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挂在脖子上,绢制衬衫的扣子也解开好几个,一头丝一样的金发有些凌乱,狭长的漂亮眼睛微微地眯著——奇怪了,换成别人这种样子应该是邋遢或者狼狈这样的词来形容,可是这家伙怎么看起来反而比平时更……迷人了?

  “有些文件要处理。”想去再煮点咖啡,“你饿了,起来找吃的?”

  可恶……他怎么看出来的?

  咬著火腿三明治,承昊睡意全无,该死的都怪那家伙煮的咖啡,光闻著就睡不著了。

  “我帮你吧。”说出这话承昊自己都吓一跳。唉,看著他精神不济地对付那堆资料的样子居然忍不住同情心大发,想伸出援助之手,我果然是太善良太不记前嫌了。

  “你?”

  “别小看我!”

  然後就换成吃饱了三明治精神抖擞的承昊坐到电脑前面,尉御则半躺半靠在旁边的皮椅上用手支著下巴似睡非睡。

  认真工作的样子真是可爱啊。尉御半眯著眼睛偷偷欣赏正专心於显示屏的承昊。本来习惯在公司里把事情处理完了再回来,可是实在想看看这小家伙。唔,他睡著的样子真诱人,吻起来比清醒的时候乖多了,反应也够热烈,差点就刹不住车做下去了……哼,小傻瓜,以为把房间门锁上就安全了?开玩笑,我怎么可能没钥匙!

  等承昊关上笔记本电脑,回头发现那家伙居然很没道德地睡著了。

  ……妈的,虽然是我主动要帮你,你这样也太不客气了吧。

  走过去想把他粗暴地摇醒,手搭上肩膀却停住了。

  ……这家伙细看还是很漂亮的嘛……皮肤白得没有瑕疵,接近透明,连细细的血管都看得清楚,睫毛纤长,鼻梁也很挺,嘴唇美得不像男人,薄薄的,唇形很好,色泽粉红……

  扑通,扑通……

  什么声音?!!

  心跳……糗大了,怎么会这么紧张。长得再美这混蛋也一样面目可憎,我不会被他外表所迷惑的!!

  可是……

  还是控制不住一点一点地向那张脸靠近。

  夏承昊你怎么这么没出息!

  ……算了,就亲一下,一下就好了……平时被这家伙吃了不少豆腐,今天吃一点回来,是很应该的吧……

  嘴唇有点发抖地贴上尉御的双唇。嗯,触感不错……一下,软软的有点甜刚才喝了加糖咖啡的缘故,淡淡的咖啡香混著他男性的气息……

  不知不觉这“亲一下”就亲得久了一些,力道也重了那么一点,所以……

  “啊……唔——”後脑勺突然被一把扣住,刚出口的惊叫就被尉御用力堵回去了。

  丝毫不含糊地把送上门来的双唇蹂躏了一遍,尉御才微微放开他,满意地盯著那红得快烧起来的脸:“太过分了,居然趁人家睡觉的时候偷袭……”

  “才,才没有……”承昊心虚地,一边费力地想挣脱他的圈制。

  “做了还不承认?你想始乱终弃?!”

  乱个头!我又没把你怎么样!

  “啊!你,你做什么!”衣服又被解开了。

  “刚才被你侵犯,我现在是在正当防卫。”嘴上很无辜地说著,手里不停。

  正当?!你这样子……根本就是防卫过度!“混蛋,别动我裤子!”

  再一次完全处於劣势,承昊被强按在他身上,根本动弹不得。皮椅承受不了两个人的重量,已经在不安地“咯吱咯吱”惨叫了。

  “别……椅子会倒的……”挣扎著把头移开,气喘吁吁地提醒尉御,希望他可以理智点,别再玩下去了。

  “那换个地方。”尉御一把把他抱起来,转个身就按在书桌上。承昊听到一堆文件夹啊什么的滑下桌子的声音。

  “不要……不要在这里……”背贴著冰凉的桌面,双腿被强势地顶开,脚又够不到地面,只能在空中胡乱蹬著。好难堪。

  “这里不是很刺激吗?”尉御站在他分开的两腿中间,俯身轻咬他胸前。

  “混蛋……”艰难地扭动著:“你刚才不是很累吗?节省点体力明天还要去公司……”

  虽然知道讲道理多半是行不通,在完全屈服之前还是要垂死挣扎。

  “我是很累,不过那是脑力消耗过度。我们要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相结合不是吗?现在来纯体力的……”

  无耻啊无耻!

