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呃?不用租金,这是我自己的房子。”

  林寒吃惊又同情地看着他,不敢想象那是多么消耗“精力”的工作量:“你一定很辛苦吧。”

  叶修拓笑了起来:“还好。工作偶尔是会比较累,忙起来几天都不能睡哟。”

  “……”林寒光是想象就有些肃然起敬。

  “再来一杯吗?”叶修拓举着手里的瓶子示意,“还是想喝别的什么?”

  林寒不太好意思跟人要东西吃,但实在喉咙痒:“能再给我喝一点酒吗?啤酒就好。”

  叶修拓很是大方,冰箱里存着的都任他喝,林寒也干脆不客气,一罐接一罐,举罐豪饮。食道到胃里那种冰凉的感觉会让人上瘾,些微的麻醉感也很舒服。

  喝了好几罐下去,肚子都觉得饱了,林寒蹲在椅子上,脸上一层红,眼也红红的,空腹这么喝,已经有几分醉了。

  幸好他酒品还不错,不吵也不闹,不至于失礼,就只是泪腺失控,蹲着吧嗒吧嗒掉眼泪。

  “怎么又哭,是男人就坚强点啊。”叶修拓无奈。

  林寒确实比较c,泪腺有够发达,但这个是天性,改不过来也不能苛刻他。

  “对不起。”男人带着哭腔回应,忙低头用浴袍袖子猛擦眼睛。

  叶修拓有点好笑,拿手帕给他擦脸。说实话,这个男人伤心落泪的样子虽然不碍眼,但也激不起别人什么同情心,只会让人觉得好玩,生出点虐待而已。

  把他湿漉漉的脸擦干净了,对着那软弱但是却不惹人讨厌的面孔,叶修拓僵持了一会儿,还是侧过头,亲了一下他的嘴唇。

  嘴唇的触感湿润柔软,带点咸味,有种很美味的感觉,叶修拓有点忍不住,一把搂住正往后缩的男人,硬把舌头探进对方口腔里。

  对方越是不停地做出细小抵抗,深吻的感觉就越让人兴奋,叶修拓微微用力,咬着他的舌尖,反复吮吸,把他的声音都堵住了。

  热吻中身体也迅速起了反应,很快就到了难耐的地步。叶修拓压紧男人做出反抗的胳膊,将他完全搂在怀里,就要把他抱上沙发。

  林寒挣扎着把脸移开,喘着气;“我没带钱……”

  叶修拓停了一下,脸色有点复杂,但还是笑了笑:“这次算你免费。”而后在他张嘴再说话之前吻住他。

  林寒哪里有心情做这种事,被抱到沙发上还是本能抵抗,但被酒精轻微麻痹了,手脚都没有平时的力气。

  叶修拓把他按得紧紧的,技巧十足地挑逗。浴袍很容易就被翻起来,大腿光溜溜的,清洗过后还有些微湿润的感觉,内裤也是借的,很快就给剥掉了。

  叶修拓自己的衣裤也脱下来了,性器抵着他,呼吸开始急促,难耐地揉着他的臀部,试图要进入,一边安慰那不安抵抗着的男人:“试看看吧,我会让你很舒服的……”

  林寒连仅存的一点温存念头都没了,用尽全力挣扎起来。

  就都只知道要快感而已,什么“因为屁股很捧”这种屁话,什么只为了开心!除了钱跟下半身,男人跟男人之间就没别的了。

  “你们这些混蛋,就都只知道做做做!”

  叶修拓没防备他会突然发难,被一脚踹开,脸上还挨了个耳光,一下子怔住,脸色铁青。

  林寒爬下来,小脑失去平衡作用,走路跌趺撞撞的,才往门口走了几步,就被叶修拓低沉的一声“站住”吓得身上一抖,本能就乖乖站定。

  没见过叶修拓发怒的样子,气势有些吓人,林寒酒都醒了,顿时不敢动。

  缩着脖子看他穿上长裤走过来,低气压之下,也觉得自己动手打人不对,的确是迁怒了,只好战战兢兢地道歉:“对、对不起,你本来就是做这个的,不能怪你,是我自己心情不好。”

  叶修拓性致被打断,恼火着又不忍心发作:“你到底是怎么了?突然觉得对不起你家程皓?”

  “不是我家的……”

  “嗯?”

  “他没有跟我交往。”

  叶修拓看着他:“但你上次不是说……”

  “做是做了,”林寒小声,“但他说没想过要跟我交往。他还在跟那些女人做。”

  叶修拓没说话,看了他一会儿,抬手弹了他的额头一下。

  “你太笨了。做不等于爱啊。”

  林寒忍着眼泪:“那要怎么样才是爱呢?”

