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信他这身完美的改装有任何破绽,他不相信风焕宇能够看穿他的变装…

  「呵呵呵…」笑了几声,「上回你到长清苑,我吻你的时候摸到你有喉结…於是就破了你这无懈可击的伪装…」

  是的,风焕宇并没有看穿他的变装。他是“摸”穿的…。

  「既然发现了为什麽不说!!」端木信发出声不悦的咆哮。

  「嗯哼?」淡笑著挑眉,「那麽,为什麽你一开始不先说呢?」呵呵呵,其心可议。他只是将计就计,不拆穿,看段慕在完什麽把戏。

  既然佳人不提,那麽他当然就顺著他的意,默不吭声罗…

  很显然…这诈的小狐狸似乎是不安好心的想作弄人…很可惜。

  这次,狡猾的狐狸栽跟头了。

  「你…。」他气极败坏,但是又一时语塞,不知道该如何回嘴。

  第一次,端木家的混世魔王尝试到了败北的滋味,体会到了被人恶整的感觉。

  「好了好了,别在扯这些五四三的了…」啧啧,他是很想和段慕好好聊一聊天啦…但是当下…「先办正事吧。」

  猝然就要将唇贴上佳人软嫩有弹性的嘴,但是这次,端木信的手快了一步,在那对温热的嘴攻城略地之前将之回堵。

  「慢著,」他不可置信的瞪眼质疑,「我是男的,你不在乎?」

  轻慢的拉开阻碍的小手,玩世不恭的狂傲一笑。

  「那种事,对我而言尚未达到值得“在乎”的程度。」

  雄然傲立於世的狂狮,世俗肤浅的道德伦理不足以成为銍锢他的项圈…

  能够让他停下脚步,吸引他目光的,牵绊他内心的,只有眼前这迷人销魂的猎物…

  「还有什麽问题吗?」

  「没…」

  「那就开始吧。」

  宣告甫末,充满阳刚气息的热唇倏地吸上了端木信的嘴,狂烈的继续方才的侵略。

  精壮的臂膀圈著他的身子,像是要将之塞入怀中一样紧紧拥抱著,厚实的手掌宛如带有魔力,抚经之处皆点燃簇簇火。

  下半身紧密的贴著端木信的下体,隔著布,若有若无的磨蹭著。

  他放开品啜良久的芳唇,唇瓣分离的一瞬拉出了一道透明晶莹的银丝。

  端木信轻喘著气,狂野的舌吻让他觉得自己差点窒息。

  风焕宇贴著他的颈怀,一路匍匐到胸前,戏谑的啮咬著玲珑的凸起,方掌撤除掉那皱乱的裙摆,接著,拂上了双腿间略微硬挺的望根源,开始上下抚弄。

  「啊…你…」快感如电击般从身上的两处袭来,酥麻的快感令他打了颤。

  不对,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

  「你──啊嗯!!」甫将出口的句子,因风焕宇身下那只手捉狭的挤捏而打断。

  该死的,这家伙的技巧未免好到让人腿软!!

  「你──啊啊!!」再一次,甫将出口的话语,因风焕宇贴在他胸前那不安份的口不知何时移动到了他的双腿间,将他那充血的灼热包覆在那温热的口中。

  等等等!!太超过了!!这样的举动已经超过上限,足以被判红牌出局了!!

  「你──嗯呀!!」第三次,甫将出口的抗议,因风焕宇那含著他脆弱根部的嘴猝然箍扎地了起来,湿润的舌尖甚至还有一下没一下地逗弄著顶端的出口。

  蚀骨销魂的快感自身下窜入脑门,他弓起了背,悚栗的颤动著接受这股激烈而陌生的感受。

  半晌,咬紧的嘴唇绽出一声浪吟,纤腰微颤了几下,接著,即将喷洒出火的种子。

  在端木信释出的前一秒,风焕宇倏地抽离了他的嘴,白浊的黏液迸射而出,在空中划了道完美的弧线後,击落在他结实的胸前。

  低喘著躺在床上,嘴唇微张,急促的呼吸,眼神涣散的直视前方。

  风焕宇俊逸的脸猛然映入眼帘,噙著一抹不怀好意的笑,「现在确定我有这能耐了吧?」他贼贼的调侃道,「这麽快就屈服了啊…」

  最後一句话像是一只震聋发聩的警钟,用力的敲醒拉回端木信的意识。

  精明强悍的光彩迅速回到那水漾的美眸中,迷茫的表情猛然敛下,狡黠邪魅的神态再次回到了他的脸上。

  他可是端木家的混世魔王,岂能窝囊的有如俎上肉般任人宰割?!

