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被冰雪覆盖着的活火山。

  不是黎秦云是谁。

  黎星顿时头皮发麻。

  小,小云,他怎么会来这里?

  “怎么啦?”何祯见他身体僵住,关心的问。

  黎星这才意识到他正抱着何祯不放,赶紧放开,尴尬一笑:“没什么,我儿子来接我,我该回去了。”

  “哦?你儿子几岁了?这么聪明懂事。”何祯扭头一看,周围没见到有半个小孩,只看见一名年轻男子大步走来。

  “哈哈……这位就是我儿子”见到何祯惊诧的目光,黎星干笑两声,以他这个年龄,有这么大儿子,的确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不过,也习惯了

  $$$$$$$$$$$$$$$$$$$$$$$$$$$$$$$$$$$$$$$$$$$$$

  来不及好好和何祯道个歉,黎星就被大儿子连挟带携拖出了会场。

  大厅众人施以理解的目光——黎先生的二儿子突然病倒了,这种突发事件下,当事人着急也是情有可原的,人命关天嘛。

  一开始听到这个爆炸性的消息,黎星也惊慌了一会,不过随即就猜到大儿子在说谎。

  要是小风真的病了,他肯定是呆在医院紧紧守着,还会有空跑到这里来抓他?他可不敢认为自己的在大儿子心中的重要性比小风还大。

  不过,只是为了把他从大厅拖出来,连小风生病这种谎言都编出来了,可见自己的下场绝对不会很妙。

  一路被他拖着,手臂上的五指扣的紧紧的,几乎要嵌进肉里,黎星痛得呲牙咧嘴,却不敢出声抗议。

  “小云……”远处一个人气急败坏地追了过来,高跟鞋在大理石地面上踏踏作响。

  这声音和称呼……,黎秦云皱了皱眉,走的更快了,黎星被他一拽,脚步踉跄几乎站立不住。

  “黎秦云,你给我站住,你信不信我在这里大声……”秦澜狠狠一跺脚,双手叉腰,一副母夜叉模样。

  黎秦云停住脚,不耐烦地打断她:

  “你到底想怎样?”

  秦澜一扬脖:“你们不是去医院吗?我要一起去。”

  其实她倒不是对黎秦风有什么感情。只是黎秦云在会场对她视若无睹的态度让她实在气不过,非得过来找他麻烦让他也难受难受不可。

  哈,黎秦云鄙夷地看她一眼,像见到什么稀奇事物一般。

  “你跟我们去医院,你是什么东西!”

  秦澜被他的话气得一梗:“我是什么东西,我是你妈……”

  黎秦云抬手打断她:“听着,我以前没有什么妈,以后也没有,你再马蚤扰我们,别怪我不客气!”

  “那好,把欠我的还来。”秦澜怒极反笑。

  “我欠你什么?”

  “十个月,”秦澜瞪着他,她也不是吃素的:“你把我怀你的十个月还来,我们就两清……。”

  “你……”黎秦云被她的话刺激地青筋暴起。这个女人当初扔下襁褓中的小孩一走了之,现在居然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

  两母子斗牛似的互相瞪着,互不相让。男俊女靓,站在一块甚是杀人眼球,不知情的还以为是情侣吵架,已经有不少人向这边探头探脑。只可惜黎星作了馅饼中的夹心,左右为难。

  黎星小心翼翼的试图缓和气氛:“这个,有话好好说啊。”

  “你给我闭嘴!还不是你惹出来的……”两人同时转过头,冲他吼道。

  3###########################################

  “其实,秦澜是好意,你不该那样赶她走……”黎星的后半截话还没说完,就被黎秦云粗鲁地塞进了车。

  出了车库,车子一路狂飙。

  黎星两手紧紧抓住安全带,偷偷觑了黎秦云一眼。只见他嘴唇抿得紧紧的,栅格状的光影从他的侧脸上呼啸而过,更显得面色如冰,喜怒难测。

  黎星心中忐忑不安。

  车内温度仿佛为零,大儿子板着脸不说话,他也不敢先开口。

  其实自己想想也觉得悲哀,怕儿子怕成这样,根本不像个做父亲的。可是四年来饱尝了黎秦云的各种手段,恐惧似乎已成为习惯和本能。

  何况,那幅吴道子的画还在他手里呢。

  想起本来可以笃定到手的宝贝,现在却生死难料,难逃被当成厕纸的命运,黎星不禁愁上心头。

  车子上了立交桥,一拐。

  “咦,那不是……”不是回家的路。

  “住口!”

