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揉搓着穗海敏感的。

  身体因挑逗而微微一震,穗海又开始不住颤抖。

  「右边的比左边的更敏感——这句话用英文要怎么说?」

  「什么……?」

  「刚才我已经告诉你该怎么讲了,所以这个题目应该不难吧?」

  这问题也未免太蠢了吧……在这种情况下,又怎么可能记得起来高宫教过的东西啊……穗海不满地在内心不断嘀咕着。

  「还是不知道吗?一个一个慢慢想就好了呀……首先定语是什么?是‘比较敏感的’对吧?左边的英文怎么说……?」

  「……feelBetter」总算是稍稍想起来了。

  「没错……很好,那主语是——mefellBetternipple,敏感的英文是——sensitive,右边比左边更敏感,所以要用比较级。myfeelnippleismoreverysensitivethAnmyrightone这样你懂了吗?」

  这样说起来……好像的确是这样没错。

  穗海有点迟钝的脑袋正努力运转着,试图把高宫教的东西记下来。

  不过,就在穗海还没搞清楚自己是不是真的已经懂的时候,高宫很不耐烦地摧促着,腰又微微地插得更深了。

  「……唔嗯……啊……啊啊啊……」

  「你很敏感嘛……已经快高嘲了不是吗?只不过插进去一半,这边就湿成这样。光是被插就这么敏感的人是谁呢?」

  高宫保持这样浅浅插入的状态,开始扭动着腰。

  当摩擦内壁时,穗海的理智已经完全崩溃。

  ——希望高宫的分身赶快插进来……穗海现在的脑中除了这件事,已经再也想不到别的了?

  「拜托……求、求求你……啊……啊嗯……不行了……我已经……噢……」

  「真拿你没办法!」

  语毕,高宫便把腰猛然一送,进入了穗海的最深处。

  「啊啊啊啊啊……!」

  那一瞬间,穗海觉得眼前一片空白,后蕾强烈地抽搐紧缩着,全身都浸在快感的浪潮中。

  「呜……唔嗯……」

  已经变得黏呼呼又潮湿的后蕾,已经完全感觉不到任何疼痛了。

  「啊……啊?啊?啊……」

  穗海禁不住贪求着快感,于是开始自己动起来,把腰挺得直直的,另一方面,高宫也慢慢地扭着腰。

  「啊?啊啊……啊?啊嗯……」

  在穗海里面来回抽送的,被肉壁夹得紧紧的,简直就像被无数的舌头吸一样。

  「哈啊……啊,啊……嗯啊……!」

  不知道高宫抽送了多少次,又顶了穗海的最深处多少次……最后终于达到了高嘲。

  像棉花般瘫软在床上的穗海,立刻陷入了深深的睡眠。

  好像有种……正在被谁抚摸着头的感觉……

  好舒服……

  因为很舒服的关系,所以穗海无意识地往那个软软的东西靠了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

  「好痛……」

  已经完全惊醒的穗海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他抬起头看了看,发现高大的高宫躺在长长的沙发上。

  穗海立刻明白自己是被高宫给挤了下来。

  「你在干什么啊?」穗海如此怒吼着。

  然而,高宫只是姿态优雅地拨了拨掉在前额的头发满不在乎地说……

  「这边已经没有你的事了,你继续把那些工作做好吧!」

  「唔……可恶……」

  这样的说法,真是太过分了!

  「说起来妨碍我打扫的人,不就是你吗!」

  「妨碍你?是你要我教你功课的啊!我不是教了吗?嗯……不过从结果看来,你的学习效果似乎不大,好像没记得多少就是了……」

  「耶?那种程度的问题,我本来就会好不好!还不都是因为你,害我脑袋一片空白,连本来记得的东西都想不起来了!」

  「喔?」高宫摆出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啄起了嘴。

  「那这样的话,现在你记得了吗?我的后面比前面敏感这句话,用英文要怎么说?」

  当高宫讲出这个问题时,穗海的脸「涮」地一下子红了。

  「喂喂!这是什么鬼问题?你就不能问些比较正经像是考试时会出的题目吗?」

  「你要是能回答刚才那些问题的话,我就再考你一些别的……」

  「你说什么!」

  「这根本称不上是问题!」

  气愤的穗海在心里这样想着,可是又无法对高宫说出任何反驳的话来。

  ——唔唔……

  穗海开恃寻残留在记忆中的微小片段。

  ——我记得……首先是找出主词跟述语……主词是……述语是……敏感,感觉到……所以是……

  「答案就要呼之出了!」海心里想……「还好……即使在做那件事情,头脑还是有在转动嘛……」

  ifeel……后面比较敏感……后面是……BAck?

