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开口问道。

  这种事说穿了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所以施卫冷冷地回道:

  “没什么,只不过是因为难得在这里能看到从家乡来的物品,我已经好几年没回去了。”“咦?”就这么简单?“只是因为这样?”

  “废话!是你自己要问的,我骗你干嘛?”“不是因为那群女孩子?”“啊?这跟她们有什么关系?”

  施卫的迟钝在这句话中表露无遗;几分钟前才被人热烈告白,可是一个转身他已忘得一干二净。

  “算了。”对于施卫不可思议的健忘能力,凯也只有无奈地忍受。

  又是一阵弥漫在两人之间的沉寂,但对凯而言,能够感受到心仪之人的气息是一种无法言喻的快乐。“卫。”“什么?”

  “你现在有什么想要的东西,或是想做的事吗?”“啊?”

  凯突如其来的问题,让施卫不知从何回答起,只能一脸不解地瞪着凯如丝缎般的金发。

  只是几样来自故国的东西就让施卫那样开怀,凯希望也能用自己的力量让施卫感到高兴;他想再看看他的笑容。

  “就是只要我做得到,或这个环境允许的,你想要什么都可以。”“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说嘛!卫”凯抬起头,正经余百地看着施卫。“喂!”“总会有一、两样吧?你努力想想看。”

  “这个……”完全不能理解凯究竟在说些什么,施卫只好绞尽脑汁索后回道:“足、足球吧!我想踢足球。”

  整整一个多星期没碰到球,也难怪平时以踢球作为精神食粮的施卫会这么说。“没问题,明天我陪你踢。”“啥?”

  “城堡的后方有一个我专用的足球场,明天我们就到那里去踢上一整天吧!”凯微笑说道。施卫心想:不会吧!

  施卫哑口无言地瞪着凯的笑颜,忽然间觉得自己果然是不折不扣的市井小民,连这种事都会吓住自己。

  第五天的新年舞会,凯安心地和最年幼的堂妹玛丽亚跳舞。

  经过一整个早上你来我往的攻防战,施卫仍意犹未尽地待在球场上练习射门,当然他不晓得这是凯所策划的计谋;反正只要能让他尽情在球场上奔驰,不管这是谁的计划,都不的事。

  把施卫一个人这样放着,也总比拉着他到舞会中要让他来得安心。

  说起来这算是个临时跃进脑袋里的点子;与其突然间禁止施卫来参加舞会,还不如让他自己找到不想前来的理由。

  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独占竟然是那么样地强烈,卫只是和别人说说话而已,他却连忍受的度量都没有。

  看着丽丝四处寻人的模样,凯忍不住在心底窃笑。

  翌日,是新年舞会的最终日,过了今天,这些宾客舞就得陆续告别,结束这些日子来的纵情游乐,开始回归到自个儿的日常作息。

  既然是最后一天,施卫姑且也就出了度,毕竟他在这场舞会里也意外地结交了几个谈得来的朋友,如果连最后的机会都没好好把握,那大概就难再找到与他们道别的时机了。

  同样是人声鼎沸、闹烘烘的宴会,施卫还无法忍受这种嘈杂的喧哗声。拜托,你待在这里就好,别离开。凯低声叮咛。

  说什么也要当面向丽丝他们告别的施卫,不顾凯的劝说,坚持今天一定要到场跟这些新朋友们说声再会。

  “我又不是小孩子,欠说这种话干什么呀?”“因为看不到你我会不安。”凯低哑地道:“我讨厌你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和别人有所交流。”

  “喂!开玩笑也要有个限度好不好?”施卫压低声音吼着。“今天就拜托你听听我的吧。”

  因为是最后一天的舞会,凯依以往的经验判断,今天一定会让自己忙得不可开交,一个又一个上前来争夺共舞机会的少女肯定是络绎不绝;在以前他能从善如流、从容不迫地应对,今日却让他视为畏途。

  他可无法在忙得喘不过气来之际,还能兼顾到不让任何人走近施卫的左右。

  “就是这样,卫,求求你就站在这里,不要离开我的视线范围。”凯再次恳求地道。“就算你没求我,我也没什么地方可以去啊。”

  “我不是这个意思。”

  凯似乎还想多说些什么时,蜂拥而至他面前的众家千金,已经不容他有喘口气的余暇,硬是将他簇拥到舞池中央随着旋律起舞。

  凯的脸上带着虚情假意的笑容,敷衍地和眼前的少女翩然起舞,然而全副的心神却只悬挂在无所事事、靠在长桌边用着晚餐的施卫身上。

  施卫穷及无聊地品尝着城堡大厨们精心烹调的各式餐点,目光徘徊在一会出现、下一瞬间又消失的人群中的凯身上。

  完全无法掌握凯在打什么主意让施卫有些紧张,有时候凯的举止甚至让他有假戏真作的感觉,可是念头一转,心想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或许只能说凯太过沉溺于这个游戏中,才让他有这种错觉吧!“你还是一样受人欢迎嘛!”不知何时走到施卫身旁的丽丝开口道。

  “哇!你什么时候来的?”施卫吃了一惊,险些被口中的食物梗到。“刚刚就来了,你在想什么事想得这么专心,连我来了都没发觉?”