  叶修拓也不跟他发火了,把他拉过来,安慰地亲了亲:“等你遇到真正合适的那个人,就会知道了。”

  “要等到什么时候呢?”林寒抽噎着,“我都三十岁了,几十年怎么一次都没碰过呢……”

  叶修拓好笑地亲他耳朵:“会碰到的,你多留意就好了。喏,只做不爱的话,时间长了是会很空虚,所以一定要有感情才行哟。”

  见林寒只顾擤鼻涕,叶修拓笑着捏捏他肩膀:“好了,很晚了,睡觉吧,我给你看一下房间。”

  林寒本来还在怀疑,是不是全世界的gay都只要嘿咻嘿咻就好,想追求爱情根本是缘木求鱼,听叶修拓这么安慰,又多了点希望,心里也好受些。被带去客房,酒劲未消,过了一会儿就睡着了。

  一开石得还好,半夜酒力过去,才发觉肚子一直难受,身上有点要发烧的感觉。不知道是不是室内温度定得太低了,他爬起来找遥控器把温度调高几度,重新躺下以后却又渐渐觉得热,翻来覆去,哆嗦着怎么也睡不着。

  肚子也开始绞痛,他只得爬起来去了趟厕所。回来想弄点水喝,怕吵醒叶修拓,就蹑手蹑脚的,毕竟是陌生人的屋子,摸黑找了半天才找到冰箱里大玻璃杯中有水,是冰的也没办法,只能将就着喝了再说。

  又饿得不行,虽然对叶修拓很不好意思,他还是擅自抓了个苹果出来,洗洗擦擦,就吃下去。

  回到房间,感觉却更糟了,躺着都一阵阵的恶心晕眩,他只能再起来开灯,没能忍到去浴室,赶紧找到垃圾桶,才一弯腰就呕了出来,吐了一会儿,稍微轻松一些,但胃里还在继续翻腾。

  才刚微微抬头,就又一阵胸闷,胃顿时像被整个翻过来一般,这一下吐得太急,被涌出来的东西呛到气管,咳了半天,脑袋有几秒钟都是空白的。

  “怎么了?”

  叶修拓也醒了,过来见他那种吐到虚脱的样子,吃了一惊,忙帮他顺着背:“肚子不舒服?”

  林寒点点头,一时说不出话。

  “是痛吗?”

  “嗯……”

  “拉肚子了么?”

  “嗯……”

  叶修拓扶他起来,让他坐在床沿,慢慢躺下,又去拿了药和药油过来,给他揉太阳|岤和人中,再和着热水喂他吃了点药。

  “好一些了吗?”

  林寒把他半夜吵起来,很是不好意思,喝到热水也觉得好受很多,便点点头。

  叶修拓摸了摸他的头发:“大概是肠胃炎,你啊,是不是吃了什么不好的东西?”

  林寒昼夜颠倒的时候多了,本来肠胃就差,这几天有一顿没一顿地闹下来,晚上又空腹喝那么多冰啤酒,刚才没有保健自觉地喝了大杯冰水,还吃个凉飕飕的水果,倒霉只是迟早的问题。

  想到擅自拿的食物,林寒忙坦白:“我、我刚才肚子饿,吃掉你一个苹果。”

  叶修拓好笑地捏了他一下:“要吃什么你随便拿啊,不用跟我汇报的。”

  林寒才要说话,又一阵难受,叶修拓抱他去浴室,他立刻就抱着马桶大吐特吐,声音都接近咆哮了。

  叶修拓又是紧张又是好笑,搂着他,反复顺他的背:“怎么搞得跟怀孕一样……”

  林寒胃里清空了,人也清醒了不少,只是药也白吃了。

  叶修拓让他躺在自己卧室的床上,拿水让他漱口,耐心地再让他吃了一遍药,又放杯热水在他手边。

  “现在是不是饿了?”

  “嗯……”

  “我去煮点汤给你。”

  林寒满心感激,目送他起身出卧室,客厅的灯也亮了,接着就是厨房里隐约的动静。

  他除了老爸老妈之外,就没被人这样照料过,程皓也不是那种会半夜为人煮点心的性格。现在看着叶修拓,真觉得是他见过的最好的男人,即使身为mB,也是最高素质的mB。

  等把那碗味道鲜美的热汤装进肚子里,整个人都舒服了很多,总算没晕得那么厉害。

  叶修拓又让他漱口,给他擦嘴巴,扶着他躺下,再搽了一遍药油,而后才去洗碗收拾。叮叮当当的弄完,都已经是凌晨了。

  林寒自己都觉得累,叶修拓反而没有丝毫不耐烦的神色,只笑着说:“我明天不用上班。”

