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但是帮他们用手做,倒是很少。虽然在一次服侍好几个人的时候,会有用手帮他们做的情况,但是一对一的帮对方手,倒是几乎不曾。

  在这种情况下,观擎的望形状,好明显,好清晰……

  光是意识到手中跳动的巨大物体是时常在自己体内冲撞的凶手之一,就足以让他难以忍受的闭上眼。这个热度,几度几乎将自己灼伤;这个硬挺,几度将自己折磨得死去活来,啜泣连连;这代表情感与望的象征,让自己无数次的飞上天堂又掉下地狱──

  观擎哪里会不明白小恬的心思。唇边噙着一抹坏笑,熟练的套弄着小恬的玉茎,成功听到一声惊喘。

  「啊……嗯……」

  手上握着的凶器已经够费他心神,观擎的手无疑只是火上加油。

  「不要……啊……不……」

  「少来,明明很舒服。」享受着小恬柔软小手的服务,观擎满足的瞇起眼,也微微喘息。「再大力一点,对,就是这样……」

  再也没有什么事能比这更令人愉悦了,观擎决定努力「报答」小恬,让他也在自己的手中生死。

  「啊啊──那里……那里……」

  就是那里!就是那里!文洛恬剧烈的摆动腰肢,大声。

  啊──啊──啊──

  好舒服,好舒服──再多一点!还要!还要!

  满意的看着爱人展露出的模样,那纤细的柳腰se情扭动的弧度实在太美了!观擎于是更加卖力,让爱人更忘我的狂舞。

  两人就在彼此的抚弄下,达到令人炫目的高嘲。

  小恬&禽兽们【番外】高贵王子的一天

  跟平常一样的星期天早晨。

  睡到自然醒,躺在巨大水床上的男人慵懒的坐起身,背靠着枕头,抬眼看向壁钟──

  早上八点三时六分。

  还不错的时间,是开始一天活动的好时段。

  不急着下床,他顺手拉了一下窗边的拉环──通知仆人的拉环。

  半开的窗帘外,是亮眼的美丽阳光。他微微瞇起眼,连那么不经意的一点小动作看起来都是那么高贵优雅。

  过不了多久,一阵规律的敲门声传来。

  「少爷。」女声轻唤。

  「进来。」着上半身的男人──御臣──也就是高贵王子──懒洋洋的说道。

  一名年轻女仆必恭必敬的走进房间。

  「请问少爷有什么吩咐?」

  御臣不经意的拨了一下头发,「我想吃早餐,松饼还有热牛奶。」这种天气就会让人想吃点甜的东西……

  让人想起「他」的甜美……

  「好的,少爷要加蜂蜜还是枫糖浆?」

  「枫糖浆。」

  「大厨刚做好一盘牛奶糖,正新鲜,少爷要不要尝尝?」

  「……也好。」

  「这样就好了吗?」

  「嗯,就这样,妳下去吧。」

  「是。」

  想着自己的早餐,瞥眼看向电话,御臣意味不明的勾起唇角,看来心情还不错。

  待女仆出去后,御臣才下床,走进浴室。

  他向来有晨起洗澡的习惯,一天洗两次澡。

  哗啦啦洗完澡,御臣神清气爽的走回房间。

  早餐正好送来,女仆用大大的餐盘装着一碟牛奶糖,一壶牛奶,还有一盘淋着枫糖浆的松饼。

  安安静静的一个人吃着早餐,御臣微微瞇起眼,心情很好,打开了音响,放和缓的轻音乐。

  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拿起电话,拨通自己最熟悉的号码。

  温柔的跟对方聊了一会儿,在笑声中挂了电话,心情更好。

  虽然是高三生,但御臣并没有急着念书,甚至可以说是连一点读书的意愿都没有。反正隔天没有物理考试,所以不用碰书本。

  虽然他物理也很优秀,但是他还是多少会读,因为他最重视物里成绩。

  烫好的白衬衫套在他身上,扣子一颗都没有扣上,露出胸膛和腹部,御臣一点也不在意。天气温暖得不需要穿衣服,他也就随便套着。

  对着窗外发呆了一阵,他才起身走到隔壁房间──他的书房──不必经过走廊,直接连着他的卧室。

  一整排的书柜满满的都是各式各样的书籍,其中不乏有各种原文书。

  挑也不挑的随意取下一本厚厚的精装书本,御臣打开台灯,慢条斯里的读起来。虽然早就看过很多遍,他还是看得很有滋味。

  光是他那身气质,就会让人毫不怀疑他所被赋予的称号──高贵王子──看看,连看书这点小事,被他做起来都是那么的不可逼视。

  然而,前提是,在还没有发现他所看的书的内容。

  默很好心的回答:书名是「男同性恋xing爱108招」

  唇角扬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连弧度都是那么恰到好处,虽则他此时满脑子想的都是些下流事情……

