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是个麻烦的男人!还自以为是他的恋人!——

  鹰久可是一丁点也不认为亚纪是他的恋人。

  「那是你自己单方面说的事,我又没答应你!」

  鹰久用冷淡的态度说道,特地选择会伤害亚纪的说法。

  这样一来,亚纪应该就会觉悟了吧?不会再认为两人是恋人关系了吧?

  亚纪用力咬住下唇,快要哭出来似地凝视鹰久。

  鹰久并不讨厌他,相反地他认为彼此的个性很合得来,所以才会把亚纪放在跟其它同伴不同的位置上。

  但是——他不想要有更进一步的关连,更不认为亚纪对他有什樋特别的意义。

  只是亚纪搞清楚这一点,两人还是可以保持「好」朋友的关系。

  「下次有时间,我再陪你。」

  「那是什么时候?」

  亚纪轻叹口气,以沙哑的声音询问。抬眼注视鹰久的目光,充满依恋。

  亚纪的个性不仅刚强,自尊心也高,像现在这样卑微的态度,大概也只有在面对鹰久的时候吧!

  想到这一点,鹰久不禁觉得他有点可爱。

  「这个嘛,让我想一想。」

  「鹰久会来约我吗?」

  「等我有那个心情的话,我会跟你说的。」

  鹰久的话说完,亚纪如花朵绽放般地迸出笑容。

  「哇,果然是个美人耶!」

  从背后传来步天真的赞美声,鹰久苦笑着。

  等到有心情的时候,再抱抱亚纪也不错啦!只不过现在他觉得看着步比世上任何一件事都更重要、更有趣。

  「走了。」

  鹰久利落地转身,把手搭在步的肩膀上往前走。

  「喂,喂!那个人是鹰久的恋人吗?」

  「不是。」

  步太过天真无邪的问题,让鹰久有点不高兴。

  「是吗?如果是和恋人的约定,就一定会遵守吧。」

  是这样吗?鹰久心里想。

  恋人这种东西,自己到现在都没有遇过,所以也不清楚到底是不是像步说的那样。

  「恋人啊,大概只有麻烦两个字可以形容吧?」

  鹰久喃喃地自言自语,步听到后停下步伐,抬头看着鹰久。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为什么大家都想要恋人呢?」

  对于步歪着头的询问,鹰久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鹰久跟步都是二年A班,而鹰久的青梅竹马,也就是现任学生会长——铃木正孝也在同一班。

  「等等,鹰久!」

  鹰久才刚进教室就被正孝叫住,这让他不高兴地板起脸。

  正孝只要见到鹰久,好像随时都有话说,尽管都十些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听听也就算了,但真的很烦~

  「干嘛啦?」

  「过来一下。」——

  如果你再这样啰啰唆俊的,小心我把你从学生会长的位置上拉下来喔!

  鹰久虽然常暗地这么想,但因为怕麻烦所以也就算了——

  就算有点麻烦,但这次要是你太啰唆的话我一定要做点什么喔!

  鹰久看着正孝心想,学生会长让其它的家伙做好吗?虽然我不喜欢做,但如果没有其它人选的话,那也没办法啊!

  「你啊!也差不多一点好吗?」

  因为旁边很多同学在看,所以正孝皱着眉,以勉强可以听得到的音量低声叨念。

  「什么事?」

  全校会对鹰久讲话这么直接、这么没礼貌的,大概就只有正孝了吧!

  「这还用说吗?当然是亚纪的事。」

  正孝用一副明知故问的表情瞪视着鹰久。银框眼镜的另一边,细长眼睛发出的光芒似乎想将鹰久射穿。

  懒得响应的鹰久耸耸肩——还以为他要说什樋重要的事呢!

  「正孝,你才该差不多一点!成熟点,不要太把亚纪无聊的抱怨当一回事。」

  鹰久大大地吐一口气说道。看来,亚纪大概又跑去找正孝哭诉了。

  正孝对亚纪是最没办法的,然后整件事又绕回到鹰久身上。

  「不对的人是你吧!亚纪昨天可是足足等了你两小时耶!遵守约定是做人最基本的礼貌吧?」

  每当这个时候,鹰久总会想起时代剧中的家老管家——

  「少爷!遵守约定,是做一个武士最低限度的守则。」

  只要看到主角就开始唠叨说教的家老,和正孝简直一模一样。

  遇到这种情况绝对不能正面响应,否则只会把说教延长而已。

  所以,时代剧的主人翁们,每次都会干脆地转变话题。

  「与其谈论这件事正孝,上次的事情怎么了?」

  按照以往的模式,鹰久会把正孝头痛的学生会工作提出来

  「学生会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比较重要的是,你让亚纪等了两个小时,结果却放他鸽子,你对亚纪到底是怎么样的啊?」

