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饭,我还以为你这个工作狂人又卯起来工作,没想到……好小子!你竟然躲在会客室跟嫂子一起吃爱心便当啊!」分不出是羡慕还是嫉妒的口气,调侃着正悠哉悠能吃着水果的冷面男。

  好小子!竟然有便当可以吃!真的是……羡慕啊!看着桌上只剩下残渣的饭盒,又瞪向那个舒服地享受美女水果服务的男人,他火得差点把牙根都给咬断了。

  不过这样的调侃对那个冷面男来说似乎没有任何影响,反而是坐在旁边的无关者羞红了脸。

  「所以呢?」黎任扬吃完最后一口水果,慢条斯理地擦了擦嘴。「你会突然来关心我吃饭了没吗?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吧!」

  展昭华有一种被看穿的难堪,但他还是硬着头皮说了,就算会换来一顿怒火……

  「哪个……我妹……你知道的,就是燕华……」夹在好友跟妹妹之间,展昭华真的是两面不是人啊!

  「她怎么了?」微皱了眉,黎任扬想起那个老是来打扰他办公的麻烦人物。

  「没有……我爸是想说你工作那么忙……想叫燕华弄几道菜请你来家里吃个饭。」勉为其难地把家里两老的托付还有小妹的期待给说出口,展昭华难堪得只差没挖个洞跳进去,把自已给埋起来。

  「弄个几道菜?你在开什么玩笑?」黎任扬冷哼了一声,不以为然地看着展昭华。

  他心知肚明他那个妹妹顶多能弄得出蛋炒饭;若说要做出一桌像样、吃了又不会有问题的菜色。那根本是不可能!所以名为吃饭谁知道暗地里有什么把戏?

  「我……」展昭华也很希望刚刚他是在开玩笑,但是很可惜的是,这可是家中两老的御令,所以,唉……

  「你干脆老实说有什么事,而且,你现在想的,最好不会跟我想的一模—样!」黎任扬眯起眼瞪着展昭华,冷然无波的语气添了一抹不易察觉的怒火。

  展昭华沉默地看着黎任扬,脸上失去了惯有的嘻皮笑脸,换来的是异于平常的认真严肃,「我很不想说是……可是我想,你猜的应该跟我想说的差不多。」

  「该死!她就不能不来找我的麻烦吗?」黎任扬狠狠地说着,全身迸发的怒气让展昭华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大步。

  「我想……很难!」展昭华耸了耸肩,也是一脸的无奈,「要不然你去毁容好了!」

  「学长!」忽然一个轻柔的嗓音响起,让两个大男人注意到现场可不是只有他们两个,「那个……去吃饭有什么不对吗?」

  在某人的瞪视之下,展昭华原本要说的话全都梗在喉咙,只能以为难的眼神瞥向蓝白晴,然后佯装没事地摇了摇头。

  唉!该怎么对这个温柔可人的学妹说,他家的父母有意招揽她的男友来当女婿?

  「没什么不对!只是因为煮饭的人厨艺太差了,所以我不太想去就是了。」黎任扬不慌不忙地编了一套说词来应付蓝向晴的问题,他脸上露出的敷衍笑容却出了纰漏,让她察觉到事情绝不是如此单纯。

  但是善解人意的她,也很聪明地不在这里多加追问,收拾好饭盒,她起身朝黎任扬笑了笑,「没事就好,那我先回去了!」

  「嗯!」黎任扬松了口气。

  「那你晚上要回来吃饭吗?」她把他的表情看在眼里,却不多做任何反应,仍是维持一贯的温婉。

  「嗯!我会准时回去的。」

  蓝向晴点了点头,然后又朝站在旁边的展昭华打了声招呼后,才拎着饭盒走出会客室。

  从头到尾看着两人如夫妻般的亲昵互动,展昭华先是叹气,然后又是一脸为难的表情。

  「看到你们两个根本就像老夫老妻一样,聪明一点的人根本就不会想再介人。」他深深地发出感叹。

  黎任扬浅浅一笑,然后又回复了冷脸,「可惜就是有人不够聪明!」

  「别看我!我可是完全站在你那边的!」展昭华连忙把事情的责任推个一干二净,「这都要怪你!把嫂子保护的这么好,不让她出席一些社交场合,也不让人家知道你到底是在和谁交往,要不是嫂子是我学妹,恐怕就连我也会跟我爸妈一样,忙着帮你物色人选!」

  物色来物色去,就是希望肥水不落外人田,收为自己用。

  唉!也不想想他要是一个这么容易被摆布的男人的话,会被杂志评为商界黑马新秀吗?