  还是不减他气质的高贵。

  好,现在重点不是那个。

  话说,虽然本篇题目是「高贵王子的一天」,不过,总不可能完全就是单纯讲他的一天行程。

  首先,默来爆料一下,关于今天高贵王子所打的那通电话的内容。

  修长的手指按下几个熟悉的号码,拨通了自己最常打的电话。

  一天二十四小时随时standby的开机状态,电话拨通就是一阵美妙的手机铃声。

  在自己一张比单人床大但比双人床小的床上睡着,包在棉被里的人儿听到手机铃声,挣扎了一下,迷迷蒙蒙的醒过来。

  混沌不清的脑子很努力的重整开机,回想这个铃声设定是谁。

  「啊!是御臣!」

  瞬间清醒了一半,乱着头发,他手忙脚乱的接起电话。

  「喂?」

  「小恬啊?是我,早安。」略低的声线,透过电话线的传递,不知怎地就硬生生比平常还要性感好几倍,让文洛恬心跳微微加快。

  「早、早安……」

  文洛恬坐起身,一手抓着手机,一手揉眼睛。

  「还在睡吗?」御臣的声音里有着不难察觉的笑意,还有温柔的宠溺。

  「嗯……」刚起床的声音微微沙哑,还有一点鼻音。

  不用费心思就能轻易猜到文洛恬现在刚睡醒毫无防备的可爱模样,御臣笑了。

  「太阳都晒屁股了。」

  「唔……」

  文洛恬的习惯,是在假日的时候好好补眠,补充自己过去五天被榨干的精力,才能再面对下一轮的五天。

  ……这个大家都懂,默就不再补充说明了。

  「现在几点了?」

  「早上九点多。」

  九点多?那还早嘛,还可以再睡一会儿的。

  「还想睡?」

  「嗯……」不过,接下来他大概还会陆陆续续接到其它禽兽的电话,所以就算想睡,其实也没办法有个好眠。

  「那就睡吧,好好休息。」御臣体贴的说。

  会体贴,是为了接下来五天的Bt行径→这个不用教了?

  「好,御臣晚安。」某位已经二十几岁,而且职业是高中老师的男人,很可爱的这么说。

  「晚安。」御臣忍笑。「记得想我。」

  「想你?」文洛恬歪歪头,一脸困难的样子。

  「可是我要睡觉耶……」

  「那你可以梦到我啊!」很好心的建议。

  「嗯……」秀气的眉毛皱了起来,文洛恬想了一下,才说:「好吧,我会尽量。」

  御臣已经快要笑出声了。好好笑……好好笑……怎么会有人这么可爱?

  「掰掰。」

  「掰。」

  电话内容结束。

  就如文洛恬所预料的,他的回笼觉并不是很顺利,因为一个早上下来,总共有七个人给他打电话,下午睡午觉的时候又接到三通,醒着的时间接到五通。

  唉,连假日都不得安宁。

  继续御臣的部份。

  假日的早晨就在看书中度过,午餐时间到,他没什么胃口,所以只随便吃了一点东西。父母长年不在家,一年只回家两次,所以他就是整间大宅的主人,想做什么没有人能管的着。

  吃完午餐,御臣歪着头想了一下,才决定先到琴房去练一点琴。从小良好的教育,让他不只学业优良礼仪得体特地请礼仪老师来家里教导的,效果不错──此论点不适用于文洛恬身上,还能即兴弹上几首曲子。