  和反应有点慢半拍的时代剧配角不一样,正孝果然没有那么容易打发。

  「怎样也没怎样啊我从来没想过要跟他怎么样啊!」

  是亚纪自己主动追求鹰久的。偶尔应付一下的鹰久,就算对亚纪没有任何的想法,也不该被这样责备吧?!

  但是这样的回应,却只让正孝愈来愈生气。

  「什么想法也没有?亚纪明明就那么喜欢你。」

  正孝的声音越来越大,很激动地说道。

  「喂,大家会听到喔!这样没关系吗?」

  鹰久拍拍正孝的肩安抚他,将他带回现实。

  「以前我不是就说过,如果你那么在意亚纪,就把他好好抓住。把亚纪变成你的专属,我不会介意的。」

  正孝喜欢亚纪的心意,鹰久从很早以前就知道了。两个人如果真要在一起,鹰久一点阻挠的意思也没有。

  从身体的配合度来说,放开亚纪是有点可惜没错啦!但是可以代替的人要多少有多少,从东京排到冲绳,再从冲绳排回来都有。

  而且心思细密、疑神疑鬼又麻烦的亚纪走了,鹰久反而轻松。

  「不是这样!我不是要说这个。」

  焦急地大叫的正孝,满脸通红。鹰久开始有点不耐烦。

  就是因为正孝一点也不坦率,所以亚纪才会一直到现在都不明白他的心意吧!

  「我已经说了,是亚纪自己来纠缠我的。我对他怎样,和你一点关系也没有!」

  想把这没营养的争论结束掉的鹰久,话说得非常绝。

  够了!真烦——鹰久利落地转身背对正孝。

  但是,正孝这方面,好像还不愿意放过鹰久。

  「等一下,鹰久!正事还没说。」

  尽管身高差不多,比起鹰久就显得弱不禁风的正孝,抓住鹰久的手腕。

  「干嘛啦?很烦耶!有话快说。」

  反正都是一些琐碎的事,而且只要是正孝说的,从来没有一件好事——

  对鹰久而言,都只有「无聊」两个字可以形容。

  「是关于绿川的事。」

  「嗄?绿川是谁?啊!步吗?」

  突然间提到步的名字,鹰久以罕见的认真面对正孝。

  「虽然认为不太可能,但,你应该还没对绿川出手吧?他和一般人有点不一样你不要把他当玩乐的对象。」

  鹰久不自觉地望向正在教室一角一个人茫然伫立的步。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鹰久没来由地感到生气。关于步的事自己还要听命于人,这简直无法容忍啊!

  「这是校长的特别交代,他说绝对不能让绿川遭遇危险,因为他真的很特别,请特别注意。」

  「这是怎么回事?」——

  只是个转学生而已啊!也许是亚里来的大少爷也不一定,但这学校里大少爷也没什么稀奇啊!

  「详细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反正就是说他很特别。虽然校长说,绿川跟在你身边应该没什么问题,但是我觉得他黏你黏得太紧了,反而让人担心啊!」

