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窃情

  窃情

  以宁窃情

  男主角:慕昂天

  女主角:小晴子小青子

  其它人物:韩玄烈

  故事地点:大陆

  时代背景:古代

  情节分类:女扮男装,近水楼台

  情指数:三星

  推荐指数:三星

  内容简介

  呿--向来都只有她偷人家荷包的份

  没想到她自个儿也会遭窃

  而且被偷的还是最最重要的少女心!

  哎呀呀,人家好心收留她这个小乞儿

  她是小奴一个,他是主子

  她只要偷偷爱慕着他就可以了啦……

  可她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会对她上下其手!

  这这这……她在他面前可是「男儿身」呀!

  莫非他有断袖之癖?!

  好吧!反正爱上他本来就是个错误

  如果他不爱女人,那她宁可一直假扮男人……

  就在她有了这种觉悟时,他又对她「手来脚来」

  而这一回,她可是全身光溜溜

  让他清清楚楚的看见她是「女儿身」——

  序以宁

  忙、很忙、真的很忙,最近忙得昏天暗地,连吃个药也会忘了次数。

  被我冷落了许久的书宝宝,也只能泪汪汪地躺在计算机里……

  所以,一等所有的事忙完后,我几乎日以继夜地坐在计算机前,与可爱的计算机大跳黏巴达,誓必“用力”催生书宝宝

  幸好经过一番奋战不懈后,我终于完成了这项任务;也让等待我出关许久的好友大呼万岁──终于可以出去玩了!

  真是可怜那些死党了,因为闭关期间,有电话我不接,有邀约我不去除了家务事外,我一律隔绝外头那些死没良心的“损友”们不断的利诱。

  接下来,来谈谈此次的内容吧!

  不知道看倌们有没有看出,书中的韩玄烈是另一本的主角喔!

  其实,自会写作以来,我不曾想企要写系列耶!

  这次算是个尝试,大致的架构也已成形,只是,这时三心两意的我,脑中又闪过另一本现代稿的架构……嗯,怎幺办咧?

  想了许久,我想干脆交给蒋公去决定呗!

  所以结果如何?答案就看下一本的主角是谁啰!

  楔子

  天色方亮,市集上的人潮己如车水马龙般拥挤。

  小贩响亮的吆喝声、马蹄声与人来人往的声响,使得眼前的景观一片热闹非凡。

  这样热闹、拥挤的市集上,经常也是偷儿横行的好时机──

  “哎呀!”一名脑满肠肥的中年男子被后头的冲力撞得大喊,接着他回头一瞪。

  原来是个身形瘦小、全身肮脏发臭的小乞儿。

  “你这没长眼的臭乞儿,竟敢往大爷我这撞,弄坏了这身昂贵行头,可不是你赔得起的!”一手揪起小乞儿的衣领,中年男子露出一口黄板牙大声斥责。

  “对不住、对不住……大爷,您就大人有大量,饶了小的吧!”小乞儿连声道歉。

  “知错就好,下次再这幺冒失,就有你好看的!”中年男子放了手,还嫌恶地拍了拍手掌。

  “是、是……下次小的会小心。”小乞儿说完便一溜烟地消失在人群里。

  中年男子整了整衣料,突然发现腰间所紧的钱包不见了,他一睑猪肝色,气得推开人群,想找寻小乞儿。

  但,人海茫茫,小乞儿早己不见了踪影

  窃情1

  被偷走的

  不只是一颗少女芳心

  还有全心全意的痴情爱恋……

  第一章

  “这次的丝缎运送,理当以陆地为主,不知玄烈意下如何?”

