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讲喾至丝矗饺私岷系牟糠萘15掏腹底油渡?br />

  在他的瞳孔里「怎么样?看到自己这样羞耻的姿态感觉如何?」

  「唔……。讨厌……讨厌…这样啊啊…」夕海可耻得热泪盈眶,若不是被光

  制伏住,他真想一头撞死,只是受到不知多少次的凌虐,强行施诸在身上的悦乐,

  就像嗑了药会上瘾似地让人沉迷其中,不管如何厌恶排斥,不管如何咬牙忍耐,

  都无法否认他的确从和光的xing爱中得到了与女人做所得不到的快感。

  难道他已堕落到这种境界了吗?居然从这种非人的屈辱中享受到快感?一向

  意气风发、傲骨嶙峋的自己,如今却像发情中的雌犬一样高兴地摇着尾巴迎接男

  人的求欢,像喜玛拉雅山一样高的自尊,早已随着光的荼毒,一点一滴地崩落,

  也许这就是光的目的吧,让自己一步一步走向堕落的深渊……。

  这是梦吧?一定是个恶梦吧,但是身后邪恶的声音提醒了他这不是个梦。

  「好不老实的人呢,身体都变成这样了,还不承认吗?」光在夕海耳边挑逗

  的低喃,手指灵活地游移在他袒露的胸口上,用食指与中指的指腹挟住樱桃色的

  突起,然后用力一拧「唔…。好痛……。」一股针刺般锐利的痛楚瞬间窜过夕

  海的全身,连带着下体也一阵不自然地紧缩「痛?怎么会?是和舒服的字眼搞

  混了吧,你下面这张贪的嘴可是夹得比刚才还紧呢。」光一下子就否决了夕海

  的说词,继续进行胸前的攻击,这一次手指转为温柔地抚摸着夕海的只||乳|,指头

  老练地逗弄摩擦着逐渐硬挺的||乳|尖。

  「啊碍………」夕海感觉到和方才截然不同的奇妙热流直通脑门,不禁一个

  狂颤。

  「学长真的好敏感啊,随便一碰就这样有感觉!」

  「唔……才………没有…………」

  「你的都挺成这样了,还嘴硬,嘻,原来男人的也像女人一样敏感

  呢!这里是学长的性感带吧!」光不厌其烦地撩拨着两头兴奋葧起的||乳|尖,因此

  而泛起了桃红色的薄晕,他甚至还把舌头伸进夕海的耳朵里允,挑逗着他的官

  能神经,下半身也恢复了的运动。

  「啊啊…。唔………」乱流似的狂喜传过背脊,夕海彷彿被强风吹打的柳枝

  一样浑身狂扭,下肢乱颤。

  「承认吧!学长,很舒服对不对?舒服到受不了对吧?」光边说边往上突刺

  着柔软又热熔熔的内部。

  「啊啊……。」

  「你看到自己现在的表情了没?真美啊,这样的脸最适合学长了!」

  夕海那紧紧缠住光的火热、贪求快感的姿,散发出一种举世无只的妖艳美

  感,胜过人间绝色,要是中国的一代美男子兰陵王看了恐怕也会自叹不如吧。

  「啊……不要…说了…啊………求你…别……再说了…。」

  扭腰摆臀纵情的自己、不顾一切敞开大腿迎合男人的自己、成为肉俘

  虏的自己,全被镜子看得一清二楚。他已彻底沦落了,掉落在性的泥沼中难以

  自拔,就算心想反抗,习惯与男人的身体也无法抗拒光赐予的快乐,只有无

  意中滴零的泪珠诉说着无言的绝望。

  「太过舒服,所以哭了吗?」不在乎夕海被打散的自尊心,擅自下结论的光

  猛地从背后扭过他的脸,不给他任何申辩的机会,霸道地强吻住夕海的唇,舌头

  毫不客气地闯入半张的贝齿间恣意翻搅,彷彿饥饿的肉食兽逮着猎锇悖惹械?Br>追捕住他无处可逃的红舌,贪婪地品嚐吸允其甜美的滋味。

  「嗯……。唔……」执意交缠的舌头与交融的唾液,激荡出如爆竹般疯狂炽

  热的火花,被迫回应的夕海逐渐迷失在男人强取豪夺的韵律中,意识矇矓地

  接收着一波波流窜进体内晕眩、麻醉似的甘美感,使他觉得好像要溶化般酥麻无

  力,几近无法呼吸。

  啊………这副轻易委身於快乐的身体……。他已经回不到过去的自己了……

  …

