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如同仙子般从树上翩翩而下,裙摆轻舞,发丝飞扬。

  一张眼带笑意的健康面容,俏生生的站在端木风情眼前。

  端木风情抱过她。

  “跟你说过多么次了,这样危险,万一睡着了从树上掉下来……。”她不敢想象,再失去她一次……

  在失去你的九个月里,我学会了很多。自己一个人慢慢的索着人生,现在你又回到我身边,我只想每天珍惜更多一点。

  月烟和羽月到了持巫之后遭遇了很多困难,始终没有找到上古草药‘沉香’,后来却在冥冥中得到在持巫定居的云未梵的帮忙。

  不,准确的说是,梅未梵。

  他活过来之后,就决意丢弃所有关于藏雪的一切,他是新生的,为了纪念母亲,他改姓梅。在持巫从商。

  碰到月烟他们也是意外,那时侯他正带着自家商队从叠迦山下过。

  知道自家姐姐的事情之后,就放下一切。

  终于找到了古药‘沉香’。

  只是救活了向枫仍然不过是一个瞎子,这早已是未梵心中的刺,当时他交给月烟一些草药和一个黑色包裹,说是能医治向枫的眼睛。

  那个包袱里装的正是持巫国宝——天女所持有的黑水晶。

  装满了历代天女的祈祷和灵气的黑水晶,配上特制的巫药。

  让一切变成了奇迹。

  一切都反朴归真,不要那么痛,也不要那么苦,唯有这么真。

  “在冰块去睡的太久了,看到阳光总是情不自禁。”在端木风情的怀里蹭了蹭。

  能在她怀中汲取到温暖的感觉真好。

  端木风情亲了亲向枫的额头。

  “下次千万不可这样了,你……。”

  还没说话,嘴已被向枫封住。

  天蔚然的蓝,清风夹杂着荷叶那种仿佛药味的清香。

  ——徐徐吹来。

  任年华似水流去,我有你,便什么也不再害怕。

  端木两百四十五年。

  宛宝国攻打墨诸,女王亲征,云向枫公主辅佐,左右在侧。

  两百四十六年。

  一举渡海攻破宛宝国国都。

  同年,失踪了四年的宛宝五皇子齐格凯登基,立苏木香为皇后。

  新皇登位,行仁政,与墨诸建交,每年向墨诸进贡。

  云向枫这个名字以一种神秘的姿态,被同时载入藏雪和墨诸的国史。

  藏雪,她是无双的大长公主。

  墨诸,她的名字和墨诸第九代女王端木风情紧紧的扣着。

  theend

  酷小牛

  coolxn

  coolxn咳咳走过路过的都注意啦!好书读会员头衔名称征集,为好书读出谋划策,由你定制好书读的等级规则,参与既有积分拿,人人都有,前三名好书读积分和qq币奖励,快来贡献你的一份力量!/modules/forum/showtopicphp?tid=322

  点击参与活动

  gl辣文卷【不喜慎入】 2

  序章

  心,從來都是最不聽話的器官。

  它出門,它回家,從來都不向主人你通報一聲。

  只能從緊縮的氣管、突然腫大的亞當蘋果發覺它神祕莫測的行蹤。

  每個人,每個由柔軟粉嫩的肉和溫熱鮮紅的血組成的人,都有這麼個不聽話的器官。

  人說一樣米養百樣人,各家家長對於孩子的管教手法也家家不同;同樣的,每個人對於自己身上這顆心也有不同的態度。

  有人像溜大狗一般,勉強地抓住繩子,被體型龐大的幼犬拖著狂奔,一臉驚慌;

  有人在心的周圍佈置了一大片美輪美奐的迷宮,僅留下一條筆直通往出口的通道;

  有人搭乘著心字號快艇,狂飆大海,不帶一丁點兒口糧;

  有人精心地在地上鋪灑出一條經過詳盡計算的誘餌小道;

  有人把心上了五顏六色的彩妝,讓它出去也沒有人認得出來。

  有人這樣,有人那樣。而你,是怎麼對待你的心的呢?

  我們不常有機會,如此清晰無比地看著別人的心。擺出放大鏡歡迎取用,甚至還附帶導覽說明。

  在mAntis的勾引展場裡,有好幾顆心疾馳著、旋繞著、撞擊著、再生著。

  mAntis將往常充斥、流動的鮮紅液體抽去,讓你更清楚觀賞的同時,不至於被濺得一身腥──記得你偷窺自己的心時,滿頭滿臉狼狽血污,和那令語言發抖的痛嗎?

