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

  王高兴摸着端木风情的头,一时间竟觉得其实自己只有一个孩子的想法来。

  “皇儿辛苦了……快快起来了吧……。”说完伸出就去扶端木风情。

  “为父王行军打仗,本就是王儿该做的事。只是孩儿不能在身旁左右服侍,父王一切可安好……。”一番话说的王更是虚叹不已。

  七个孩子,三女四男,却还只是晚晴的女儿最贴心。只心里还怪着自己偏心,总想为什么风情还何不是男儿之神,这便是王的心结了。

  虽可女主天下,但……

  “我儿既有此心意,父王满足了……。”说完,俯视群臣。顿时又觉得在这朝堂上不宜讨论家事天伦。

  当后端木风情禀报了西北边疆的一些后事之后,王心里喜,大赦天下。晚上御花园设宴庆功。

  端木风情这一行,自从往西北去之后,就再没好好休息过,王心里不舍,还没退朝,就让她先行回战殿了。

  端木风情领了命便出了朝天殿,却并往北面的战殿走去,而是往南。

  雪宫内

  向枫端琴于院中,轻轻的抚摸着,眼睛时而看向大门口。当真频顾眉目盼兮。

  一身戎装未换,手执头盔立于前,剑在腰际斜斜的跨着。

  端木风情就这样出现在雪宫门口,将雪宫都衬的浩然正气的明亮起来。向枫看了笑的如孩儿般的美丽起来,也弄不清原因。

  端木风情皱眉,向枫对着门口喊道,“你皱眉的样子不好看……。”说完咯咯的笑起来,仿佛见了端木风情,她今日就不正常了起来似的。

  松了眉头,枉她是弛聘沙场叱咤风云的端木风情,此时也不知道做何是好?

  “你就坐在那台阶上可好……。”

  端木风情堂堂墨诸国长公主,如今被人叫她做到门边的台阶上。端木风情没出声,走近了来看向枫,手捏着她的下巴,眼里她的眸子明浩的闪亮。

  “倒比两年前更漂亮了。果然不愧是梅容的女儿。”端木风情不知说什么就说出这话来了。向枫听了,只皱眉,脸上的笑容荡然无存。

  娘亲,娘亲,这墨诸国到底跟你有什么关系?

  在端木风情模糊的记忆里,梅容的笑颜能点亮墨诸国寒冷的星星……。

  向枫粗暴的扭过头,甩了端木风情的手。

  端木风情冷哼了一声,转头就要离去。

  脚踏上石阶的时候,身后传来向枫冷冷的声音,“你就不能听完了我弹一曲再走吗?”问的就真那么哀怨。

  端木风情停了一下,还是继续往外走去。

  向枫心狠狠的被撕了一下,比这北国的寒风还扎的痛人。钻研了一夜,她就能这么走了。

  抬手都是三分清冷,滴着的泪落到琴弦上。还坚持着把本想奏的东西弹出来,心里对自己道,她是谁?她是藏雪二公主,将来她要保护娘亲和王弟,怎么就能在墨诸这么没志气的倒下?

  一曲气势磅礴的凤啸九天,就这样呼啸而出。

  一墙之外,端木风情闭着眼睛对着天空叹了一口气,还是抬步走了。远远的都还能听到向枫的琴声隐约的传来。

  晚上

  雪下的大,不过还是照例在御花园所在的殿堂举行庆功晚宴。

  等端木风情到的时候,众人早已到了。厅堂上的歌女衣裳淡薄,也不见得冷似的跳的风情万种,眼带媚态。

  封肆见她来了,拉了彩衣来见她,“彩衣,来,这是你大表姐。”

  彩衣万福了身子,“彩衣见过大表姐……。”礼数周到。

  端木风情之前被弄的不快活,脸色阴沉。这下见了舅舅家的侄女这般乖巧,脸上的的表情也缓和了下来,拉着彩衣的手。“以前就听封肆提起家里还有位漂亮的表妹,这回见到了,果然是国色天香,只是来了墨诸这么些日子,我都不在,也没好好照顾着。这里跟鸾荣的气候也不一样,一切可还习惯……。”

  “恩,还好,还都习惯。”彩衣见这未传闻中的神武的大表姐如此亲切,心里自然也是高兴。

  “若是缺些什么,直接跟我说……。这里怕也比不得你在家自在。”

  “有哥哥在,也什么都不缺,谢谢大表姐。”

