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我怕你……又被鬼附身了。”说被鬼附身是好听一点的,事实上他是觉得可亲睡癖很差,只要让她瞅着了,她什么稀奇古怪的事都做得出来。他一个大男人是不怕她对他胡作非为,但他总得顾着她的闺誉……“要不然我睡沙发好了。”他也只想得到这个法子了。

  可亲却觉得就算是他睡沙发了,也极有可能徒劳无功,因为他是她想了一辈子、觊觎了好几年的男人,就算今天是他睡到浴室去了,她也极有可能在半梦半醒之间跑去浴室跟他耳鬂厮磨、蹂躏他全身上下。所以,他躲到哪里都没有用,现在能保他清白的只有一个法子了,那就是——

  “你把我绑起来吧!”可亲献上她的双手,要他拿着绳子把她手脚绑起来,唯有这样她才不会对他乱来。

  “绑起来?有……有必要做到这个地步吗?”

  “有!绝对有!请你相信我。”她要他的念是很强烈的,所以把她绑起来吧!免得她一时失控做出让两人抱憾终生的事来。

  “哇!不会吧?你们两个昨天玩得这么过分啊!最后竟然还玩sm!”

  天才刚亮呢!一群看热闹的狐朋狗友就迫不及待地打开门锁闯进房来,进来后,他们想到会看到这活色生香的一幕,一个十莫不瞪大眼睛,不敢相信一向斯文、看起来清心寡的赵时元竟然有这么狂野的一面。

  “他还把可亲绑起来耶!”

  “而且……哇!你们看、你们看,赵先生的胸前一点一点红红紫紫的,像不像是被可亲种草莓?”

  大家就像在动物园看猴子似地全围了上来,也不顾两个当事入睡得正熟,被他们这么一吵,可亲醒了,脾气也来了。

  “你们当我是死人吗?”她在睡觉,他们跑进来指指点点的,成何体统!

  “没啦!我们是要告诉你们时间不早了,我们得去上班了!”

  “要上班就快去,没人拦你们,干嘛来跟我报告!”可亲好气又好笑的说。

  “不是特地来跟你报告,是担心你们两个和好没……”

  “和好了、和好了!你没看到赵先生胸前那片草莓园吗?由此可见,人家小俩口昨晚可是打得火热呢!”

  火热个屁啦!可亲在心中啐道。她被绑了一夜,昨晚什么甜头也没尝到!唔……说没尝到也不对,因为赵时元被她亲也亲了、摸也摸了……但那时候她人在睡乡中,所以一点感觉也没有,真是可惜。

  天啊!究竟是可惜什么呀!都什么时候了,她竟然还在想这些!到底她的一片真心要被赵时元如何糟蹋,她才可能学会放弃、不再执着啊?

  “总之你们快走啦!”她这副丢人现眼的模样竟然全被人瞧光了……呜……她不要活了啦!

  3

  “你真的不用这么做,我这屋子够我们两个人住,你为什么一定要搬出去住呢?”赵时元实在不懂。

  然而经过了昨夜,可亲搬出去住的意念更加坚定了。想想看,才一个晚上,她就已经把持不住,趁他睡着的时候爬上他的身体对他胡作非为,如果她从此住了下来,跟他朝夕相处,那还得了!

  继续住下去,她还不知道会做出多少丢人现眼的事情来,所以,无论如何,她都得火速搬走,从此之后离他愈远愈好。

  搞不好日子一久,她对他的念就没那么深了,到那时候,她衷心盼望他们还能像以前那样当好朋友。

  “总之,我没生你的气,你不用担心,我只是在闹小别扭,而那不关你的事,等我安定下来,我一定头一个通知你,好不好?”

  等心情平复了、想通了,可亲觉得明明是自己会错意、表错情,还把错怪在赵时元身上,这对他而言并不公平。

  她当初明明是那么想当他一辈子的好朋友的,若现在为了这段不可能的恋爱而跟他吵翻、甚至是当不成朋友,不是她乐意见到的结局,所以她想通了,她会努力不将这段婚姻关系当一回事,她希望能跟他永远在一起,所以无论如何她都得搬出去。

  “你就成全我吧!”

  “你真的不愿意跟我住在一块儿?”他真的……这么难相处吗?以至于连他最要好的朋友都不愿意跟他同住一个屋檐下?