  如今mAntis構築了這麼個展場,不同於以往同類型的展覽──murmur式的獨白透過失真的廣播系統發音著,會場佈滿瞪視著你的黑白照片。mAntis的展場,鮮活、激烈得,讓你的心發愣。也許微微顫抖作痛,但不會令你做惡夢。

  或者你沒有興趣欣賞別人的心臟如何跳動,mAntis的展場同時也是個相當不錯的劇場。演技出彩的演員、時不時閃現亮點的台詞、令人屏息的聲光效果,讓你咀嚼玩味戲子們對話的同時,也有相當的娛樂性。這麼說好像有點殘忍…

  預告片:

  「螳螳覺得莫名其妙,也不甘示弱,“你瘋了啊!!!是我!!”誰知,不說還好,聽了這句話,校花真跟瘋了一樣的沖上來,抓住螳螳摔在床上,撲上去抓著肩膀就像真要吃人一樣的咬下去。不是開玩笑,真咬。半夜三點半,誰會不睡覺,等你打完工回來,就為跟你開這麼個玩笑。螳螳掙扎著死命推開發狂的校花,雙手掐著她的脖子,讓她的牙齒離自己遠點……」

  一上場就毫無形象的校花,為了形象找人算帳的瘋女人行為,不可說不是個有趣的角色。

  你我身旁都有類似的人物存在著,讓人欣賞此劇的同時,不能不露出會心的一笑。這樣的趣味不僅止於校花一角,貌似死板聖人的老師、聰明得無所事事的天才,甚至連花癡般的插花角色,在mAntis劇場裡都活靈活現得叫人難忘。

  找樂子?勾引劇場裡不缺。

  我得承認,我是個庸俗的人。像劇場裡的花癡路人們:

  「天……你現在看起來完全的藝術家氣質啊!」

  「美術學院的學生是不是都是你這樣的?是不是完全是怪人雲集的地方!」

  一開始吸引我踏入這劇場的理由,是它少有地以藝術青年的視角述說著這個故事。我著迷於那種既清醒地看著週遭人事物又狂熱地燃燒自己塗抹世界的視角。

  教授對螳螳說的話:

  「畫面是非常有限的,精神世界的修為對創作是最重要的,當你能領略一般人所不能領略的美,當你能看到一般人看不到的東西時,創作才會變得獨一無二。藝術家創作的意義也在於此。」

  而mAntis的劇場,有種微微刺激你的精神修為的力量。讓你暫時地遺忘平時用慣了的器官,如理智、邏輯等。而使你的感官更敏銳。透過mAntis眼睛,色彩變得更鮮豔、空氣流動的痕跡也不再無色無形、甚至還可以聽到大腦的咿d聲、心臟的跳動聲、血液在血管裡奔流的聲音。

  新鮮吧?新鮮得使我大腦像獲得純氧一樣興奮。

  興奮的大腦和顫抖微疼的心尖,是我從劇場裡走出來的狀態。那天,和mAntis聊天時說到,有過麻藥癮的人,一輩子都忘不了那種令人怕又暗暗期待著的戰慄滋味,即使已經戒除很多年。

  mAntis的劇場裡,你可以渿煹侥橇钊巳戆l軟的感受。

  一點點,渿熞稽c點……。

  mAntis說,有些人只要單純存在,對另一些人就是勾引。我就是那個被mAntis眼中的世界所勾引,而現在引誘荼毒別人的小毒販。

  「來點mAntis吧~」

  韋禕

  2006103

  就是勾引你

  作者:mAntis

  一

  螳螳,女17岁,高中2年级,离家出走中。

  凌晨3点半,打工回来。无奈的敲醒危机意识超强,每天都要把门反锁,外加桌子、凳子、洗脸盆堵门的房东老太婆。疲惫的爬上2楼自己的房间。站在门口,睡意一直干扰着螳螳找到该用的钥匙,怕吵醒室友,螳螳尽量把动作放得又慢又轻。终于开了门,轻轻的走进黑暗的房间。

  “哐当——————”

  一只鞋子从黑暗里,带着无限的愤怒飞过来,擦过螳螳的脸边,砸在身后的书柜玻璃上。突如其来的巨响,让螳螳吓了一跳,迅速打开卧室的灯,看着床上的室友兼现任校花无限气愤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螳螳觉得莫名其妙,也不甘示弱,“你疯了啊!!!是我!!”