  担心他可能又会发热呕吐,叶修拓就睡在他身边。林寒被搂着,头贴在他胸口,全身都充满被人照顾的温暖感,暖洋洋的非常幸福。

  有这样一个人在身边的感觉真好。

  叶修拓没赶林寒走,他便脸皮厚厚地又待了几天。叶修拓的药箱里各种常用药很齐全,也略通医道,给他按时吃药,又煮了好几次养胃的粥和汤,林寒吃吃睡睡,不仅腹泻、呕吐都止住了,连精神气色都比前两天好得多。

  “我要出门了,你乖乖的在这里待着,吃饭可以打这个电话订餐。晚上等我回来。”

  叶修拓还很好人地留两张大钞给他备用,虽然是借的,林寒也够感动了。

  “你又要去上班吗?”

  “嗯,”叶修拓笑着看他一眼,“不然哪来的收入呢?”

  林寒想到自己居然拿他卖身钱吃饭,一下子有点心酸:“那、那路上小心,不要太辛苦了。”

  叶修拓一下子笑了,凑过来亲亲他,就推门出去。

  林寒想来想去,自己身上是没钱,但银行里还是有存款,拿一部分出来花在叶修拓身上,也不冤枉。

  也不知道是不是饱暖思,白天见不到叶修拓就会觉得很想念,看杂志和电视节目也心不在焉,总不停查看手机,看看叶修拓有没有发消息过来,或者打过电话给他。一旦发现有叶修拓的短讯息,就兴高采烈。

  叶修拓回家的开门声也会让他很兴奋,有时候提前回来,就把他高兴得不行。看着那个男人的背影,会想上去抱一抱,连点到即止的亲吻也很期待。

  原本他还记着“玩物丧志”的道理,也知道买mB是不好的行为,觉得该及早戒掉才行,但对着叶修拓,“戒掉”的难度实在太大了。

  叶修拓是那种让人无法不在乎他的态度的男人,林寒相信很多客人会为了博取他的笑容而一掷千金,因为一旦他不肯对你和颜悦色、冷冷淡淡,那种滋味就挠心一般难受。

  叶修拓回来的时候还给他带了点心,林寒边吃那口感绵软的蛋糕,边把这个也记到账单上。

  “修拓,你今晚接生意吗?”

  叶修拓转过头看了他一会儿,有些微的惊讶:“怎么,你要点我吗?”

  林寒难以启齿:“嗯,不过,钱可以等过两天再付吗?”

  叶修拓微笑:“是赊帐的意思吗?”

  林寒硬着头皮“嗯”一声,叶修拓笑了,把他放在床头的瘪瘪钱包拿过来,抽出里面的身分证:“喏,用这个做抵押的话,就可以。”

  “啊……”林寒看着自己的身分证落入他口袋里,人也被叶修拓搂住拉了过去。

  仅仅嘴唇贴到一起,还没开始做什么爱抚,背上就一阵战栗。嘴唇被含着吮吸了一会儿,等舌头探进来,林寒也自觉松开牙关,紧张地让他深吻。

  叶修拓反复亲着他,不过也只是亲他而已,手搂紧他的背,但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变换着角度接吻,纠缠着他的舌头,在他口腔里温柔又热烈地翻搅。