  “是的,我真的‘不能’跟你一起住!”不是不愿意,而是不能,因为住在一起,就会发生意想不到、她不能控制的事。

  “好吧!如果你坚持的话,就搬出去吧!但是……”他还有但书,“你得在这附近租屋,我们两个才可以就近照顾对方。”毕竟他们两个还是名义上的夫妻,可亲说什么都是他的责任。

  “可以。”只要不跟他住在一起,她什么都没问题。

  “还有,房租得由我支付。”

  “这怎么可以!”

  “为什么不可以?你是我的妻子。”

  “只是名义上的妻子。”所以他可不可以别再扯上他们俩的关系,他明知道他们的婚姻关系是假的,不是吗?干嘛一直提?

  “就算是名义上的妻子,你依旧是我的责任。”而他是男人,绝没有让老婆出钱养家的道理,所以那笔租屋的钱,他无论如何都得出。“这件事我很坚持,如果你不答应,那就算了,就在这里住下来,哪儿都别搬。”他很坚持。

  而可亲为了搬出去,只好点头答应。反正他有钱,如果他这么喜欢当冤大头的话,就让他当吧!她不跟他争了,只是……他需要如此逞强吗?

  从那天起,从找屋到搬家,赵时元就一肩扛起有关可亲的一切,她兜不用了,他却还是执意将责任揽下。

  责任、责任!他真是笨死了!他兜他们是假结婚了,那他干嘛还老把责任、义务挂在嘴巴上,他这样很蠢的他知不知道!

  “这我来拿就好了!”

  看到可亲扛了个大箱子,才刚搬张椅子上楼的赵时元又急急忙忙地跑下来,伸出双手就要接过可亲的杂物。

  “我来吧!”他说。

  来就来!可亲把大箱子丢给他,那不可轻忽的重量差点压垮赵时元。

  “这……很重喔!”

  “是很重啊!”早知道他一个文弱书生拿不动的,他还要逞强;她想他这辈子拿过最重的东西,应该就是笔了吧!这老学究!“你真的行吗?”

  她跟在他后头闲晃,看他扛个大箱子已经是脸红脖子粗,汗水像雨水一样直淌,整件衬衫都被浸湿了。

  可亲看了觉得不忍心。“还是我来吧!”他根本没做过粗活,要他扛这么重的东西,根本是强人所难。

  她伸出手来,他却直说可以,“这种粗活怎么可以让你一个女孩子做呢!”好说歹说,他总是个男人,有他在,可亲就该乖乖地待在一旁喝茶纳凉。

  “你也知道我是个女孩子!”她原以为她在他心目中只是个男人婆,不值得他喜欢,不值得他捧在手掌心爱护着,原来……原来他还晓得她是个女孩子。

  “我当然知道,因为你皮肤比我白、比我细嫩,还有你说话的声音细细的。你知道你的声音很好听吗?”

  “我不知道。”因为她从没听他讲过。

  “你的声音很好听!”他慎重其事地告诉她。事实上,他很喜欢听她讲话,尤其是当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听她说说话,好像什么事情都能迎刃而解。

  终于到了!赵时元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可亲的箱子扛上楼。

  这是一栋两层楼的透天厝,房东是对老夫妻,儿子、女儿都在国外,家里就只有两位老人家,人口简单;这儿的环境不错,一、二层楼虽是同一户人家,却有各自的门进出,一楼另外有个楼梯可以到二楼,进进出出根本不必经过一楼房东家,是个环境幽美的居家好环境。

  只是可亲没想到原来赵时元也有神通广大的一天,竟然可以在短短的时间内找到这样的居家环境。

  “你怎么找到这房子的?”她问他。

  “房东是我学校退休的一位教授,我跟他是忘年之交。”

  “原来你也有朋友!”这可是不得了的事呢!

  “我当然有朋友!”可亲说这是什么话?没有朋友,他要如何过活?只不过他的朋友不像她的朋友那样年轻有活力。他的朋友全都是志同道合、能一起研究古文、学术的,只有可亲不一样。

  可亲是他第一个年纪相当、兴趣却迥异的朋友。想想,这真是奇怪的缘分,因为举凡跟他相处过、年纪跟他差不多的年轻人,最后总会受不了他的古板,之后就渐行渐远。只有可亲不一样,这么多年了,她从不会嫌弃他话题无聊、思想老旧,她一直都在他身边,不离不弃。

  可亲是他这辈子最重要、最要好的朋友了!