  「真够白痴的。」鹰久毫不留情地打断正孝的话。

  「步现在是听我的,不管是你还是校长,和你们都没关系,放开!」

  鹰久用力转过身去。

  「鹰、鹰久!」

  鹰久把正孝的手腕用力挥开。

  「你很啰——嗦耶!」鹰久怒喝一声,然后转向步。

  「步,过来。」

  「什么事吗?鹰久,已经快要开始上课了喔!」

  鹰久抓住步的手腕,走出教室。他已经完全没有上课的心情了,他要带着步一起走。

  「不要多问,跟我来!」

  听到鹰久的话,步点点头。

  「可以吗?这就是逃学,对吧!喔喔,我还是第一次逃学呢!」

  步说出完全不像高中生的话,高兴地欢呼着。

  「鹰久,我们要去哪里?」

  「不要问,静静跟着就对了。」

  就算鹰久功课再好,逃学也不是件好事。

  他们从本馆大楼通过走廊,到特别大楼的侧面之后再溜出去,是鹰久逃学时常采取的路线。

  「这里!步。」

  当两人正要钻过树篱笆时,鹰久听到有人在说话的声音。

  「所以,还是报告一下学生会长」

  「说了不知道会变成怎样,不如就」

  窸窸窣窣不知道在谈论什么秘密的一群人。

  鹰久侧耳倾听——看来,应该是最近让正孝头大的学生会问题儿童吧!也就是身为学生会成员,但却一直对正孝的作法抱持反对态度的一群。

  「告诉鹰久怎样?」

  「还不是一样!你也知道鹰久和会长交情很好的」

  把课翘掉,实在是有够无聊的,趁机调查一下学生会的事情也不错。

  于是鹰久将身体压低,慢慢前进到可以看到那伙人的位置。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步也呆头呆脑地模仿鹰久的动作,将姿势放低。

  「就按照计划,在今天的学生会议做个了结。」

  「你说,就是把会长稍微困在保健室吗?」

  可能是因为光靠会议的讨论结果得不到他们想要的,所以想要用暴力来贯彻自己的计划吧!

  正孝连这几个家伙也搞不定吗?鹰久真是觉得有点火大。

  自己头顶都已经失火了,还只顾对鹰久说教,正孝果然还是不能让人放心啊!

  与其紧咬着鹰久说教,还不如好好管管他的学生会——

  没错!现在应该是教训正孝的好机会。

  不过,如果让他受伤的话,好像也不太好。

  鹰久就这样陷入了沉思

  「鹰久,我们在做什么啊?这样好像间谍,好有趣喔!」

  步无预警地开口。

  「这让我想起,我们那里以前也有间谍去过。虽然那个人看起来一点都不像间谍,可是他真的是间谍喔只是,没有鹰久这么帅就是了。」

  鹰久还来不及摀住步的嘴,就被

  「谁、谁在那里?」

  步的声音,已经被那伙人听见了。

  这是当然的啰!因为鹰久跟步躲藏的地方,已经瑢到可以听到悄悄话了。

  鹰久咋舌,由树篱挺身而出。

  「我在这里睡午觉,你们这些人在这边做什么?」

  鹰久跨开脚,将手插在胸前,恶狠狠地瞪着眼前商量着坏勾当的七个家伙。

  「鹰、鹰久!」

  光叫出他的名字,就已经吓得动也不敢动的一群人,这副景象让鹰久松了好大的一口气还好不用以一敌七

  「一群没骨气的家伙!你们不是正计划要对正孝做什么吗?还有,今天的学生会,你们想利用正孝不在的时候做什么?快说!」

  鹰久大声喝道,那群家伙却没有一个人敢回话。

  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吗?真是无聊啊!