  林寒背上寒毛都竖起来了,从不知道光是唇舌交融也能有这么强烈的感觉,觉得连魂魄都要被吸过去了。

  吻得两人都呼吸急促,林寒晕乎乎的,糊里胡涂任他摆布。叶修拓抱着他坐到沙发里,让他分开腿跨坐在他腰上,边接吻边隔着布料抚摩他的脊背和臀部,摸得他背部发抖了。

  脱了衣服,裸抱在一起的感觉说不清是紧张还是激动,心脏怦怦跳。

  叶修拓把他抱高一些,亲吻那平坦的胸口,手指伸到后面,一点点探索,而后深入轻微转动,感觉到他因为疼痛而瑟缩,就放轻力度,一手还时不时爱抚他发抖的前端。

  林寒被那修长的手指玩弄得膝盖都发软,自己的前端也已经高高昂起,只能在叶修拓小腹上不断磨蹭。

  叶修拓给了他一个短促的亲吻,而后抽出手指,顶在他臀间,一下子用力挺了进去。

  连根没入的感觉有点不太好受,林寒过了会儿才缓过气来,身体在撞击中发着热,自己也变得望高涨,胡乱地要摸叶修拓的背。

  叶修拓更用力搂紧他,压着他的腰,反复向上挺动,热辣辣的摩擦感觉烧得人脑子都乱了,林寒也变得很想亲他,搂住他脖子,乱七八糟地跟他接吻。

  做到激烈的时候,叶修拓干脆起身翻过来,将他压进沙发里,把他的腿分别搭在单人沙发两侧,逼他敞开来任自己插入。

  肆意的狂野律动弄得林寒喘不过气来,被顶得只想扭动着躲开,人却陷在柔软沙发那并不大的空间里,动弹不得,只能一次次被那炽热的硬挺凶猛进入。

  叶修拓压着他狠狠做了一回,身下的男人不停低低呜咽,却毫无抵抗之力,任他反复侵犯。

  高嘲将近的时候,男人被弄得只能叫,那种声音听在耳朵里,就是最好的催|情剂,叶修拓被刺激得都拿捏不住分寸,纵情戳刺着身下发抖的男人,差点折腾得他休克过去。

  在沙发上歇了一会儿,叶修拓把他抱回房间,调整呼吸的爱抚之后,又在床上面对面进入,林寒腿被压在身体两侧,m字开脚的接受体位,惨兮兮的一直叫。叶修拓一边动作一边虐待高涨,简直想把他拆了吃下去。

  虽然有点吃不消,但还是快感比较强烈,林寒被摆成那种姿势,感觉有些羞耻,但也并不觉得讨厌。

  喘着气,的背部在床单上摩擦,战栗的感觉里忍不住睁开眼睛看自己上方的人。

  对方额头上汗水滴下来的样子都很生动,那种投入的表情很是迷人。

  叶修拓注意到他在盯着他看,便调整一下姿势,俯身吻住他,而后更激烈地在他体内抽送。

  身体撞击中的热吻让人有些轻飘飘的,林寒忍不住生出点幸福的错觉。

  结束以后两人都汗水淋漓,一起去冲了澡。

  哪想到在浴室里竟然又做了一次。林寒被压在墙上,一番折腾,弄得精疲力竭,对叶修拓的体力很是惊叹,照道理那样上班,应该会“精力”不足才对,怎么反倒像是积了很多天?

  不管叶修拓体力如何,反正他是累得眼皮也睁不开了,上了床就让叶修拓搂着,趴在叶修拓怀里睡着了。

  醒过来的时候,林寒觉得有点腰酸,不过心情很好,前一天晚上似乎做了什么不错的梦,具体内容不记得,但愉快的感觉还在。

  转动着头,翻了一下身,叶修拓也被他的动静弄醒了,睁眼看着他,微微一笑,凑过来轻轻吻了他耳朵,把他搂在怀里,而后又亲了他一下。

  嘴唇相碰触的感觉让人心怦怦跳,有点雀跃。

  “醒得真早,”略微嘶哑的声音倒也蛮好听,“我今天也可以不用上班哟,多睡会儿吧。”

  林寒心想昨晚耗了那么大体力,今天也该休息才比较人道。

  “但是我等下要出去。”

  叶修拓扬起盾毛:“嗯?去哪里?”

  “回家。”

  叶修拓似乎一下子清醒过来了,盯了他好一会儿,才若有所思地笑了笑:“这么快?”

  “我要回去拿钱。”

  叶修拓顿时好笑地看他:“那个不急。”

  没钱在身上怎么能不急?欠叶修拓的债都一大笔了,连过夜费都要先赊帐,大概没有哪个客人会比他更糟糕。

  “你什么时候要回去跟程皓一起住?”

  林寒沮丧地摇摇头:“不知道。现在有点难吧。”

  好容易想开了一点,再跟程皓朝夕相对,看他带名模女友出入,自己不知道会是什么阴暗心情。

  叶修拓单手支住下巴:“那准备住哪里?要租房子吗?”

  “需要找一找吧,可以租短期,又不要太贵……”

  “喏,我家怎么样?”

  “呃……”林寒也不是没觊觎过,但估计价格不会便宜,便有些犹豫:“好是很好,但……”

  “反正我那空着也是空着,大家这么熟,可以给你低价哟。”

  “是、是吗?”

  “这样好了,你可以帮我做家务来抵一部分费用。反正你的时间是自由的吧?整理房间、做饭之类的,都交给你,然后我便宜算给你,怎么样?”

  林寒占了大便宜,欢欢喜喜,精神百倍,顾不上腰酸背痛,收拾收拾便出门去了。

  第五章:

  这个时间程皓按惯例都该在外玩乐,林寒本以为碰不上,没想到开门进去,正好程皓也走到门口,两人冷不防打了个照面,都有些尴尬。

  “回来了?”程皓倒挺和气,“玩得怎么样?”

  “嗯,还不错……”

  之前程皓打过电话问他人在哪里,怎么不回家。对方口气自然而镇定,林寒也不好失态,只能胡乱撒谎说自己出去旅行了。

  “山上紫外线那么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