  「多事!」黎任扬啐道,「不过,我从来都没隐瞒过我有女友的事实,难道你没对你们家的人说吗?」冷眼一扫,他又提出质疑。

  有了她,他根本无心再去欣赏其他女人,更不用说再进一步的认识交往了,和他有多年交情的展昭华不可能不知道。

  「不要瞪我,我有说。」说归说,也要人家听得进去啊!

  他哀怨地说:「我早说过你有个从大学就开始交往的女友,他们偏偏说那是年少轻狂不懂事,以后一定会后悔;我又说你们的感。清已经好到住在一起了.他们又说随便就跟人同居的一定不是什么正经女人……等等!这可不是我说的!我只是重复一次而已……反正不管我说什么,他们就是有办法扭曲.变成他们自以为是的答案!」

  拉拉杂杂地说出两方交锋时的大略情形,最后的无奈结局让展昭华再度摇头叹息。

  「总之.饭局我不会去。」沉默了老半天,黎任扬吐出的第一句话就是爽快的拒绝。

  「你就不能勉强去一下吗?露个脸也好……」

  「我说过了不要,」黎任扬起身准备回自己的办公室,「要怎么拒绝你自己想对法、反正我是不会去的。」

  「这个……」唉!这么爽快的拒绝,不是要让他难做人吗?

  「不管别人怎么说,我都不会再看别的女人一眼,就算是你妹也一样。」黎任扬冷冷地回头丢下一句,「还有,顺便警告一下她,我的忍耐有限度.不要妄想挑战我的极限在哪里。」

  展昭华无言地看着黎任杨离去,心里默默开始打算:干脆出国吧!搞不好回来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因为他有预感这件事不会这么简单就结束,搞不好会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唉!哪里有个洞让他跳啊?

  是夜,展家大宅里。

  「什么?你说他拒绝了?」

  捂着耳朵,展昭华捺着性子再度重复一遍,「没错!你的耳朵没有问题,我的记忆力也没提早老化,他是这么说的。」

  「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会拒绝?」展燕华不敢置信,精致的脸蛋开始扭曲,一声声高亢的叫声更是让人觉得刺耳。

  「你一定是在说谎!你说谎!」粗鲁地抓住哥哥的衣领,展燕华歇斯底里地喊着。

  冷淡地扯回自己的衣领,展昭华开始有些不耐烦了,「我说过了!我把大小姐你的意思传达得非常地正确,不过他的回答就是不要,不要,你听懂了吧?」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展燕华陷人震惊当中,嘴里喃喃自语着,「你一定是胡说!」

  「我之前就告诉过你,要你少作梦了!」展昭华悲悯地看着妹妹,说出来的话语却毫不留情地直直刺入她的内心深处,「他不是你可以抓得住的男人,而且他的心也老早就给了另外一个人了,根本就没有你可以介人的空间,所以不要再傻下去了!你这样只是让自己变得更可怜而已。」

  她挥开他的手,双眼怒瞪着他,「我一点都不可怜!我喜欢他,想要争取他,难道这样有错吗?」

  真是执迷不悟啊……展昭华叹了口气。

  「追求所爱没有错,可是你明知他身边已经有人了,你又何必再去自取其辱呢?更何况,你也不是任扬会喜欢的那种类型。」尤其是温柔婉约和善解人意这两项,她完全地不合格。

  「你到底是不是我哥哥,为什么老是要泼我的冷水?你到底存着什么心啊?」展燕华已经失去理智,只想发泄自己的不满。

  看她一味地钻牛角尖,连一向好脾气的展昭华也忍不住动怒了,「是!我存的什么心啊!我这样好说歹说你就是听不进去是不是?那我还有更糟糕的消息要告诉你呢!原本我是不想说的,任扬老早就要我告诉你,要你少在他面前出现,他的耐性有限,要你不要挑战他的耐性极限,听懂了吧?他根本就不喜欢你,甚至连看都不想看到你!」

  展昭华尖锐地反击着,根本不顾说出口的话到底有多伤人。

  「他……他真的这么说?」展燕华哽咽着,不复刚才的嚣张模样,脸色苍白无血色,除了震惊还有浓浓的伤心。

  她所做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多余的?甚至让他觉得她是在挑战他的耐性?