  “呀……”又……让他进去了……

  背和桌面不断摩擦著,承昊弓起了腰,快感阵阵袭来,身体已经不听指挥地做出反应了。

  混蛋……不要这么用力,会受不了的。

  “难得你今天是主动勾引我,我当然要更卖力了。”尉御吻住他张开的嘴唇,地摆著腰。

  “对……就这样……”贴著他的耳朵,尉御喃喃地小声,挺进的动作更激烈。

  “什……什么这样那样……”费力地挤出一句话。

  尉御低低笑出声来:“就这样……配合我啊。你真是主动了不少呢。”

  “……”才注意到不知什么时候,迷迷糊糊地居然也跟著他抽送的节奏摇摆自己的腰。怎么会做出这么可耻的事情!!承昊羞愧得几乎要撞死。

  “不用害羞,这是最自然不过的反应了……来,腿张大一点,再大点,哈……”

  太可耻了,虽然脑子里还想反抗,身体却照著他说的做,还热情回应……我一定是疯了,要不就是在做梦……

  第六章:

  最後那么一点自欺欺人的期盼,在醒来发现满身痕迹以及身边躺著的人时,完全破灭了。

  “早安。”那个不要脸的混球抱紧他的腰露出微笑。

  送了一个白眼做为回答。

  “不要这么怒冲冲的嘛,昨天是你侵犯我耶。”

  还有脸说?!我不过,不过是轻轻吻了你一下,你就野兽一样地连著做了四次,畜生!

  想到自己毕竟还是鬼迷心窍地偷偷亲吻他了,脸上无可阻挡地红起一片。

  唉,为什么脸皮这么薄啊,不像某人,子弹都穿不过。

  脸红了?真可爱。尉御微笑:这家伙除了嘴巴以外,全身都很诚实嘛。

  “你的反应很热情哦。第一次的时候就已经积极配合我了,做到後面几次你记不记得你是怎么求我的?你让我赶快,叫我快点再用力点,唔……”

  承昊气急败坏地捂紧他的嘴巴:“你给我闭嘴闭嘴!我不要听!”

  “啧啧。”拉开盖住嘴巴的手,尉御摇头:“好孩子要诚实。明明那么喜欢,怎么就是不说实话呢?像我就很坦白啊,我喜欢和你做,每一次都特别激动,不管是什么姿势……”

  “住嘴!!!我不要听!!”承昊干脆捂上耳朵钻到被子里去。无耻,下流!!能说出这种话不叫坦白,叫不知廉耻!

  “喂,”尉御把他从被子里拉出来,对上他的脸,“你知不知道你嘴硬和脸红的时候特别吸引人?现在刚好是两者都具备了……又嘴硬又脸红……”

  “你……”感觉到贴在自己腰上的东西又硬起来,承昊张大嘴巴。

  尉御趁机就吻住他,纠缠了半天才慢慢放开,一脸惋惜的表情:“可惜我早上不能不去签一份大单子,不然现在就想再要……”

  “你去死!!”承昊啪地把枕头砸在他俊脸上。

  让你下面那根东西彻底烂掉好了!

  尉御不以为意地站起来穿衣服:“我真的得走了。你没课是吧?那在家好好休息,有什么问题等我回来再‘商量’,ok?”

  鬼才会蠢到去和你商量,肯定又要商量到床上去了。

  “一个人在家要乖乖的,万一有个紫头发说话半中不洋的死美国佬来敲门千万不要理他,知道吗?”

  妈的,你以为在玩“小兔子乖乖”啊。

  “晚上等我回来我们去吃饭,新开了家餐厅的日本料理不错……”尉御已经系好领带,衣冠楚楚的。

  “我晚上有约了。”什么态度,难道我卖给你不成,也不问问大爷我有没有空。

  “嗯?和谁?”尉御停下扣扣子的手。

  “要你管。”承昊从鼻孔里哼了一声。

  尉御皱起眉头:“不说是吧?不说也可以……信不信我把你锁在床头?”

  “哎……别过来……是我弟弟啦!”承昊看他威胁地做出要找锁链的样子马上就很没出息地向恶势力低头了。这个变态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千万不要为了逞口舌之快被绑在床脚上连厕所都不能去那就糗大了。

  “批准。不过要早点回来。”

  批准?我出个门还要你批准?你算老几啊!

  承昊不以为然的表情在看到尉御啪啪作响的手指以後识相地变成傻笑:“嘿嘿,知道了……”

  妈的,啪断你手指好了!