  “我明天来帮你粉刷!”赵时元说。

  “不用了!这屋子还八成新,不用粉刷也能住得很舒服。”她不是个对住宅品质讲究的人,所以他就别忙了,更何况……知道他永远只当她是朋友,一辈子都不可能爱上她之后,她就不想欠他太多,不想领受他太多的人情……

  她怕自己若是欠他太多、领受他太多的温柔,这段感情只会愈陷愈深,而她不想再这样执迷不悟下去。她应该早日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不该把他放在心里的第一位,因为他跟她是永远不会有结果的,所以她要跟他拉开距离,只将他当成好朋友,就像他对她一样。

  “你可以回去了,剩下的我自己收拾就行了。”

  “你要我回去?”

  “要不然呢?还是你想留在我这里吃顿饭?”

  “呃……”他的确有这样的念头,毕竟可亲的手艺好,而他对于吃的很挑剔没错,但对于煮东西可就不在行了。只是可亲已经下了逐客令……“那好吧!你忙你的,有空再cAll我。”

  “知道了。”可亲随口敷衍他。事实上,她最近想离他远一点,想一想自己该怎么样才能从暗恋他的感情中抽离。

  “你不是说你会cAll我?为什么没有?”

  赵时元等了可亲的电话两天,可亲却迟迟没打来找他,最后他按捺不住了,主动打过去。

  他想知道她搬过去之后能不能适应,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但她却一通电话也没有。她不知道她这样令人很着急吗?

  “我忙,很忙!”事实上,她还在婚假期间,不需要上班工作,所以每天闲闲在家k,用一堆风花雪月的故事情节来填塞她空虚的心灵,但她才不想让他知道,若是让他知道她闲得发慌,一定会札出去见面。

  札出去干嘛?她就不懂,他们俩又不是男女朋友,他干嘛一天没见到她的面、没听到她的声音就急得发慌,好像她随时会出事一样。

  “你还在忙?”忙得连拨一通电话给他的时间都没有?

  “是的,还在忙,而且很忙、很忙!”才怪!啃了一口苹果,她继续跟他边讲话边看,不想因为他可怜兮兮的声音而让自己心软,这一次她一定要从迷恋他的情境中走出。

  “那你……吃饱了吗?”赵时元问得小心翼翼。

  他从来没跟可亲这么生疏过,可亲好像刻意在他们两人中间拉开了距离。为什么?她到底在生他什么气?他一点也不明白。

  “如果你还没吃,我们一起出去吃你最爱吃的日本料理。”到最后,赵时元还得祭出美食来讨好可亲。

  “吃饱了。”可亲却一点也不领情。

  以前就算是她真的吃饱了,但只要他一约,她还是会赴约,陪他吃一顿饭、喝一杯茶的,而今天她却想都不想的就拒绝。赵时元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他无力地垮着两肩,左手抓着头发,心急的想挽回他跟可亲的友谊,却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下手。

  “你没事了吗?”

  “什么?”

  “没事的话,我就要挂电话了。”

  “你要挂电话了?”

  “你忘了我很忙、很忙的吗?”她不想继续跟他闲扯下去,让两人之间的关系更是不清不楚。她要快刀斩乱麻,除去这段爱恋,好让自己从此之后的日子更幸福美满。“再见了喔!”

  “等等!可亲……”他还有话要跟她说,她别急着挂断电话啊!赵时元才刚开口,但已经来不及了,话筒传来“嘟嘟”的断讯声音。

  可亲真的这么忙吗?忙到连跟他通电话的时间都没有?赵时元颓然地放下话筒。

  头一次,可亲对他这么疏远,他对她的冷漠并不习惯,只觉得她不理他,他心头就闷闷的,胸口像是压了一大块石头,心情怎么样都轻松不起来,而且他肚子好饿,家里能吃的食物就只有泡面了,这个时候孤单一个人吃泡面……怎么看都觉得自己好可怜。

  于是,赵时元决定了,简单的打理一下亦鹋仪容,他像个孤魂野鬼般拎着食具——便当、筷子,出去觅食去。

  前面那个笑得既开心又明媚的人是谁?

  赵时元揉揉眼睛,以为自己眼花了。因为那个笑得花枝乱颤、乐不可抑的女人,就是跟他说她很忙、很忙的可亲。

  她不是忙得连跟他通电话的时间都没有,怎么会跟个男人出来逛超市?!赵时元立刻奔了过去。

  “可亲!”他不信真的是可亲,所以叫叫看,没想到那女人真回头了。

  果真是可亲!他没有看走眼。

  “你怎么会在这里?”