  她不甘心,她不甘心啊!凭什么那个女人什么都不做就能获得他的专宠?她做了这么多却连他一个专注的凝视都得不到?

  一样都是爱上同一个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异?

  难不成就只是因为那女人比她早出现在他的生命中吗?

  难道就只是因为这种可笑的理由,所以注定她要成为失败的一方?

  察觉到刚刚说出口的话似乎带来不小的伤害,展昭华支支吾吾地想要安慰展燕华,却说不出话来,「这个……我……唉!」

  「你们两个在吵什么?连在楼上都听得到你们的争吵声!」展母扶着展父慢慢走下楼来,一脸谴责地看着他们。

  「没事!」展昭华懊恼的眼神看向父母。

  该死的!要是让他们知道的话,事情一定更难收拾!

  为什么那个祸端悠哉悠哉地在家抱着女人享受,他却要在这边忍受一波又一波的疲劳轰炸啊?

  「没事?」展母不认同地瞅着展昭华,「没事会让你妹哭成这样?老实说,到底出了什么事?」

  「妈,哥说……哥说……任扬哥他……他讨厌我。」展燕华万般委屈地哭诉着。

  「什么?」这次轮到展父发声了,凌厉的眼神瞥向站在一旁的儿子,「他竟敢说这种话?我的女儿有哪里不好?」

  天啊!刚刚才一个冥顽不通的闹完而已,现在又增加了两个!唉!怎么他们就是没办法看清现实呢?

  「什么叫作讨厌?年轻人懂什么?能对事业有帮助的才是有用的另一半!」展父嗤之以鼻地继续说.「交那什么女朋友!大学时交往的对象哪能认真地当作未来伴侣?更何况我们燕华有哪一点比不上他那个女朋友?」

  有!除了外皮稍微能够拿来比较以外,其他还真的没有一个地方此得上蓝向晴。展昭华在心中暗忖。

  「爸,任扬跟我们都那么熟了,有必要编这种理由来说谎吗?更何况今天是谁比不上谁,任扬只是不说而已,可是连我这个哥哥都知道,燕华……是跟人家的女朋友有点差距……」

  展昭华尽量挑着委婉的字眼,就是不想要刺激到根本已经冥顽不灵的三人。可惜再怎么委婉也没有用。

  「你说什么?你的意思是燕华比不上那个女人罗?」展父颤抖着手指指着展昭华。

  「妈,你看哥啦!」展燕华再次忍不住地跺脚。

  「昭华,你怎么这样说自己的妹妹呢?就算她有一点小小的缺点;也不能这么说她啊!」展母也忍不住斥责胳臂往外弯的儿子。

  好吧!要把事情说清楚是吧?他就干脆、一次说个明白,免得他以后还是要当夹心饼干,弄得两面不是人。

  心一横,展昭华不再顾忌,索性把话摊开来讲。「爸、妈,不是我说的难听,偏偏她那些小缺点,就足以让天下的男人对她没兴趣了。」

  他这一番大胆发言,马上换来所有人惊愕的抽气声。

  「逆子!你说什么?」展父首先发声。

  「展昭华,你说什么?再给我说一遍!」展燕华也气呼呼地大喊。

  「说一遍?要我说几百遍也没问题。」展昭华冷哼了一声,双眼扫过跟前的家人,也该是时候了!总要有人把他们的这些自以为是给敲醒。

  「像你这种个性,不要说任扬了,全天下的男人应该没有人会想要你。」展昭华恶劣地又重复了一遍。

  「我早就说过了,你以为你凭的是哪一点能够展现你的优越感?你是比轻扬女朋友家世好,也比她有钱打扮,但是除了这个,你会什么?任扬在外面打拼的时候,你除了败家还能够干什么?他身体不舒服的时候,你有办法像她一样还特地帮他准备药膳吗?你什么都不会,什么都没办法给他,试问天下有哪一个男人会想要你这种女人。就算有,十之八九也是看上你的钱吧!」

  「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展燕华听着展昭华的指控,脸色整个刷白。原本高亢激昂的语调此时也变得虚弱。

  「你……你……」展父气到差点站不住脚。

  「昭华,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你看看把你爸给气成这样。」

  「我是在告诉你们事实!」气冲冲地撂下最后一句,展昭华便头也不回地离开这个被他弄得乌烟瘴气的地方。

  徒留下以泪洗面的展燕华、气到不行的展父,还有极力安抚的展母。度过这个难堪的夜晚……

  第六章

  真的不对劲!