  “没什么,只是发发呆而已。”“是吗?那,与其站在一旁,不如下场培我跳舞怎样?”“跳舞?”

  “对呀,就是华尔滋嘛!你该不会想说你不会吧?”

  “会是会啦,可是我只在学校里学过,跳得很差的。”施卫搔搔头,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有什么关系?我来带你就好了。来这里已经好几天了,可是我都没看过你跳舞喔!”“这个……我不太有天分啦。”

  嫌跳舞这种事麻烦的施卫试着找理由推却,可是丽丝凌厉的攻势却不是他能应付的。

  “说这什么话,来参加舞会不跳舞,就等于到海边不下水,快点,趁着还有时间,我好好教你几种技巧。”

  “不用了,我怕会踩到你的脚。”“一个称头的绅士怎么可以不会跳舞呢?来,我教你。”“可是我对跳舞真的……哇!”

  施卫的逃脱战术还没派上用场,人就出其不意地被丽丝拉进舞池。“丽丝!”被拉着团团转的施卫忍不住低声喊叫。

  “哎呀,你看你这不是会了吗?”丽丝笑吟吟地道。“可是我根本搞不清楚步伐!”施卫慌张地看着自己的脚步,紊乱地跟随丽丝。

  “仔细地看着我的动作就好了。”相较于这对在在舞池当中显得凌乱慌忙的男女,拥着舞伴轻盈地滑过另一边的凯就显得高雅流畅。

  然而隐藏在凯温和笑容之下的,是一道蓄势待发的危险之火。咦?那是卫!

  上一秒凯的眼角余光扫到丽丝又毫不知耻地靠近他的卫,下一刻钟就在人群当中发现他们的身影。

  可恶!这个女人!啊!手不要碰我的卫!凯在内心大吼着。搁在依莎贝拉腰肢上的手早已紧握成拳,强忍住狂涌而起的冲动,凯才没冲上前去将他们拉开。

  当初会叫卫那样乘乘站着,就是担心会发生眼前的事!目光无法自制地落在施卫的身上,连依莎贝拉都感到凯的身躯僵硬了起来。

  “怎么了?”她轻柔地问着,不明白是什么让凯失去了注意力。

  见施卫对舞伴不知说了什么,并且绽露一个腼腆的微笑时,凯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是被人用刀狠狠地戳刺了几下。

  “不,抱歉。”咬咬牙,凯才能勉为其难地发出声音。卫!

  那个吝于对自己展露的笑魇,现在却毫不吝惜地让丽丝享受,凯感到一阵比冰还要寒冷的气流从身体的最深处升起。“我头昏了啦!”

  施卫被拉着旋转,手忙脚乱地应付不过来。“真没用耶!你这个男生!”

  丽丝好笑地拉着这个外貌俊帅的异国朋友,让他更加靠近自己,以便及时将他踏错的步伐纠正过来。可是她万万没想到,这个动作让视线一直没离开他们两人的凯更加怒火高涨。

  你这女人给我放手!凯此时只能在心底咒骂着丽丝。

  凯压抑下自己狂乱的心绪,咬紧牙关地死瞪着笑得开怀的远房表姐,身体无意识地动着,整个躯体仿佛要燃烧起来似的疼痛不已。

  为什么他要放任那个得寸进尺的女人触碰他最心爱的人?为什么他不能堂而皇之地宣布卫是他的情人?

  丽丝纤细的手指轻轻地敲了施卫的肩膀,这个动作让凯的眼眸燃起一簇猩红的火炬。那是我的!

  宛若魔咒似的,凯的心里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不知道是哪一方的失误,丽丝的脚绊了一下,整个人向前倒在施卫的身上。“可恶!”

