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只有可莉而已,要是韩洛和左庆太也在的话,她可能已经羞愧死了,哪还有脸坐在这里将自己隐藏在心里的秘密一点一滴地说出来?

  「伊晴,你是心甘情愿的,是不是?」

  「嗯!」

  在白可莉面前,她像稍微能够表现出自己真实的那一面,也许是因为以前在学校里白可莉偶尔会找她聊天的关系,让一直没有知心好友的她,至少还有个可以聊聊天的朋友。

  「你唷!真的是没救了啦!伊晴,我从来没看过像你这么笨的女人耶!」对於伊晴的痴情态度,白可莉只有摇头的份。「那个死韩洛根本就不值得你为他这样付出。」

  接著白可莉爆出一连串咒骂韩洛的激烈言词,还将韩洛近几年来的璀璨情史、花心纪录一一讲给伊晴听。

  「像他那种只有脸长得可以看,内在完全烂得一塌胡涂的男人,真的值得你偷偷放在心底暗恋那么久吗?」

  「可莉,你不会了解我的感受的……」伊晴娓娓道出自己的想法,像她这么平凡的女人,就算只能够拥有韩洛一夜,就已经值得她回忆一辈子了。「我一点都不後悔,真的,我反而感谢老天爷能让我拥有这么美好的回忆。」

  白可莉无言地瞪著伊晴。

  「我从来没有奢望过可以靠他这么近……可莉,那天我淋得湿淋淋、一身狼狈地撞上他,我原本以为那就是我这辈子最珍贵的记忆了,没想到……」

  伊晴羞得脸都红了,要讲出以下的心声,她可是鼓起了好大好大的勇气。

  「没想到那天晚上,我跟韩洛竟然可以靠得那么近……可莉,我从来没有做过那么大胆的事,但是那个时候,除了害羞之外,我真的一点抗拒的意思都没有,我是心甘情愿将自己献给韩洛的。」

  伊晴紧张不已地握住了双拳。「所以,如果你今天来找我的原因是想探探我的口风,麻烦你回去跟韩洛说,我从此不会在他的眼前出现,反正我们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他不用担心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伊晴,我真的没想到你这么呆耶!」白可莉推了伊晴的头一记,好像在训小朋友一样地骂著她。「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没自信?你这样子说只是在伤害你自己而已。」

  「要不然还能怎样?就算我从现在开始对自己充满自信,就算我现在马上去向韩洛告白,韩洛也不可能喜欢我呀!刚刚你自己也数过韩洛拥有众多女友,像我这样平凡的女人,根本就不可能入他的眼……」

  伊晴无奈地低下了头。「我很知足的,可莉,拥有那一夜就很足够了,我不会要求韩洛对我负责任的,毕竟,那都是我自己愿意的……」

  「那晚死韩洛醉成那样,你们一定没做防护措施吧?伊晴,万一你怀孕了怎么办?你没想过这个问题吗?」

  一直晕红的脸颊突然间泛白了,伊晴是真的没想过这个问题。

  事情发生以後她大部分的时间都处在发呆的状态之中,脑海里一直转著的都是那晚她和韩洛抱在一起的甜蜜回忆,根本就没想到自己有可能会怀孕这件事。

  「你刚刚说的我都懂,其实我也觉得你不应该跟韩洛在一起,因为那真的是太糟蹋你了,那个死韩洛根本不值得你这样痴心对待。但如果你不小心中奖怀孕的话,那事情就麻烦了……」

  弄清楚伊晴的意思之後,白可莉才将那晚左庆太和韩洛的烂计画一五一十地告诉伊晴。

  「而你呢,就是那个阴错阳差的替死鬼,不过醉醺醺的韩洛竟然会错过之前两个女人的猛烈敲门声,却在半清醒状态下开门遇上了你,应该也是老天爷的旨意吧!伊晴,你要不要试试看?」