  不服输的好胜感回到了他高傲的意识里,媚态万千的脸染上了同是狩猎者的气息。

  端木信手肘一撑,灵俐的钻出风焕宇的圈锢,在风焕宇反应过来之前,使劲朝他支撑在床上的手臂踢去,破坏对方的重心,接著,双手擒住他的肩,用力向前一蹬。

  「你怎…啊…」注意到端木信的转变,风焕宇还来不及开口,就被一股力道给推倒。

  下一秒,一股沉闷的重量猛地落在他的腹上,突如其来的压力让他发出一震闷哼。

  「你在…唔!!」甫将丢出的句子,在下体被只柔嫩的小手揪住的瞬间而打断。

  「你在搞…。啊!!」甫将吐出的抱怨,在下体被那支柔嫩的小手恶意的朝顶部戳捏的当下而截断。

  「你在搞什麽啊!!」耐著胸根部被调戏捏弄的快感,风焕宇发出一声咆哮。

  「我在搞你。」贼狡狯的对著风焕宇娇艳一笑,「是你说别像只死鱼的。」

  哼哼哼…岂能任你宰割!!

  就算要被吃,他也不会让进食者吃的太顺遂,太平稳的!

  湿滑的唇瓣贴上了风焕宇的胸前,仿照著方才他对待他的方式,挑弄啃咬著那两粒突起。

  沾了他液体的皮肤,黏滑且带著股靡气味…

  盯著栖在他胸前的头颅,风焕宇嘴角勾起了抹玩味而兴奋的微笑。

  很好…这样才有趣…

  看来今夜的战况会相当激烈啊…

  「够了吗?」他对著怀中的人头低喃。

  ||乳|首传来阵阵细微的拉扯感让他心痒难耐,根部的轻柔抚弄,若有似无,给人极大的挑逗,煽动著体内的情。

  「还没。」

  端木信是故意的。故意轻盈淡柔的撩拨风焕宇,故意不直接让他宣泄高涨的火。

  他就是故意要让风焕宇憋死!

  风焕宇看出腰上佳人的意途,忍俊不禁的摇摇头。

  唉…折腾人的鬼灵精…

  「你若是执意要的话,可否换个地方?」他大掌沿著细腻的背脊来回游移,「建议可以改阁下右手正在摸的地方,这样比较有创意…」他热心的提议,彷佛是餐厅的主厨,在推荐本日特卖的套餐。

  「嗯哼!」端木信抬起头,居高临下的瞥了身下人一眼,媚然一笑,「你是指…这里吗?」

  握住火的右手猝地一擒,猛地像是再揠苗助长般,朝反地心引力的方向抽去──「啊啊!!!」突如其来的猛烈快感,让风焕宇如遭电殛一般,浑身僵然一颤,接著,喷洒出浓稠而温热的液体…

  「啧啧啧…」端木信将右手移到身前,手指搓揉著被溅射到液体,「我都还没发挥创意,你就先没耐力了啊…」无奈的摇摇头,轻蔑的嗤了一声。

  「你。确。定?」他咬著牙,带著狰狞的笑容,一字一字的吐出。

  他可不容许自豪的男性尊严被人轻视!!

  大掌用力的揪住端木信的臀部,狠狠的拧捏。

  端木信不以为意的轻笑,「那得看你有没有能耐让我确定!」

  语毕,秀手抓住了风焕宇腰间松开的皮带,“唰!”的一声,将整条皮带自裤头抽离。

  他随手一扔,扔到床下,接著,“撕!”的一声,将风焕宇身上半敞的衬衫,有如拆礼物一般,向两边扯开,崩断了几颗扣子,弹落在床垫上。

  猛一瞬间,风焕宇有种被人强犦的错觉。

  端木信栖身向前,将火热的唇吸上了风焕宇的,极具侵略性地将舌头探入,勾缠著对方的舌,四片唇瓣互相磨蹭,揉混著彼此的气息…

  风焕宇双臂一圈,将端木信更加贴进自己,两人的肌肤紧贴在一起,互相感受著对方的体温,感受著因火而燠热的身体。

  猛一瞬间,端木信有种被人宠溺的感觉。

  风焕宇急促而沉重的心跳从胸腔的皮肤传来,同时也震撼著他的心脏。

  为什麽会有这种感觉呢?…

  明明是不分轩轾的在较量,为什麽他会觉得自己是受惠的一方…

  他感觉的到风焕宇宽容的接受他的任性,容忍他几乎无理取闹的刁蛮行迳…甚至心甘情愿的奉陪…

  这是为什麽呢?

  又,为什麽他会觉得,这种被包容、被宠溺的感觉…似乎还挺不错的…

  迟疑的缓缓移开火热纠缠的唇,轻轻的喘了口气,将头搁置在风焕宇的胸前,思虑著下一波该如何攻击。

  「我爱你…。」低醇的呢喃从他耳边响起,紧接著一股湿热感袭上了敏感的耳垂。

  爱?