  谁知,不说还好,听了这句话,校花真跟疯了一样的冲上来,抓住螳螳摔在床上,扑上去抓着肩膀就象真要吃人一样的咬下去。不是开玩笑,真咬。半夜三点半,谁会不睡觉,等你打完工回来,就为跟你开这么个玩笑。螳螳挣扎着死命推开发狂的校花,双手掐着她的脖子,让她的牙齿离自己远点,然后骂到:

  “我靠,你个死女人。又什么事啊!?你不会说清楚啊!你在外头的淑女样子,就算装也好,留点美好的印象给我行不行啊。”

  校花被掐住脖子,狰狞的一字一句的说:

  “装个屁啊,名利财色,你能给我什么?!你的存在只能毁我一世英明,你还是去死好了!!你说!你今天为什么不来上课?!”

  螳螳看校花已经转入正题,放了手,

  “我旷课又不是一天两天,我晚上打工到3点半,早上起不来,干脆就不去了,下午心情好,去画室画画了。干吗?我又不是今天才这样,你什么时候又开始关心我上不上课的问题了?真是奇怪叻!”

  “今天教育局上头派人来检查教学工作,学校再争名校排名,学校那个本来形同虚设心理咨询部,为了应付上面的检查,每个班要求贡献一个学生出去做心理咨询。我在全班人面前被灭绝师太指名。”

  螳螳忍住笑,吃惊的说:“你没那么倒霉吧?!怎么也不会轮到你啊,虽然你心理是有问题,但应该没人会那么认为,没人比你伪装得更好更完美了,我亲爱的jennie。”

  螳螳说完退后两步,双手十子交叉于胸前,预防不测。

  校花的眼睛愤愤的露出凶光,看着不知名的方向,“灭绝师太,以为我跟你有什么超越友情的关系……”

  螳螳一下子愣住了,仿佛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缓缓看向校花,吃惊的说:“她当全班的面这么说?”

  jennie咬牙切齿的说:“她敢这么做,我便杀了她!”

  螳螳明显松了一口气,愣了愣,想了想,抓了抓头,以一向不怕死的言辞认真的说:“虽然那心理变态的中年妇女我也不喜欢。但是,这件事,是你自己不对。谁叫你要说那种话!谁叫你要忍不住刺激她。”

  校花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看着螳螳说:“你居然落井下石……”

  螳螳摊摊手,“我向来对事不对人。”

  ……

  螳螳离家出走,在外面租房子住已经有两个多月了,校花为了帮螳螳减轻经济负担,搬出学校宿舍和螳螳一起租房子,虽然在螳螳看来,校花只不过是为了方便见男朋友而已,但是的确帮了螳螳大忙,螳螳的确也很感激。

  一个星期前的某个下午,螳螳和校花照例放了学之后手牵手的去学校附近菜市场买菜,结果遇到班主任,也就是传说中的灭绝师太。螳螳这样的学生早已经是被老师放弃的人种,而校花这种文体兼优,才貌双全,有前途,有未来,有一切梦想和现实的人,却偏偏跟螳螳这样的人混在一起,听说还为了螳螳搬出校舍。灭绝师太心里很是不甘心看着自己的优良种子学生逐渐堕落,可是在螳螳面前却说不出任何教训螳螳的话,因为螳螳总是微笑着摆出一副老师放弃我是对的,我很能理解。的样子,让灭绝师太失去立场,对螳螳反而有几分亏欠感。校花觉得灭绝师太的态度恶心、虚伪到及至,连看都不愿意多看一眼,拉着螳螳往反方向走,螳螳对灭绝师太笑笑,任校花拽着离开。灭绝师太看到自己被无视,似乎想要提醒别人自己的存在,不知道有没有经过大脑的说了一句:

  “你们两个关系好得……简直……就象……”

  校花突然停下了脚步,慢慢的回过头来,故意露出一个诚实的微笑,看着灭绝师太,

  “哎呀~~~您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脸还没转进180度的视觉死角,便已经露出嫌恶的样子,拽着目瞪口呆的螳螳离开了。

  ……

  让我们把画面重新转回到卧室的床上,

  螳螳疲惫得要命,快要睡着的抱着枕头听着这个平时幽雅,大方,迷人的校花穿着内衣在床上大飚脏话。

  实在忍无可忍的螳螳终于打断她,

  “我说亲爱的jennie,我能理解你愤怒的心情。But,跟我去不去上课有什么关系。请问,你为什么拿鞋丢我,给我个合理的解释,然后让我睡觉。”

  校花抓住螳螳的领子大叫,“如果今天你去上课,我就不会被指名了!!!!!!你用脚指头想想就知道!!!你在的话,怎么可能轮得到我!!!!”

