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还想趁热打铁对他再表白几句,却转眼看到林安还没有丝毫要走的意思。

  看戏还得收个门票钱呢,你一路看过来还没看够啊?

  “林安你……要不要进来坐坐?”以进为退,间接下了逐客令。

  她的眼睛从亦晨身上一寸一寸扫过,最後停在了我的脸上:“秦朗,秦伯伯要是知道和你住在这里的居然是个男人,表情一定好看得很!”

  “那就不劳你费心了!”我微微一笑,朝她扬起下巴:“慢走,不送!”

  她的目光再次停在亦晨身上,轻哼一声,把车钥匙抛到司机手里:“走吧!”

  “总算走了!”我暗中长喘。

  开门进屋,每个房间走了一遍,亦晨免不得又是一番大惊小怪。

  “看来这个房子定下来以後,老妈专门来看过,窗帘桌布都是我喜欢的,真舒服,就象住在家一样!”我抱著他朝床上一躺,抬起头就可以看见窗外明亮的天。

  “忽然觉得自己象被你包养了!”他瞪眼长叹。

  “喂!你别乱想,我只是想你能有一个好一点的环境恢复得快一点!”赶快拍他的脸,生怕他又胡思乱想些什么。

  “哈哈,逗你拉,我要是不愿意,你出再高价钱我也绝对不卖!”天真无邪的脸笑得得意洋洋。妈的,跩个屁啊,除了我谁还有心思包养你这么个臭脾气的。

  不过这也就是他最可爱的地方──任何时候都可以兴致勃勃地去生活,面对再大地挫折也能够迅速地坚强起来,只要认定了的东西就绝不会精神敏感的患得患失。从他表示能够接受我的那天开始,他就愿意分享我的一切快乐和痛苦。所以,我能够给予他的他都能够坦然接受,而如果我所需要的,他也决不吝啬的会全心付出。

  和他在一起,是单纯地全心全意投入的爱恋,不用去猜测那些自以为是的心思,有不满了,他会马上就跳起来大吵大闹,感觉快乐了,他会笑得全世界都听到。

  没有人比他更值得我全心疼爱,我宁愿用我所拥有的全部全换取他一个毫无遮拦的明媚笑容。

  “你还得意了啊?”翻身压在他身上,深深地注视著他,看著他的脸越来越红,任由我的唇吻上了他的额头。

  本来满是怜惜的轻吻在来到他唇上反复纠缠之下开始越来越火热。

  从春节过年到他家以後,接踵而来的一些列不幸让我们的心始终处在一波接一波地打击中。

  争吵,瘫痪,死亡……

  太多的意外让我们几乎都已经遗忘了对方身体的温度。

  即使偶尔的一个吻,也是点到即止的安慰而已。

  好久好久,没有这样毫无负担地相互拥抱彼此。

  亦晨的呼吸已经急促起来,双眼颤抖著合上,脸上一片潮红。

  那是他最原始的暗示和诱惑,我从来都无法抗拒。

  本就不多的上衣片刻就已经被我全部扯下,我顺著他尖尖的喉结一路仔细地吻著。

  他闷闷地哼出声,双手紧紧抓住了身下的床单。

  身上的热量越升越高,望已经昂扬起来。头脑被情烧得发胀,我一心只想拥抱他的身体。

  近乎粗鲁地把他的双腿举了起来,拉上腰间,伸手就想去扯他的皮带。

  腰间一空,他的双腿没有象以往一样热情地缠过来,而是在失去我的支撑之後无力地垂了下去。我一愣,顿时清醒。

  他的眼睛也在那一瞬猛地睁开,然後脸颊迅速地失去血色。

  “对……对不起!”他难堪的把头扭向一边,手足无措地拉过毯子将已经被我吻得一片绯红的上身严严遮住。

  我开口想安慰他,发出的却是一阵难耐的喘息。

  被他挑起的望还没有抒解,骑虎难下的时候。

  暗骂一声,只有靠著床沿慢慢蹲下,靠著手一点点摸索。

  这个时候,当著最爱的人的面给自己解决,对他对我都是一件残酷到极点的事情。

  隐约之中有亦晨低声的哭泣,我却在濒临高嘲的状态下抑制不住地。

  “对不起……秦朗对不起!”看著我终於挣扎著倾泄而出,他猛地扑了上来紧紧抱住了我。

  “是我不好,亦晨,是我不好……”搂住身体,任他的泪水流在我的颈间:“明天,明天我们开始去治腿好不好?”

