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己快被口水噎死,一脸佩服的看着他:“豆腐也能烧成焦炭,了不起……”

  看来今天又要饿肚子了,君金麒苦着脸看着霍修:“现在我才知道,原来有萝卜啃已经不错了……”

  冷哼一声,楚尽尘将桌上的菜全部撤下:“我已经摸到做菜的门道了,晚上我会做得更好!”

  见他像是要喷火似的冲出门去,君金麒与霍修互看一眼,不再打击他的信心了,当然,也不再对他做的菜抱有任何期望。

  果不出他们所料,晚上的菜比中午的菜还要恐怖,当楚尽尘端着半熟甚至还是血淋淋的鸡、鸭、鱼,肉上桌时,君金麒和霍修齐齐夺门而出,一个比一个跑得还快。

  饿得两眼发黑的霍修抱住君金麒直呼:“小金金,明天就看你的了!我想吃肉……我要油水……”

  日上三竿,床上的两人还在跟周公下棋,小安子轻手轻脚的将手中的紫砂煲放在桌上后便被君金麒支了出去。

  霍修和楚尽尘是被浓郁的香味诱醒的,睁开眼,两人几乎是立刻从床上蹦了下来,甚至连亵衣都没来得及穿上。

  桌上放着一个大的紫砂煲,香味正是从那里散出。

  “怎么这么香?煮的什么?”霍修迫不及待的掀开盖子,深深汲取着溢出来的香味,一副垂涎的模样。

  虽然闻起来香,但还不知道吃起来怎么样,君金麒站在桌旁有些忐忑:“我看到那么多的食材就什么都想煮,可是又不会,所以干脆就都放到锅里了。”连调料都是乱放的,依稀记得自己好像还抓了一把辣椒在里面。

  忍不住受香味的诱惑,楚尽尘手快的已经抄起筷子就下了手,挟起一个香菇吹了吹凉便塞进嘴里,顿时满嘴的鲜味流淌在唇齿之间,他的双眼一亮,忍不住赞道:“好吃!”

  见他吃得津津有味,霍修也捞了个肉片出来,刚放进嘴里,口腔里便溢满了奇特的鲜味:“唔,真的好吃,小金金,你也吃。”说完就随手挟了个虾放进君金麒碗里。

  第一次拿锅勺,君金麒并不相信自己能煮出什么好东西出来,只当他俩是哄自己开心:“你们不要哄我了,不好吃就……”余下的话被他吞回了肚里,他不相信的了唇,又挟了块鸡肉塞进嘴里,随着咀嚼,他的眼睛越睁越大,一脸的不敢置信:“不是吧?奇了怪了……邪了……”

  “小麒麒,你真是天才,我简直爱死你了。”

  几乎是饿了两天的霍修和楚尽尘已在狼吞虎咽,筷子不停在飞舞,唯恐下一刻里面就没东西了,这吃相实在与他们高贵的身份不相符合,但君金麒却是万分的开心,原来为喜欢的人下厨竟是如此幸福快乐的事情。

  某人咬着筷子傻笑的模样几乎让楚尽尘笑出声,弯弯眉,他与霍修交换了一个彼此才懂的眼神。

  飞快的,两人同时在君金麒脸颊上轻啄了一下,留下了两个油油的唇印。

  摸着刚刚被他们亲到的地方,忽然间君金麒心想,如果就这样为他们洗手做羹汤一辈子,自己也是愿意的。

  再想想父皇为了国事劳一生,自己若也像他那样,定是活得辛苦,若像现在这样惬意的生活,也未尝不是一件美事,江山万里固然重要,但若它变成自己的包袱,那丢了它也未尝不可。

  “等我退位后我会逍逍遥遥的让你们过后半生!”

  君金麒忽然冒出来的话让霍修、楚尽尘同时呛住了,放下筷子,两人拼命咳着喉咙口的辣油:“咳……”

  “你刚刚说什么退位?咳……”霍修涨红着脸还在咳,一双凤眼满是不信,像是在怀疑自己的耳朵哪里出了错。

  “我不是说现在就退位。”君金麒轻松的笑了笑,并端了两杯茶给他们顺顺气:“这龙椅我也坐过了,但我不想从这么年轻就一直坐到死为止,我早考虑好了,等太子能独挡一面时便将江山给他,到时候我这个太上皇有的是功夫陪你们到处走走了。”要不然也不会早早的就立了太子,就是为了早些培养他。

  听他这么一说,楚尽尘更是咳得厉害,连眼睛里都呛出了泪来:“若是为了我们,你大可不必如此,虽然我们不喜欢皇宫,但我们为了你也不是不可以忍受,但若害你做了为世人所唾骂的不要江山要美人的昏君,我和修也是万万不会答应的。”

