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王宝珠…。」t「你以为你是竹取公主啊!」什麽时候了还扯这些五四三…

  「呵呵呵…。开玩笑的……」端木信微笑著轻啜了口茶,「我要的东西很简单,唐门一定给的起…」

  「是什麽?」

  「我要唐门一切人力资源的行使权。」

  「啥?」唐彧文再次愣愕。

  「放心,我不会抢你的位置,我对掌管唐门没有兴趣…」端木信悠哉游哉的解释,「只是往後须要借用贵组织几个人才的时候,不想透过太多手续…。」

  唐彧文狐疑的盯了端木信一眼。

  「你要这个做什麽?」他当然知道端木信对权位没兴趣,不可能会觊觎唐门的势力,更不可能贪求帝唐集团的财产…

  端木信但笑不语,吸了几口杯中的饮料。

  「总是会有用的,算是一种未来投资吧。」端木信凤眼一勾,「你不答应吗?彧文?」

  「我答应。」他不是刚愎自用,紧抓权力的人。端木信的要求,对他而言,根本是不痛不痒。「你只要求这样就好?没有别的要求了?」

  说实在,这个要求比他当出预计的便宜太多了。他本来以为端木信会狮子开大口的刁难他…

  这麽简单就达到目的,反而让他感到有点心虚。

  「喔…。别的要求呀…。」端木信眼睛滴溜溜的转了转,「嗯…最近lv出了几款限量的包包、比利时那家chine的衣服我想要了好久都买不到,听说那是皇家御用的品牌…还有,louisvuitton和dreisvannoten也推出新季的时尚男装…嗯~应该就这样了吧?彧文,就麻烦你了~」呵呵呵…既然人家都问了,他当然不会客气罗~唐彧文的脸像是硬生生的吞了一颗蛋一样的扭曲。

  可恶…他干嘛自己多嘴找麻烦啊!!这下可好…。钱包又要大失血了…「好…我知道了…。」唐彧文勉强的挤出微笑。「那麽下周三就麻烦你了。」

  「地点?」

  「丽苑饭店的水月厅。」

  「喔…。丽苑呀…」那不就是外公的饭店吗?很好,在自己的地盘上,行事会方便许多。「时间?」

  「下午三点。」

  「好!我知道了!」端木信娇豔一笑,「你就放心的去吧,到时候只要配合我就好。」

  「那就先谢谢了!」

  交易达成,两人对视,彼此露出计得逞的笑容。

  「喀啦。」大门传来被打开的声音,有人回来了。

  「唷!彤大哥?!今天不用“加班”呀?这麽早就回来了??」端木信一派清閒的对著来人寒暄。

  呵呵呵,他那万年迟顿的木头大哥最近和公司的小秘书打个火热…经常接连著好几天彻夜“加班”未归…

  天晓得他们两个半夜在公司加什麽班?!

  这种事…。当事人开心就好…。

  「我回来拿东西…等一下要回公司…。」听出弟弟语气中的捉狭,端木彤微微蹙眉,简单的回应之後就要往二楼的房间走去。

  「喔…。这样啊…。」饮料喝完了,杯中只剩下一些半融的冰块,端木信挑起一个冰块含在嘴里咀嚼。「如果你是要拿上次某人遗留在家里的那件polo衫的话,它被管家拿去洗了,现在挂在阳台上…。」

  端木彤走上楼梯的脚步突然停下,瞪了端木信一眼,然後转身朝阳台走去。

  「呵呵呵………」

  「啧啧…。」唐彧文像是在看珍奇异兽一般,稀奇的看著端木彤的背影。「这家伙还真是不得了啊…。没想到他也有痴情的一面…」

  「他只是单纯的闷马蚤而已。」。

  「爱情的力量真伟大…。」唐彧文由衷感叹。

  「是啊…。」端木信悠哉的嚼著嘴里的冰块,「什麽时候才能见识到这股伟大的力量在你身上产生作用呢?」

  「呵呵呵…」唐彧文浅笑,「或许那天我吃错药才会有这样的现象发生吧…。」

  「喔呵呵…。我想也是…。」

  「那你呢?小杏?」唐彧文好奇反问,「你要什麽时候才肯把自己销出去呢?」

  说实在,端木信的感情生活就和他本人的脑袋一样,像一团迷。

  他和每个人都好,但是却又和每个人保持著一段距离。完全不和任何人有更近一步的接触。

  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

  就算是身为他好友的唐彧文,也不了解端木信到底想要的是什麽,不了解端木信对自己的定位是什麽。

  「我吗?」端木信俏皮一笑,「如果有人愿意拿所有的财产来追求我的话,我或许会答应吧?喔,另外,必须要让我生活感到不无聊才可以,最好是聪明才智和人家不相上下、和人家一样冰雪聪明、和人家一样绝代风华、和人家一样一出场就成为目光集中的焦点,和人家一样俨然是鹤立鸡群的王…。」端木信边说边顺便把自己吹捧了一翻。