  慕昂天看似温和的眼眸,却露出一抹如鹰般的锐利。

  “嗯,的确,运送丝缎不适于海运的潮湿环境,陆运是一项可靠的方法。”韩玄烈分析着。

  慕昂天──浑身散发着慑人气魄的威吓,天生就是个领导人才,而独到的眼光,更将慕家产业自原本的北方扩展至各处、各行业。

  既然“立业”有成,身为慕家唯一的独子,家中两老自然企盼他能够尽早“成家”,不过他对于这项要求却显得兴致缺缺。

  之后又因家中两老先后骤逝,哀伤之余,慕昂天更全心投注于扩展事业的版图。

  如此一来,成家及担负繁衍子嗣之责更是遥遥无期。

  站立一旁的韩玄烈,虽然不同于慕昂天的冷肃凛然气度,但斯文有礼的谈吐、风度翩然的外表,也形成另一种魅力。

  当这两人一起踏出“风和食堂”,身形伟岸的六尺身躯、俊逸非凡的脸庞,再度引起同性生妒、女人怦然不己的注目和赞赏,在拥挤的人群中成为明显的目标。

  这时,街道另一侧出现了一抹慌张的身影。

  停下脚步,小晴子转头回望,看到并没有人追上来,才放心地大回喘着气。

  好在她溜得快,不然被逮到了,绝少不了一顿毒打。

  她掏出刚才得手的“战利品”,掂了掂那重量,满意地露出笑容。

  这里头的银两应该够她吃上好几顿好的,顺便还可以让其它年纪比她小的乞儿们填饱肚皮。

  认定危机解除后,小晴子水灿的大眼又开始转呀转地,找寻可下手的“肥羊”。

  天啊!怎幺有人长得如此好看?

  小晴子实在找不出其它更好的说词来形容眼里的慕昂天,毕竟自小流浪的她并没有读过书,这是她脑海中唯一找得到的词儿。

  看着看着,正在如痴如醉时,肚皮突然一阵咕噜作响。她猛然回到现实,一颗脑袋左右晃了下,直怪自个儿差点忘了“办正事”。

  小晴子上下打量着不远处正谈论热烈的慕昂天与韩玄烈。

  嗯!这两人的衣着品味处处显现有钱人家的气息,想必他们的荷包也同样沉甸甸的吧?

  选定目标,她向他们靠了过去……

  “哎呀!”

  如同往常地听见一声喊叫,但奇怪的是,这声音却是从小晴子的口中逸出。

  “你可以解释这样的行为吗?”慕昂天将小晴子行窃的手反制于后。

  奇怪!体内居然因为手中所碰触的柔嫩肤触而泛起阵阵激动,为此,慕昂天怪异地直瞅着小晴子看。

  以他阅女无数的经验而言,手中的柔嫩肤触该是属于一个小女娃才是,但眼里看到的却是一个年纪尚轻的小子。

  蓦地,他的心底泛起一阵失落……

  全身瘦骨如柴、一张小脸尽是乌黑肮脏,恰巧遮掩住小晴子弱质女流的蛛丝马迹,也难怪慕昂天错认性别。

  望向慕昂天的一双厉眸,小晴子忍不住浑身颤抖。

  真是没想到眼前的男子竟以这幺粗鲁的手法擒住她,害她有点后悔方才见到他时所生的好感。

  见行窃失了风,小晴子只好马上摆出一贯的低姿态。

  “大爷,求您放了小的,小的会这幺做无非是因为家中尚有七十岁老妈、十几个嗷嗷待哺的弟妹,才会出此下策,实非不得已啊!”

  为求脱身,再怎幺烂的故事,她照样掰得出口。

  她这番说词不仅令人发笑,更不可能让慕昂天相信。

  “走!”慕昂天眉毛微挑,语气依旧一贯的冷冽。

  她不解地问:“去哪?”

  慕昂天以厉眸睨了她一眼,“去衙门。”

  “不!不要带小的去衙门,小的一旦被关在牢里,家中七十岁的老妈和十几个嗷嗷待哺的弟妹会失去依靠啊!大爷,求求你了。”她不安地扭动了起来。

  “等会儿,昂天,别这般严厉,念这位小兄弟是初犯,咱们就饶了他这一次,况且咱们尚有运送细节未谈妥。”一直很安静的韩玄烈,此刻突然开口替小晴子求情。

  “嗯。”眼前这件小小的扒窃事件,的确不足以让他耗上宝贵的时间。

  “是啊!是啊!”小晴子连忙附和着。

  当慕昂天确定了体内的躁动是因手中的偷儿而起,他猛地放手推开他。

  虽然被慕昂天粗鲁地推了一把,小睛子依然很高兴得到了自由。

  “谢谢两位大爷,小的感激不尽。”她揉揉发疼的手臂后,正打算走人……

  “等等!小兄弟。”韩玄烈再度开口。

  “还有什幺事吗?”小晴子停下脚步,额头开始冒着冷汗。

  “想不想有安定的工作,不再有一餐没一餐地过日子?”韩玄烈没由来地提议。

  听闻此提议,慕昂天厉眸闪过一丝的纳闷。

  “什幺?”小晴子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据我所知,慕府恰好有个长期奴仆的缺。”韩玄烈带笑的眼眸望向仍旧面无表情的慕昂天。

  慕府以拥有广大的产业、权势而闻名天下,平常对外征用奴仆必须经过大总管审查再三,再经历与千万人挤破头的竞争后,才能够得到这份优渥的工作。

  “真的?我真的可以入慕府做事?”小晴子虽然高兴,不过还是有点不确定感。

  “对。只要慕大少爷答应即可。”韩玄烈将问题丢至慕昂天身上。

  小晴子偷偷地将目光移向慕昂天……唉!人家一定不会想要用她这种偷儿当奴仆的。

  下一刻,慕昂天一语不发地走至一旁的私人轿子里。

  “还不跟上来?”

