里嘀咕。

  沉默的气氛紧接而来,淡淡地笼罩两人。

  朱映蓉掐着手里的可乐罐,跟着深吸了口气,终于抬起小脸再次凝视眼前的男人。

  「你……你怎么会来这里?」他该是忙得昏天暗地,该在香港处理公事,怎又突然出现在她面前?!

  「午餐吃了没有?」沈星爵不答反问。

  朱映蓉怔怔地瞅着他,脑海中闪过两人缠绵的场景,颊边不禁刷上嫣红。

  「我、我刚才吃了一点点,不是很饿……」事实上,要不是李慧恬硬拖着她到大学附设的食堂吃自助餐,她根本不想吃。

  「你下午没课了?」他明知故问,对她的课程表早已了若指掌。

  「嗯。」

  「我饿了,陪我吃饭去。」他再次显露出霸道,淡淡地命令着,棕眸里闪动的光辉好神秘。

  朱映蓉仍在发呆,男性的大手已伸了过来,拿掉快要被她捏扁的铝罐,跟着又握住她的小手,将她拉起身。

  「蓉蓉……」他低声轻唤,唇边有着促狭的笑意,「你在怕我吗?」

  朱映蓉美眸圆瞪。「才没有。」她只是……只是心跳得很快,觉得他的手好温暖、好有安全感,就希望两人一辈子都这么交握着,永远不分开。

  包裹住她柔荑的大掌忽然加重力道紧缩了缩,男人浓眉轻扬。

  「是了,你怎么会怕我呢?你胆子可大了,只要想得到,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沈大哥……」她瞧不出他的喜怒哀乐,不明白他到底原谅她了没有?

  下意识跟随他的步伐往校门外去,她瞅着两人交握的手,视线又缓缓移到他宽阔的肩膀,瞅着他微乱却十分性格的自然鬈发,不知怎地,胸口有点痛,她深深地呼气、吐气,不愿意把自己丢进自怨自艾的深渊里。

  一切都是她自愿的,包括面对他的怒气,她早就想清楚的,不是吗?

  出了校门口,来到停车场,两人坐进轿车里,她整理着裙子,忽然间一抹黑影倾靠过来,她小脸微扬,男人的俊脸在眼前放大,害她不禁屏息。

  「安全带要记得系好。」沈星爵似笑非笑地说,细心地替她拉来安全带。

  朱映蓉悄悄吁出口气,她两颊的红晕颜色更深了,还以为男人就要吻上她的唇……唉唉……她实在是个大色女,频频对着他流口水!

  他一碰触到她,她体温马上飙高,全身的毛细孔彷佛都站立起来似的,而一颗心像在跳霹雳舞,快得让她喘不过气来……唉唉唉,怎么办才好呀?!

  「谢谢,我自己扣上就好唔唔……」内心才对着自己苦笑,下一秒,她的嘴儿竟真的落进他的双唇间。

  男人细腻地品尝着她的甜美,诱惑那张樱唇为他开启,他的舌滑进她的齿关,寻觅着她的香舌,勾引着她热烈的回应,要她也全心全意投入这场唇与舌的攻防战。

  不知过去多久,男人终于放过她微肿的唇,仍意犹未尽地以指腹抚触着她,那对漂亮的眼瞳瞬也不瞬地盯着她泛红的小脸,似乎有话想说。

  「沈、沈大哥……」朱映蓉细细喘息,眸光与他相凝。

  他薄唇微牵,嗓音略哑:「我们上山吃饭。」

  「啊?!」她的神智还因那一吻在云端悠游。

  他笑容加深,确定她安全带已经系妥,才发动引擎开出停车场,往乌来的方向去。

  这算是……约会吗?朱映蓉幽幽想着。

  整个下午,沈星爵带着她在乌来风景区东逛逛、西晃晃,买了好多小东西,也吃了不少小吃。

  他还开车载着她往里边较偏僻的山区去,找到一家装潢得十分有度假感觉的温泉养生馆。

  两人在二楼的咖啡厅里享用了一顿丰盛的英式下午茶,她胃口极佳地吃了两块蛋糕,一边喝着醇浓的咖啡,一边欣赏着落地窗外美丽的风景,而心爱的男人就坐在身旁,她心里涨得满满的,在这悠闲时刻得到渴望已久的幸福感。