  直到越来越深入的吻让他感到要窒息了,光才意犹未尽地离开他的唇,分开

  的两唇之间还藕断丝连地牵拖出一条细长的银色丝线,增添了秽的气氛。

  「啊…啊…。」夕海来不及平抚留在唇间久久不散的马蚤热,又被光积极抽动

  的雄炬给冲击得兴奋狂,他忍不住把头向后一仰,失去重心般偎靠在男人的肩

  膀上,只眼如癡如醉地遥望虚空,一边吐出甘美恼人的喘息声。

  「哦!再让你更舒服一点!」回应着夕海放荡的需索,光用手掌紧搂住他的

  腰身,一次比一次更激烈的挺进「碍……够了……已经……」阵阵夺去呼吸般

  的激烈快感从紧紧交合的下体源源涌起,他涌出过度欢愉的泪珠,狂乱地摆动着

  腰肢响应着男人的摆弄,渴求倾泄出更多澎湃的快感。

  「怎么?已经不行了吗?可是身体好像不是这么说的呢!」光硕大的前端突

  地捕抓住内部的某一点,倾全力顶撞磨蹭。

  「啊啊啊……。」电击似的刺激,令他全身窜过一阵冷颤,花蕾激烈的收缩

  「这里吗?这里是学长最舒服的一点吧?」

  「唔……啊………不要了……。饶了我…………」狂喜在脑中爆裂开来似的

  感受,袭击着夕海,他恐惧於这种席卷而来的强烈欢愉,不由得摇着螓首哀求男

  人停下来。

  但是残酷的支配者仍毫不怜惜地执意攻击最敏感的那一点「唔……。」承

  受不住男人的翻弄,夕海顿时登上了悦乐的顶峰,充血的性器发出剧烈的痉挛,

  眼看就要吐出绝顶的津液。

  「不行哦,学长,怎么可以不等我一个人先泄了呢?这样太诈了吧!」光

  的只眼顿时闪着恶魔的光辉,一把握住了根部,及时堵住了欢乐泉源的出口。

  「啊…。快放开……光……。让我去…让我去…。…」超越快乐的苦痛,让

  夕海不禁呜咽出声,着魔似地渴求男人的饶恕。

  「已经忍不住啦?这么想泄的话,就好好的求我,说请让乱的夕海学长把

  下流的汁液泄出来,这么说的话我就让你泄。」

  「唔唔…。…。」

  「快点说啊,学长,要不然一直这样下去哦!」光边轻喃边咬着夕海的耳垂,

  温热的唇往下落至光滑的背部,允着他的背脊,把他推向快乐地狱的深渊无

  暇消除强烈的官能所带来的疼痛,另一波酥麻的热涛又漫天卷来淹没了他。「啊

  ………别………」两相夹攻之下,是贬低自己的人格也好、是羞辱自己的自尊也

  好,浮沉於海中的夕海,什么也无法再想,不,什么也不愿去想,一心一意只

  想发泄高嘲,像被催眠似地,顺从地照男人的指示吐出秽的话语「啊………

  请………让乱……。的……。夕海学长…啊…把…啊…。下流……的汁液…啊

  …泄出来……」作者:这句是全文中最下流的一句,但很让人兴奋啊,从这可

  看出我这腐女子的超恶兴趣了吧!

  「好!我可爱的乱学长,就让你泄吧!」作为褒奖似地,光解开了手指的

  束缚「啊啊啊啊…………」绚烂的烟火在脑中炸开,夕海发出悲鸣似的绝响,

  瞬间喷出大量白液,卷入了绝顶高嘲的波涛中。

  感受到花蕾内壁一阵剧烈的震荡,光随即也在他体内抛洒出望的热流。

  已经……不行了。

  朦胧中夕海觉得自己像飞起来似地飘到了云端深处,昏沉沉地倒卧在光的怀

  中失去了意识夜幕低垂,驱走了西斜的夕影,霸道地独佔住了整片白昼的天空,

  连阳台的玻璃窗都失去了太阳的余温。

  万家灯火通明的光灿夜景中,唯有昏睡的夕海待在没有点灯的房间里,独自

  吞噬着黑夜的侵蚀经过不知多少时间的摧残,好不容易获得解放的夕海终於从

  过度纵的失神中幽幽转醒。

  他困难地撑开千斤重的眼皮,只觉头好昏,身体好沉,活像经历重大浩劫一

  样疲惫不堪。

  他昏沉沉地举目四望,在逐渐清晰的视野中,简单的摆设、冰冷的墙壁与单

  调的窗帘,从屋外的路灯透过窗间放射进来的微弱光线中可看得分明。

  四周依然维持着被囚禁以来早已看惯的景象。

  他还是在光的房间里………这恶梦还没有告终吗?