  「你的要求还真麻烦啊…要找到这种人的机率我看比癌症末期的治愈率还低……」

  「是或许吧…至少比你从良的机会高很多呢…。」端木信反唇相讥。

  此时的两人完全没想到,今日的閒话家常,在往後竟然会一语成谶…。

  「不和你閒扯了…诶,我来进来这里做客这麽久了,怎麽连杯水都没有啊…」咳了咳略微乾涩的喉咙,讲了太多话,感觉有点渴。

  端木信瞥了他一眼,走向厨房,几分钟後,带著一杯装满冰茶的水杯走出来。

  「谢谢…。」唐彧文伸出手,准备接下冷饮。

  端木信对著他甜甜一笑,猛然收回水杯,一手插著腰,豪气万千的把杯中的饮料一饮而尽。

  「哈!真爽快!!」端木信用手背抹了抹嘴。「真是清凉解渴生津消暑的盛夏绝佳饮品呀!!」

  「端木信…。」唐彧文的手尚停在半空中,额上的青筋隐隐抽动。

  「茶,是拿来招待客人的………」

  「我难道不是客人吗?!」什麽鬼话!

  「喔喔喔…不是唷…。」端木信的食指在面前摇了摇,「从现在开始,你是大美女端木杏最亲蜜的爱人…所以说…。」

  「所以怎样?!」可恶,没想到端木信会拿方才的要求来当盾牌…

  「所以说,我没请你去帮我倒茶已经是仁至义尽了,至於你自己想喝水的话,请你自己去倒吧。」端木信坐回位置,舒服的靠在柔软的椅背上。

  唐彧文瞪了端木信一眼,起身走向了厨房。

  「喔!还有,」端木信在背後叫唤,「冰箱里面有卡士达的冰淇淋,帮我拿一份,汤匙放在流理台旁边的柜子里。对了,冰块好像也用完了,麻烦你顺便做一下。还有还有,冰淇淋我要抹茶口味的,另外,顺便帮我拿两包饼干过来…喔对了!顺便提醒你一点,要是厨房里放了什麽没有明显标示的瓶瓶罐罐,千万不要去动,那是敛的实验物…想多活几年的话最好不要去触碰任何和敛有关的疑似可食用物体…。」拉里拉杂的交待了一堆,端木信终於闭上嘴。

  嗯,应该就这样了吧…

  「为什麽我要帮你做这些事?!」搞什麽!他可是客人耶!!

