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

  编辑删除引用第17楼

  病床上的日子本来应该是很清静无聊的,拜一只大型动物所赐,黎星第一次了解了争夺自己身体的控制权是多么艰难的一项任务。

  其实黎星的烧退得还是相当快的,只是后面的伤口愈合还要一段时间。疼痛不止,外加行动不便,床上躺久了就觉得颇为煎熬。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医生经验老道,面无表情,处理这种伤口时,眉毛都不抖一下,免去了许多尴尬,不愧是专业人士,连态度都拿捏得如此恰当。

  只有一件事最令人烦恼——每晚,黎秦风都像只忠犬那样尽忠职守……黎星一睁开眼,就能看见床边趴着的那个刺猬头。

  而且右手被他紧紧握着不放,实在汗津津的难受。

  他叹了口气,微微起身,摇了摇他:“小风,小风……”

  黎秦风一脸迷糊的睁开眼,晃了晃脑袋,然后紧张兮兮地弹跳起来:“爸,你不舒服么?要上厕所吗?还是要叫医生来?”

  黎星摇摇头:“我没事,你不用窝在这里,去那边的陪护床睡吧。”

  “我不要,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沾床就睡得很沉,万一你有事叫不醒我怎么办。”黎秦风一脸委屈的看着他,好像黎星不是叫他去睡觉,而是叫他去打针。

  难得这孩子也有体贴细心的时候。

  明知道他这么做只是为了赎罪,此外还有不少博取同情的成分在里面。可看见他双目通红,满是血丝,想到自己前两天高烧,他跑前跑后整夜没合眼。黎星还是心软了一下,声音也放柔了:“我不会有事的,烧早就褪了。要是不舒服,这里也有呼叫铃,按一下值班护士就会进来,很方便的……”

  黎秦风固执地摇摇头,还是不肯。

  黎星为难地看着他:“你一直睡在这里也不是办法……”

  万一,你也生病了怎么办……

  关心的话不自觉的就要溜出口,可一想到眼前这强犦犯连拘留期都没过呢,勉强压下了后面半句。

  “要不这样吧”黎秦风眼睛亮了起来:“我和爸睡一起,这样的话,要是叫不醒我,爸你也可以把我打醒。”

  弄了半天,这家伙脑袋里打的是这主意。

  黎星无语地瞪了他一眼,然后转过身把被子盖上。

  你还是继续趴你的床沿好了。

  “我又不会做什么”

  身后的人小声嘟囔了一句,然后一只手伸进被子里,摸索到他的手,紧紧握住,不多时,轻微的鼾声就响了起来。

  医生嘱咐伤口不能碰水,不过爱干净的黎星还是坚持每天擦一次澡。

  病房配有小洗手间,被儿子纠缠了半天,不胜其烦的黎星终于还是同意了让他把自己抱过去。

  热水装好了,毛巾也准备就绪。

  “你可以出去了”黎星没好气地瞪着赖在洗手间不离开的儿子。

  “我帮你洗吧,爸,你是病人,不方便的。”黎秦风表情十分诚恳。

  “我自己可以,不用你帮忙。”那里受伤而已,我又没瘫痪,双手双脚还是完好无缺的。

  “那……我帮你擦背?”革命尚未成功,黎秦风发扬不屈不挠的精神,双脚就像钉在了洗手间的瓷砖上,纹丝不动。

  “不用了”拜托你快走吧,水都要凉了。

  “我只想帮你而已,什么都不会做的”黎秦风委屈地小声说。

  “你快给我出去!”黎星差点就要把肥皂盒子扔过去了。

  看父亲脸色不善,有大动肝火的迹象,黎秦风终于神色衲衲地退出去了。

  哼,收起爪子就当自己是只猫了。

  黎星用毛巾泄愤般狠狠地擦拭着自己的身体,直到皮肤通红才作罢。

  抬眼看去,镜子里的人满脸病容,面色苍白,略有些憔悴。

  想不到自己年纪一大把还要玩这种“保卫贞”的游戏,对象还是自己的儿子。

  黎星头痛地抚着额头。

  真是的,这种老男人的身体,到底有那点吸引人的啊

  本书下载于金沙论坛,如需更多好书,请访问:51txt

  【

  本书下载于金沙论坛,如需更多好书,请访问:51txt

  【

  编辑删除引用第18楼

  在医院里憋闷了许多天,终于到了大赦的时间,走到医院大楼外,耀眼的阳光让黎星心胸顿时一畅,简简单单的几抹绿色看起来也分外可爱起来。

  黎秦风却神色郁郁,颇有些恋恋不舍的味道。

  黎星瞥了他一眼,一想起来他就有气。

  在医院时间不长,黎秦风却博得了医院上上下下的好感。

  脾气好暂且不论,如今这世道,不辞辛苦整日守在病床边照顾父亲的年轻男孩子你见过几个。何况这位父亲肝火旺盛兼不讲道理,发起火来半夜就把儿子赶出病房,陪护床也不让他睡。