  “知道就好。等我回来哦,要乖乖的。”亲一下来不及躲闪的承昊,尉御心情舒畅地走出卧室,在枕头飞过来之前迅速关上门。

  “哥哥,你好象变英俊勒~”

  坐在小店里稀里哗啦地吃火锅的两兄弟。

  “拍我马屁也没用,最後一片牛肉还是我的!”承昊手快地从汤里拣出牛肉放到嘴里。

  “这一招果然还是没用。”至炫悻悻地吃片豆腐皮,“不过老哥你最近的衣著品位倒是有所提高哩,那外套不是仿制品吧?”

  “咦?不知道~”他对品牌一无所知,这是许尉御那个暴力变态男撕破他无数衣服的赔偿品之一。看著黑乎乎的样子和100块两件的大路货没有很大区别,难道是很值钱的东西?

  “喝,那是你情人给你买的了?很大手笔嘛~~你老公做哪行的?”

  “什么叫我老公。”承昊恼羞成怒,“你怎么知道不是我老婆?”

  “不是我打击你啊哥哥。”至炫愉快地在汤里捞锅底出来吃,“你这样子,一看就是个万年受,永无翻身之日~~喝,看你脸色发绿,被我说中了吧。”

  承昊把筷子当成飞镖投过去:“你他妈的是不是我弟弟啊!我看你也好不到哪里去,整个nB0naturallyborn0!”

  “哦哈哈,哥你别小看我,我要真和男人一起,绝对是不折不扣的大1!”

  这种禁忌话题说得太大声了引起旁边人侧目,两个人缩缩脖子赶快掩饰地改谈了一阵狗屁不通的文学。

  “对了,哥哥,你说喜欢上同性算不算很奇怪的事情?”等没人在注意他们了,至炫严肃地。

  “……应该不算吧,这个……爱情是无关性别的。”承昊心虚。虽然他还是觉得和许尉御之间的关系不正常,但又绝不允许被人当成变态处理。

  “话是这样说……我也觉得爱上同性不是什么可耻的事。可是如果你喜欢的人并不喜欢男人呢?”

  “霸王硬上弓。”承昊果断地说。这可是以自身为教材得出来的宝贵结论,他一个多么正常的优秀男人在被许尉御一而再再而三三而四的强迫和蹂躏之下,倾向也快要不对了。

  “……你别开我玩笑。”至炫苦著脸,“会被宰掉的。他身手那么好!”

  “他……喂,原来是你有喜欢的男人?!!”承昊吃惊地。

  至炫委屈看向他:“哥,你刚才明明说了不奇怪的。”

  “不是奇怪……只是……至炫,你都开始恋爱啦?”

  至炫哭笑不得:“我都二十二了。就你老把我当小孩子啊!”

  “是哦。”承昊沉思著点头,“有喜欢的人就追啊,被拒绝再粘上去,再被拒绝就再粘……一直粘到他没法拒绝为止,那就赢了。”

  至炫叹了口气,早知道哥哥这样的恋爱白痴也提不出什么好建议来。不过屡败屡战顽强不屈的确是成功法宝,先拿来用了再说。

  此时某处某个无辜的男人突然觉得背上阵阵发凉——别误会,不是许尉御哦~~

  “喂!趁我发呆居然敢把羊肉卷全吃掉了,太卑鄙了!”

  “是你自己吃饭不专心,要受惩罚!……啊,抢我的炸芋,畜生!”

  “小人!不许把东西全捞到碗里!”

  “啊!混蛋,敢到哥哥碗里抢东西吃!快给我放下!不然我不认你!”

  ……

  忠告:千万不要和食量大的人去吃火锅,除了嘴巴烫伤以外还可能会出人命。

  “哇!!!!!”

  “哥,拜托你不要丢我的人好不好?”至炫用力拖著扒在商店橱窗上尖声怪叫的短发男孩子。

  “来,来,小炫来看一下……这个……这个标价没有写错吧?没有多出一个零吗?”承昊大惊小怪。

  “……没错!这款表当然是这个价钱了,没什么奇怪的。”怎么有这么没神经的哥哥啊~~幸好没有血缘关系才保证自己比他聪明一点。

  “不可能吧……”承昊被拖著走了两步还回头看,喃喃地。然後从兜里掏出了东西给弟弟看:“这个是仿制品吗?”

  至炫倒吸了一口凉气:“这表也是你老公买给你的?”