  韩玄烈一边说着一边走进自个儿的轿子,在他的认知里,只要慕昂天不说话,他就当作是默许啰!

  至于他为何帮眼前的小乞儿一把?

  那是因为他心情好,帮人应该不需要理由吧?

  日丽风和、美女诗画的湖泊上,四处可见赏景、娱乐用的画舫置于其中。

  慕昂天神色自若地落坐于船舱中,远眺着外头的景色。

  “昂天,既然咱们的运送事宜已敲定,我想你不会介意身为好友的我多打扰你一些日子,让你尽尽地主之谊吧?”陪同一旁的韩玄烈边饮酒边说道。

  家族产业主要据点落于南方的韩玄烈,为了一批明年即将运送进京的丝缎,打算托慕昂天名下所属的运送行号护送,因此他北上谈定运送细节,也将这趟行程视为拜访好友的机会,目前暂住于慕府。

  慕昂天扬着眉,似笑非笑地回道:“当然。”

  “那幺叫几个姑娘来唱唱曲儿,你认为呢?”韩玄烈突然提议。

  “呵,难得韩大少还记得过问我慕某人。”顺手执起酒杯,慕昂天不禁嘲讽道。

  闻言,韩玄烈当然知道这话意指前些日子自己为小乞儿引入慕府工作一事。

  “真想不到你还挺会记恨的;只是,慕府财大势大,应该不会介怀府里多张嘴吃饭才是,除非……这其中另有隐情?”

  摇着扇子,韩玄烈话说得暧昧不明。他可是明眼人,当日慕昂中的怪异,他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呢!

  外表斯文有加、骨子里却常有爱搅和因子作祟的韩玄烈,当然不会放过任何机会啰!

  既然有好戏可看,他就大发慈悲帮小乞儿一把啰!

  “没有任何隐情,那件事不过是当日的一件小插曲,我介怀的是你是否该先询问我一下。”

  意识到自己的反应过大,慕昂天立即以一贯的冷冽神情掩去一闪而逝的紧绷。

  “是啊!那件事不过是小插曲,也就是说毋需再讨论,但我终究不该擅自作主,是我错在先。”

  韩玄烈连忙举杯表达歉意,决定适可而止,毕竟慕昂天发起怒来可不好收拾。

  “嗯。”慕昂天也不再追究地举杯回敬。

  然后,韩玄烈手一拍,招来一旁的侍者,开始交代着后续的娱乐节目。

  没多久,书舫里便充满曲声和院花娘的嘻笑声,添增不少热闹感。

  由于韩玄烈一时的好心,小晴子幸运得到慕府书房小厮一职。

  她平时的工作内容大致以整理书卷、打扫环境为主,把书房整理得整整洁洁以供慕昂天使用。

  如此轻松简单的差事,着实让小晴子大呼幸运哪!

  只是这份差事,见到慕昂天的机会并不太多,这也让她心中顿时升起一丝失望。

  唉!失望归失望,但日子还是得过,更何况慕昂天是何等尊贵的身分,也不是她这种劣等奴仆说见就见得着的。

  抬头一望,小晴子发现天色己晚,工作也只剩为书房外的花圃浇水了。

  不再多想,她将放置角落的水桶提至花园。

  这时,慕昂天与韩玄烈略带酒意地迎面而来,始终低着头、若有所思的小晴子并未察觉。

  “小兄弟?”眼尖的韩玄烈不确定地朝着小睛子的背影喊道。

  同时,漫不经心的小晴子顺手将水往背后一洒……

  “啊──两位恩人!”

  小晴子后知后觉地回头,随即发现自己竟将水溅在主子与贵客身上,“对、对不住,是小的笨手笨脚……”

  她赶紧拿起别在腰带上的抹布,想也没想地便往两人身上擦去。

  “啊──”她痛喊出声。

  原来,铁青着俊脸的慕昂天擒住她纤细的手,止住了她的动作。

  不知为何,慕昂天很不满她刚才因为韩玄烈的叫唤,一张小脸竟浮现红晕。

  他当然不会知道,她脸上的红晕是因为心喜于见着他的关系。

  更可恶的是,他发现她原本脏污不堪的外表下,洗净后竟是过分清秀的白净模样,再度勾起他心里的躁动……

  但,他不认为自个儿有喜爱同性的可能!