  他无奈地叹了气,撑起了上半身,这才发现曾何几时,遭到捆绑的只手已获

  得释放,未着一履的身体上也盖上了一条轻暖的薄被,为他抵挡冷空气的侵袭,

  偌大的室内到处都看不到光的身影。

  这些都是光做的吗?为什么?这是不是代表他对光的赎罪已经够了呢?难道

  他愿意放了自己?

  如果是就太好耍∷侦犊梢宰杂闪耍∫磺卸冀崾耍侦犊梢曰指凑?Br>的生活了!

  一股无法言喻的安心感涌上心头,顿时去除了所有的疲劳,他掀开薄被正准

  备翻身下床,突然察觉到下体一股黏腻的感觉,才刚把脚伸了下去,汙浊的

  立刻顺着两腿内侧,直滴落在地板上,形成一道白色的水渍,说有多秽就有多

  秽光射进去的体液竟然还留在他的体内!

  「呜……怎么会这样……。!」夕海总算明瞭到自己的想法实在是太过天真

  了,光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饶过他!就连污衊自己的项圈都还套在脖子上没有半

  点松脱。

  这样怎么有办法逃出去呢?

  他颓然地重新回到床上,用手紧环住自己的身体缩成一团,这地狱般的日子

  还得继续下去吗?

  回想起刚开始认识光的时候,那开朗的笑颜,精沛的活力,就像灿烂的太阳

  一样总是带给周围的人蓬勃的朝气与欢乐的泉源,典型的阳光男孩,只要一看到

  他一切烦忧都会忘掉。

  究竟是什么改变了他?那个听自己话、简直是把自己当成偶像来崇拜的乖顺

  又活泼可爱的学弟到哪里去了呢?

  光会这样全是因为他的缘故吗?是他的错吧,他伤了光的心太深了,所以得

  用自己的肉体来补偿吗?

  那么他加诸在他身上的惩罚要到何时才有终结的一天?他还得回味多少次屈

  辱的滋味?

  每日不止一次品尝绝顶的快乐,光是被男人拥抱就变得那样痴狂,夕海

  不禁害怕得发抖了起来,这荒倒错的生活若再持续下去,自己会变成怎样呢?

  恐怕届时会成为没有男人就无法满足的兽了吧。

  不!他宁死也不要变成那样!

  但是他又能怎么做?逃也逃不了,反抗也反抗不了,即使是死,那个男人也

  一定会追过来吧,连死后都得受其纠缠,他顿觉眼前一片黑暗,找不出一丝光明。

  恐惧、不安、苦痛、绝望、悲伤混杂在一起,化为激动难抑的思潮向他涌来,

  如刀刃般割在他的心口上,以为早已乾枯的泪线又泉涌而出,频频流出琉璃色的

  眼泪,一颗比一颗还要叫人痛心疾首。

  打死也没想过自己会有这样脆弱、不堪一击的一面,居然像女人一样流着泪,

  未免太可笑了!

  可他怎么也笑不出来,或许连笑都成了泪水的一部份,受制於四面楚歌的处

  境中难以脱困也无计可施,他只能俯首不断饮泣着。

  「呦!你已经醒了啊?」

  熟悉的邪恶嗓音猝地传入了夕海的耳里,没料到男人会突然出现,他吃惊地

  睁大了眼睛,愕然地抬起头不敢置信地呆望着对方。

  光大摇大摆地从房里的浴室走了出来,他全身什么也没穿,仅用一条白色的

  浴巾围住下半身,坦荡荡地露出晒成古铜色的肌肤,未乾的透明水滴从他坚实的

  胸膛涔涔滴落到他健美的腹肌上,突显出他刚洗过澡的证据。作者:哇!美男

  出浴图耶,不亏是田径队的耶,有练过哦!想到这情景,身为同人女兼腐女子的

  我不禁流口水流满地,啊啊!鼻血!!!!