  “他赔给我的……我不知道这么值钱。”是许尉御在做的时候握他手腕太用力了,不小心把原来那旧表捏破,然後就给他这个。本来看著不是很起眼的样子,想不到标价居然有n个零。

  “这样啊……”至炫摸摸下巴,认真打量呆若木鸡的哥哥,“唔,你全身的衣服都不便宜呢……你老公果然有钱,而且还很疼你呢。”

  “才怪。”承昊闷闷地把表放到口袋里,那家伙只把我当成的工具罢了。

  “对了,我早让你介绍给我认识啊,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哪?帅不帅?不帅就免了……”

  “帅倒是帅……不过也没别的优点了。脾气大性子急求不满动不动就捏拳头恐吓人……卑鄙无耻下流没节……”

  “这么糟糕的男人你也喜欢?”至炫怀疑地。

  “我没说我喜欢……”

  “少口是心非了,都写在脸上哪。他叫什么啊?要不要我替你查查背景?”

  “不用了……我们没什么的……不算是恋人,真的。”

  至炫看著哥哥心事重重言又止的样子,知道事情不简单,就不再多问了。感情这种东西别人插不了手……何况他自己的都还一片茫然呢。

  坚决不让至炫送他,承昊和弟弟分了手就一个人慢慢走回去。

  至炫一心想看哥哥的爱人是什么样子。可是许尉御并不是。

  他们之间,严格说起来,到现在为止都只有肉体和金钱的关系。不明白尉御为什么要买这些昂贵的东西给他,是包养的一种暗示吗?

  承昊深吸了一口气。不想要尉御的钱,也不想要他的东西。上床就上床,不管情不情愿,都不能是买卖。就算被强犦也好过卖。

  想到这里又微微轻松了一点,早上许尉御并没有提到钱的事情呢,应该是忘记了吧?当初价钱还是自己定的呢。要是尉御真给他四万块的支票他恐怕会当场昏过去算了。

  钱当然是好东西。

  可是他不想和尉御成为买卖关系。

  才没有爱上那个混蛋呢……只是希望能和他地位相等地相处而已……

  承昊摸摸自己的瘪瘪的钱包,下了个决心。

  能果断地做出决定是件多么快乐的事情啊。

  “许尉御。”承昊鼓起勇气叫住刚看完财经报道要往卧室走的男子。

  尉御挑挑眉毛看向他。

  “那个……有件事情和你说清楚……”承昊嘴唇,虽然心里早把这段话演习上百遍了,在这个家伙注视下还是说得结结巴巴,“我打算把这个月房租付给你……是现金,我今天取……取够钱了。”

  尉御眉毛扬得更高:“怎么?那天你刚来不就‘付’过了。”

  “我不要用身体支付任何东西。那种事做了就做了,不用再给钱,我不是出来卖的。”承昊一口气说完,有点紧张地摸出钱包:“房租是多少,你说吧。”

  尉御倒是给问住了,对於这个价码问题他是没什么观念,多大的房子租多少钱是完全一窍不通。

  “呃……你先说个价钱吧,我要觉得合适就这么定好了。”

  “……”普通的单人套间最破的要500,这房子明显档次要高上不只一级……“1000?”

  “差不多。”这种小钱可要可不要。

  “那,给你。”承昊舒了口气,数出十张崭新的人民币递过去。尉御肯收这个钱让他觉得全身都轻松起来,总算摆脱肉体交易这么不光彩的名头。1000对他来说不是小数目,但要买回自己的自尊,是很值得的。

  尉御接过钱并不走开,还是一脸莫测的表情望著他,承昊一时找不到话说,沉默地对视了几分钟,有些尴尬:“呃,以後要继续住下去的话我会准时交钱给你。不要再提什么一个月做一次来抵房钱的话了,我不会再卖自己,上次那是逼不得已,以後再也不会有这种事了。我真的不是出来卖的只会重复强调这一句,和你那一个星期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尉御脸上浮起怪异的笑容。

  咽咽口水,觉得莫名紧张,承昊硬著头皮说下去:“你要相信我……好了,晚安。”

  刚转身,胳膊却被一把拉住。

  “什,什么事?”拜托,不要把脸凑那么近,鼻子里吹出来的气都喷到脸上了……

  尉御微笑著,神情无比暧昧:“你知不知道你认真起来的样子有多可爱?”

  鬼才知道!後退一步想和他拉开距离,偏偏他又逼了过来。

  “可爱的我都想吻你了。”要把人催眠般的声音。

  承昊再大退两步,背就顶上墙壁,无路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