  霍修点点头,接道:“怕是我们两人的父亲更不会答应,定会先砍了我们这两个祸国殃民的不肖子。”

  可以想像镇国侯怒发冲冠拿刀砍人的模样,君金麒笑了起来:“这一点你们不要担心,只要太子出色,他们没人会说什么的。”

  敛起笑容,他正色道:“人生短短几十年,我不会委屈了自己,更不能委屈了你们,我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在遇到你们之前,我想要的是皇位,在遇到你们之后,皇位已经排在了其次,所以,我不想浪费我们在一起的时间,我不相信有来世,只愿有今生。”

  实在不知道前世是积了什么德,今生竟得如此良缘,哑了半天,霍修忍不住轻骂着:“你……真是个傻瓜……你就不怕我们会再次抛下你离去吗?”

  “不会的!”君金麒眼里神采四射,他淡淡笑着:“若真的有那么一天也只能怪我不够好,抓不住你们的心,我不会怨你们的,但我知道不会有那么一天,因为我不会让自己有那个机会的。”

  “当然不会了!”楚尽尘轻轻拉过他的手,一双眼睛似流春水含情脉脉:“你的一只手抓着我们的心,另一只手抓着我们的胃,哪怕是你主动放手,我们也不会答应。”

  门外,小安子正用衣袖悄悄擦着眼泪:“吃就吃嘛,干嘛这么煽情,我……我又要去洗脸了……”

  元德三年,叶飘南被东徇王召回东徇继承王位,丽妃之名正式从君金麒的后妃中剔除,同时为贺叶飘南成了东徇王,君金麒特意为其送了一份大礼——御医一名。

  元德十年,太子十四岁,在他的成|人礼上,君金麒为他钦定了太子妃,镇国侯的孙女霍琪琪,霍琪琪乃霍修的小女儿,也是长得最像霍修的一个,尤其是那双凤眼迷得太子神魂颠倒,当然,这是后话了。

  同年,君金麒将他的二公主君颜绽下嫁于宰相楚文泉之孙,那个十六岁就中了状元的才子楚齐谢,又是引得一段佳话。

  十年来,皇帝独宠贤、明二妃朝野皆知,对于君金麒此番联姻,众臣们也是心知肚明其中含义,除了哀叹皇帝中了霍、楚两妃之美色毒无救可药外,他们只能睁只眼闭只眼的由着君金麒乱点鸳鸯谱。

  又过了三年,太子满十七岁,君金麒一道黄绢诏告天下,皇帝退位让贤,太子继位。

  麒麟山庄空了十几年,此时才正式迎来了他的主人,君金麒和霍修、楚尽尘的新生活也才刚刚开始。

  “小安子!我刚蒸的河蟹呢?”55555,我的窝被河蟹掉了……

  end咳咳走过路过的都注意啦!好书读会员头衔名称征集,为好书读出谋划策,由你定制好书读的等级规则,参与既有积分拿,人人都有,前三名好书读积分和qq币奖励,快来贡献你的一份力量!/modules/forum/showtopicphp?tid=322

  点击参与活动

  bl辣文卷【不喜慎入】 118【父子文,高h,不喜慎入】

  h惩罚的夜晚1-7by:枫叶舞情——

  1

  “去哪里了?这么迟才回来?”黑暗中突然响起的声音把刚回家的竣吓了一大跳。

  “怎么这么晚了还没睡啊?”打开灯,看看墙上挂着的钟,已经12点了。

  “我问你去了哪里了!!”尘沉着声问。

  “没去哪里啊,不就是加班罗。我已经跟你说了啊。”竣觉得尘怪怪的,但又说不说哪里怪。

  “真的?”

  “当然了,除了去加班我还会去哪里啊。”

  “你没骗我?真的在加班,没有去其他的地方?”尘慢慢地走下床向竣逼近。

  “没有啊,你今天干嘛啦。”尘一步一步的逼近,竣一步一步地向后退着。

  “你骗我!我今天看见你跟一个男人在餐厅里吃饭,还有说有笑的,亲密得很,你还跟他进饭店。难道你的所谓加班就是跟男人去饭店开房间?”尘突然大吼。

  “没有,那是……”竣一边后退一边试着向尘解释。

  “不用解释!我满足不了你吗?你竟然要背着我去找男人?”尘把竣逼到门后,用力地抓着竣的肩膀大喊。

  “不,不是这样的,你听我……”竣拼命地想解释。

  “你不用说。”尘一把抓住竣的手腕把他用力地甩到床上。“我会好好地检查看究竟是还是不是!”