  “恩,回头我那里王赏了几件物件,你拿了去吧,都是女孩子的首饰香粉,我那多了也用不上。”端木风情倒是真的喜欢这个舅家的表妹。

  若是赏了旁的东西彩衣也许都不会要,在家的时候。堂兄都赏了好些东西给她。一点意思都没有。不过表姐给的都是些女孩子的物件,她也不免心动,就谢了端木风情。

  边上的音韵见自家皇姐对彩衣如此之好,就算是彩衣跟在这两年里,已经跟她好的一踏糊涂了,她也免不了要吃醋。

  “皇姐都不关心人家了……连看都不看人家一眼……。”瘪着嘴的样子,煞的可爱。边上的这些人个个都比她年长,这一下别她惹的都笑起来。

  正当众人都其乐融融的时候,外面一点白色的身影在飞雪中渐渐的隐现出来。也不知道究竟是谁朝着这边大殿走来。

  端木风情半眯着眼,觉得这身形如此熟悉,一时之间也想不起来。一回头间看到莲贵妃脸上算计的笑容,这才明白了。不过这引人注目的当头,她也不能动作太大,到时候只能见机行事了。

  等向枫一张美的不逊色于端木风情的脸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莲妃亦拉着王,指着殿外正在脱掉白色大氅的向枫。“王,您看,那就是容儿的女儿,如今她来这里过了年之后就三年了……。”

  一听说是梅容的女儿,王顿时的兴趣也上来了,在殿上跟着莲妃交谈起来。

  下面,向枫刚一踏进来。端木风情就迎上来,群臣斗乐,见着除长公主之外的如此绝色,都好奇是何方神圣。但见长公主先走上去,自然也不敢靠的太近。

  “你怎么会到这里来……。”端木风情压低了声音。

  她必须摸清楚这事情的起由。

  “不是你派人叫我过来的吗?”

  向枫是何等聪明,当下也就明白过来,自己被卷进一场阴谋里来了。而那人对付的目标正是端木风情,心里有些懊悔。

  “行了,我跟你一起去见过父王吧……。”说完就要领着向枫往里走。

  事情到了这个时候,越是躲不得,最好的办法只有坦然解决了。

  一边音韵看到自家师父来自然也不肯就这么罢休,冲上来,“师父……。”

  向枫停了下来,“音韵……。”

  端木风情见如此情景发话了,“音韵,你站到一边去,皇姐先带她去拜见父王。”

  “哦……。”音韵又望了望向枫。

  向枫朝她笑了笑,“明儿个到我这里来,师父陪你下棋。”

  “好。”

  彩衣虽只比音韵长一岁,但这丫头心思细腻。已在一边观察到大表姐的异常之处。心里好奇,就拉了音韵到一边去问。

  端木风情领了向枫拜见了王,王心里高兴,又赐坐于前。

  “抬起头来给王看看……。”一边莲贵妃有点狐假虎威的样子。

  端木风情暗地里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她瞧见了,还甚为得意的回瞟了过来。

  向枫却也还是无奈的抬头,王见着了那张熟悉脸,却也感叹故人。“你娘亲现在可好……。”

  “向枫来墨诸已近三年,是以并不得知娘亲是否安康……若娘亲得知王还惦念,定会感激万分……。”真是滴水不漏。

  “哎……我都老了,晚晴也已经过世这么多年了。就不知你娘如何……。”王也有王的人情味,他的青春懵懂年华。

  向枫不知道梅容与墨诸国的关系,也不敢虽然搭话。

  古语云,祸从口出。

  莲贵妃见王自顾感叹年华,在边上插话道,“当年若王纳了梅容为妃,想必枫公主就是您的种了。真是错了一桩好姻缘啊……不过我看这孩子与他母亲容貌相似,王何不……。”

  话还没有说完,端木风情一边带着,“父王何不收了枫公主做义女,也能引为美谈……。”

  向枫在一边好不惊心,任人都能看出莲贵妃接下来会说什么。若不是端木风情在一边插话,只怕自己就要嫁给这足以做她父亲的男人为妻了。

  莲贵妃故意着脸色尴尬的停顿一下,然后又满脸矫情的扑到王身上,“依本宫看长公主此法也好。”