  忽然间,窗外开始起风了,山区的天气说变就变,原本蔚蓝的天空变得灰灰暗暗,被乌云遮染住一大半。

  「咦?风吹得外面的树都沙沙摇晃,好像要下雨了。」她小脸微仰,瞧见山雨来风满楼的景象,咬着唇有些苦恼地轻语:「等会儿如果还要开车下山,很危险的……」

  她跟着调过脸来,没想到男人那对棕眼正直勾勾地望着她,沉吟着、索着,这一整个下午,她发觉他一直用那样的眼神注视着她。

  到底怎么一回事?!

  他有什么话想对她说吗?!

  为什么要这么吊着她的胃口,让她一颗心荡来荡去的,小脑袋瓜只会胡思乱想?!

  难道……他有什么难言之隐?

  是不是想和她把两人之间的关系说清楚、讲明白,因为他不想接受她的情意,可是又怕用字遣词会伤害到她……

  深吸了口气,朱映蓉强迫自己挤出笑容,也在索着该如何打破眼前的僵局。她不想他为难,她爱他,就算注定要伤心,那就伤好了,她愿意承受那样的痛,不後悔的……

  忽然间——

  「在这里住一晚,明早再回去吧。」男人静静地吐出话来。

  嗄?!

  嫣红可人的脸蛋露出淡淡的迷惘,似乎没听懂他刚才说了什么。

  沈星爵再次牵唇微笑,那笑容别有深意,温暖大手缓缓爬上她的脸,上了瘾似地爱抚着她的细致。

  「我记得……你明天的课下午才开始,今天晚上如果太累了,明早还可以睡晚一点。」

  呃……简直是心跳三百了。朱映蓉瞠着亮眸,模样好无辜。

  她猜测着男人话中的含意,什么是……是「今天晚上如果太累」?她红着脸,心怦怦跳,竟有些头重脚轻的飘浮感……

  唉唉……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

  温泉养生馆的旅客住房打扫得十分干净,每一间的窗台望出去,都可以看到外面美丽的自然风景。

  而因为是以温泉为卖点,因此每间房的浴室设计都较平常的饭店来得精致,如果不想泡露天温泉的话,也可以在自己房中的浴室享受温泉浴。

  对于今晚的留宿,朱映蓉心里原有些迟疑,觉得至少该先和男人将话说清楚,如果她能明白他心里的想法,自己的心也会安定一些。

  但沈星爵霸道的性情再度抬头,不由分说便直接向服务人员要了馆中最好的房间。

  如今,她泡在满满都是温泉的人工小池里,池子周遭全用上等樟木打造,散发出木头好闻的香气,她全身肌肉松弛下来,暂时抛开烦恼,合上眼睫沉浸在温暖里,真的好舒服、好享受呵。

  不知过去多久,耳边听见哗啦啦的声响,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竟瞄见男人正全身地立在莲蓬头下冲澡。

  他全身上下都是沐浴||乳|的泡沫,仰起俊脸,让水不断地冲刷,才几下就将身体清洗干净。

  古铜色的健康肌肤,每一寸都是力与美的结合,倒三角形的上半身无一丝赘肉,窄窄的腰臀,修长有力的大腿和小腿……

  朱映蓉怔怔望着眼前「美景」,不知觉间竟口干舌燥起来,她心脏跳得好乱、好快,身体在瞬间起了变化,彷佛忆起他窄臀在她腿间冲刺时,将她的灵魂推向无边无际的天空,带着她飞翔,给予她无尽的喜悦……