  因为喜好比较特殊,御臣家的钢琴是白色三角钢琴,定期有人保养,看起来还是那么崭新高雅。

  掀开琴盖,拿掉琴布,御臣在钢琴椅上坐了下来,双手轻轻摆上键盘,十指轻触键面。

  只停顿了不到十秒钟的时间,那双漂亮的大手就在白与黑之间舞动起来,音调清雅,节拍缓慢,交织成浪漫的乐章。

  他要把他对小恬的心意,全部融入这即兴的乐曲。证明即使是即兴,都能强烈的表达他的爱意。

  不论小恬能不能听到。

  对于即兴特别有一手,御臣流畅的弹着,几乎要陶醉的闭起眼睛。不用睁眼,他也知道自己该将手移到哪一个位置,才能敲出恰到好处的音高。

  心情之好,让他几乎要哼出声来。

  像他这样的天之骄子,感情、课业、金钱、外貌样样不缺当然更没有那方面的烦恼,实在很难有心情不好的时候。

  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弹了一个多小时的琴。满足的阖上琴盖,他决定先去午睡,然后再享用下午茶。

  再来,请容默来为大家叙述一下,所谓美男入睡是怎生情景。

  在特别订制的巨大床上,身材颇修长的御臣显得有点娇小,身边有几个又大又软的抱枕,跟床单还有棉被同一系列的淡蓝。

  向来整齐的头发此刻略显散乱的披在枕头上,一张白净俊秀的脸十分安详,长长的睫毛浓而密,略薄的唇瓣呈现淡淡的红,并且微微开启,在那样的优雅里添了一点艳丽的气息。

  弧度优美的手臂光裸着放在棉被外,手指微微抓着棉被,看起来不只优雅,还有一点令人莞尔的孩子气。

  好了,懒得多加赘述,剩下的请自行幻想。

  醒来以后,是下午茶时间。因为中午没有吃什么东西,此时他胃口特别好。

  今天的下午茶菜单是柚子茶、一个烤布丁、几颗草莓软糖还有一些可口的蓝莓饼干。

  虽然都是甜食,但不至于甜得让人发腻。想起小恬最爱吃甜食,御臣突然兴起一个念头。

  送点心去给小恬吃如何?

  这个主意好,符合他的心意,御臣根本没有多加索,就亲自开着车到小恬家公寓楼下。

  前不久满十八岁,他早就考了驾照。

  提着自己叫厨子多做一份的点心,御臣的唇角微微浮现笑意。

  一想到等一下小恬会有的开心表情,心里就觉得很满足。

  「叮咚!」他按下门铃。

  「来了!」里面的人──自然是文洛恬,一边喊着,一边砰砰砰的跑向门口。

  听见他的脚步声,御臣的笑意更深。

  公寓的门开启,文洛恬出现在门口。

  「午安,小恬,我给你送点心来。」俊脸配上恰到好处的笑容,电力是一百万伏特!

  虽然假日必须让小恬休息,不能做激烈运动,但是,只是不着痕迹的吃一点豆腐的话,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披着羊皮的大野狼露出下流的笑。

  end咳咳走过路过的都注意啦!好书读会员头衔名称征集,为好书读出谋划策,由你定制好书读的等级规则,参与既有积分拿,人人都有,前三名好书读积分和qq币奖励,快来贡献你的一份力量!/modules/forum/showtopicphp?tid=322

  点击参与活动

  bl辣文卷【不喜慎入】 27【高h,父子,3p,长篇,不喜慎入】

  “快一点,小风马上就要回来了,你不想他回来饿着肚子吧……”

  这样子怎么快得了嘛。

  正准备晚餐的黎星含怒带怨地瞪了儿子一眼。

  他全身被黑色的皮衣裹的紧紧的,连脖子都套上了一个皮革的环带。偏偏胸前和腹臀处三块要紧的地方毫无遮掩,两颗红蕊暴露在外,颤颤巍巍的挺立着。一颗红蕊上还挂着一个白金||乳|环,连着一条细长银链穿在脖子的皮环上。

  从身后看过去,深黑的皮衣映衬得着的臀部更加洁白如玉,也许是意识到了儿子情se的目光,翘挺的臀瓣肌肉不安的收缩了一下,好像在说:“不要看,不要看”。没料到这个动作却使得中央的臀沟更加幽深难窥,加深了人探究的望。

  真是好可爱,靠在厨房门边的黎秦云欣赏着父亲羞耻的表情,微微一笑。

  要是父亲的那些女性仰慕者,见到号称“黎家王子”的黎星这种样子,不知道会怎么想呢?