  王面带微笑,众人瞧不出所以来。

  莲贵妃眼看使计成功,自然心里高兴。端木风情一向大风浪过来,沉着气。向枫身在别人的国土上,没得半点发言权。

  “恩……想当年,晚晴与梅容情同姐妹,是以不晚晴不愿让朕纳梅容为妃,怕委屈了她。如今我看皇儿跟枫公主也是交情非浅……。”停顿了一下,王有继续开口道,“看来本王注定要带着遗憾走了……也罢,也罢。本王就收枫公主为义女……”

  话虽如此说,但王的脸上已露愠色。

  “皇儿多嘴,请父王降罚……。”端木风情跪了下来,当真请罪。

  “起来吧,你刚凯旋归来,父王怎么舍得罚你呢?……”此话甚有别意。

  端木风情刚站了起来,向枫一边又不失时机的跪下来谢恩。

  殿外,雪纷飞的乱,殿内,人心复杂。

  音韵一边高兴的跑到向枫面边,“以后我就不叫师父了,叫枫姐姐了,嘻嘻……父王真好。”

  端木风情和向枫又被音韵这一句话给骇住了。

  王淡然了句,“王儿高兴就好……。”

  虽说这事就这么有惊无险的过了,但毕竟莲贵妃的目的的达到了。

  王宣布了群臣后,就借口身体不适,跟着莲妃回了霞云殿。

  目送王离开后,端木风情怒目对着音韵,“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长大,才能懂事……。”一句话说的动容,说的气恼。

  说完便气极拽着向枫离开了。

  封肆吩咐了彩衣去劝音韵,只怕这丫头要伤心一段时日了。

  话说这边端木风情拉了向枫回了雪宫,突然一下脚步停下,向枫踉跄了摔到在地。端木风情望也不望,转了身就走了。

  留了向枫在雪丛中抓起一把雪来,恨不自己不争气。

  音韵自从被她皇姐训了之后一直由彩衣陪着也没出门。

  病痛中,向枫只冷清清的用眼瞧着这诺大的雪宫。脚下一个不注意,已跌倒在地上,眼里坚强的脆弱,当真让人心疼。

  倒在地上,苦苦的笑了。

  心里想,枉自己还是学武之人,这点病痛都受不了吗?

  抬眼看棋盘,近在眼前,自己却似乎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大理石的地面冰凉的透彻。刺进心骨里来。

  小青只远远的跨进门来就看到向枫,吓的连忙跑过去,扶起向枫,口气带着责怪的意味,“公主……我不是说了吗?叫你躺在床上不要下来……你看你穿的这么单薄就出来了……你将来要是有个什么,将来叫小青有什么脸来见梅妃……。”

  说着就哭了下来,向枫病了已久,吃了药也不见好。

  若真死在这墨诸冷清的雪宫里,到时候藏雪也不见得追究。

  藏雪梅妃虽有宫中第一美人之称,但因她素来不愿讨于王,也不见得宠。如今她的女儿,作为人质死在了墨诸强国,皇上说不定连管也不管。

  向枫被扶着在榻上,倒劝起小青来,“我没事,你现在这么哭,我又不是死了去……。”

  小青被她说的也不敢哭了,连忙拿起刚从厨房吨好的药来,要喂向枫。

  “我自己来吧……。”

  向枫素来也没什么公主架子。

  接过碗,一下手指僵的全泼到了身上。

  小青又赶着连忙收拾。

  向枫心有歉意,是以小青再来喂她的时候,并没有再反对。

  一日一日,都已拖了半个月,向枫如今都已下不了床,身子都已软了去。

  小青哭的不行,到了向枫面前又强忍了去。

  忽然门外走进了一人,小青见了连忙走过来,跪下来。

  “槐央师父,你赶快救救公主,她都要死了……。”说完,抽噎的哭着大声起来。

  槐央听她这样说,立刻上前去看。

  向枫唇上血色失尽。脸也苍白的跟一个死人般,手冰冷的可怕。

  向枫睡着了就被这哭喊声惊醒了,一睁眼就看到槐央探究的目光。只嗫动着嘴唇,“师父……。”

  槐央真就没想到才多长时间,她的得意徒儿就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

  叹了一口气。

  “就一个情字难过啊!”