  “呃……”被甩得眼冒金星,竣躺在床上喘息着。

  “检查?不要……”看着好象变了另外一个人的尘,竣心里直发毛,挣扎着要爬下床。

  “不要?由得你不要吗?”尘抓住竣的腿,把他拉回床上,一翻身把他压住。

  “呃……”被尘高大的身体猛压着,竣差点透不过气来。“放开,尘,你放开我。”手脚并用地挣扎着,但尘的力气很大,被他压着就好象被一块大石头压着那样使人透不过气。

  徒劳地挣扎了几分钟,竣的挣扎慢慢地软了下来,这时尘把竣翻过身来,让他伏趴在床上。

  “啊,你要干什么?尘,你住手!”只见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被扒去,不大工夫,他已经裸地呈现在尘的面前了。

  “尘,你要干什么?为什么要脱去我的衣服?”竣慌张地想翻过身,但却被尘压着动弹不得,只得用力扭过头问。

  “我要做什么?我要检查一下你这个贱的身体有没有背着我去偷人啊!”

  “不,我没有,不要,你,啊……”一声惨呼回荡在宁静的夜。

  2

  在毫无防备之下被强硬地插进两根手指,“啊……不要,拔出来,拔出来啊………”竣感觉到那里受伤了,剧烈的疼痛随着手指的强行侵入一波波地袭来,委屈、疼痛引起的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

  不理会竣毫无威胁的挣扎和喊叫,尘在竣体内的手指坚决地、更加深入地向里面探进,感觉不到有可疑的东西后稍稍放松了手指的力度。但手指还留在里面继续搔弄着竣敏感的内壁。

  “呜,啊……尘,放开我,我没有。”竣放弃挣扎,只是嘴上还是坚持地辩解着。“恩……啊……停啊……停下来。”被搔刮着敏感点,竣不自觉地发出,身体有意识似地随着手指进出的节奏摆动。

  看着回应着自己的竣,那副意乱情迷的模样,尘忽然想到在别人的怀里他是不是也是这样?一想到那个画面,尘刚刚压下的被背叛的恨又被挑起,手上的动作突然粗暴起来。

  “呃,尘?啊……停,不要啊……不要……”柔软的内壁被尘用力地以指甲狠狠地戳刺,竣疼得要跳起来逃走,但被尘及时压制住,只好徒劳地手脚并用地想要向前爬借以逃避锥心的疼痛。

  “不要?刚刚不是很享受的吗?怎么现在又不要了?啊?我满足不了你吗?你竟然跟别人去饭店?”竣跟男人有说有笑地走进饭店的画面深深地刺激着尘。尘毫不留情地加大戳刺的力度,只见竣可怜的受不住粗暴的摧残,一丝鲜红的液体随着手指的出进从内部流了出来,慢慢地向下面的两个球体流去,画面竟然有着不可思议的妖艳。

  3

  “呜呜……求求你,住手啊……”剧烈的痛楚加上被怀疑的委屈,竣终于痛哭出声。

  “求我?那个男人有没有搞你像现在这样哀求痛哭啊?”恶意的用指甲刮着受伤的一处,满意地看到竣痛得紧绷着身体,把他的手指紧紧地吸附着。

  “没有,呜呜……我没有啊……”竣只是重复地呢喃着,紧绷着的身体更能敏感地感觉到尘在他体内更加疯狂探索深入的手指,疼痛一直地从内部传来,但是,慢慢地身体习惯了这些痛楚后,竟然有一种怪异的感觉。“唔……啊啊……”

  察觉到竣的表情除了痛楚之外竟然还渗杂着一丝快意,“你就这么贱,被这样对待竟然还能享受!!”伸出左手对着竣白皙的臀部狠狠地拍下。

  “啊……不是的,不要啊……呜……不是……不是。”拍动的振荡带动着体内的手指更向体内深入。巴掌毫不留情地落在臀部上,啪!啪!啪!连续几下把竣白皙的臀部打得红了一大片。

  被打臀部的羞辱使竣忘记了挣扎,趴在床上象一个小孩子那样放声大哭起来。

  “不是?我看你下面的小嘴喜欢得很啊!真是贪婪的嘴巴啊,紧紧地咬住我的手指不放呢,连我要走了它还不放开。”强烈的嫉妒让尘只想把竣狠狠地羞辱、虐待一翻,完全没有平时温柔体贴的样子。

  未完

  4

  明明是身体的自然反应,但听见尘羞辱的话语使竣觉得非常地难堪,他不是,不是!