  「试什么啊?」

  「试试看你和韩洛是不是真的有缘分。」白可莉笑嘻嘻地迳自下了一个决定。「我会帮你的!」

  「嗯?」

  「从现在开始,想办法融进韩洛的生活,就从当朋友开始。」

  白可莉决定无条件地帮助眼前这个情感的低能儿,最近的生活真的是太无聊了,的确应该找点乐子来玩玩。

  「伊晴,你必须先贡献出你全部的努力,才有资格说出『接下来的一切都听天由命』这句话!」

  糖果宠坏你也无妨扫图:my校对:小小火炎;cabotine

  第五章

  最近白可莉常常来公司找伊晴,有时候左庆太也会跟著来,三个人一起吃个饭、逛逛街什么的,伊晴渐渐地跟这对情侣混得很熟了。

  这天晚上伊晴又在离开公司之前被白可莉给堵到,白可莉不由分说地拉著她坐上计程车,前往市区的精品服饰店。

  经过一番严苛的挑选之後,白可莉命令伊晴进试衣间换上她所挑选的贴身小洋装。

  在白可莉的千催万请之下,伊晴终於从试衣间里走了出来,站在高雅的连身镜前,讶异地望著镜子里那个穿著奶油色露肩贴身小洋装的自己。

  这辈子从没做过这样子的打扮,伊晴看到展露出女性柔美曲线的自己时,开心又羞赧地对白可莉微笑著。「可莉,我好像真的变漂亮了耶!」

  「那当然啊!请相信我挑衣服的眼光,这件小洋装真的很漂亮,对吧?晴,接下来我们到美容沙龙去。」

  「咦?美容沙龙?」

  「嗯!整理一下你的发型和脸部肌肤。」

  伊晴觉得自己最近好像变成洋娃娃,在白可莉刻意的教导和指示之下,她的穿著和样貌渐渐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

  公司里的小妹不时称赞她变漂亮了,甚至老板和老板娘看她的眼光也都变了呢!老板有时会色咪咪地盯著她瞧,老板娘则是用充满嫉妒的眼光瞪著她……

  这一切的一切都证明——在白可莉的薰陶和教育之下,她变漂亮了!

  白可莉拿出钱包里的白金卡走去柜台付帐,吩咐店员帮她们把选好的衣物、鞋子及配件等东西全部包起来。

  「你呀!别老是那么懒又那么省,要对自己好一点呀!偶尔上上沙龙做做头发,或是上街买一些漂亮衣服什么的,总之,女人爱美是天性,你不要总是压抑著自己嘛!」

  「嗯!我知道了。」伊晴受教地点点头。

  可是当伊晴看到结帐总金额的时候,吓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那可是她将近一年的薪水总合呀!

  「可莉,那个钱……」

  「没关系啦!晴,这些花费就算是我先投资在你身上的,以後我会去找那个死韩洛要回来的!」

  唤她的方式已经从「伊晴」晋升到「晴」,白可莉是真心想将伊晴拉进自己的生活圈里,而且她跟左庆太已经商量过了,就让他们俩来充当伊晴和韩洛的爱情邱比特吧!

  呵呵!这一定是件有趣的差事!

  Θ禁止转载Θ※※天长地久的踪迹独家制作※※Θ禁止转载Θ

  花了半个月左右的时间,将伊晴的整体造型都打理ok之後,白可莉便带著焕然一新的伊晴前往位於阳明山某别墅的周末逗阵疯party。

  计程车开到目的地的时候,伊晴缩在後座里,一直无法跨出车门。

  「可莉,我好紧张……」

  「有我在,你怕什么?」

  白可莉硬是将伊晴拉出计程车,然後仔细地端详著她。精心打扮的伊晴身上有股成熟女人的迷人气质,白可莉认为她一定可以迷倒不少男性;只可惜外表是满分了,内在却极度缺乏自信,这也是她一贯的缺点。

  「我这样突然出现会不会很奇怪?我怕韩洛看到我会生气……」

  身体习惯性地怯缩著,伊晴偷眼看著前方那扇门里充满欢乐气息的舞会现场,那儿对她来说就像是另外一个世界般,陌生又充满危险与未知。

  「晴,你要对自己有自信一点,我不是说过吗?在没有尽过你所有的努力之前,不可以轻易放弃的。」白可莉掐著伊晴的脸颊,在她脸上轻轻吹了一口气。「今天晚上我是仙女,你就是美丽的仙杜瑞拉,在午夜十二点之前,你将会是舞会里最美丽的女人。」

  推著被唬得一愣一愣的伊晴往大门口走去,白可莉在她身後露出一个恶作剧般的微笑。

  「晴,去吧!韩洛在吧台那边,使出你的浑身解数去赢得他的注意,你和他之间的缘分,要靠你自己努力去争取。」

  在白可莉的簇拥之下,伊晴慢慢地往韩洛的身边靠近,她的心加速地狂跳著。韩洛看到她会有什么样的表情?厌恶?不屑?还是生气发火?

  伊晴低下头、垂著眼,她的身体虽然一步步往前迈进著,心却不知逃到几重天外去了……

  她实在无法承受那决定性的一刻,她实在没有勇气面对韩洛呀!