  端木信呆愕。

  他在说什麽浑话啊!!

  「你在说什麽啊…」刻意淡然的回应,想表现出漠不关心,压抑著心中的不平静。

  「我爱你呀…你这迷人的鬼灵精…」他著佳人温润的耳垂,用发著胡渣的下颚摩娑著细致的肩颈。

  他爱煞了这任性磨人的狐狸,优雅至极而又狡黠透顶,刁钻的让人甘愿任臣服在他跟前,宠溺放纵这迷人的东西…

  「你…」头一回,端木信伶牙俐齿的嘴不知道该做出什麽会应,只能木讷的乾瞪著眼前这不断让他失常的狂狮。

  爱啊…。

  听起来是既空虚又实际的东西。

  他有多久没真切的爱过人了?…。

  他有多久没被人真切的爱过了?

  低狺不语,沉静的索了起来…

  「嗯哼?在想什麽?」

  「你爱我?」不信任的质疑。

  「是。」坚定中肯的回应。

  「那…。」眼睛贼溜溜的转了转,似乎又在想什麽刁难人的鬼主意。

  「那?」

  「娶我。」他直视著对方的眼睛,像是在挑衅,也像是在考验…

  考验风焕宇,考验自己。

  他在赌,豪赌,狂赌,赌眼前这个人是否为质得他放尽一生,用力去爱的人。

  这是他的刁难,也是他的坚持。

  他的脑袋诡计多端,他的做为放浪形骸,但是,在感情方面,他的爱情观却意外的传统刻板。

  他认为,两个人若是相爱,就要相守,长相守,相首到白头。

  而婚姻则是长相厮守的前题之一。是一种制约,也是一种誓言,更是一种警戒,警戒著双方皆名花有主,不得任由外人攀折采摘。

  他憧憬著家庭,憧憬著和爱人共筑一个属於自己的家庭,不管对方是男是女,只要彼此爱,他都愿意陪伴对方到终老。

  他憧憬家庭,他执著婚姻。

  对於这点,他不容有转圜的馀地,甚至比他那龟毛严肃的兄长还坚决。

  简单来说,“他对感情有极度的洁癖。就像是手术室内要求极度的无菌。”

  这是端木家三男,端木敛对他下的最好注解。

  沉默了半秒,风焕宇露出招牌的狂傲笑容。

  「没问题。」

  「真的?」他才不信。

  「真的。如果你希望的话,钥匙一事处理完,我们就结婚!」

  「你不在乎被清风除籍?!你不在乎我和你同性?!你不在乎我刁蛮任性?!你不在乎我独占强,就算生不出子嗣也不准你去外头娶细姨?!你不在乎我气焰嚣张,随时都有可能骑到你头上?!你不在乎我身份始终是个谜?!」压下心中的怦然悸动,再次质问。