  「要不要出些简单点的问题呀?」

  「等一下?等一下!嗯嗯……那个……ifeelBAck……」

  「时间到!」

  穗海才刚要回答,就被高宫喊停了。

  「看吧——一点都没记住嘛!这就是平常老是借别人的笔记来抄,自己不好好用功的下场。」

  唔唔……虽然的确是这样,但也不必讲得这么明白吧!

  「从明天开始我会认真教你,所以今天你就先把剩下的要作做完吧……啊……在那之前,你最好先去冲个澡……」

  高宫说完之后看了穗海一眼,穗海正气鼓鼓地盯着他。

  「你有什么想说的话吗?」

  当然有……想说的话是,十天十夜也说不完。

  穗海这样想着。

  你以为我是托谁的福才变成现在这样的?你只不过头脑比别人好一点点,有什么好践的……还有,别墅的杂务不是应该两个人一起分担吗?为什么到头来变成我一个人的工作啊?

  不过,由于高宫的手上握有那些照片,所以他所有的无理任性要求,穗海都得听从。

  「没什么……我没有什么想说的,主人。」

  穗海大大地吐了一口气,随即站了起来。

  没时间跟高宫在这边穷耗了,今天的工作堆积如山,要不赶快做完的话,明天还是得继续做。

  就在这个时候,高宫吹了声口哨。

  「不错耶……我刚刚说的那个……」

  「那?那个?」

  「你刚刚不是叫我主人吗?我看以后你就这样叫我吧!」

  「我……我?不、要!」

  穗海又惊又怒,抗议地大喊。

  「谁要这样叫你啊!我只不过是开个玩笑罢了,你可别把这种玩笑当真!」

  「那不然再多给你其他选项好了,叫我主人或叫我哥哥主人」高宫笑咪咪地说。

  「去你的!」穗海终于精神崩溃,对着高宫大吼。高宫吐了吐舌头,将穗海一个人留在客厅内,自己离开了。

  穗海思考良久……要避免继续被高宫需索无度,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找出那些照片!虽然高宫说暑假过后就把照片还给他,可是这种恶徒的话能相信吗?所以一定要找到那些照片!穗海在打扫的时候还特别留意了一下,可惜一直没有发现那些照片的下落。看来要认真地找才行,这天晚上,穗海趁着高宫洗澡的时候,偷偷摸摸地潜进了高宫的房间。高宫虽然会要求穗海打扫别墅,但他从来不让穗海进自己的房间。所以那些照片极有可能在那里。穗海轻轻地推开房门,踏了进去。房间里十分整洁,简直就像没人住过一样。

  「要从哪里开始找呢……?书桌的抽屉吗?」

  虽然擅自翻动别人的东西是不对的行为,但为了自保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穗海打开了最上面的抽屉,里面放置了笔记本、文具、参考书……但是没有照片……

  他逐个拉开下面的抽屉,但那些抽屉几乎都是空的,找了半天,别说是照片了,连当时那台数位相机的影都没看到。

  他又检查了茶几和床底下,同样也没有什么发现,由于房间里东西本来就不多,所以一下子就翻完了一遍。

  「唔……到底藏到哪里去了?」

  穗海屏住呼吸,往床上躺了下去。

  ——干脆在这睡觉好了……

  穗海满不经心地想着。

  唉……要是高宫抱我的时候可以温柔一点就好了……他实在是太粗暴了……

  而且……刚刚睡觉的时候,好像有谁在摸我的脸……

  应该不可能是高宫吧……他只会把人从沙发上踢下来而已。

  ——大概是我在作梦吧……

  ——真是的……光是想到这件事,就觉得腰又在痛了……

  ……咦?

  穗海的眼角余光忽然瞄到床头的小柜子。

  刚刚没检查到这里!