  「喂!你们终於来了,等好久了喔!」

  左庆太连忙走出吧台,替两位美女拉出高脚椅伺候她们坐下,并递上两杯亲手调制的玫瑰雪泡。

  相对於左庆太的欢欣,一见到伊晴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自己眼前,韩洛在瞬间冷下了脸。「橘,她怎么会来这里?」

  今天晚上的舞会是左庆太家的传播公司为旗下模特儿设的庆功宴,在场帅哥美女云集不说,许多赞助以及正在寻求合作机会的厂商穿梭其中,像这样子商业意味浓厚的聚会,伊晴怎么会出现?

  还有,这两个人什么时候跟她那么要好了起来?他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晴平常的生活太过平淡了,所以我们带她出来见见世面嘛!」左庆太露出讨好的笑容,故作无辜地闲扯著。「韩,你觉得晴今天的打扮怎么样?很漂亮吧?」

  「哼!有吗?」韩洛的眼神只是稍微瞥过伊晴的身上,然後便不再正眼瞧她。

  白可莉向左庆太使了个眼色,示意他离开现场。

  接受到白可莉的眼神,左庆太随便编了个藉口。「可莉,刚刚庆灵说有事情要找你,我带你过去吧!」

  左庆太拉著白可莉急急忙忙离开吧台,将伊晴和韩洛单独留在那儿,接下来事情会怎么进展,就看他们自己的努力和缘分啦!

  韩洛怒目瞪著那两个损友离去的背影,知晓自己被他们设计之後,他将怒气全部出在身旁那个畏畏缩缩的女人身上。

  「你到底想干嘛?有什么企图?」

  「嗯?」没想到韩洛会主动跟自己说话,伊晴惊慌地抬起脸,果然看到韩洛充满怒气的双眸正瞪著她。

  「我、我没有……」

  「还敢说没有?你千方百计地接近可莉,有什么目的难道我会看不出来吗?」韩洛伸出手掐住伊晴的下颚,蛮横地把她的脸拉扯向自己。「哼!是不是想勒索我?到底要多少钱?你开个价吧!」

  「我……我真的没有那个意思……」伊晴无辜地紧闭双眼,毫不反抗地承接韩洛的怒气。「韩洛,我从来没想过要跟你要求什么补偿……」

  那天晚上的事完全都是她自愿的呀!对象若不是韩洛的话,她一定会誓死抵抗到底的。

  「是吗?哼!」松开了对伊晴下巴的箝制,韩洛仰头将面前的威士忌一口喝尽,然後起身准备离开。

  哼!他才不想被左庆太和白可莉那两个臭家伙给任意摆布咧!管他们在打什么鬼主意,他才不奉陪,走人总行了吧?

  「韩洛……」

  没想到那个畏缩成性的女人竟敢开口叫住他,韩洛转过身去,想看看她还有什么招术没使出来。「干嘛?」

  伊晴怯怯地靠了过去,可莉一直灌输她女人一定要有自信这个观点,所以她鼓起这辈子最大的勇气,对韩洛提出要求。「韩洛……我可以当你的朋友吗?」

  「呿!朋友?」韩洛邪恶的双眸瞥了她一眼。「你想要当我的朋友?」

  「对。」伊晴满怀希望地望著韩洛。

  其实她并不奢求能够成为韩洛的情人,只要能够当他的朋友,偶尔可以跟他见面、聊聊天什么的,她就很开心了。

  「我不跟女人当朋友的。」韩洛冷酷地一笑。「对我来说,女人只有妹跟不是妹两种分别而已。」

  望著韩洛毫不留情转身就走的背影,伊晴孤单地坐在吧台旁,难过地说不出话来。

  努力了这么久,就算她做了这么多的改变,还是无法得到韩洛的关注,她不禁猜想:韩洛就连看她一眼都嫌烦吧?

  唉……她为何还要来这里自找罪受呢?

  韩洛才刚离开,白可莉和左庆太就从某个角落窜了出来。

  「晴,那个死韩洛跟你说了些什么?」白可莉在伊晴的身旁坐了下来,搭著她的肩膀跟她咬耳朵讲悄悄话。

  伊晴摇摇头,她觉得自己应该要离开了,再继续下去只是浪费时间,只是让自己更难堪、更伤心而已。「可莉,我要回家了。」

  「不准!你给我乖乖待在这里,从今天开始,不管韩洛去哪里,你都要跟在他的身边。」白可莉给了左庆太一个眼神,要他先去准备B计画。

  慢吞吞的A计画显然不太成功,但没关系,他们还备了计画B。

  左庆太离开之後,伊晴的心防似乎松开了一层,她趴在吧台上无力地叹息著:「可莉,这样做真的有意义吗?韩洛根本不可能看上我的,就连做朋友都是奢求了,怎么可能求得到跟他在一起的缘分?」

  「你有点耐心好不好?不要这么快就放弃,等下还有好戏会上演。」白可莉一副「天塌下来有我在」的自信模样,轻拍著伊晴的肩膀。

  「嗯?有什么好戏?」

  「我已经叫橘去准备了,再过一会儿你就会知道,所以,你先安心地跟我在这里等一下吧!」白可莉快乐地哼著歌。

  哼!她就不信韩洛真的那么难搞,今晚就来测试一下,几杯黄汤下肚之後,看看他还有那个能耐拒绝伊晴吗?