  所有的血液彷若从脚底被瞬间抽光。凯的怒气已濒临爆发点。

  目击这一幕的凯再也无法容忍,他低沉地怒吼出声,若不是依莎贝拉及时抓住他的手臂,凯肯定忘了她的存在,忘了自己还身在众人注目的舞池中,肯定会一个箭步就上前将那两个贴在一起的扯开。

  “凯!”是依莎贝拉这一声叫唤让他稳住了阵脚,咬紧牙关地等待这首冗长的华尔滋结束。

  在最后一个音符终于流泻出来之后,凯拖着依莎贝拉,朝站在舞池边的施卫和丽丝急切地走去。

  “卫,谢谢你。”丽丝微笑地对站在自己眼前的施卫道谢。“什么?”“书法的事,还有跳舞的事。”

  “这没什么啦!”施卫淡淡地笑着。丽丝抿嘴一笑,出其不意地踞起脚尖,双手捧住施卫的脸庞,上前轻轻地在他黝黑地脸颊上一吻。

  “这算是谢礼吧。”“什、什么?”被偷袭的施卫先是愣了一下,在对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反应过来时,往后跌了一步。

  “你、你……”惊慌失措地摸着被吻的脸颊,施卫张口结舌地说不出话来。

  女孩子的触感原来是这么柔软啊,刚刚她不小心倒在他身上时,他也是这么想的,那是如此香甜、柔软的气味。

  “别这么害羞!真是的,脸红什么?不过是一个感谢的……”丽丝的戏弄话还没说完,施卫就突然被人拉走了。“啊!凯?”

  对丽丝诧异的叫喊,凯并没有花心思去理会,他箝住施卫的手腕,丢下依莎贝拉和讶异的众人,头也不回地强迫施卫离开了议论纷纷的现场。

  “这是怎么回事啊?”面对众人七嘴八舌的问话,葛雷斯只有“少爷和他的朋友吵架”的回答,便轻松地杜绝了宾客们的攸攸之口。

  “你干嘛啊?放手!”被强劲力道拉住的手腕怎么也挣脱不了,施卫只有跌跌撞撞地跟在凯的身后,往们于东侧的房间走去。

  “你搞什么鬼?”被凯突如其来地抓住,还被迫以那样难看的姿态离开大厅,真是让他觉得自尊扫地!

  不晓得自己为什么非要面对这样困窘的局面,施卫气冲冲地对凯大吼:“喂!你听到没有?我叫你放手!”

  瞪着那个头也不回的背影,施卫的怒气直线上升,可是不论他怎么挣扎,也无法从凯强而有力的掌握中逃脱出来。

  “混蛋!他哪来那么大的力气啊?”施卫自言自语地问道。

  一直自信满满地认为若是和凯打起架来绝对不会输的施卫,这一刻起开始恐惧着这股强制着他的巨大力量。

  想不到凯看来纤弱,力道却出乎意料之外的强劲。“好痛!我叫你放开!”

  施卫忍不住皱起眉,觉得自己的骨头很可能被凯不知轻重的力道捏碎。“闭嘴!”凯低吼着,声音里的决绝让施卫不由得心头一凛。

  施卫硬是被凯拖着大步走回他们的寝室,可是他从头到尾都不清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天晓得又是谁激怒了他凯大少爷!

  凯把施卫一个劲地丢到就算六个成年人睡都嫌大的床上,反手将房门关上,下定决心不让人打扰似地落了锁。“你做什么?”

  被像物品一样甩到床上的施卫,不悦地瞪着凯。凯抬眼凝视着施卫,眼神里有着抑止不住的风暴。“你刚刚很高兴吧?”

  凯天外飞来一笔地低声询问。“什么?”

  “被女人那样碰触着……”凯向前跨近一步,狰狞地笑着,发现施卫像是害怕似地想往后退,但却被绊在柔软的被子里动弹不得,“你很高兴吧?”

  施卫被丽丝亲吻时的画面闪进凯的脑海里,他舵红的脸庞和出神的表情,让凯对他的想法一目了然。“你在鬼扯什么?”

  看着一步步朝自己逼近的凯,施卫心惊胆战地想要逃,可是太过滑溜柔软的丝缎被单却成了他的阻碍。“你心里有数!”“什么?”

  第九章

  施卫好不容易爬到床沿,坐直了身子,凯却早已如山一样耸立在他面前,阻止他的脱逃。眼前要逃之夭夭看来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施卫索必抬头挺胸地面对这个开始让自己警戒起来的凯。

  “哦,你该不会是在说丽丝吧?”经过几番的思考,施卫才恍然了解凯口中指证历历的事情,“我是很高兴呀!那又怎样!有谁被一个可爱的女孩子碰了会不高兴的?不管怎么说,总比被一个男人碰触要来得好!”