  穗海马上坐了起来,打开床头柜的小抽屉,里面赫然放着那台数位相机。

  找到了!

  他在心里小小地欢呼一声。

  数位相机旁放着一本黑色的记事本,微微露出一张照片的角角,既然已经找到目标物,就不要再乱看别的东西啦……而且,这可是侵犯隐私的行为啊!

  不过,压抑好奇心对身体不好呢……

  而且对方是个不折不扣的大恶魔,干嘛为他着想啊!

  穗海想着想着,便心一横把照片抽了出来。

  「啊……」

  那是一张很旧的照片,照片里是父母跟小孩子的合照,小孩子大概五岁左右吧!照片的背景是一幢很漂亮的洋房,感觉上像是在外国拍摄的。

  照片里的女人相当年轻,不过还可以看得出是菜美子本人,也就是高宫的母亲。

  这么说来,这个小孩子就是高宫罗!那旁边的这个男人应该就是高宫的亲生父亲了。

  高宫一直把这张照片带在身上,是不是为了提醒自己不要忘记那个家呢?他应该很不谅解母亲再婚的事吧……

  说不定他打一开始就很讨厌我,所以才会对我做那种事……而不是因为我在便利商店看到他跟那个男孩子在一起……

  穗海的心情一下子变得沉重起来。

  突然传来门把转动的声音,吓了穗海一大跳。

  「糟糕……!」

  穗海慌慌张张地把照片放回原位,紧跟着门就被打开了。

  「你在这里做什么?」

  「没……没什么啊……」穗海有些心虚地回答。

  刚才偷看照片的事,应该没被高宫发现吧……

  「你想要在这边过夜吗?」

  「咦?」

  「你不用隐瞒我,你是想跟我才跑到这里来的吧?」

  「开什么玩……这……唔……说真的……那个……」

  对呀,要是拿这件事当藉口的话,就不会被发现我来这里的真正目的了……可是……

  「我们都这么熟了,你犯不着害羞吧……」高宫坏坏地笑了笑,关上门走了进来。

  那腰间缠着浴巾,衣衫不整的模样,不知为何看起来格外的迷人。

  「耶……这个……不是……」穗海瞪着高宫滴着水的前发,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

  高宫眯着眼睛,突然噗地一声笑出来。

  「怎?怎么了?有什么好笑的?」

  「没什么,你本来的目的是那个吧?……」高宫用下鄂指了指床柜的方向,床头柜上放着刚刚拿出来的数位相机,穗海的脸色一下子像火烧一般。本来打算立刻藏起来的,可是不知道怎么搞的,这么重要的事竟然忘记了!

  「不过,就算你拿到那台相机也没有用,里面没有插记忆卡。」

  「记忆卡……?」

  「记忆卡……就像一般相机需要底片一样,数位相机需要用记忆卡来储存影像。」

  「!」

  听到高宫这样说,穗海赶忙打开数位相机检查。

  果然是空的!

