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看书,心里总觉得不妥当,万一那女人出了什么差错……

  放下书,他往门外走去,雨下的跟豆子一样大,还带着风沙,根本就没办法出门。他沿着走廊到大门口,身上全湿透了。

  大门紧紧的关着,两个侍卫站在里面。

  “那女人走了吗?”

  “回禀轩王子,刚才关门的时候还站在外面。”

  修轩有些吃惊,低头咕噜了句,“她那样的身体能受的了吗?”说完才抬起头道。“快点开门看看,还在不在。”

  “是。”

  侍卫打开门,强力的风立刻灌了进来。

  透过厚厚的雨幕,修轩看到门口站着的那个快要倒下去的身形。

  他顶着雨跨步走了出去。

  后面侍卫在叫。“轩王子。”

  “你怎么还不走,你再不走你会死的。”这烈日加上暴雨,一个大男子汉都受不了,何况一个出身皇族的女人。

  向枫的身体象是断线的风筝一样摇摇坠,隐约听到端木修轩的声音。“我要撑要下去。”一口血从唇角泯了出来。

  “大长公主殿下……。”那侍卫上前扶住向枫。

  修轩不过也是一个小孩,这场面也把他搞的跳脚,全无了平时的沉稳。“你疯了吗?”说完又对着那侍卫大喊。“你难道不会把她带走吗?她这样会死的。”

  向枫拼着最后一点力气,提着内力将那侍卫推开。

  “放肆,你既然叫我一声大长公主殿下,就该听我的命令。我云向枫若真是死在了这里,你倒给我收尸了吧。”

  那侍卫紧握着拳头低头站在后面。

  修轩眼看那女人唇角的血在流,这雨和风似乎都要把她单薄的身体冲化了。

  “你……哎……。”端木修轩气的转身回去了。

  向枫脸上浮出笑容。

  风情你不肯原谅我吗?喉间的血腥味更浓了。

  向枫,向枫,你千万要撑下去啊!七年来这一切你都忍了,不正是认为这个人是真正疼惜你的么?现在她就在这屋子里,你怎么能不撑下去呢?

  这阵阵的闪电和雷声,让端木风情心情莫名的焦躁起来。

  风从窗户里进来吹乱了书,也吹乱了她的心。

  端木修轩连门也没有敲就闯了进来。

  “修轩。”端木风情心一惊,一下午都在想这孩子没有回来跟自己回复,这下子全身湿嗒嗒的来了,莫非向枫。

  心顿时凉了,象掉进了无尽的深渊,不知道那里是个终点。

  “姑姑,修轩愿受姑姑的惩罚,你快出去见见那女人吧,她已经站了一下午了,现在还在那里呕血,那样子就象快要死……。”

  他还没有说完,端木风情已经跨步出了门口。

  走到了走廊上又站住了,往昔那种耻辱……

  一个响雷,心都被震成四瓣儿了,那里还想得到别的东西,提步往门口跑去,白色的宫服在雨中飘的明显。

  雨里,那一抹纤弱的身影,让眼眶都湿润了。

  端木风情已站到了向枫面前,“向枫。”

  向枫早已支撑不住,这个时候好象远远的听见好象是端木风情在叫什么的名字。真的撑不住了,身子在下坠,世界在旋转。

  久久的跌进一个温暖而熟悉的身躯里,虚弱的呢喃声“风情。”便失去了意识。

  端木风情抱着向枫,白色的宫服上全是红色的血,让她想起梅容就是这样在自己怀中死去的。“向枫。”深情的痛而害怕的声音。

  这张脸,自始至终都没有忘记过,现在如此清晰的呈现在自己眼中。

  军医说她作过度,体质虚弱,所以才会呕血。晒了一下午的烈日,又经了风雨,若不是及时的话,恐怕就去了另一个世界了。

  这些年她到底是怎么照顾自己的,身子变的这么单薄。

  她伸出手,将被子又往上拉了拉,弯曲的手指无意间碰到向枫的脸,那种温润而舒服的感觉传来,七年都没变过,太熟悉了。

  心颤抖的厉害,指尖刚碰到向枫的脸庞,就让这雷雨的闷热一扫而尽,那是说不出来的感觉,冰冷的温暖。

  手在她脸上摩挲,心依然悸动。

  她的眼睫毛,还跟以前一样的长长卷卷的,就象两排美丽的蒲扇。象娇艳花儿一样的双唇,并没有随着这七年时间的消逝而褪色。

  手摸到她的唇,冷冷冰冰的,她冷吗?刚才在外面受了那么大的雨。

  弯下身子,热热的唇贴上她冰冷的唇,着企图给她多一些的温暖。闭着的眼睛不象睁开看到现实的世界,也许做梦的时候可以逃避曾经的伤害。

  起身,睁开眼,叹了口气。

  走到窗户边站着。“进来。”