  呵呵!搞不好他会找回那晚的感觉,对伊晴念念不忘呢!

  Θ禁止转载Θ※※天长地久的踪迹独家制作※※Θ禁止转载Θ

  三言两语赶走那个正往韩洛身上贴的长腿模特儿之後,左庆太拎著一瓶威士忌走进二楼主卧室的阳台,韩洛这小子果然不愧是猎艳高手,才几分钟的时间就钓到一个妹了。

  韩洛给了那美女一个要她等等的眼神,要她先回楼下的party去玩。

  高姚的长腿美女离开之後,韩洛不客气地瞪著眼前嘻嘻笑的左庆太。「橘,你来搞破坏的啊?到底想干嘛?」

  左庆太告罪地倒了一杯双份威士忌给韩洛,而自己手上的那一杯则是加了冰块的——计画B,就是灌醉韩洛!

  「反正那个妹又不会跑掉,我有话要跟你说。」

  「说吧!」

  「韩,你不要生气,可莉她从以前就是这样子,喜欢关怀那些心灵受伤的小动物,你就不要怪她罗!」

  「哼!你确定那女的真的不是别有所图吗?」韩洛接过左庆太递来的酒,一口口地啜饮著。「外表装作楚楚可怜,心里在想什么谁知道啊?」

  「你怎会这样想?」左庆太举杯敲了韩洛的杯缘,轻脆的一响过後,他仰头喝光自己杯里的酒液,并挑衅地望了韩洛一眼,要他也乾了。「晴看起来很单纯,她不是那种会包藏祸心的女人,况且,你一定不知道,她是真的很喜欢你。」

  韩洛瞪了左庆太一眼,跟著也喝光了自己杯里的威士忌。

  「她喜欢我那又怎样,喜欢我的女人何其多?我不可能回应每个喜欢我的女人。」韩洛开始不耐烦起来。「还有,你怎么知道?你什么时候跟那个女的交情变得那么好?」

  见韩洛豪爽地暍光後,左庆大连忙又替他倒了一杯。

  「我也是听可莉说的,我跟她交情算普普啦!来,再喝。」

  不再谈及关於伊晴的话题,左庆太开始天南地北缠著韩洛聊天,一边替他倒酒的同时,一边仔细观察著他的反应。

  每次喝到差不多的时候,韩洛就会偏著头、平衡感变差,然後开始想睡觉。

  左庆太的酒量其实跟韩洛不相上下,但在可莉的一声令下,他也只好舍命陪君子地一直猛灌酒进肚,还好他前几杯都是加有大量冰块的酒,所以以经验值来看,韩洛一定会比他先醉。

  「橘……」韩洛果然「碰!」地一声用力将酒杯放到桌缘上,头部摇摇晃晃的,眼神迷蒙到对不上焦。「我……我想睡了……」

  果不其然,终於醉了吧!左庆太露出邪恶的笑容。「来,韩,再喝一杯。」

  「不喝了……我要醉了……」韩洛推开左庆太递过来的酒,无力地趴在桌子上。

  左庆太观察了好一会儿,确定韩洛已经醉了之後,起身将他架到卧房里的大床上。「呼!再喝下去连我都要醉了。」

  左庆太手忙脚乱地将韩洛身上的西装脱光,只留一件内裤遮蔽重要部位,然後拉了件凉被盖在韩洛的身上,一切准备就绪。

  踉踉跄跄地走出房间,左庆太准备回楼下的吧台去跟白可莉回报他的任务已经圆满达成。

  房门关上的那一刻,韩洛突然间睁开了双眼。「橘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

  刚刚橘脱他身上的衣服时,他差一点紧张到要出拳揍他了,还好橘不是有那种特殊癖好的人,不然他们连朋友都没得做。

  韩洛从床上坐起,撑著自己已经有些晕晕然的头,其实喝醉酒是装出来的,他只是想看看左庆太到底想做什么而已。

  左庆太的企图实在也太明显了吧?猛往自己的酒杯里放冰块,却一块也不肯给他,所以他才会故意装出不堪醉意而倒下。

  他到底想干嘛?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