  看见这个大个子帅哥可怜兮兮的蜷缩在医院长椅上打盹,医院一干大小护士无不掬一把同情之泪。

  虽然做事毛毛糙糙,可是开朗的笑容和虚心求教的态度,极大的激发了护士们的母姓爱心。

  相比之下,黎星就比较惨一点。

  虽然那些护士不明说,可整日在病床前旁敲侧击指桑骂槐也实在叫人受不了。

  背地里,黎秦风几乎成了她们口中的第一孝子,恶父的名头当然就落在了黎星身上。

  黎星一肚子火发作不出来。

  他总不能说是因为儿子半夜非礼他才把他赶出去的吧。

  冷眼看着大大小小的护士借着各种名义跑来病房对儿子嘘寒问暖,黎星心里不免有些酸溜溜的,受欢迎有什么了不起,想当年你爸我……

  黎星轻咳了一声,有点悲哀的发现,自己也开始“想当年”了。

  因为上次黎秦风的飙车事件,车子被扣了,这段时间黎秦风也没空去缴罚款,两人只得穿过马路,走到站台上等公车。

  烈阳当空,风渐渐大了起来,车轮滚过马路,便带过一阵沙尘。

  黎星微觉燥热,抬头一看,黎秦风正捂着眼睛。

  “怎么啦”

  “没什么,进了沙子”

  黎星正想说我帮你吹开,一转念心想,可别又是什么占便宜的戏码,便不再理他。

  小儿子这回倒是没作什么怪,过了一阵子,手便放了下来,只是眼角还有些红红的。

  黎星叹了口气,不由得苦笑自己提防太多。

  掏出纸巾递过去时,又一辆车呼啸而过,黎星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脸颊却没有感觉到应有的风尘。

  睁开眼,才发现黎秦风的高大的身体有意无意的侧着,正巧抵住了风向。

  一瞬间,也不知是什么滋味。

  黎秦风接过纸巾,朝他咧了咧嘴。

  少年特有的明朗笑容,在阳光下,着实令人炫目。

  黎星看着他线条分明的侧脸,有些恍惚。

  孩子成长的可真快啊,什么时候开始,对着那当年只有拳头大的小东西,自己需要这样仰视了。

  虽然现在还有些不知轻重,可再过不多久,一定会成为一个好男人吧。

  “爸”黎秦风走近了一步,搂住了他的肩头。

  “嗯?”两人距离近得能闻到彼此淡淡的气息,可正想得入神的黎星并没有像往常一样避开。

  “那个,我们去逛逛吧”

  顺着儿子的目光,黎星侧脸望去,远远一块大的牌颇为引人瞩目:黑色天空中月亮半明半灭,下面是繁华热闹的街道,雕梁飞檐古色古香。宫灯高悬,排成直直两列,连绵不断,似乎连入了天。

  “我听朋友说,市里举办旅游节,好像个搞了个什么天街庙会,还有什么民间艺术展的,你在医院这么多天也闷坏了,我们一起好不好?”

  黎星想了想,淡淡一笑。

  “好啊”

  到了会场,黎星才暗自感叹欺人,庙会门口彩旗招展,人声鼎沸,虽然两旁的仿古建筑做的挺精致,可商业气氛十分浓郁。工艺品倒是不少,但都是仿造的劣货。跟黎星想象中的差了十万八千里。

  黎秦风倒是兴致勃勃,他平时对这种东西不感兴趣,现在乍一看,还是挺有新鲜感的。只要看见有舞龙、舞狮那种民间表演,他就硬要拉着黎星去凑凑热闹。

  当然,还有顺便可以做做的事——因为人太多了,两人要手牵手防止走散。

  拥挤的时候,就更要小心了,最好就是搂住腰,以防黎星被人撞倒——刚从医院出来,再受一次伤该怎么了得啊。

  抗议?