  「你现在正骑在我身上。」

  「回答我的问题!!」认真而严肃的逼问。

  唉……疑心病重的小狐狸…

  「我说过,」他擒住了端木信的腰,「那种事,对我而言尚未达到值得“在乎”的程度。」

  一簇无声的火花,嚓的一声在两人的视线间点然,接著,有如顿时燃成炬焰,在空中飞扬。

  端木信低头不语。内心深处,有种尘封已久的情感,像是黄河溃堤一般的奔腾宣泄了出来。

  「好…。问答时间结束。」啧啧,现在可不是做生涯规划的时候…

  「可以回来办正事了吗?」语毕,捉狭的用早已灼热的硬挺顶了顶端木信的後庭。

  机敏猾头的表情顺间回到端木信娇艳的美脸上,灿烂的甜笑。

  「没。问。题!」语毕,恶意的用指间朝顶在後方的灼热弹了一下。

  第二回合蜜雪莉雅女王号之夜半钟声闹客床肉搏pk赛正式宣告开始。

  风焕宇一手搓弄著端木信前方的昂扬,另一手搭上了他的脸颊,摩擦扣弄著那润泽的唇办。

  端木信捧著那只大掌,申出红豔的舌,勾神销魂的著那修长的手指,湿润的媚眼撩人的盯著身下的人。

  沾满唾液的手掌离开佳人的唇,移动到乘坐在他身上的玉臀後方,轻轻的搔括著藏股沟深处的外缘。

  「嗯…」麻痒的感觉从後方传来,引起他一声嘤咛。

  缓缓地,在外逗留片刻的长指,一寸一寸的朝体内探去…温热的内壁包覆著指头,透露著主人高张的火。

  他缓慢地抽出半截长指,在缓慢地推进,来来回回的重覆了好几次…

  随著指头的进出移动,端木信忍不住地从喉头发出阵阵低吟。

  「嗯…嗯啊…。」他喘气,额头渗出一滴滴的汗珠,双手撑在风焕宇的胸前,眯著眼享受著後方传来的阵阵欢愉。

  风焕宇暗暗贼笑,猛地,在佳人不备之时,加了一指,迅速的窜入柔软的中。

  「啊啊!!」他弓起了腰,贴在他人胸前的手,不自觉的用力一抓。火辣辣的在风焕宇的胸前留下十道鲜红的爪痕。

  「啧!!」吃疼的蹙了下眉,「泼辣的狐狸…」

  「闭嘴!」美目圆睁狠狠的揪了身下人的||乳|首一记。

  真凶啊…简直就比他这只狂狮还要悍一千倍…

  风焕宇暗忖…

  接著,加速了手指在後方的抽弄,他试探般地将两指分张开,似乎是想测试能撑开的极限…。

  「啊嗯…」端木信爆出一声浪叫,接著像是想隐藏自己失态一般,咬住了下唇。

  嗯哼…

  风焕宇挑眉,注意到他异样的反应。接著,相当坏心的,曲起了指头,以指节触弄著内壁上的某一处…

  「啊啊啊!!!」无法扼止的欢愉,从口中倾泄出来。前方昂扬的硬挺似乎又高举了几分。

  「呵呵呵…。」风焕宇满意的笑看著眼前佳人的反应。

  真是太有趣了…。

  端木信阴骘的瞪了风焕宇一眼,笑靥迎人的柔声开口,「玩够了吗?」

  语气是有如莺啼宛转,轻柔可人,但是却带著股令人不寒而栗的威胁感。

  「呃……嗯…」他乖乖的抽出手指,故作无辜的盯著眼前的佳人。

  接下来,他会怎麽做呢?

  风焕宇兴奋的期待著。

  「很好。」端木信娇艳一笑,「那,可以开始罗~」

  语毕,玉手主动的揪住抵在後方的灼热硬挺,膝盖顶著床,将身子移开风焕宇的下腹,接著,对准後方,猛地坐下去。

  「啊啊啊啊啊!!!」被贯穿的强烈快感像是炸弹一样,在後方的内爆开,充实而拥挤的触感,塞满了紧窒的後庭。

  「你…。啊嗯!!」突如其来的缩涩感让风焕宇发出了一声咆哮。

  该死的!这家伙未免太乱来了吧!!

  喘著气,忍受著後方被插入的异样感,片刻,不安份的狐狸用带著弥笑意的眼,诱惑般地睨著身下的人,媚然开口,「舒服吗…。?」

  「嗯…」他闷闷的回应。包覆根部的壁肉,传来一阵一阵的收缩,刺激著他的感官。

  「那就快点动啊!」再次用力的掐了一下风焕宇的||乳|首。「别像只死鱼一样…」

  他不安份的扭了下腰,引起身下人的一阵低吟。

  风焕宇狐疑的瞪著骑坐在他下腹的佳人,心中暗忖…

  啧…。奇怪了,明明进攻的是他,为什麽却有种被上的感觉…。

  「嗯哼!?」留著指甲的手指,三度抠抓那结实的胸脯。

  可怜的||乳|首,被这样折磨了一晚,早已泛红。

  「是是是,小的遵命。」箝扶住腹上的细腰,他猛力的向上一顶。

  「啊…。」

  狂野有劲的腰枝,强悍有力的进出著佳人的…。

  「啊啊…风焕宇…。啊!…」

  火的种子在快感的冲击下窜出体外,点点落在风焕宇的身上。

  「段慕…。」他低唤著爱人的名字,虽然,他知道,这不是他的真名…

  他爱他,他爱这个谜样的小狐狸……

  他爱他,他要得到他,他要将这勾走他心思的鬼灵精绑在身旁,永远在一起。

  他要和他永不分离。

  涨大的巨根抽搐了几下,在紧窒的密腔内,注入了浓浊的嗳液…。

  两人交叠在一起,急促的喘著气。

  风焕宇轻轻从佳人体内抽出自己宣泄後的硬物。

  猛地,脆弱的根部却突然被只细嫩的手给抓住。

  「慢著…」端木信抬起头,邪邪的笑著,「还没完呐…」

  「啥?」

  「夜还很长呢…。」他灿然一笑,「继。续。」

  风焕宇愕然的盯著眼前的佳人,好像对方是来自外星的不明生物。

  「你累了吗?停的话算输喔…。」眼珠贼贼的转了转,「输的话,可是要附出代价的呐…清风的资产雄厚,应该附的起我的要求吧?」语毕,撑起身,再次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