  向枫听她这样说,苦笑了一下。也不出声了。

  槐央见状,吩咐了小青寸步不离,自己连忙出去了。

  等她回来的时候,身后跟着几个白色胡子拖的老长的太医。

  几个太医依次给向枫号完脉之后,这才站到一边讨论起来。最后那个选了一个资历最大的太医出来向槐央禀报,“启禀皇御妹,枫公主本来只是一点风寒,只是时间拖的太久,而且枫公主的精神状态似乎……恐怕……。”

  这边话还没说完,那边向枫咳了一口血来。

  “什么……。”槐央半眯着眼瞧着太医。

  那太医这才不慌不忙着道,“不过,我国万药之主青花可治,熬了服用,再开上几副风寒的药剂自然可药到病除……不过这青花几十年才产这么一株,一向只有王和几位皇子们……。”

  “行了……你们下去吧。”槐央挥手,懒的听他们这些老八股多说。

  小青一边青花难得,又是一阵哭。向枫虚弱的闭眼也不听。

  那太医临了走到门口还想起一句,回头道,“若枫公主精神还是如此不佳,也只是浪费良药……。”说完走了。

  话也是说的极为隐的。

  向枫难道就真的死意已决?

  槐央拂袖出了门,过了大约一炷香的时候才回来。

  回来见小青还是暗暗抹泪,向枫却已睡了去。

  将手中的锦盒递给小青,“拿到厨房吨了鸡汤端来……。”

  小青眼见锦盒里淡青色仿佛还栩栩如生的花朵,喜的连忙出去了。

  槐央将向枫扶坐了起来,自己也坐到了床上去,无尽的内力开始源源不断的输进向枫的体内。

  等向枫醒来的时候,槐央已累的大汗淋淋。

  向枫心里难受,从边上递了丝帕给槐央。槐央一手打掉。“我今日救活你,以后你不要跟人说,你师承我莫槐央,我丢脸……。”

  说完,就坐到一边的椅子上。

  师徒两个人就坐着都不作声。

  “你想你现在这样,可就对得起梅容……你可知你娘亲和你王弟在宫中受尽排挤……你倒好,在这边一心想死……让你娘和你王弟连你最后一面也见不上……。”

  向枫从小心里不装东西,但对于娘亲和王弟心里执着。被槐央这一说,心里惭愧起来。

  沉默了一会儿,这才开口。

  “师父,向枫错了,向枫知错了……。”泪也滴下来。

  “你知道就好……。”说完就要走。

  “师父……等一下……。”

  “什么事……。”

  “你能带我落影阁外的雪景吗?”

  槐央回过头来,凌厉的盯着向枫的眼。

  “就这一次,徒儿烦劳师父……。”她也只能恨自己现在一身病痛来,只怕刚走出这房门口就昏倒了。

  槐央走回来,抱着向枫,飞掠过墙头直奔落影阁。

  落影阁外景色依旧,墨诸万里沟壑,如画江山尽收眼底。

  向枫只是窝在槐央怀里望着发呆。

  望着望着就不知怎的哭起来了。

  自己再也不是个孩子了。她身上背负着娘亲和王弟,怎么能轻易的死去。

  落影阁的幔帐里,没有端木风情,而她是藏雪二公主云向枫。

  本身是女子,还念想着什么?

  傻子……

  槐央也只任她哭,她自有她的过往,没有那么多的尽力再去给别人一点同情和安慰了。抱着她是她最大的施舍了。

  向枫对着落影阁的夕阳笑的美丽。映像重映,藏雪国那天冷静自持的二公主回来了。

  槐央却不知道这样做是对是错?

  青花不愧是墨诸的国花。向枫果然日渐的好起来了。

  只是有些东西似乎就不一样了起来。

  自从向枫从落影阁回来之后,每天花了更多的时间来学习兵法和武功。以往素来爱的棋盘都生了灰来。

  小青只想公主一日比一日笑的少了。却忘了以前在藏雪国向枫本就着这样的性情。

  这边端木风情跟莲贵妃斗的不可开交。

  那天御花园一闹之后。王果然对端木风情和音韵疏远了些。引的封肆更讨厌起向枫。

  卷一·破碎的华章第四章

  飞雪漫漫,这个冬天总就着漫长。

  向枫披着氅子就坐在大厅的榻上看书,神态极为认真。

  小青从里屋走出来,手里捧着一块红色的布料,“公主……今儿个都是腊八了,这一年到头,您是该休息休息了。”

  等小青走到她身边,见向枫还是没有反应。“公主,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讲话。”

  等了半天,向枫还是没有理会她,倒是抬手翻了下书。

  这不翻还好,一翻,小青更是彻底认定向枫是在忽视她。

  走上去,就要伸手去抢向枫手中的书。只可怜还没有碰到书,就被向枫以单身四两拨千斤的隔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