  “房东太太的儿子刚从美国回来,人生地不熟的,房东太太要他买瓶酱油,他都不晓得要去哪里买,所以我就陪他出来了。对了,忘了跟你们两个介绍。方仲达,赵时元。”

  “你好。”

  “你好!”

  两个男人客气的点头、握手,寒暄的时间却不超过三秒钟,赵时元便把注意力移回可亲身上。

  “你不是在忙?”为什么她会有时间陪房东太太的儿子出来买东西,却连跟他讲话的时间都没有?

  赵时元意识到有些事情在他跟可亲之间已经悄悄地在改变,而那种改变令他不舒服、不愉快,他不愿意。

  “你跟我来一下!”他不管三七二十一,拉着可亲的手就跑。

  “你在干嘛?你这样很没礼貌耶!”

  他才不管有没有礼貌,总之无把可亲拖到一旁去,两人单独相处了再说。

  “你最近为什么都不理我?”

  “我没有,你别瞎猜。”

  “我没有瞎猜!你动作太明显,明显到连我这么迟钝的人都发现事情不对!可亲,要是我做错了什么,你老实告诉我,不要折磨我,你明知道我不是个脑子灵光的人,我做事向来一板一眼,说一就是一的,不懂得转弯……”

  “你犯不着这么贬低自己,我真的没生你的气,是你多心了。”她只是单纯的想从暗恋他的日子中抽离,其余的她根本没多想。

  “可是你对那个男的笑,你对他好……你甚至陪他出来买东西!”

  “那是因为他人生地不熟的。”

  “你却连通电话的时间都不肯给我,为什么?”

  为什么?他一句话问得可亲哑口无言。如果她今天能跟他说为什么,她犯得着如此辛苦吗?她就是不能说,所以才逃得这么累,不是吗?

  “你喜欢他吗?”

  “你想太多了。”

  “我没有想太多!因为我看得出来他喜欢你!”那男的一看到可亲就眉开眼笑的,一副乐不可支的模样,像是中了乐透,那分明就是好喜欢、好喜欢的样子,而……“他喜欢你,你喜欢他吗?”

  赵时元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他不懂,就算是可亲喜欢那男的,但是答案有这么重要吗?他不是心如止水,不是一心一意只拿可亲当哥儿们看待吗?他不是嫌爱情太烦人,所以才决定这辈子都不谈情说爱的吗?那他现在着急什么?

  赵时元急巴巴地看着可亲。时至今日,他才晓得他对可亲绝不只是友谊那么单纯,当她不再让他呼之即来、挥之即去时,他心就急了;当她不再时时出现在他身边,他就浑身不自在……

  可亲之于他就像空气般那么理所当然的存在,当他失去了,他才晓得有多么重要o

  他不要可亲跟别的男人谈恋爱!他不要可亲跟别的男人睡在一起!因为……因为可亲只要跟别的人睡,就会出现怪怪的行为,而那种行为……那种行为……他只容许她对他做。

  所以,当初他让可亲搬出去就是个错误,他只知道那屋子环境单纯、人口简单,但他独独忘了房东有个优秀的儿子,他人虽然在美国,但偶尔会回来台湾看父母亲。

  这年头拿绿卡的还能心心念念着在台湾父母的孝子、孝女已经不多了。

  而可亲眼前竟然出现了一个,可亲还能躲得过吗?更何况他们结婚当天,可亲就已经跟他说过,她渴望被爱、被呵护……

  “可亲……”

  “你怎么了?干嘛苦着一张脸?”可亲看着他。

  “我……我……”他想跟她说,他喜欢她,他到现在才发现他好喜欢、好喜欢她,他不要她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但是……看着可亲担心的表情,喜欢的话竟然说不出口!如果可亲只当他是普通好朋友,那么喜欢的话一旦说出口了,会不会吓坏可亲?

  “你到底怎么了?”他干嘛一副要大便的样子?

  “我……”

  “你怎样?”

  “我……肚子饿。”到最后,喜欢的话说不出口,他只能说自己肚子饿。

  “肚子饿?你到现在还没吃饭?”

  “嗯!”他很可怜地点点头。

  可亲看到他这副模样,原本打算对他狠下心来、不理他的铁石心肠顿时软了一大半。

  “你想吃什么?”

  “我最爱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