  黎秦风无辜的眨眨眼睛。

  恩,为了您的健康着想,抗议无效。

  虽然哪里都人满为患,不过,庙会上最热闹的地方不是戏台也不是商铺。

  民以食为天,中国人最喜欢的,当然是吃啦。

  小吃摊一溜排着,煎炸烧烤,南北小食样样俱全。不说别的,光是这香味就让人食指大动。

  医生嘱咐过要忌口,黎星原本是不打算在外面吃东西的。

  可是路过一个卖西安小食的摊位时,见到几个烧卖,白玉般的面皮,用翠绿的细葱系着口子,着实晶莹可爱,黎星就有些忍耐不住了。

  喝了那么多天的粥,此时实在难抵食物的诱惑。看看摊子还比较干净,又想想烧卖也不是什么刺激食品,便叫了一碟,坐下来慢慢吃。

  黎秦风也叫了一碟,却没动多少,只是笑吟吟的望着他。

  大概是刚出院吧,今天黎星意外地心情好,对他的小碰小摸也持忍耐态度,没有发脾气。黎二少爷触觉上得到了满足,眼睛当然也要养一养,顺便心里……嘿嘿……幻想一下。

  这实在不能怪他啊,美食当前,只看不吃已经很难得了,总不能把画饼充饥的权利也剥夺吧。

  黎星忍了又忍,还是受不了他的眼神,正准备板起脸训他,一个惊喜的声音却插了进来:

  “嗨!黎秦风,你怎么在这里?”

  扭过脸,看见来人,黎秦风也有些吃惊:“王荻”

  叫王荻的女孩个子高挑,打扮入时,脸蛋漂亮,说话时表情也很丰富,是那种相当受欢迎的类型。另一位个子矮些,长相可爱,眼睛圆溜溜的甚为灵动。

  “这位是……”王荻掉过头来,有点疑惑的打量着黎星。

  黎秦风挠挠头:“我介绍一下,这是我爸。她们俩是我高中同学,她叫王荻,她叫心心”

  “哦,你……爸?”两人齐齐瞪圆了眼睛。

  “你们好”

  对这种表情实在是司空见惯,黎星朝两女孩点了点头,脸上挂着长辈特有的包容微笑。心里却忍不住想:瞧这俩嘴张的多齐整,每张嘴塞一个烧卖刚刚好。

  “难……难得碰到一块,大家一起逛吧”王荻很快就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兴致勃勃地提议。

  “噢,那个……”黎秦风一脸为难,正措词想着怎么开口拒绝。

  黎星眼神闪了闪,一口答应:“好啊,人多热闹嘛。”

  黎秦风脸色一苦,幽怨地望向黎星。

  黎星偏过头去,视若不见。

  女孩子加入之后,果然热闹了许多。

  王荻对任何事都觉得新鲜有趣,劲头上来了就拉着黎秦风说个不停。

  黎秦风蔫头蔫脑的,答得有一句没一句的,根本提不起劲来应对。偏偏黎星又不理他,只得像只提线木偶一样,无奈地被王荻牵来牵去,从这个摊位窜到下个摊位,不时抽空哀怨地瞪上黎星一眼。

  黎星终于把这个特大号的包裹甩给了别人,觉得前所未有之轻松,旁边的女孩子又乖巧可爱,讨人喜欢,仔细想想,当初自己要是生的是女儿多好啊,现在也不至于受这份罪。

  俗话说的好,女儿是块宝啊,儿子完全是生来讨债的。

  他看见心心抱着个好几个纸包,一路上也不说话,净往嘴里塞东西,嚼爆米花似的,咯吱咯吱咬个不停,吃得满香的样子。

  一时好奇,凑过去问:“你在吃什么呢”

  “你要尝尝吗?”

  心心打开纸包,很认真地指给他看:“这包是蝈蝈,这是蛹,这是蝎子,都很好吃的。”

  蝈蝈、蛹、蝎子。

  黎星的脸色绿了绿。

  突然有种想把小儿子叫回来的冲动。

  本书下载于金沙论坛,如需更多好书,请访问:51txt

  【

  编辑删除引用第19楼

  不过,心心这小姑娘虽然食癖怪异,倒是不像王荻那样爱凑热闹,黎星往哪走她都没意见,黎星往那一站,她就往那一吃,只要不去想她嘴里咬的是什么,总的来说,还是很好带的。

  职业病发作,黎星索性就领着她一块去一旁的古玩店逛逛。

  店面小小一间,却挤得满满当当,书画玉器,陶瓷青铜无所不包。虽然不用看黎星也知道这些东西九成是假的,不过反正也只是打发时间,见识一下民间的作假工艺进步到了什么程度,这也是经验的一种嘛。

  黎星拿起一件玉器正准备仔细端详,老板就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怔了一怔,然后笑嘻嘻的开口:

  “我们这里的东西,哪里能入行家的眼啊,您到那家吧,那家的货好着呢。”

  黎星一愣,这话听着真怪异啊,哪有老板把顾客往别家赶的。

  难道是什么揽客的新招数。

  可看老板一脸陪笑,那种巴不得自己赶紧离开的态度又不像是作伪。

  刚才他称自己是行家,也许是什么时候见过自己,难道是怕自己识出他店里的假货,所以才赶他走?