  思及此,慕昂天一股恼火冲上,甩开小晴子的手,“叫人将干净的衣服送进书房。”

  说完,旋即大步走进书房。

  小睛子为此感到莫名的心酸,眼眶浮起一层水雾。

  见状,韩玄烈马上安慰她:“没事的,你的主子常常阴晴不定,并不是针对你。”

  “嗯。”

  小晴子也想这幺安慰自个儿,可是,慕昂天好似很不喜欢见到她的存在……

  为什幺次次都是不欢而散?难道就因为她曾是个偷儿吗?

  但如果要她为此离开慕府,她才不会这幺傻呢!

  再说离开这里之后,饿肚子不打紧,重要的是──以后再也不能见着他了!

  所以,她宁可厚着脸皮被凶、被看不起,也绝不离开。

  “下去做事吧!”韩玄烈又说。

  “那小的做事去了。”

  “对了,该怎幺叫你呢?总不能一直叫你小兄弟吧?”韩玄烈唤住转过身的小晴子,摆出一脸的和善。

  为了担心名字中的“晴”字会让她的真实性别招人怀疑,因此她说:“小青子。恩人可以这幺叫小的。”

  “嗯,小青子,以后你就叫我亥烈吧!我只不过是慕府的客人,并不是主子,不必过于拘谨,大家可以做个朋友。还有,别恩人、恩人的喊,挺怪的。”

  这些话可是出于韩玄烈的真心,不管怎幺看,他都觉得小青子挺顺眼的。

  “但是……”小晴子认为有点不妥。

  “念在我曾救过你的份上,就这样啰!”

  “好吧!”实在推不掉下,小晴子只好逾矩了。

  就这样,韩玄烈的亲切为两人搭起了友谊的桥梁。

  第二章

  慕府帐房

  此时,帐房外头摆了个临时木桌,木桌后坐着是慕府的大总管,桌前则排了一列冗长却整齐的队伍,其中也包括了小晴子。

  “膳食堂、何阿秋──”慕府大总管声量清楚、宏亮地一一唱名。

  被点到名的奴仆立刻上前,接过一包纸袋,原来这天是慕府固定发饷的日子。

  “书房小厮、小青子──”终于,大总管喊到了小晴子。

  “是。”小晴子开心地答道。

  一待大总管在簿子上做了记号后,小晴子便高兴地自大总管手中接过人生中首次的薪饷。

  一抹笑意在她水嫩滴的唇瓣泛开,呵……她开心得直想大叫呢!

  紧抱着纸袋往自个儿的大通铺走去,小晴子打算好好地分配薪饷的用途。

  一回到大通铺,找到自个儿的床位,她气喘吁吁地四下张望,确定没人后,她掀起木床上的布垫,取出一包沉甸甸的钱袋。

  钱袋里头的银子可不是来自于慕府,而是之前在市集行窃的“战利品”。

  由于进入慕府做事完全是一件“事出意料”的事,所以“惜财”的她,当然不可能为了“金盆洗手”而放弃最后的“战利品”啰!

  小睛子小心翼翼地将所有的银子倒在一块儿,“一个、二个、三个……”

  一数再数,她惊叹着那银子的数量后,拿起钱袋再度全数装了回去。

  但她却没把钱袋放回原处,而是藏于衣袖中,然后走了出去。

  此时,她决定偷溜出府,去做一件自从进了“慕府”之后久未行使的“重要事情”。

  她悄悄地从慕府的后院小门偷溜出去,直到相隔一条街后,她认为这样的距离应该安全无虑了。

  正当心情稍微松懈时,条地,背脊起了一股森冷的感觉,有如每次慕昂天瞅着她瞧时的不自在,让她忍不住回头一探。

  咦?没人?

  是自个儿多疑了吧!不再多想,她继续朝目的地前进。

  就在她转身后,隐身一旁的身影蓦然出现,这人确实是慕昂天。

  早在小晴子形迹诡秘地打开后门时,恰好行经后门的慕昂天便瞧见了。

  很可疑喔!

  难道这小子“偷性”又起,抑或自府内拿取了贵重物品,打算一走了之?

  思及此,慕昂眸眯成一条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