  “你!”凯猛地擒住施卫的后脑勺,将自己的唇压了下去,舌尖也跟着强势地侵入。

  “唔!”他在开什么玩笑?是不甘心自己的玩具不听使唤?还是……施卫想反咬凯的舌头,却因被及时抓住下颚而告失败。

  他的反抗再次激怒了正设法控制自己情绪的凯,这一刺激,令凯的怒涛像是脱疆的野马一般狂奔了起来。

  凯攫住施卫的肩头,将他压倒在柔软的床铺上,两人双双埋进丝绒被里。

  愤怒让凯下手失去轻重,伸手扯破了施卫身上连夜赶工的礼服,舌尖也寻求着施卫的一切,发狂似地在施卫的嘴里肆虐。

  “呜!”施卫发出了一声悲鸣。他抗拒着,但被凯嚼咬得失去了反抗的力量,只能任由他随心所。

  凯迅即地褪下自身衣物后,毫无预警地将施卫下半身衣物拉下,让施卫吃了一惊,直到这一刻,施卫才深深地体会到事情已出乎意料地脱离常轨。

  吞噬着他的气息的深吻是那样地粗暴,探入他口腔中的舌尖是那狡黠刁难,总让他在似乎要得到满足时立刻撤退,然后又在他的热情要冷却时进攻,这样来来回回地挑逗着,极像是一种痛苦的惩罚。

  “不要……”被强迫当他人发泄的玩具已经够悲惨,而沉醉在这种被侵犯的感觉中不可自拔,更是让施卫深深地感到无地自容。

  凯突然间将舌头抽离施卫已经发热的口腔,沿着锁骨向下咬住他胸前娇小玲珑的突起。

  “啊!”被挑逗而升起的热度沿未到达最高点,却冷不防被抛下的感觉让施卫难耐地蠢动起来,可是马上又被用力咬住的部位却疼痛得唤醒他的理智。“不、不要!我叫你放手!”施卫喊着,意图抬起身体遏阻凯继续进攻。

  “不要动!”凯低斥着,双手压住施卫的肩头,仍然持续啃食着那一片充分吸收日光的肌肤,直到清一色的小麦色泽上浮现出几点不相称的紫红。那是他刻意留在施卫身上,提醒他是他所有的记号。

  “痛!”咬紧牙关,施卫忍受着强行烙印在自己身上的痛楚,可是这种酥麻的疼痛感却让他无法自制地扭动身体。“不是叫你不要动吗?”

  凯的右手往下摸到施卫的男性望,忽然间紧紧地缚握住他那敏感的地带。

  “呜!”预期之处的痛感让施卫不解地望向凯,身体更向后退缩,想舒缓凯加诸在自己身上的疼痛。

  凯伏下身子,带着冶艳的微笑,开始轻柔地抚弄着施卫的火热,声调中有着一丝明显的苦涩:“你是我的,卫。”

  “谁……谁呀?”不服输地咬着牙,施卫却不能否认自己数度在凯身下达到高嘲的事实,就像现在,凯不过是稍稍改变了手掌的方向,他却立刻不争气地得到难以形容的快感,释放在凯的手里。

  “我喜欢你,卫。”

  埋在自己肩窝的声音是那样地低沉,像是带着哭泣的低语让施卫吃了一惊,但由于看不见凯的脸孔,施卫也无法求证自己所听到的是否真切。

  “不要在这种时候说这种恶心的话!”施卫虽然推着凯的肩膀,却好恨自己又在他的身下得到快感。

  “卫、卫……”凯喃喃低语着,将染着温热嗳液的手指戳进施卫紧窒灼热的体内,感受到施卫一瞬间强烈的收缩。

  凯的手指不住一在施卫的进出,确切地感受到他的颤抖。

  蓦地将施卫的大腿抬高贴放在自己的腰际,凯可以清楚地看见施卫惊愕的神情,但他只是勾着淡淡的微笑,把施卫另一脚抬到肩上后,就毫不留情地将自己按捺已久的坚挺刺了进去。

  “我爱你,卫……”配合着节奏的律动,凯强悍地抽送着自己在施卫本内的巨大。

  施卫压制不住陆续发出,配合着凯大力摇晃摆动的身躯,整个房内竟是春色无边。

  “对不起,可是,我爱你,卫……”仿佛要将这刺痛连同言语深深烙进施卫的身体里似皂手工艺,凯抱住他皂手工艺腰杆,狂乱阀筏律动起来。

  下半身传来爸熟悉皂手工艺刺痛,施卫也随着凯摆动的身子摇晃着。

  感觉凯在自己体内释放了出来,但火热的望却丝毫没有消退的迹象,在一个轻轻的摩擦后,凯更加肿大的灼热在他身体里不知节制地冲撞起来。

  伴随着凯的肆无忌惮的是施卫一声声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