  “恩!”他死命点著头,双手拽我的双臂拽得好紧!

  亏得老爹那张大得匪夷所思的关系网,来给亦晨做会诊的骨科和神经科医生名片上的头衔都夸张得可以吓死人。

  不过鉴於我对医生医术的高明程度和胡子花白程度成正比的传统观念,有几位实在让我不得不对其头衔产生怀疑。

  “我姓叶,叶彬!”眼前开口的就是我最心有戚戚焉的一位,看那青青的下巴,撑死了也就比我大5岁而已。

  还好他在看到我将亦晨抱在怀里时只微微怔了怔,没有那几个老头那么三八的眼神,外加还是个纯正的中国人能和亦晨直接勾通,不然我第一时间就叫他滚蛋。

  “叶……叶医生,这些小榔头小锤子的,该不是……”我看著眼前一堆的东西全身冒寒气。

  “别担心,只是给你朋友做一些实验了解一下状况而已!”他冲我微微点了点头,然後冲亦晨温和地笑:“程亦晨,不要紧张!”

  一系列我看得莫名其妙的设备开始在亦晨腿上轮番作业,虽然知道他暂时什么感觉也不会有,我还是在看到那些金属器械在他膝盖上敲打时感觉莫名抽搐。

  “叶医生,怎么样?”所有的实验一停止,我就匆匆凑过去。

  半晌的沈默,叶彬一声不响地收拾著器械,就是不张口。

  “叶医生……”我的灵魂都抖起来了,他不说话,是不是意味著……可是他已经算得上是全日本最好的骨科专家──如果那些头衔没水分的话。

  “以後按这个时间一周三次带他到我这里来!”莫名其妙地一张纸条递了过来,我张著嘴满脸疑惑。

  “如果情况正常,一年时间他应该差不多可以恢复吧!”终於浅笑著拍了拍我的肩膀:“秦朗你脸色一会红一会白的还真好看!”

  妈的,早点说这句会死啊!什么人嘛,我对他怒目而视,嘴角却不由自主地裂开。

  “还有,你别老抱著他,尽量让他动动,这样对他有帮助!”似乎要把我的各种面部表情看个过瘾,姓叶的继续慢条斯理。

  “知道了!”嘴里还在应著,人还是冲到亦晨身边把他搂了起来:“亦晨,医生说你的腿没问题呢!一年……我们只要等一年的时间你就可以站起来了!”

  “一年?”他抬高头尽力把脸颊贴到我脸上:“那就让你得意一年吧,这一年我就不踢你了!”

  妈的,等了半天怎么是这么一句?

  叶彬整理著设备,沈著眼睛轻轻地笑。

  治疗既是有了希望,让人郁闷的不过就是时间问题。

  一周三次的和叶彬打交道,我们和亦晨之间地关系对他而言也早已不再是秘密。

  “哇!秦朗你也太不是人了,亦晨都这样了你还……”边给亦晨做腿部按摩,边看著他脖子上的一片暧昧绯红啧啧有声。

  “不……不是……那是蚊子咬的……”亦晨语无伦次,明显没有说服力。

  “好大一只蚊子!”眼看叶彬一脸笑,只恨我当初怎么就瞎了眼觉得他少年老成做事稳重而把亦晨嘱托给了他。

  “叶医生好眼力啊!”我讪笑著站过去:“经验丰富嘛!”

  他脸色微微一变,保持著笑容没有吭声。

  哇?!难道被我说中了?不会是天涯同路人那么多吧?难道姓叶的居然也是?……

  难怪他对亦晨那么尽心尽力啊?看著他的手可以公然在亦晨腿上摸来摸去,我的眼睛开始瞄旁边的手术刀准备剁人。

  “回神了!”看我的表情越来越不象话,叶彬伸手敲我:“亦晨的第一个疗程到这里差不多也结束了,下周开始要开始做电疗,那个比较疼的,你别再欺负他!”

  “不会不会!”看他一副认定我干了坏事的模样,我都冤死了──亦晨都这样了我还会做什么啊,不过每天多吻几次把做不了的补回来而已。

  第八章:

  “电疗是不是很疼?”从这周开始,亦晨每次治疗完都大汗淋漓的模样。

  “好疼!”听到“电疗”两个字就开始抽冷气,不过眼睛到是开始放光了:“不过,腿好象开始慢慢有感觉了呢!”

  “真的?”我用手轻轻抚摩了一下他的膝盖:“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到什么?”

  “笨蛋,这样当然不行!”他大笑出来:“这么点力气,你绣花啊!要很大的力气才行!”