  虽然人过中年,可黎星从小养尊处优,好逸恶劳,岁月几乎没有在那张清俊的面孔上留下任何痕迹,看上去像二十多岁。黎家从小家规很严,举手投足皆有法度,黎星的那身出众的贵族气质也是从小培养出来的,是以那套衣服穿在他身上没有丝毫猥亵感。只是凭添了让人凌虐的望。

  黎秦云忍不住走上前去,手掌抚摸着那白皙的臀瓣,手指探向臀缝中那小小的粉色。

  黎星身体大大一颤:“不要……”

  黎秦云轻咬了他的耳垂一口:“我只是检查一下这里清洗干净了没有。今天可是小风的大日子,他可是期待这份礼物好久了呢。”

  想起刚才在黎秦云浴室里帮自己灌肠的情景,黎星又羞又气:“什么礼物……,居然把我的身体当礼物……”

  黎秦云的手指在体内使坏的搅动,黎星咬牙止住溢出的。

  “啊……里面……不要再……”

  真是痛恨这具被儿子随便一碰就发浪的身体。

  黎秦云耸了耸肩:“谁叫你打赌输了呢,愿赌服输,他今天是你的主人,能实现一切愿望。”他拍了拍他的屁股:“包括使用这个的屁股,再说,你明明很期待嘛。”

  “谁,谁期待了,明明是你们……”发现儿子戏谑目光所向,这下半截辩解的话就再也说不出口。

  这套皮衣最棒的设计还是在前端,黎星的分身下那两个粉红色小肉球被皮带紧紧扎住了根部,被同样三条皮质的带子束缚着的柱身,因为刚才黎秦云的举动和话语已经半葧起了。

  还有一条穿过正前方的皮带,紧紧堵住了顶端的小孔,黎星那粉红色的望被困在这样的一个“束缚器”里微微颤抖,十分可怜。

  “你这样我不能做事,快滚出去……”黎星恼羞成怒。

  “不要”黎秦云怎么能放过这幅美景。

  “为什么,小风今天是主人,我答应了今天要听他的话,可没有输给你,你凭什么占便宜……”真是,他以为凭小风那家伙平时糟糕的成绩,根本不可能考上k大,才答应他这么离谱的要求,没想到奇迹出现,那家伙真的考上了,这次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

  “我是主人的副手,专门负责把你修整好,送给他吃。”面对黎星的怒气,黎秦云面不改色心不跳。

  “混蛋……”黎星迅速爆炸,一个西红柿扔了过去。

  黎星承认自己是一个没有节的人。

  因为相貌俊美,从小就有不少女孩投怀送抱,14岁时就和比自己大两岁的女孩发生了第一次,当时两人都没有防范意识,女孩腹部隆起时还以为自己是巧克力吃多了发胖,错过了最佳人流时间,在两人大眼瞪小眼不知所措时,黎秦云就这么来到这世上了。

  后来两人分手,女孩一甩手走了,黎星把黎秦云带回了家,交给了母亲带。黎老先生把自己不争气的儿子骂了一通后,发现黎秦云这个孙子比不成器的儿子聪明多了,是个可造之材。便着力培养起来。有了继承人后,对黎星则是放羊吃草,随他去。于是无人管束的黎星更加放荡不羁,十八岁时,又不留神搞大了女孩的肚子,有了黎秦风。

  黎星虽然没有经商的天分,从小长在大富之家的他却颇有鉴定文物的眼光。大学毕业后就在一所博物馆供职,工作清闲。这种职业也被黎家认为是“没出息”“不学无术”。黎老先生更是对这样的儿子十分反感,生怕孙子受他的影响。便让黎星搬出去住,把父子隔离起来。

  对流连花丛,把孩子扔在家交给母亲带的黎星来说,以其说自己有了两个儿子,还不如说是多了两个弟弟。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做了父亲。

  直到黎老先生过世,看见一身孝衣,比自己还高的黎秦云时,黎星才开始感叹时光飞逝。对于自己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也隐隐内疚。黎秦云一提出要父子生活在一起时,他忙不送答应了。

  没料到从此落入了虎口……

  “爸爸的体内好舒服,这可是我第一次感觉到父亲的温度哦……”

  这是黎秦云十八岁那天把黎星强犦后在他耳边所说的话。这话虽然很无耻,可黎星被儿子强犦的屈辱瞬间被没尽过父亲职责的内疚压倒了,俗话说:子不教,父之过。黎星认定儿子的这种行为可能是从小缺乏父爱,于是对父亲过度依恋导致的。下定决心要用满满的父爱把儿子纠正过来。

  结果,结果……黎星看着自己因为那轻微的挑逗就葧起的没出息的小家伙,哭无泪。

  ——结果,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