  「你怎么会……。」还以为光出门去了的夕海,惊慌失措地用手抹了抹脸,

  急速掩盖掉哭泣的痕迹「干嘛这么惊讶?这里除了我还会有谁?」光显然曲解

  了他的反应,快步走了过来,随手打开了电灯的开关,「啪!」地一声,昏暗的

  室内一下子变得明亮起来,夕海一瞬间无法适应光线的来袭,反射性地半瞇起了

  眼睛。

  「还是说你醒来看不到我很寂寞?」露出诡异眼神的光接近夕海的身边,一

  把拉起了他,强而有力的手臂将他紧紧揽在怀中,嘴贴近他耳边猥亵地低喃:「

  身体很空虚吗?想要我的“安慰”想要得不得了的话,就说出来嘛,只要是学长

  的性需求,我都会奉陪到底啊!」

  「放开我,谁要你…唔…」拚命挣扎的夕海忍无可忍地出言驳斥他的轻薄,

  荏地被光突兀的吻给塞住了唇,飢渴若狂的舌尖毫不怜惜地撬开了紧闭的唇瓣,

  大胆闯入内处尽情游荡嬉戏,一如君临天下的君王得意地把玩着属於自己的所有

  物。

  「…不………」夕海的手使劲地搥打光如铜墙铁壁的宽厚胸膛,奋不顾身地

  想要摆脱他的牵制。由於他天生骨格较纤细的关系,看起来就比跟他身高差不多

  的光来得瘦削许多,力道自然也不如健壮的光来得大了,即使手打痛打痠了也不

  见敌方有任何退缩的动静面对夕海激烈的抗争,光丝毫不以为杵地继续深入一

  吸芳泽,灵活的舌头配合嘴唇与牙齿,时而粗暴时而温柔地爱抚着夕海的口内,

  像对待深爱的恋人一样吻得缠绵悱恻、难分难舍。

  「嗯…嗳…」全身的力气好像都被吸光了一样,夕海逐渐感到酥软无力,失

  去了反抗的意志,几乎要瘫了下去,仅能像溺水的人拚死抱住浮木般紧紧攀附住

  光的肩以免摔落。

  当他的唇总算获得光的开释后,他无法再撑下去,整个人头晕目眩,禁不住

  崩落在地,光及时接住了他,像抱新娘一样打横抱起了他,将他抱到床上去,让

  他躺卧在舒适柔软的床嫔希谒纳肀摺?Br>

  使不上半点力的夕海,活像个断了线的木偶一样任凭男人摆佈。

  「被同性且比自己年纪还小的学弟侵犯的滋味如何?不久前才刚被我的大傢

  伙干弄到爽得昏过去耶,还一脸不知足的样子,啧啧!真是没想到口口声声说不

  屑跟我做同性恋的学长居然会有这样好色的一面啊!」

  冷嘲热讽的词秽语字字句句如万箭穿心,夕海倏地从茫然的状态中回过神

  来,无数羞愧与悔恨交加的红燄出现在他脸上,恍若殉教者最后处刑前的悲?神

  色。

  「…………」他咋舌不语地背过脸去,从过去的经验中他已经学会了教训,

  再怎样辩解也只会换来男人更多的羞辱而已,倒不如以沉默代替抗议「为什么

  不答声?难不成是肚子饿了所以没力气回答吗?」男人完全误解了他的静默。

  「才不是这样,我……。」

  光根本不让他把话说完就妄下断言:「这也对,现在都已经过了用餐时间了,

  学长一定早就饿得咕噜咕噜叫了,你等一下,我去拿晚饭来。」他随即转身走出

  了房间,不一会儿又走了回来,手上捧了长形的餐盘,端到了夕海身边。

  「这是学长最爱吃的鳗鱼饭、还有味增汤,最能增加体力了!」他先将餐盘

  置放在床头柜上,然后拿起装着饭的大碗和筷子递给夕海。

  「我不饿」夕海摇了摇头,该是痲痺了吧,即使闻到了香喷喷的味道,他

  仍一点食也没有。

  「不饿也要吃!这可是我特地为学长买的耶,你要给我全吃完,否则我只好

  请你下面的嘴来吃了!」光软硬兼施地下警告。

  这番话令夕海背筋冻结、全身一僵。

  「来!快开动吧!最好别让我说第二遍哦!学长!」光露出不怒而威的微笑。

  夕海领悟到男人口中的威胁之意,知道违逆他的后果有多可怕,他勉强拿起

  筷子将碗里的饭硬往自己嘴里塞。

  在这之间,光一直用紧迫钉人的眼光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彷彿在监视他似的,

  直到他将全部的菜餚吃完。

  「你看!还有些滴了出来,真浪费耶!」光俯身覆上了夕海的唇,一边食

  着滴零在嘴角的汤汁,一边将舌伸进他的嘴里分食着残留在口腔里甘甜的余渣。

  「…。不要…唔…」惊於此动作的夕海急移动身躯,却被男人用力按住。

  滑溜的舌头彻底过夕海的口腔内部每一处,猛然吸住了他的舌瓣,将饥渴

  的满腔热情顺着缠绕的两舌涌入他喉咙里「真美味,有学长的味道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