  本来鹰久还想趁机好好露个脸,来个「英雄救英雄」的,现在到了这个地步,也只有把这群老实的家伙带去给正孝了。

  「真是没意思的家伙~」

  鹰久光看到这些人的脸就觉得讨厌。

  「可不可以不要用卑鄙的手段,跟正孝堂堂正正来场对决啊还是你们是一群只会用暴力手段的人呢?」

  因为轻视,所以鹰久的话显得特别刺耳。

  「步,走了!不要理这些人,我们去睡午觉。」

  说时迟那时快。

  鹰久一转身,步也一蹦一跳地准备跟上。

  「抓、抓住这家伙!」

  害怕的一伙人,突然抓住手无缚鸡之力的步。

  「鹰、鹰久——!」

  听到尖叫声,鹰久猛然回头。步已经被好几个人压住,正奋力地挣扎着。

  「你们在干什么!」

  一把火迅速在鹰久体内窜烧。

  「鹰久大哥,求求你,听听我们的理由。」

  「就当作今天没看见我们吧!」

  鹰久已经没有心情去听他们想说什么了——

  因为步正被其它人任意抓住,这让他没来由地火大了起来。

  「你们放——开步!」

  「我们会放开的,求求你听我们的解释」

  一伙人用力地请求,但鹰久完全不理会。

  鹰久突然纵身向前,一把拧住其中一人的领口。

  「哇、哇啊——!」

  把他由步的身上扒开,用力地丢出去。

  第二个、第三个鹰久把抓住步的人,一个个踢开——

  他没有任何犹豫地放手攻击。

  「鹰、鹰久」

  终于恢复自由的步,手脚发软地坐到地上。

  尽管如此,鹰久的愤怒还是无法止息。

  鹰久抓住那些企图想逃跑的家伙,用拳头揍他们的肚子,将他们打得东倒西歪。

  「你们这些卑劣的家伙!不可原谅!」

  鹰久经常跟不良少年打架,所以拥有不凡的腕力、敏捷的行动以及超强的爆发力,在校园里自然是无人能与他匹敌。

  也因为这样,所以鹰久才会被认为比一般学生来得突出——不只头脑好,也有力量。

  「胆敢做这种事,你们以为我会这样善罢罢休吗?」

  平常鹰久并不是这么沉不住气的人,也不会因为冲动就出手打人。通常他都会看对手的情况,考虑之后才动手。

  但是今天,怒气却一直无法消解,也压抑不下来。

  「鹰、鹰久大原谅我」

  挨打的学生连完整的句子兜不出,用嘶哑的声音恳求着鹰久,但他还是不住手。

  结果,其它学生在鹰久的周围一个个倒下。鹰久本身虽然没有受伤,但衬衫上也已经被那些人的鼻血给弄脏了。

  鹰久一面喘气,一面擦汗。

  「该死」

  他现在才发现大家都已经无法动弹

  糟糕!打得太过火了。

  环顾四周后,鹰久出声唤道

  「步?」

  本来坐在地上的步,不知何时消失不见了。

  该不会是逃走了吧?

  可能是步看到打架中的鹰久,所以害怕得逃跑了。

  不过仔细想想,步会忍到现在才逃走也真有点不可思议。

  毕竟被自己任性地挥来呼去,甚至还把他给弄哭过。

  「难道现在这个才是致命伤吗?」

  或许是步只是在等待逃离鹰久的机会吧?被强势地带着团团转,步大概连发表异议的机会也没有吧?

  鹰久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接近他的人,从来法有像步一样,靠得这么近。就算是正孝、就算是亚纪,尽管现在很亲近,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从鹰久身边消失。

  原来还以为步和其它人不一样

  胸口一阵抽痛,鹰久用力压住。

  「全都是这群家伙的错!」

  鹰久又赏了颓然倒地的学生一脚后,就往自己的住所走去。

  现在的鹰久还是怒不可抑,不管是正孝也好、亚纪也好,还是刚才那群家伙也好,全都跑来惹自己,就连步也

  鹰久把被血弄脏的衬衫,楺成一团塞进垃圾桶里——

  这种时候真庆幸自己是一个人住。

  看到染血的衬衫就会大惊小怪的母亲,已经跟着父亲调任到国外去了。托他们的褔,鹰久才可以像现在这样悠然自得地生活着。虽然也有不方便的地方,但鹰久对目前的情况算是相当满意

  他一头钻进浴室里,本以为冲点冷水可以让心情稍微舒展一下,但是满心的不快依旧无法扫除。

  「该死,这算什么嘛!」

  鹰久把沐浴||乳|倒在毛巾上,用力地擦洗身体,顺便连头发也洗了。

  水量已经开到最大了,由莲蓬头激射而出的水流不断打在肌肤上,还是让鹰久觉得不痛快——

  步已经再也不会跟在自己的身后了吧?

  蹲坐在地上的步,抬头仰望鹰久的含泪大眼,那眼瞳中似乎浮现恐怖的神色,而他那纤细的手腕发着抖

  鹰久对向步施暴的家伙们怒喝,步的身体就紧绷起来。可是他根本没有意思要吼步啊!连这种事,步会不知道吗?

  「该死」

  果然——步和其它人一样,也不会想一直待在自己的身边。

  可是——和步一起,明明就很快乐。

  把跟着自己的步耍得团团转,真的很有趣。

  「白痴死了那种家伙。」

  鹰久试着说服自己,决定不再去想步的事情。

  「反正没什么大不了的。」

  就算步不在身边,鹰久也不会困扰。

  「只是像以前一样,回到一个人我行我素的时候。」

  把开始觉得吵人的莲蓬头关掉,鹰久甩甩头——

  全部舍弃!

  偶尔自己一个人去玩也好,和不良少年没水准地吵闹也好,到电影院去让人搭讪也好,总之没有步的生活,自己还是可以过得很好

  鹰久把毛巾缠在腰上,边想边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