  侍女的托盘上,蓝白色的釉彩瓷盅,散发出浓郁的药香味。

  “殿下,药已经煎好了。”

  看了看依然沉睡着的向枫。“放在这里,你下去吧。”

  “是。”

  坐到向枫的床前,端起放在一边的药,用勺子轻轻的搅了一下,才舀起青色的药汁,吹了吹气,试了试温度,才将药送到向枫唇边。只是那药还没进喉咙就溢出来了。

  端起药,灌到自己口中,俯下身橇开向枫的唇齿,送进她的喉咙里。这样反复了几次,药也全已经喂到向枫的口中。

  放下瓷盅,随手从边上拿起一块方帕轻轻的拭掉向枫唇边的药汁。

  这些动作做的再自然不过,好象她和她仿佛从来没有中间七年的中断。

  目光静静的停在向枫的脸上,窗外的阳光热的炙人。

  外面传来的嘈杂声音让端木风情皱眉,她还没有出声质问,就听见外面在喊。“禀告女王殿下,宛宝国五王子突袭沿海的村庄,那里的守军已经撑不住了。”

  端木风情立刻站了起来,打开门,一阵热浪扑来,烈日炎炎,完全不见昨夜暴风雨的样子。

  “立刻下令下去,风旗一军、二军随我上阵,三军和其他士兵守城。”

  “是。”

  那名守卫连忙下去传令了。

  侍女已经进来替她更换战甲,她一边又道。“去把修轩王子叫来。”

  端木修轩脚步匆匆的来了。只见他束发战袍,手拿长弓,好不英勇,已初可见以后的神武姿态来。

  “修轩已经准备好了,即刻可随出征。”跟在端木风情身边,他也上过不少次沙场,也是一个老资格了。

  端木风情戴上头盔站在他面前。“不,修轩,这次你不要跟去了,你要守城。”

  “为什么。”

  修轩脱口而出。

  “守城比一切都要重要。修轩,你的责任重大,朕不在的时候,你要处理好城里的一干要事。守好城。”

  端木风情说的郑重,仿佛她面对的不是一个少年一样。

  “女王殿下放心,修轩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死也会守好城啊。”

  坚定的声音,强韧的眼神,这就是墨诸精神。

  “还有。”端木风情用手拍着他的肩膀。“你枫姑姑的身体很虚弱,你要好好的照顾她,凡事要多听她的意见。”

  “修轩知道了。”

  端木风情回过头去看着向枫的脸,她脸部的表情显的柔和多了。这一刻,她听不到外面的喧闹,只有静谧的心跳。

  回过头,她又变成墨诸的女王殿下了。

  大步穿过走廊,来到门外,一个漂亮的翻身,利落的跨上马。“出发。”

  端木修轩站在门口看着他们离去。好半会儿,才转身回到府里,刚回房间换下身体的衣服,就有下人来报说云向枫已经醒过来了。

  “这么快。”他咕噜道,换作平常人,那样的体质最起码要昏迷上一两天吧。

  向枫穿着白色的衬衣靠在床头,脸色苍白。修长而如枯竹般的手指紧紧的抓着被子,这是她的房间吗?被子上有她的味道。

  脚步声,向枫侧耳听,这个不是她。

  “枫姑姑。”

  向枫笑了,是那个少年。“你肯承认我是你姑姑了。”

  “女王殿下刚走,出发到城外了。”

  修轩尴尬的引开话题。

  向枫心一动,走了吗?还没见上就又走了吗?心里就象遗失了什么一样,好想念她啊!又要等待了吗?