  「你藏到哪里去了?快点还给我!」

  「还给你?那是我的东西吧?」

  「喂喂!可是你拍的是我啊!记忆卡在啊,快说!」

  「你说呢?」

  高宫耸了耸肩。慢慢地走进房间内。

  「不过,就算你找到记忆卡也没用,因为我已经把那些照片用e-mAil转寄到家里的电脑了,你拿走记忆卡也没有任何意义。」

  「可恶……!」

  穗海咬牙切齿地瞪着高宫。

  他那么小心谨慎,要拿回照片的可能性根本就是零。

  高宫笑了笑,托起穗海的下鄂,轻声问……

  「跑到别人房间内东翻西找的坏孩子,必须具备什么条件,你知道吗?」

  「那种事谁知道啊!」穗海愤怒地回答。

  「咦?真的不知道吗?」

  「……」穗海眼睛飘向旁边,小声地呢喃了一句。

  「我没听见,你再说一次。」

  「……」穗海恶狠狠地盯着高宫,然后像火山爆发似地大吼:「要敢作敢当,有胆做就有勇气担!」

  「……说的好!」

  高宫笑着拍了拍手。

  「把衣服脱掉,今晚就睡在这里吧——要是你乖乖听话的话,我是不会对你做环事的。」

  「什么东西嘛!什么叫做不会对我做坏事?你?你这家伙……反正还不就一直这样那样……!」

  已经过了一个礼拜了,穗海的手腕还看得见青紫色的瘀血跟擦伤。仔细瞧瞧,连脚踝也有当时被捆绑的伤痕。

  不管洗衣服还是做家事,只要一沾到水,那些伤口就痛得不得了。

  不过高宫一点也不在意,还大言不惭的说……

  「我说过啦——你要乖乖听话嘛……」

  「那可真是抱歉啊!我就是一点也不乖巧可爱!」

  「哈哈哈——」高宫闻言不禁大笑。

  穗海生气地皱起眉头。

  算了,要这个粗暴的家伙温柔一点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傍晚,两个人一起在厨房里张罗着晚餐。

  穗海站在流理台前,正在准备香菇炒饭所需的材料。

  而高宫切完培根之后,就开始切做沙拉的生菜。他的刀法相当俐落,一看就知道不是生手。

  「要是这么会做菜的话,每次都由你来做就好了啊!」穗海斜眼瞄着高宫,「是因为高宫母亲经常在工作的关系吧?」

  「你才奇怪呢……明明家里只有你跟父亲,为什么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不会做?」

  「呃……因为我家有请专门的帮佣……」穗海怯怯的这样说。高宫斜了他一眼,表情中带着不屑。

  「其实我也不想做的这么过份,要是你乖一点的话,我就不会对你那样粗暴了。」

  「在那种情况下,我怎么可能不反抗啊!」穗海愤怒地挑了挑眉毛,瞪着高宫。

  「喔喔……原来如此,其实你比较喜欢被绑起来的感觉吧!」

  「什么叫——原来如此——啊!」穗海最讨厌失去自由的感觉。那种感觉是高宫无法体会的。

  「我看是你自己喜欢玩捆绑的游戏吧?」

  「唔,没错。」高宫很爽快地这样回答。

  「你……你这个变态!托你的福,我可是吃了不少苦耶!」

  「所以我这不是在帮你忙了吗?」

  高宫一副快被烦死的表情,穗海终于乖乖闭上了嘴。

  虽然穗海不大愿意承认,但能够跟高宫一起准备晚餐,的确是件快乐的事。

  而且自从来到这边生活之后,高宫变得容易亲近多了……这一点让穗海十分高兴。

  「接下来只要把这些东西炒熟,晚餐就可以上桌了。」

  高宫把材料准备好之后,离开了流理台。

  正当穗海开火准备热锅子的时候,高宫忽然冷不妨伸手抱住他的腰。

  「哇,喂!小心点……!很危险啊!」

  「我只是想抱抱你。」

  ——真是的。

  穗海屏住了呼吸。

  要是放任高宫不管,他一定又会故意问「这样有感觉吗?」然后对他做出一些不轨的举动。

  不如干脆回答他「没错,好舒服呀……所以你还是快点住手吧!」

  穗海认真地摸拟着接下来的情况。

  啊……我在想什么啊!这样简直就像新婚夫妇在调情说……

  想到此,穗海的脸颊开始微微热了起来。

  「像这个样子……」

  「嗯?怎么了?」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万一你男朋友看到我们这个样子的话……会作何感想呢?」

  终于,穗海说了出口。

  「你男朋友是谁?」

  「是你!你的男朋友啦!我怎么可能会有!」

  看到高宫一脸疑惑的样子,穗海气急败坏地喊道。

  「你忘记了吗?就是上次在便利商店前面看到的那个……」

  「喔喔,那个啊——」

  高宫淡淡一笑。

  「那只是我朋友啦!我们并没有一起睡过,也许你不相信,可是我们之间真的是清白的喔!」

  听到这句话,穗海不知怎么地突然松了一口气。

  为什么……我会这么在意呢……

  「可、可是……你也说过我不是你喜欢的型,对吧,要让我乖乖闭嘴,有那些照片就够了,为什么还要……还要继续抱我呢?」

  高宫似乎听懂了他的问题,他眯起双眼,想了一会才开口:「这个嘛……我也不清楚,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我会这么做并不是因为喜欢你。」听到这句话,穗海的心不知不何突然抽紧了一下。

  他冷冷地把高宫的手拨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