  「喔?你现在不想做也可以呀?」端木信毫不在乎的淡然开口,「要求风家未来的驸马爷做这种低贱的事似乎真的是有点过份呢…」

  唐彧文语塞,被堵的无话可说。

  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算你狠…」唐彧文悻悻然的转身离去。

  过一阵子之後,手中抱著大包小包的东西走进客厅。经过茶几还绊了一下,泼了一地的水……拿了抹布回来擦的时候还不小心踩到积水滑了一跤。

  从头到尾端木信完全袖手旁观,只在适当的时机配合气氛加入几阵笑声。

  唐彧文跪在地上用力的抹者地板,愤懑的暗忖…。

  什麽时候才会出现治得了端木家这混世魔王的勇者呢…

  不,一般的凡人根本拿他没办法…只会被玩弄於股掌之间…

  或许,要来个势均力敌的强者,来个和端木信不相上下的魔王,才有可能和他相抗衡吧…。

  盛夏的午後,来了场急且狂的雷阵雨。

  大雨自高空宣泄,化成千万根软针,打落地面,发出清脆凌乱的响声。

  相当糟糕的天气。

  丽苑饭店中的水月厅,富丽堂皇的中式装潢,充满古典贵族风的奢华气息。

  梁柱镂簋朱宖、山楶藻梲,桌椅镶玉嵌珠、刻凤雕龙。摆饰的瓷器,也看的出是来自名家之手。

  只是,美轮美奂的厅堂中,里头的客人似乎无暇欣赏这精致的摆设。

  「今天的天气还真是糟啊…。」唐彧文试图展开话题,友好一笑。

  「嗯…。」风嫣然低著头,小声的回应。

  「听说风小姐曾经住过北京,那儿的天气应该和台湾不一样吧?」

  「嗯…不一样…冬天水面会结冰…」

  「喔喔?!如果下雪了应该很浪漫吧…」

  「…北京湿度低,很少下雪…而且空气不好……下的雪也是脏的…」

  「喔,这样啊………」唐彧文喝了口茶,掩饰气氛的尴尬,「那麽,风先生近来过得怎麽样?有什麽消遣来著?」将话题指向风焕宇,希望能让气氛热络点。

  「不怎麽样…没什麽消遣…。」风焕宇冷淡回应。

  「这、这样啊…」好样的,又一个惜自如金的自闭儿?!多讲几个字是会缺氧吗?!唐彧文心中不悦。

  「风小姐平日有什麽兴趣呢?」再次挤出微笑著询问。

  「看…看书…」坐在长桌对侧的风嫣红怯生生的回答,然後迅速低下头,红著脸,沉默不语。

  「喔,是看书呀…那还有什麽兴趣呢?」

  「画……画,还有…看电影…。」

  「喔,这样呀,那你都看些什麽电影呢?」

  风嫣然低头,沉默不语。

  「呵呵,风小姐个性还真是文静…」唐彧文乾笑了两声。

  厅内再度陷入沉静。

  糟糕的天气,糟糕的气氛。

  天杀的他真是受够了!!

  这是怎样的状况?!从一进门到现在一直都是他像个傻子一样发问,风嫣然不知道是深居豪门不常与外界接触还是怎样,内向的要命!说没两句话就闭上嘴…

  这就算了,最诡异就是那个陪行的堂哥,风焕宇。从头到尾就默默的坐在旁边,盯著他们…问他话也只是嗯嗯啊啊的应两声…

  他很好奇自己是在相亲还是在守灵?

  一个人唱了快一小时的独角戏,耐心已经寥寥无几…

  小杏在干什麽…。怎麽还不来…。

  「那风小姐喜欢哪种类型的男性?」撑起笑脸,继续閒聊。

  「……受…」风嫣然小小声的要吐出答案。

  「咳嗯!!」风焕宇突然轻咳,像是刻意的打断了风嫣然的回答。

  「我、我说,我没有特定喜欢的类型…。」风嫣然紧张的接话,「那、那唐先生喜欢那类型的女人呢?」

  「我…。」

  「彧文他喜欢我这种类型的女人。」

  响亮清脆的声音从门边响起,吸引了厅内三人的目光。

  一个抢眼鲜明的白色身影,像阵旋风一样的刮入水月厅中。

  是端木信。他来了,穿著一袭白色中国风连身长裙,乌黑的长发披散著,随著主人的脚步摇摆飘动。

  身形风姿绰约,外貌明豔绝伦的美人,大摇大摆的走入水月厅中。

  一直死板著脸的风焕宇,对这位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眼睛一亮。

  「小杏!」太好了,他终於来了…

  看到救星,唐彧文由衷的露出希望的笑容。

  端木信走向唐彧文,弯下腰,一手亲腻的搭在他肩上,一手挑逗的玩弄起他的领带。

  「彧~文~你也真是的,到人家公司附近也不打个电话,人家好想你唷…。」端木信嗲声嗲气,妩媚万分的摸著唐彧文的脸。

  「小杏,我也不是故意的…。只是不太方便…」唐彧文配合的抓住了端木信那只在他脸上游移的手,亲啄了一下。

  「彧文~人家一直都好想你…虽然才几小时不见,人家觉得好像隔了三秋一样,好想快点见到你…没有你我像是被放在北极的指南针,不知道该指向哪里……见不到你,我像是被卖给爱斯基摩人的冷气机,找不到自己存在的意义…」楚楚可怜,声声娇媚。端木信柔情似水的趴在唐彧文身上,尽力的扮演著恋人的角色。

  呵呵呵…讲这种乱七八糟的肉麻话,他可是个中翘楚。

  「小杏,我也是,我也是无时无刻在想你,想你的眼耳口鼻,想你的颅颚肩颈,想你的掌臂腿膝,想你的心肝脾肺肾,想你的肠胃骨肉皮…。还有,你那澄澈透明照耀我心的美丽灵魂…。」唐彧文深情款款的凝望著端木信,嘴角露出充满爱意的微笑。虽然他心里恶心的想吐。