  那感觉……美妙得不像真的……她无声叹息,却觉呼吸越来越困难,头觉得好晕。

  「看够了吗?」沈星爵双手将沾染湿气的发丝往後拨梳,裸着身,优雅如豹地来到她身边,居高临下地注视着她。

  朱映蓉没有回答,小脸通红,她缓缓地眨了眨眼,表情有点迷蒙。

  见她神情不太对劲,沈星爵浓眉一挑,立即明白问题发生在哪里。

  「你泡了多久的温泉?」他问。

  「唔……不知道呀……我、我刚才好像睡着了……」

  「快起来。」他语气略微紧张,连忙探身将她从温泉里抱起。

  没想到他只出去抽了根烟,知道她不喜欢烟味,又在外面走了走,让风吹淡气味才进房里,她就能把自己搞成这个模样?

  唉……往後,他如果不继续守候着这个小女人,还有谁可以?

  「沈大哥……」她羞涩地唤了声。

  两人虽然不是第一次裸裎相见,但朱映蓉毕竟脸皮薄,小手忙着遮住重要部位,小脸则没什么力气地挨在他的颈窝,任由着他将她抱出浴室。

  沈星爵将怀里的人儿轻手轻脚放在床上。

  两人都湿漉漉的,却都不觉得冷,因为的肌肤在摩挲间早巳让体温升高,就算朱映蓉已离开那池温泉,裸肤却泛出一层诱人的玫瑰色泽,仿佛等待着人去亲吻和爱抚。

  「沈大哥……」她又唤,被他灼热的目光深深吸引。「我……我头有点晕晕的……」

  他淡淡牵唇,低柔地说:「谁教你泡澡泡这么久,还在温泉里睡着了,小傻瓜。」

  「你骂人?你怎么可以骂人呀?」她嘟起红唇抗议着。

  「因为你该骂。」他棕眸细眯。

  「我又不是……又不是故意的……」

  「那下药那一次呢?还敢说不是故意的吗?」他咄咄逼人,眼神却闪烁着异采,浅漾着自己才懂的辉芒。

  朱映蓉被堵得无话可说,习惯性咬着软唇,竟沉默下来。

  「怎么不说话?」沈星爵扳正她的小脸,让她无法躲避。

  静了三秒,她才又启唇,幽幽地说:「你还在生我的气,我知道的……可是我……我不会後悔的,更不会跟你说对不起……」

  他挑眉,注视着她落寞的表情片刻,温热的男性气息拂过她的脸儿。

  「我看起来像在生气吗?」

  她迅速瞄了他一眼,又垂下眼睫,有些赌气。「我不知道。」

  「不知道吗?」他似乎在笑,俊脸移近,健壮的胸膛有意无意地挤压着她胸前的浑圆,惹得她差些不知羞耻地出来。

  「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她迭声嚷着,心里难过,两手不禁朝着他又推又拍的。

  下一瞬间,她的纤细秀腕便被沈星爵以单手抓住了,还拉高过头,稳稳地压在床上。

  他俯下头,唇舌凑近她发热的耳朵边,好低、好沉地吐露着:「先前,我确实很生气、很恼火,很想将你按在大腿上好好地打一顿屁股……不过,我已经用别的方法惩罚过你了,不是吗?」

  闻言,朱映蓉轻轻抽气,想到他加诸在她身上的种种「惩罚」,她脸红得都要冒出白烟了。

  「你你你……」这个人真的是她的沈大哥吗?