  手伸向脚裸间,空无一物,脚链不见了。心突然象掉进了冰窖里,变的冰凉冰凉的。

  脸上显出焦急的神态,不安的将脸朝向修轩的方向。

  “你有看到一个红色的琉璃脚链吗?帮我找找好吗?不见了。”她的手在被子下乱摸。

  修轩看她现在这个样子,真觉得不可思议,这个女人太稳重了,这个时候却为了一条脚链着急的样子,怕更是平时没见过的样子吧。

  “是什么样的。”

  “是一条外面透明,里面是红色的琉璃脚链。你明白吗?”她自己又看不见,只能寄托别人了,看不见的眼里都是急噪。

  修轩叫了下人来帮她找,在房间里还是没找到。

  一时间,整个府里的人都在找,结果还是没找到。向枫跟个孩子掉了心爱的东西一样,难过极了,这个时候她真讨厌自己是个瞎子。

  修轩看她的样子,只好无奈的在城里贴上了重赏布告。

  时间退回到今天早晨,一个高大的男人正走过女王临时官邸前,身后跟着一个穿着黄衣服的娇小少女。

  忽然他弯下身子。

  “你在干什么啊!”少女出声问道,清脆的声音如同黄莺出谷一般的悦耳。

  那男人直起身子,朝她伸出手,厚实的掌心放着一串红色的琉璃物品。

  “给你。”

  “啊,好漂亮,是红色的琉璃耶,在墨诸国怎么会有这个呢?”少女开心的拿着那东西叫起来。

  “走吧。”

  “等一下,那个这个掉掉的人不会很难过吗,这么漂亮的东西。”

  “那你在这里等人家来找吧,我要回藏雪了。到了北疆还能找夜衍喝上一杯,然后再去找朴殇。”在外面流浪的够久了,听说现在朝廷正四处招贤,也该回去了。

  “什么,要回藏雪了吗?要回家了吗?太好了。”少女开心的跳着跟上男人的步伐,早把要找琉璃主人这件事情忘记了。

  是以,就算修轩再怎么努力也没有办法帮向枫找到脚链了。

  可想而知,向枫的心情该有多难过了,每日的总觉得身上少了什么,走路的步伐好似都轻飘飘的,整个人镀乎失去了重心。

  端木风情一直在城外各个村庄巡视,偶尔有正面激烈的战争。

  向枫每日在屋子里坐着很少说话。不过下人们都很喜欢她,因为她恬然的微笑。

  墨北城的盛夏,一丝风也没有,街上几乎都看不到人,小商贩也都不吆喝了,饭堂里的伙计在桌子边上坐着打瞌睡,就连平时给人算命的铁齿先生也都不再摆摊了。

  修轩从书房里热的出来透气,便看到向枫坐在花园的亭子里发呆。

  “枫姑姑。”

  “是修轩啊!今天这么早就忙完了吗?”每天上午修轩总要处理城里发生的大小事。

  “天这么热,哪还能做什么事。枫姑姑您很孤单吗?”

  修轩毕竟是个孩子。

  向枫浅笑。

  “那你打算陪我这个姑姑坐着聊一会儿吗?坐。”这分明是不容拒绝的姿态。

  修轩在石凳子上坐下。

  “枫姑姑,您是藏雪国的大长公主,可是为什么要来这里见女王殿下呢?”

  “修轩,你可会奕棋。”向枫巧妙的避开话题。

  “会一点象棋。”

  “那我们来下盘棋如何。”

  端木修轩惊诧的看着她的眼睛。“我们下?”

  “是的,我说,你帮我落子就行了。”

  这倒让修轩觉得新鲜,连忙吩咐了下人去拿棋来。

  “炮八进五……车五平六。”

  端木修轩看着棋局,没想到就这么简单的输了。

  “禀告轩王子,女王殿下已回城。”

  向枫站了起来,头朝着声音的方向。心跳在加速,平时那颗平静的脑子现在似乎一片杂乱,她有些不知所措。

  “枫姑姑,修轩先告退了,我要到前门去迎接女王殿下。”然后就听得脚步声离去了。

  向枫“恩。”了一声,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内心怎么也无法平静。脚上那个维持自己重量的东西不见了,她知道了会跟以前一样生气吗?

  曲折迂回的走廊上,端木风情战甲未卸,腋下还夹着头盔。

  远远的就看到池沼上亭子里坐着那个红衣的女人,这样清晰的看她,真的是比以前更单薄。最后一次见她……

  想到这里,拳头狠狠的锤在墙上,脸上闪过屈辱的神态,转身就走了。

  向枫等着的心情是喜悦是忐忑不安,那个人却还迟迟未拉,她还是等,殊不知,天已经晚了,她等了一下午。

  侍女来找她用晚膳,她才知道原来时间过去的这么快。

  回到房间只吃了一两口,她就没有了口味。

  “那个,你是叫春桃吗?”