  皱着眉头,黎任杨回到家后第五十一次抬起头看着对面默默吃着饭的蓝向晴,满脑子的疑惑梗在喉中,却又说不出是哪里不对劲。

  饭菜一样好吃,而且都是他喜欢的菜色,就跟平常一样。

  房子里也很干净,代表女主人相当认真地打扫过,而且也没有任河破坏的痕迹,就跟平常一样。

  _她温柔的动作,体贴的问候也跟平常一样,没有什么不同。

  .可是……就是感觉哪里不一样了!他蹙着眉、再度抬起头,心里暗暗想着。

  「为什么一直看着我?我脸上沾了什么东西吗?」

  蓝向晴不是不知道黎任扬一直看着她,但是她没说什么,只是等着他何时发现哪里不对劲。

  「没有……没有沾到什么东西。」黎任扬低下头继续扒饭,可是心底的疑惑实在不停困扰着他,最后还是忍不住再度抬头开口:「那个……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说?」

  「没有啊!」蓝向晴抬起头笑了笑,眉心却忍不住皱了起来。

  平常不是很精明的吗?怎么今天却反过来问她有没有事?

  黎任扬索性停下筷子,放下碗,专注地看着蓝向晴,「真的没有事吗?」

  「真的没事!」有事的应该是你吧?她赌气地开始扒起饭来。

  「没事?」明明看起来就是有事的样子啊……他怀疑地再重复了一遍。

  「我说了真的没事啊!」

  蓝向晴放下筷子,拿起碗筷放到流理台,然后走出厨房,回到房间拿起换洗的衣服走进浴室。

  「你明明就有事要说,还是你有事要问我?」这是他想了半天想出的唯二可能性。

  她平静地转过头看着他,淡淡说着:「我没有事要问你,如果真要说的话,看看你有没有事要告诉我吧!」然后甩着一头长发走进浴室。

  现在是怎么样?难不成他们才和好没几天就又为了不知名的原因开吵了吗?

  以前是不吵出问题,现在开始吵了又不知道该怎么解决!他扒乱了头发,心思混乱地在浴室门外走来走去。

  忍不住这种暧昧的情况,他心一横,索性打开浴室的门,打算两个人面对面问清楚。

  可是他这个鲁莽的动作却吓到已经开始淋浴的蓝向晴。「你……你做什么?」

  「我真的不懂,我是不是又哪里做错了?你直接跟我说我到底做了什么让你不开心,好不好?」

  黎任扬很诚恳地说着,可是一双眼却忍不住往她几乎全裸的身子看去,虽然她拉着一条毛巾胡乱遮着裸露的身躯,可是那半遮半掩的姿态却更挑起男人的望。

  「你就不能等到我出去再说吗?」这男人为什么老是挑这种不适合谈话的时机?

  蓝向晴又急又羞地以一条小小的毛巾裹住躯体,但是一旦遮了上面就顾不了下面,一旦往下遮,上面的春光就几乎全露,让她整个人手足无措。

  「原本可以……」他黑眸闪着氤氲的情,低哑的嗓音充满浓厚的诱惑,「但是现在不行……」

  「什么?」蓝向晴还没反应过来,蔽体的毛巾就被抽走,「啊……你做什么?」

  不理她急于遮住身子的羞愧,他目光凝视着她,不停地往前,直到将她因在墙壁和他之间,「我想……我们有必要先来个沟通……」

  他温热的气息抚过她敏感的耳际,让她不禁全身战栗。

  「那你……你等我一下……我们……我们……出去外面谈。」在他邪魅的气息下,她结巴着差点说不出话。

  「你不是要洗澡?」大掌撩起她的发丝,「所以我们还是待在这里好了……这样也比较方便不是吗?」

  做完可以直接洗澡,不是挺方便的吗?

  「什么方便啊?」她娇嗔着,「只方便到你吧!你……你出去啦!」

  蓝向晴使劲地用剩余的一手推着黎任扬的胸膛,却差点让仅以遮住身体的毛巾滑落,让她像是拒还迎般将手贴在他的胸上。

  抓住她贴在他胸上的手,他略施巧劲将她整个人带向他的怀中,让两个人的身体紧紧贴合,不留一丝空隙,「方便到我,也会让你快乐,不是吗?」他贴在她耳际说着诱人的话语。

  感受到两人贴合处他那明显的亢奋,她不禁羞红了脸,试着拉开自己的手,却在拉扯中让两人之间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