  …。恶…他从来都还没说过这麽夭寿的话…。没办法,为了配合端木信那番感人肺腑的爱语,他只好提升肉麻的等级…

  这厢是你一句彧文,我一句小杏,俨然是多年夫妻,鹣鲽情深,浓情似糖拌油酥胶稠难分。

  另一边的风家兄妹俩像是被隔到另一个空间,完全插不上嘴。

  「唐、唐先生…这位是?」风嫣然股起勇气,结结巴巴的发问。

  端木信和唐彧文卿卿我我了好一阵,抬起头,看了风嫣然一眼,然後像是在嘲讽对方的痴傻一样,彼此相视而笑。

  「呵呵呵…彧文,你也真是的,背著人家来参加这种相亲…。也不和对方说清楚…」端木信媚眼望向了风嫣然,顺带扫过了从头到尾不发一语的风焕宇。

  挑衅意味浓厚。

  「小杏…人家是风家的千金小姐…。要有礼貌…」

  「喔,这样呀…」端木信显然不把对方当一回事,转过头,对著风嫣然咧嘴一笑,「抱歉喔,风小姐,我们家彧文可能没办法和你在一起唷…。」

  「为、为什麽?」

  「因为,他已经有我这个爱人了。」端木信依旧是面带微笑,但是语气却十分坚定。

  「喔喔…这样啊…」风嫣然点点头,呆呆的接受了这个回应。

  「对不起,嫣然…。」唐彧文歉然低头。

  「喔、喔…。没、没关系的…」

  没差,反正她也只是奉命来参加相亲…。本来就没有多大的期望…

  「…。我和小杏已经相爱很久了………很抱歉今天的相亲──」

  「谎言。」

  一个平板森冷的低音打断了唐彧文的话语。

  「堂、堂哥?」风嫣然讶异的看著发言者。

  是风焕宇。从头到尾沉默的看著这场闹剧的他,在这场相亲会中第一次主动的发出声音。

  「他们在说谎…。那女人不是唐彧文的爱人…。」风焕宇不带感情的冷冷开口。

  「风先生?」唐彧文心惊胆跳的看著风焕宇。

  怎麽了?被揭穿了?他怎麽知道小杏是假冒的?他知道小杏的身份??

  这下可糟了…。

  风焕宇的眼睛始终停留在端木信的身上。

  用锐利的眼神,凛冽的盯著端木信的脸。

  端木信面不改色,依旧挂著那张迷人的笑容,直勾勾的迎著他冷洌但是带有一丝玩味的目光。

  呵呵呵…。他早就料到这场相亲一定不会太顺利…。

  不过,太顺利就不有趣了…。有波折才有趣味,不是吗?

  2

  室内一片死寂。

  端木信不闪躲的直视著风焕宇。

  「风先生您真是爱说笑。」端木信嘴角一勾,露出一抹妖豔的微笑。

  「彼此彼此…」风焕宇冷眼审视著眼前的尤物。

  两人对恃,心中互相算计,互相揣测对方的底。

  「堂、堂哥…」风嫣然小声的叫唤沉默不语的风焕宇。

  「你先回去吧。」风焕宇目光始终停留在端木信的身上,「反正,我看这场相亲也相不下去了…。」斜睨了唐彧文一眼。

  「风先生…。」真糟糕,现在是怎麽样个状况啊!!

  「唐先生的“爱人”都来示威了,你还杵在这儿棒打鸳鸯吗?…。」虽然口里是在责怪风嫣然,但是字字带刺,讥讽著端木信和唐彧文。

  「但是你说他们是假的…」风嫣然小声抗议。

  虽然她本身对这场相亲不抱希望,对唐彧文也没特别好感,但是她很想知道事情接下来会怎麽发展…

  好歹她也是这场相亲的主角吧!怎麽可以就这样扼止她的好奇心呢?!

  「嫣然…」风焕宇转过头,淡然轻语,「你再不走,我可要跟你收上次的版权税罗…。」

  风焕宇的威胁,显然对风嫣然很有效。虽然在场的另外两人听的是一头雾水,但至少风嫣然很清楚堂哥所指的是什麽…

  「呃嗯…」风嫣然立即闭上嘴,乖乖的收拾东西。「那我就先走了…。」

  风嫣然离去後,室内剩下三个人。

  气氛诡谲至极。

  「风先生、这…。现在是?」唐彧文愣愕著脸,完全搞不清楚状况。

  「唐先生似乎一开始就不想要参加这次的相亲?」风焕宇冷傲的瞥了唐彧文一眼。「还不惜找人来演出这种烂戏码………」眼光扫了一下站在他旁边的端木信。

  「我…。」

  「虽然是烂戏码,但是我看您倒瞧的挺高兴的嘛…」端木信插嘴,相当自动的拉开唐彧文身边的椅子坐下。「风先生您也是,似乎一开始就对这场相亲不抱任何希望?似乎这场相亲只是个幌子?」

  风焕宇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惊讶,但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