  黎星有些啼笑皆非,别人请他鉴定,他自然会说实话。可他又不是质量监督局的,专门抓制假造假。要真是那样,整条街也抓不完,累也累死他了。

  不过,看老板一副大敌当前战战兢兢的样子,黎星也不好在这里惹人厌,笑了笑,放下手里的东西离开。

  结果到了下一家店,却碰上了同样的情景。

  再下一家店,还是一样。

  每位老板都一脸恭敬,笑嘻嘻地请他去别家逛逛。

  黎星皱了皱眉头,不会吧,就算认识他的人不少,可是什么时候他变成这样“人见人爱”了。

  正想抓一个人问问,心心这时候却不愿意再跟去古玩店了,几袋食品已经被她清扫完毕,迫切需要进行补充。

  这女孩的胃容量也很让人佩服,黎星苦笑着摇摇头,跟了过去。

  看见小姑娘在广式小吃的摊子前停了下来,盯着热气腾腾的小蒸笼不放,以黎星对女性一向的细心体贴,自然不等她开口,主动要了四笼小笼包。

  正巧走得累了,大家一块坐下来休息一下也好。

  “你可真能吃啊”

  这回是黎秦风拉着王荻跟了过来,丝毫不懂女性忌讳的大个子劈头就是这么一句。

  “你不知道这家伙是橡皮人吗?”王荻敲了心心的头一下,小泄心中不满。她正在那边看捏泥人看得正起劲呢,就被黎秦风拖过来了。

  橡皮人?年轻人的话真让人听不懂。

  心心倒不在意他们俩的话,大概是被人说得习惯了,只是在王荻敲她头时回瞪了一眼。

  “你们跟小风是高中同学,那也是今年毕业了?”要和这帮小孩子找话题,也只能说这个了。

  “是啊,我被f大录取了,心心是t大。原本以为黎秦风和我一样上f大的,没想到他考得那么好,居然上了k大的线,分数出来的时候,大家都吓了一跳呢。”王荻有点不服气的撅了撅嘴。

  “不过,最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原本总是嚷嚷着要去学摄影的家伙,最后却选了建筑系。”

  “建筑专业也很不错啊”黎秦风神情有些不自在。

  黎星疑惑地看了儿子一眼,当初小风选专业的时候有问过他意见,他当然是建议他选择自己喜欢的专业。

  难道他喜欢的,不是建筑?

  王荻白了黎秦风一眼:“谁不知道建筑不错,不过替你觉得遗憾嘛,毕竟高中时咱们摄影社就你技术最好了,结果我们都去学了摄影,就你一个跑去学建筑……”

  “好啦,别说这个了。”黎秦风粗声粗气地打断她“吃东西吧,你再不吃,心心就要抢光了。”

  “心心……你这家伙,干嘛抢我的。”王荻注意力迅速转移。

  “谁叫你自己不吃”理直气壮。

  “没关系,没关系,不够再叫就是了。”黎星安抚道。

  “还是黎叔好。”王荻瞪了黎秦风一眼:“不像某人,动不动就发脾气。”

  黎秦风也不理她,自顾自地把小笼包切开,等里面的油流出来后,再夹到黎星碟子里:“爸,医生说你不能吃太多油腻的,吃这个吧。”

  “哦,好”住院时,是黎秦风负责黎星的食品问题,为了防止自己一时大意又把事情弄糟了,他甚至把医生嘱咐的各种注意事项用笔记在了本子上,不时就拿出来复习一遍。

  黎星本来已经对他这种处处小心的行为习惯了。可在两个女生的眼神夹击下,不知怎么突然就尴尬起来。

  “果然是真的”心心突然插了一句话。

  “什么真的假的?”黎秦风被她冒出来的话弄得二丈摸不着头脑。

  “恋父情结啊”

  黎星一口包子差点喷出来。

  “谁,谁说……我有这种……”黎秦风脸涨的通红,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

  “当然是你自己说的”心心一脸莫名其妙的望着他:“你忘啦,上次聚会的时候……”

  王荻轻咳一声,打断了她的话:“心心,包子要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