  被大儿子一喝,黎星只有乖乖闭上嘴。只是眼看道路越走越偏,两旁建筑越来越稀,行人越来越少,心中寒意也越来越甚——不会是,小云要把自己带到某个地方毁尸灭迹吧。

  虽然知道这个念头可能性不大,可是就是忍不住害怕。

  也不知道开了多久,车子终于在一个小树林旁停了下来。

  从车窗向外望去,这里应该是郊区,光线昏暗,林木幽深,四周无人,是个杀人越货的好地方。

  黎星还没来的及打冷颤,黎秦云冷冷的质问就在耳边响起。

  “我有没有说今天要早点回家。”

  黎星在脑海中盘旋了很久的理由很自然的溜出口:“哦,那是因为……”

  可没等他说完,就被黎秦云平平的声音打断了:“我有没有说过不要再和那女人见面?”

  黎星急急忙忙解释:“我没有……”

  “我只问你我有没有说过。”黎秦云渐渐怒气难掩,根本不给他辩解的余地。

  就好像律师在法庭质问犯人:“你只需要回答是还是不是”

  黎星只好老老实实的回答:“说过。”

  “哼”看他认罪态度还算正确,黎秦云重重的哼了一声,神色略微缓和了些。

  “我说了这么多,你一样也没做到,你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吗?”

  “不是,只是图书馆安排的工作,一下子推不掉,秦澜也是凑巧才碰上的。”好不容易得了个空隙,黎星赶紧把该解释的都解释了。

  “那么,那个男人是怎么回事?”

  “谁……?”黎星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你还给我装傻,就是你在大厅里抱着的那个男人。”一想起那个画面,黎秦云的怒火又往脑门冲了上来。

  “他,他,我不是给你们介绍了吗?刚认识的,好像是董事长什么的……”

  “刚认识就抱的那么亲密!”

  “不,不是,他送……送我两幅画,我一时高兴,所以……”

  黎秦云怒气勃发,一拳砸下,“嘭”一声重重落在仪表盘上。

  画画画,又是画。

  “你脑子里除了那些破烂就没别的了吗?你信不信我把你那些……”

  只要黎秦云的话一出口,宝贝们悲惨命运就不可避免。

  黎星急中生智,或者说是下意识地,用嘴对上了对面那因愤怒而张合的双唇,把儿子剩下的话堵了回去。

  这招会不会有效,他完全没有把握,毕竟这是他以前专门拿来对付喋喋不休的女人的。已经那么多年没用过了,对象又是脾气阴晴不定的儿子,效果不知道会怎么样。

  没想到黎星会突然来这一招,黎秦云一时没防备,唇舌瞬间被侵入。想要把他推开,可车内的空间实在过于窄小,只一闪神,黎星已经把整个身体都压了上来,一下子居然推他不动。

  黎秦云口中呜呜有声,不敢置信的怒瞪着父亲。

  黎星心虚地不敢直视儿子。只管把注意力放到这个吻上。

  一开始舌尖试探的轻触,小心翼翼的讨好,黎秦云完全不领他这个情,脸一偏再偏,舌头一躲再躲,就是不愿让他碰到。

  黎星也不气馁,他年轻时生活放荡,吻技磨练之下当然不差。可面对儿子,一贯以来就是张口被吃,几乎没有主动的时候,这些经验技巧很少派上用场。

  现在,几十年积累的看家本领都拿了出来,黎星施尽浑身解数,誓要把黎秦云脑子里消灭他宝贝的念头彻底删除。

  他先微微退开,深吸口气,还没等黎秦云反应过来,双唇又覆了上去。

  先是细细的,温柔的,浓密的轻啄,然后用舌尖轻着紧闭的牙关,企图把它撬开。

  牙龈被得直痒痒,黎秦云依旧不肯张嘴,用手推拒着黎星,固执的像个孩子。

  黎星突然在他唇上狠狠咬了一口。

  “你……”黎秦云的怒喝还没出口,黎星的舌尖已经轻轻巧巧的钻进了他的口腔,捕捉到了那滑腻的顽舌开始勾缠。和儿子那富有侵略性,仿佛吞噬一切的吻不同,黎星的吻柔和,缠绵,一下一下,犹如蛛丝般层层绕上来,把黎秦云的怒气慢慢抽干。