  如果可以吐血,螳螳想立刻吐血死在校花面前,螳螳又好气又无奈。

  用外面的理论来分析,螳螳不得不承认,校花说的的确没错,如果今天真的有去学校,被点名送去做心理咨询检查的肯定是螳螳,估计全班都会认为这个角色没人比螳螳更适合。虽然这的确是现实,但是螳螳自己从来不认为自己有问题,所以螳螳很气愤校花这样不讲道理的说辞。

  螳螳拍掉校花的手,

  “我要睡觉了,懒得理你这个疯女人。”

  校花大叫一声,“没天理啊!!!!!!!”倒在旁边。恨恨的抢过被子,进入梦乡。

  螳螳闭着眼睛,却没睡着,她很明白校花的个性,从小就出众优秀,张得清纯美丽,被宠大的孩子,不讲理的个性除了自己从不忍让以外,基本上自己见过的校花身边人都心甘情愿的忍让。不,应该说是心甘情愿的奉献才是。可想想jennie,如此辛苦的经营自己的形象,也该换得这样的待遇,要叫螳螳这样生活,螳螳宁愿自杀。只有在螳螳面前,jennie才变得如此放肆,好象把自己在外面世界憋住的那部分,全部发泄出来似的。不知道为什么,jennie对别人那些所有的微笑,语言,伎俩,手段……等等等等……螳螳全能看出来,然后什么也不说,只是心知肚明的对jennie一笑了之。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起,明明最初很讨厌螳螳的jennie,却跟螳螳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你若是问螳螳,或者问jennie,八成她们自己也说不上来。其实jennie的女人缘并不算好,女生对jennie而言,只有两种,远远的真心羡慕着的,以及远远的真心嫉妒着的。而螳螳,却在这两类之外,jennie在螳螳面前对第一种女人表示无限的同情,对第2种女人表示无限的贬低。用外面的理论来看,真实的jennie,其实是个有够可怕的女人。螳螳能和jennie成为朋友,是因为,螳螳看够了真实的jennie却并不觉得可怕和讨厌吧。久而久之,jennie在螳螳面前,也越来越懒得伪装了。

  螳螳想笑,可怜的jennie,估计明天开始,好一段时间会成为全校议论的对象,她认真辛苦经营的形象,不知道要花多少工夫才补得回来。如果事情发生在螳螳身上,可能根本没人会在意。稍微接触过螳螳的人会觉得那是应该的,别班不了解的人,也只会认为螳螳是万年炮灰。螳螳到也从来不介意,她向来不在意陌生人的看法,只是希望过自己想过的生活而已,如果要为此付出代价,那么就付出好了。我是怪人我怕谁。

  螳螳虽然认为自己无须自责,但螳螳不得不承认jennie这次的会被灭绝师太指名,的确跟自己脱不了关系。试问,自己的朋友用外面的理论来看几个不是怪物。jennie现在跟自己走得那么近,自然要受点牵连,螳螳已经睡意模糊的脑袋里想着:明天去上课吧,至少提醒一下大家,jennie的心理问题只是我的错而已。

  想到明天去上课,原本快要睡着的螳螳却突然惊恐的清醒过来。

  螳螳的脑子里,突然出现了同桌的琳挑起眉毛的笑脸……

  螳螳悄悄的躲进被子里,哭丧着脸,抱住头。

  不是幻觉,突然觉得好头疼。

  正所谓剪刀、石头、布,一物克一物。

  千万不要以为只有你能看懂别人,没人能看懂你。

  你人生故事中的女主角,是没有办法自己挑选的。

  二

  第2天早上,jennie习惯性的提前一个半小时起床,梳洗打扮完成,对着镜子满意的说早安后,回头对着床上赖床的螳螳问:

  “去不去上课?”

  螳螳嘟啷着说:“再睡5分钟。”

  jennie直接走过去,掀开被子,拉住螳螳一只脚,使劲往床边拽,直到她整个身体三分之二悬空才放手,螳螳直接摔地上,还在半梦状态,jennie指着她说:

  “快点哈。给你5分钟,不然我不等你了。”

  半梦中螳螳胡乱扯了件衣服穿上,5分钟做完洗漱工作,拖了双鞋就迷迷糊糊的跟着jenn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