  “你知道吗?本来知道你今天要加班,我还特意出去买了一些你喜欢吃的东西回来,好让你回来后慰劳一下的。但是既然你这么的口是心非,我只好让你比较诚实的嘴巴吃了。”抽出手指,尘放开了对竣的压制。

  比较诚实的嘴巴?那是什么意思?

  尘在床头的矮柜里拿出一条长长的绳子,抓住竣的身体绑了起来。

  “尘,你干什么?放开,你为什么绑着我?放开啊。”尘的行为让竣的心慌了起来,连忙要挣扎。

  尘被竣的挣扎惹怒了,一拳打向竣的腹部。“呜……”好象内脏都被打得移了位般。加上牵动了体内的伤,竣痛得捂住腹部弓着身体,倒躺在床上大口喘着气动弹不得。

  “你现在最好乖乖地,千万不要惹怒我。”轻轻地在他耳边说着威胁的话,尘继续着捆绑的动作。

  不大一会儿,尘打上最后一个绳结,拍拍手表示完成了。竣的双手被高高的置于头顶合并地绑着,双手中间的绳结处还有一条绳子连接着绑住床头,两只小腿被弯曲着与大腿紧紧地绑在了一起,形成一个不自然的w型,绳索在腹部绕了一圈后分别固定在床的两侧。

  “现在我看你怎么逃?”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尘露出今天晚上的第一个微笑。

  “尘,你绑着我干什么?你要做什么?放开我啊!”身体完全动弹不得,竣只能口头表达他的挣扎了。

  “呵呵~~~~~我要做什么?你很快就知道了。不用着急,我现在就去拿东西,呵呵,我保证是你喜欢的东西哦!”尘说完转身走出了房间。

  很快地,尘手里托着一个托盘回来了。

  “看我带了什么来?都是你喜欢的。”看见竣放弃挣扎般地闭着眼睛,尘把东西摆到他的面前说。

  睁开眼睛,看见托盘里都是一些他喜欢吃的水果,紫色大粒的提子,葡萄,毛桃,还有李子和小番茄。这要干嘛?疑惑地望着站在床边微笑着的尘。

  “我记得这都是你喜欢的。你说我们怎样吃好呢?”好心情地问着他,但那双眼睛却色迷迷地看着面前光裸被绑的身体。

  被尘犹如爱抚般的目光看着,竣不由得羞涩起来,感觉到尘的眼光从他的颈部开始巡睃,经过锁骨滑向自然红润的,目光就逗留在那里,一直看到那两朵小花因羞涩而挺立才向下移开,穿过黑色的丛林,目光到达了他的私人领域,看着还未葧起的微软,目光再次向下移向下面那两个小巧的球体,最后停留在紧紧闭合着的幽|岤上。

  “就这么定了,我们开始吃水果吧。”尘突然说。

  “那你放开我啊!”竣抓紧机会要尘把他放了。

  “呵呵,放了你?那怎么可以?”好笑地看着尤不死心放弃的竣。

  “那,那你不是说要吃水果吗?你绑着我怎么吃呢?难道你要喂我吗?不用啦,我自己吃就可以了,只要你放开我。”

  “很显然,你忘了我刚才说的过话了!?”尘很肯定他是真的忘了。“呵,我不介意再说一次,听清楚了:我说,我买了些你喜欢的水果,但是你上面这张嘴巴太不老实了,所以我只好喂你下面这张比较老实的嘴巴吃了。”

  啊?停顿了一秒,竣终于知道了尘的意思,也明白他要做什么。

  “不要,放开我,尘,放开我,我不喜欢这样。”竣慌乱地想挣扎,但身体被紧紧地绑住根本动弹不得,只能急得叫喊。

  “不喜欢?那你知不知道我也不喜欢看到你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啊?既然你对我不义,我又何需对你仁慈?”就象断了弦的弓那样,尘发出刺耳的吼叫。

  “不要,尘,你听我说,我呜……”一团布堵住了未完的话语,只发出呜呜的声音。

  “不用多说了,现在你就好好地享受吧。”

  “呜呜呜……”看着尘的逼近,竣剧烈地摇动着身体想要挣扎,自由的头部剧烈地摆动。

  “先吃哪一样好呢?不如来一个葡萄好不好?”尘拿起一个葡萄问着。

  “呜呜……呜呜……呜!”竣激烈的摇着头,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看来是不喜欢了。

  “不喜欢啊,那这种好不好?”尘拿起一个乒乓球般大小的李子耐心的问。

  “呜呜……呜……”竣还是拼命地摇着头试图挣扎着。

  “都不要?我再问一次,如果你还是不要的话就我来挑好了。”连续被拒绝了两次,尘难得的耐心也被竣给磨平了。

  “呜呜呜……呜呜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