  “这样?”有点失望,我叹气摇头:“那我怎么舍得花那么大力气对你?”

  “秦朗……”他抽了抽鼻子:“是真的……真的开始有感觉了!”

  “恩……”我哼了哼,手朝上摸到他的大腿:“这里……怎么样?”

  “兜了你力气太小了!”他瞪我:“别那么心急啊,叶医生也说了要慢慢来的!”

  “那这里呢?”我的手继续向上,坏笑著探到了他双腿之间。

  “混蛋!”他躲又躲不了,身体一下就软了,仰面朝天使劲地喘息。

  害怕一个逗弄之下又控制不住,他现在这个样子我自然是不忍心去做那种事,叹了一声,我把手缩了回来,只是低头吻他做补偿。

  然後我听到了身後的门锁“卡嚓”一声被打开的声音。

  老爹?老妈?还有背後跟著的那个一脸贤良淑德的女人我就懒得再看。

  眼下我这副搂著一个男人吻得意犹未尽的模样,老爹的脸色不用说我也知道英俊得很。

  他们老两口不是正在新马泰玩得正欢吗?怎么风声都没放一点就回来了?

  磨磨蹭蹭地站起来,使劲让自己笑得自然一点:“爸……“

  音还没发完,耳膜“嗡“的一声,重重的一巴掌让我捂著脸到踉跄著退了两步。

  懂事以来,老爹第一次打我──我16岁那年把女孩子拐上床正爽到天昏地暗的时候被他撞到,也只是被口头教训了几句,没动过我一个指头。

  “秦朗你越来越有出息了!在外面乱搞女人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管你了,现在你居然还搞男人?你要活活把我气死才甘心吗?”眼看老爹还要冲过来,被妈死命拖住,拼命朝我使眼色。

  一边捂著肿起来的脸,一边脑子团团转。

  看来事情没我想象的那么容易过关,以前,或者是我把问题想的太简单了。

  同xing爱要面对的种种困境,我和亦晨从相爱以来,似乎遇到得并不多──首先知道我们在一起的是沈超和苏小璐,他们的理解和宽容让我们并没有象陆风和小辰一样一开始就要背负起舆论的沈重。加上亦晨又是那种简单直率的性格,不会有那些患得患失的敏感,我们这一路走来,只觉得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没想到该来的总是要来,而且来的还这么不是时候。

  “要不是林安在电话里哭著告诉我,我还没想到你胆子会大到这个地步。你怎么跟林伯伯交代?怎么对的起林安?”

  老爹那边还在教训,我的怒火也烧起来了。

  妈的,臭小娘原来是你!我就知道老爹不会无缘无故一声不吭地跑来找我麻烦。

  “秦朗,”老妈看我矗在那,脸肿得老高,赶紧出来打圆场:“林安把事情都告诉了我们,她也说了不怪你,你身边这孩子……诶,给他点钱,哪里来的送回那里去吧……”

  什么?给他点钱?他们把亦晨当什么了?林安那死三八到底说了些什么?

  他妈的,还好亦晨心思单纯暂时还没明白过来这些话到底意味著些什么,不然保管立刻天下大乱。

  “林安不怪我?”我冷哼一声,笑了出来:“她有什么资格来怪我?她是我什么人?”虽然知道这个时候闭嘴才是上上策,不过不能让这个女人太得意。

  “秦朗你……”老爹还没来得及说话,林安已经沈不住气,看得出她咬著牙在拼命忍耐。

  “林安你也太想不开了,干嘛对那一夜情念念不忘。”我边笑边走到她身边,轻佻地挑起她的下巴:“你又不是不知道在你前後我抱过的女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不然我哪有技术在那天晚上让你爽成那样?你也不过就是一个百分之一而已……”

  话还没完,老爹更重的一巴掌已经抽了过来,我躲也懒得得躲,任由他打了消气。嘴角一腥,趔趄著退到亦晨身边。

  “够了,别再打了!”这次出声的居然是亦晨!

  老爹的咆哮声停了下来──他实在想不到这个时候亦晨还敢出来插话──除了我以外敢在老爹发脾气的时候出来插话的人也真的也没见过几个。

  “你们有什么事情问我,别再打他了!”他一边说著一边爬过来,撩起袖子擦我嘴角边的血。

  “秦朗,这孩子的腿……?”愣了老半天才听老妈小心翼翼地发问,直到现在他们才从亦晨那困难的姿势中发现他的残疾。

  “妈!”不提这个还好,一提之下我忽然心头猛的一酸,亦晨所受的种种委屈让我连话也无法连贯起来:“你也看到了,他不是你们想的那种人。我们认识很久了,我对他……我对他……!”