  侍女停下手来,这个枫公主很少开口说话。“回枫公主,婢子是叫春桃。”

  “你可以带我去找女王殿下吗?”

  “这个……。”

  春桃迟疑了下。

  “本宫看不见。”向枫抱歉的笑道。

  “公主,您别这么说,婢子带您去就是了。”

  “谢谢你。”

  因为将北面的房间让给向枫了,所以端木风情暂时换到靠西的厢房。屋子里雾气氤氲,她发呆的坐在浴桶里。

  她跟向枫差不多,都是食不下咽。

  忽然听见外面传来声音。

  “女王殿下正在沐浴,您枫公主明日再来。”

  “那本宫就在这里等好了。”

  后来声音就没有了。

  她也再无心待在浴桶里了,站了起来,从屏风上拿起衣服穿上。

  不想叫下人来处理这些,穿过帘门,来到外室。抬眼看窗门上有她的影子孤单的站着,只有一门之隔。

  坐在正中的屋子上,什么也不干,只是看着门外,看她什么时候会走。

  夜越来越深,夏虫吱吱的叫。

  “啊嚏……。”

  外面向枫一个喷嚏,叫端木风情心惊了一惊,这女人难道不知道自己身体不好吗?墨北城一到了夜里跟白天简直是两个世界,日夜温差太大了。

  “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在空旷而安静的屋子里回响。

  端木风情走到门前,打开门。

  向枫听到声音抬起头。就这样映入端木风情眼帘的是一个鲜活的向枫,那双清澈如水的眼睛还在。

  时间宛如停止了,彼此都能听到那紧张的心跳声,大脑停止了思维,世界失去了颜色,刹那只剩下各自。

  向枫伸出手,企图摸到端木风情的脸。

  刚摸到她的脸,眼泪就忍不住从眼眶里一滴滴大颗的落下。

  “通通都退下去,没朕的命令不许靠近。”端木风情朝两边的侍女和侍卫下令道。

  等所有的人都退去了,向枫才顺势抱住端木风情的腰。

  “风情。”

  端木风情闭上眼睛,扔她抱着,却不抱她。

  向枫的眼泪仿佛象是不断的河流一样,好象要把这几年的相思都用眼泪来填补一样。

  满天的繁星,就象是美丽的天幕,而她们就是站在这天幕下的人。

  “你……。”嗓子干涩说不出来话,顿了顿。“你走吧,我不想看见你。”说完将向枫推离自己的怀抱,往屋里走去。

  “风情……风情……。”向枫挥舞着手,声音带着哭腔。

  端木风情背对着她。

  “你为什么要到这里来,为什么?”握紧了拳头,她怎么能忘掉当初自己为她做了那么多之后,还要受那样的屈辱。

  向枫一时心思全乱了,没有了平时的灵敏,这一下绊到门槛,摔倒了在地上。眼泪一滴滴的落在地上,现在除了沉默还能怎么办?

  端木风情听到声音,又突然这么一阵沉默,她回过头来才发现向枫正将手扶在门上准备站起来。怎么会这样。

  “向枫……。”她试探的叫了声。

  向枫转过头,满脸泪痕。

  端木风情在她面前晃了晃手,声音有些颤抖。“你的眼睛……。”

  向枫没有回她的话,手在空中左右搜索着端木风情的身影。端木风情觉得自己的心都痛的狰狞起来了。

  一个跨步,接过向枫的手。

  “为什么你的眼睛会这样,这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向枫就象那溺水的人找到木板一样抱住端木风情。“都是我不好。我回来了,再也不回藏雪了,你不能赶我这个瞎子走。”她紧紧的缩进端木风情的怀中。

  亲口听到向枫的这句话,端木风情觉得身子都泡在冷水里。

  她抓着向枫的双臂,看着她的眼。

  这双清澈如水一样的眼睛看不见了?“为什么会这样。”

  “没有为什么。”

  不想让她知道,当初是为了她自己才瞎的,谁让错的人是未梵呢?

  “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你说啊!”

  她在忍耐,她接受不了。

  “不要问了,不要再问了,求求你不要再问了。”

  向枫的哭声让端木风情冷静了下来,抱住向枫无声的哭出来。

  怎么能接受她看不见自己了。

  月光从门外照进来,洒在地上。向枫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端木风情亲了亲她的额头,将她抱放在床上,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