  津液互濡,唇舌纠缠中,黎秦云神志开始混沌,胸口起伏渐渐加剧,双手的力气渐弱。

  忍不住,轻哼一声。

  似鼓励,又似诱惑的声音钻进黎星的耳朵里,就像一簇小火苗,不小心扔在了黎星这堆浇了油的干草上。

  黎星松开了口,看了儿子一眼。

  黎秦云容貌本就秀气,只是平时严肃太过,冰冷难近。

  此刻微光下,双颊微红,星眼如波,柔美的嘴唇饱遭蹂躏,已经微微肿起,上面还留有黎星的齿痕。

  完全是一副任君享用状态,哪有平日高傲冷峭的影子。

  一瞬间,熊熊火,顿时从黎星下腹烧了上来

  本书下载于金沙论坛,如需更多好书,请访问:51txt

  【

  编辑删除引用第12楼

  舌头像条滑腻小蛇般沿着黎秦云的下巴、喉咙游移而下。当它着脖颈上的动脉时,黎秦云敏感地哆嗦了一下。

  他完全没注意到黎星抽出手,正摸索着坐椅靠背的开关。

  猛然,黎秦云随着座椅向后倒去,又被顺势而下的黎星重重压在胸口,失重的昏晕感瞬间袭来,加之呼吸不畅,强自压抑的终于断断续续地溢出口腔。

  衣衫不知什么时候被解开了,黎秦云肌理分明,温润如玉的胸膛无助的敞露着,上面两颗鲜艳的红豆随着呼吸的起伏瑟瑟地尖耸起来。

  黎星把它用舌头卷进口里,狠狠吮吸着。

  黎秦云双拳紧握,腰部重重弹起,小小的举动,却像是启动了一个开关,令他体内不知名的渴望汹涌而上。

  黎星像一个刚解放的囚徒,把儿子的身体当成了自己的领地,在上面轻重咬,点灯放火,肆意妄为。

  黎秦云则是一寸寸忍耐,一寸寸退让,神智渐失中,只是模糊的惊异,为什么黎星对自己的敏感点了解得这么清楚。

  他当然不知道黎星的这种小伎俩——为了在与儿子的性事中少遭点罪,黎星特地对他的敏感点做了研究,在时,常常故作不经意的磨蹭到,以便儿子在关键时刻,早点泄出来。

  他一直把黎星当成是一只温顺的猫,殊不知,其实是只狡猾的狐狸。

  黎星分开儿子的双腿,可被火冲焚着的身体,终于不耐烦和皮带搏斗,手摸开了车前的储物斗,从里面拿出了一把剪刀。

  黎秦云突然感觉大腿处有冰凉的物体滑过,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长裤已被黎星剪开。抬眼一看,一把剪刀在腿间倒映着冷森森的光。

  黎秦云倒吸一口气,预感到势态即将失控,聚集残存的理智,右手握拳,准备给压在自己身上那家伙狠狠一击。

  没料到那人却在此时又覆身而下,一只手摸索着他的身体,一边在他胸口乱亲乱叫:

  “小云……唔……小云……你好美……”

  明明是任何一个男人情动时随便都能乱说的恶心话,黎秦云此时听在耳里,却不知怎地心口微甜。

  拳头一时便递不出去。

  感觉到父亲粗重炙热的呼吸扑在身上,以和平时截然不同的方式亲吻着自己,黎秦云脸一热,心中叹息一声,终于放弃地闭上眼睛,慢慢放软了身体。

  黎星丝毫没有察觉儿子的变化。

  他的手已滑到了黎秦云的裤裆处,隔着衣料,用手指在隆起的望上挑逗着画圈,另一手拿着剪刀,慢慢伸进了内裤。

  感觉到炙热的望贴着冰凉锋锐的铁物,黎秦云颤粟着,却又无力阻止,只是急喘着,在父亲面前,第一次感觉到了无助。

  黎星用剪刀把已经湿透的内裤挑开,里面勃发的望突然弹跳出来,液体差点溅到他脸上。

  直视着平日侵犯自己的巨大的凶器,黎星倒吸口气。

  神智有一瞬间回笼,模模糊糊觉得事态已经超出了自己的本意。

  目光向上望去,黎秦云双目微闭,头侧向一边,手紧紧扣在车座两旁。光洁的胸膛上点点青紫,泛着霏的柔光。

  玉体横陈,任君采撷,不吃就不是男人了。

  黎星再不迟疑,张口含住儿子的,感觉它在自己口中急切地脉动着,和以前一样毫不安分,突然有些惧怕。

  可随即察觉身下的人儿在细细的打著颤。

  平时畏之如虎的人,也有如此的无助的时刻,黎星顿时受到了鼓励。

  他伸出舌头,那顶端流出黏湿的液体。然后慢慢把它吞到喉咙深处,一手则捏住底下的肉囊,轻轻的揉搓着,另一只手则粘了粘液,往黎秦云从未被开发过的密地探去。

  平日里讨厌的事,现在却做得如此自然主动。

  黎秦云再也受不了这种刺激,他双腿微曲,腰部高高拱起,双手插在黎星的头发中,轻声:

  “爸爸……啊……爸爸……”

  黎星往下探的手指莆然一顿。

  那声称呼像盆冰水浇下,把他的望打消得七七八八。

  这个人,是自己儿子,他几乎忘记了这一点。

  虽然早已不是单纯的父子关系,发生关系的次数早已多得数不清,可是自己主动的时刻,从来没有过。

  是被迫的,是赎罪,是迁就,情事结束后,有好多种理由说服自己。

  但是现在呢,如果现在自己只凭一时望主动占有了小云,他还能找出什么理由……

  来消弭那种……罪恶感。

  以前就是一个不称职的父亲,现在还对儿子做出这种事,不但做父亲的资格,连成为一个人的资格也将不复存在……

  以前对男人从来没有感觉的自己,居然会对儿子的身体产生望,如果真的做下去,他们之间,会变成什么样……到最后,会不会连呆在他身边的资格……也没有……

  想到这里,黎星的眼眶开始渐渐发热。

  望渐渐消弥,心中顿时柔情百转。

  半抬起头,想看儿子一眼。

  不料,正对上一张凶神恶煞般的面孔,黎星骇了一跳。

  “磨磨蹭蹭干什么,还不好好给我……”

  黎秦云哑着嗓子恶狠狠地命令到。

  黎星这才意识到,自己嘴里还含着儿子的巨物呢亏他这时候还能想事情==。

  还没回神,头就被黎秦云抓住头发狠狠地下压,凶猛的肉刃直直捅进喉咙深处,把眼泪都挤出来了。

  呜呜呜……黎星心中后悔不迭,这种恶魔儿子,为什么自己刚才还想着要和他在一起啊。

  本书下载于金沙论坛,如需更多好书,请访问:51txt

  【

  编辑删除引用第13楼

  “把裤子脱了。”

  一不留神,被射了满脸的黎星,正趴在儿子双腿间喘息未定,就接到了这样的命令。

  不是吧,还不够……

  “我不……”一张口,腥咸的液体就流进了嘴角,黎星赶紧闭上嘴。

  “你最好乖乖听话,不要等我来动手。”黎秦云用拍打着黎星的脸,感觉它再次慢慢硬起:“你自己惹出来的,就要负责到底。”

  “别……别这样”黎星难堪地别过脸。

  “怎么,刚才是谁那么主动的又吸又的,含住我的宝贝不放,现在突然又假正经起来了?”

  想到自己刚才居然在这个人挑逗下软化,黎秦云一阵恚怒。

  他都不知道,这人居然对自己敏感点这么了解。

  平时的几个片断划过脑海,黎星偷偷摸摸的小动作此时便鲜明的暴露了出来。

  想到这个人在和自己时,居然耍这些狡猾的伎俩,黎秦云的怒火又提高了一个级别。

  真是其心可诛。

  咬牙切齿盯着眼前的始作俑者,后者正抬起一双凉凉润润的眸子无辜的望着他,乌黑的头发被自己的和汗水濡湿成一条一条的,贴在白玉般光洁的额头上。

  怒火转为新的火,火,火。

  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他,,虐他,把这个人捏在手里,狠狠地揉碎,然后踩在脚下。

  身体被翻转过来,双手被衬衫绑在身后。

  下体一凉,裤子也被儿子一把剥下。

  黎秦云托起父亲的一片臀瓣,捏了捏,然后任它在手中有弹性的晃动。

  强烈的羞耻感让黎星呼吸急促起来。

  “别动”身后暗哑的声音传来。

  感觉身后有一把冰冷的锐物从脊背向股沟慢慢滑去,上下来回,在菊洞口徘徊,试探着捅了捅。

  那触感——是剪刀,自己刚才用来剪黎秦云裤子的那把剪刀。

  察觉了儿子的意图,黎星骇然,身体不由自主地前倾躲避,屁股一下子绷紧。

  “不,小云,不要……”黎星哀求道。

  黎秦云不理会他的哀求,在他大腿上用力的掐了一把,黎星忍不住痛呼出声。

  剪刀圆钝的头部慢慢钻进了,铁器贴住了炙热的肠道,冰冷的寒意让黎星忍不住哆嗦起来。

  “你上面那张嘴的潜力我已经充分了解了,现在让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