  恐怕是以前三天两头换小妞换得老爹老妈都对我的贞观绝望了,现在忽然见识了一下我会用这种表情说这种话大家都觉得比较科幻,五分钟过去了,屋子里还是吓死人的安静。

  “你进书房,我有话问你!”我决绝的表情争取到了一个死缓,事情既然有得谈,就有了周转的余地。朝亦晨点了点头,我扭头叮嘱:“妈,我和爸说话,你先帮我看著他!”

  老妈向来心地善良,看亦晨现在的样子眼睛里面流露出来的已经是怜惜,嘱托一声我比较放心。

  一进书房,没等老爹先发言,我就先开了口──反正都是要坦白了,主动一点也显得比较有诚意。反正围绕的主题就只有一个,亦晨这个人,我这辈子是决不会放开。

  话是说得很坚决,只是一边说一边混著嘴角边的不停流下的血渍显得比较狼狈,其中老爹递过两次纸巾示意我擦一擦,为了渲染悲壮的气氛,我坚决不接。

  “秦朗你也别说了!”眼看我嘴角已经肿得不成样子,连说话都象含著馒头,老爹挥了挥手示意我发言时间完毕:“无论如何,秦家不可能让你和一个男人在一起!”

  眼看我满是激动还准备继续开口,老爹摇了摇头:“这个孩子的腿你可以先帮他治,秦朗你这么大个人了,你和他要怎样我实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但是我告诉你,你必须有一个正常的婚姻,因为秦家必须要有一个孙子!”

  话说到这一步我知道已经是极限,老爹的意思我很清楚,他知道这次我来真的势必无法阻止,只是要抱个孙子来继承血脉。

  要孙子还不容易?大不了我去医院做一次精子捐赠,这年头试管婴儿多了去了,我这种品质优良的父体绝对抢手,那就不用在牵扯上什么娶媳妇入门。

  老爹自然不知道我在打什么算盘,眼看我不再做声,基本上等於是条件成交,叹了一声,站起来推门。我活动了一下疼得快麻木的嘴角,龇牙咧嘴地跟在他身後。

  一出书房,我到是乐了,老妈坐在亦晨身边柔声说著话,眼看亦晨手里拿著的苹果削得有模有样,自然也是出自老妈之手。

  那小鬼让妈妈级的女性有天生的保护,何况现在这种让人心疼的模样,老妈不被他拿下才怪。

  “秦朗,那妈先走了,你有空,也回家看看……”眼看老爹就要回去,老妈也匆匆站了起来,走过我身边,犹豫了一下,还是轻声叮嘱:“你好好照顾那孩子,他年纪轻轻就这样……挺可怜的!”

  就知道老妈最好,我嘻嘻一笑,缓步走到林安身边,把声音放轻:“不好意思,我妈对亦晨印象还不赖,让你失望了!”

  她看著我忽然眉毛一挑,扭头看向我妈:“伯母,我有几句话和秦朗说,就不陪你们回去了!”

  “你还要说什么?我没兴致招呼客人!”大半天看她只是站著也不开口,我只有打破僵局。

  “秦朗,有些话想问你。”

  我瞥了瞥也在等著她开口的亦晨,咬了咬牙:“你说!”

  “秦朗我只是想不通,你为什么会喜欢他!”她把笑容挑得更大,不屑的眼神从亦晨身上瞟过:“一个男人,还是个残废,他现在能为你做些什么?他能满足你吗?秦朗你该不是被他缠得太久没碰过女人了吧?”

  “太久没碰女人那是实话!”这点我供认不讳。

  “那你今天,要不要试试?”媚声轻笑,眼睛里都是水。

  又来了,为什么这个女人总要当著亦晨的面若无其事的勾引我?难道我看上去就那么没有节?

  还没发表意见,她的唇已经缠过来了──很柔软,很妩媚,可惜激不起我半点反应,徒然浪费了那么昂贵的唇膏,我暗自可惜。

  没女人有兴趣吻一个和死人差不多的男人太久,几分钟林安缓缓退开,看我一副性冷感的表情,满脸的难以置信。

  “完了!”我哀号一声,转脸满是幽怨地盯著亦晨:“你害得我对女人已经没有反应了!”

  他招招手示意我过去,眼睛瞟了瞟林安:“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