  男人低低地笑出声来。

  「唔……蓉蓉、蓉蓉……难道你忘记那些惩罚了吗?没关系,我很乐意从头再告诉你一次……」

  然後,在女人还没办法反应之前,男人粗糙的大手已悄悄往下抚触,带眷恋和呵疼,膜拜起她细致如瓷又热烫如火的肌肤……

  迷醉之后再吻你3

  那些蜚语流言

  无聊的猜测臆想

  怎么也不可能动摇

  我从灵魂深处爱你的信念

  第七章

  无形火焰熊熊地燃烧着两具缠绵的身躯。

  客室大床的木材因承受着每一次的撞击,不断地发出声响,一会儿密急短促,一下子又变得缓攻缓撤。

  而女人的声也随着那奇妙的频率变动着,一下子高扬尖叫,一下子又气喘吁吁……

  极致的快乐将朱映蓉整个人吞噬了。

  她的双腿被男人健壮的两臂分别撑开,无助地挂在两旁,腿间的娇媚花朵迎向他的热源,男人压着她娇躯作着伏地挺身的运动,骄扬的武器在她深深处攻城掠地。

  「沈大哥……天啊……嗯、嗯嗯……沈、沈大哥……」小手把被单扯得乱七八糟,朱映蓉呼喊着这个占有着她的男人,急扑而来的快感在她体内乱窜,几要摧毁她的意识。

  「蓉蓉……」棕眸深邃奇异,沈星爵俯下头,以唇封住她的呼唤,腰臀仍强而有力地律动着。

  两人的唇舌热烈交缠着、着,谁也不放过谁,四片唇间勾引出缕缕银丝,整个氛围充满和放纵的味道。

  「你知不知道……你里面好紧?」抵着她的唇,他说着教人害羞的话,挑逗着她,感觉底下娇躯轻轻战栗,他不禁得意地低笑,专注地凝视着她小脸每一个细微的变化。

  「我喜欢在你体内的感觉,这么紧,这么温暖,每一次我深入时,你的眉心就会不自觉地蹙起,看起来楚楚可怜,好像一朵正受着摧残和欺负的小白花……而每一次我浅浅退出时,你就会忍不住想要抿起唇瓣,鼻子还会哼出可怜兮兮的轻吟……」

  「不要说了,别说了……你……你好坏,我不要听,不要听……」她红得犹如熟透西红柿的小脸别向一边,拧扯被单的小手改而握成粉拳,不自觉地抵在吟哦不断的娇唇上。

  沈星爵笑意加深,探出舌过她的脸颊,然后往她优美的颈项滑下,去吮住她胸前的一只丰盈。

  「嗯哼……」她身躯弓向他,肢体语言已十分明显。

  「蓉蓉……我比你更了解你的身体。」他边吻边喃着,男性气息热热地扫过她的雪嫩肌肤。「你的每个敏感点和每次的反应,我都了若指掌,你小嘴的甜味和肌肤上的馨香,早已经印在我脑海当中,仿佛……你就是为我而生,蓉蓉……哈啊——嘶!」他突然猛抽了口气,动作略顿了顿,因她那花径已受不住更多的刺激,开始收缩再收缩。

  「老天……」他喘息着,宽额和背上渗出汗水,和她肌肤上的湿润融在一起,分不清彼此了。

  「不行……不行……人家、人家没力气了,好热、好热……沈大哥……」朱映蓉摇着小小头颅,泪流满面,过多的快感和喜悦冲刷着她,身体的承受度已达到极限。

  「蓉蓉,跟我一起来,一起飞翔——」沈星爵沙嗄又霸道地命令着,棕眸在这一刻变得深沉无比。

  抓住她纤细的小蛮腰,他腰臀做着最后一次的激烈攻击,火辣辣地摩擦着她的柔嫩花径。

  朱映蓉尖叫起来,再次弓向他。

  泪水与汗水进流,她的小腹里泌透出一股暖潮,而他却狠狠地在她体内激射,喷出浓灼的种子……

  紧绷的身体终于松懈下来,朱映蓉逸出脆弱的叹息,合起眼睫,几乎是下一秒便沉入梦乡。

  在意识还未完全失去之前,她似乎听见男人在耳边低低喃着,却疲惫得抓不住声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