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是,我骗了你。”

  “骗我骗我!我不相信!”博岚用力把他扯得转过身来,枪抵住他的太阳|岤,“告诉我你在骗我!告诉我爸爸也在骗我!你不是刑警,爸爸在开玩笑!爸爸不会被送上绞刑架!”

  “对不起……”

  “你为什么要骗我!”博岚的表情看上去似乎连哭也哭不出来,裴延礼的心却已经麻木了。

  “对不起……”

  “你不爱我,你根本一点也不爱我。你没有爱过我,你在我身边也只是骗我……”

  博岚漂亮的眼睛悲哀地看着他,那里面盛满泪水,一眨眼,就大滴大滴地掉了下来。裴延礼伸出拇指,轻柔地擦去他流不完的泪水。

  “你爱不爱我?告诉我!”

  裴延礼不答话。

  “告诉我你爱我!”求你说一句,骗我也好,让我有一个可以原谅你的理由。

  “说啊!”

  黑色冰冷的枪用力地抵住裴延礼的太阳|岤,他可以感觉到那里被按得仿佛是在弹跳地痛,一直痛到脑子里去。

  他不能回答,也不愿意回答。他爱着这个少年,但是绝对不能告诉他,或许让他杀了自己才是最好的。这样博岚就不用总是看着他,而绝望地想起自己的父亲是如何被送上刑场的。

  “好好活下去吧。”裴延礼只说了这么一句。

  “我恨你……我恨死你了……我恨死你了!我恨不得你去死!”

  博岚手中的枪在死字出口的同时扳下,炸裂的清脆声音在尚有薄雾的湖面上悠悠回荡,湖边栖息的飞鸟被惊得从草丛中飞起来,一会儿,又飞了回去。

  裴延礼的太阳|岤上有血一股一股地冒出来。他深深地看了一眼博岚,又抬头看那未曾明朗的青灰色的天空,慢慢地,慢慢地向后倒去,沉重的身体拍在水面上,溅起洁白而漂亮的水花。“延……礼……”

  博岚手中的枪掉到地上,他看看自己的双手,又看看半个身子都飘在渐渐泛出红色的水中的裴延礼。他的眼睛安详地闭着,好像睡着了。博岚忽然明白自己已经把裴延礼杀了,把他杀死了,从此以后,裴延礼就不再存在了。

  他用手捂住眼睛,用凄厉的声音尖叫起来。

  那天天很凉,那天的湖水很冷,不久就下了大雨,过几天就要立秋了。

  尾声

  西湖总是让人产生无比绮丽的遐想,若是能再加上夏天、俊男美女以及一场小雨,那就再好不过了。

  不过很可惜,波看阳到西湖来的时候不是夏天,而是寒风刺骨的冬天,西湖附近也没有什么俊男美女,甚至连鬼影子也没有,只有他一个人站在那个曾经号称是断桥的石桥上等人。

  他今天要等的人非同小可。

  据说那个人是一个卧底,在某位黑道老大的家中整整卧底十年,因为他的关系,那个黑道老大的组织在几年前被国际刑警连窝端了,拔出萝卜带出泥,顺带拉出了一大片黑道组织、政府官员、警察内部的黑线……

  为此,他成了许多黑道白道人物的心病,连他的老大耿珩在那时候也险些被牵进去,搞得一连几年都是灰头土脸,说起那个人就恨得咬牙切齿。

  然而就在那位黑道老大被拖出去的同时,他却失踪了。他带着一名被国际刑警组织列为一级通缉犯的人——那个黑道老大的儿子消失了,而且消失得无影无踪,不管是黑道还是白道,都没有任何他们的消息。

  本来这种事情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跟波看阳也没什么太大的关系。但波看阳本人和那个人有仇,没错,很深的仇!

  那个人孤身一人把他以及他的手下打败得一塌糊涂,生生在他面前把他夸下海口说手到擒来的人救走,让他足足有好长时间没办法在耿珩面前抬起头来。

  他从来没有失败得这么凄惨过,他一定要报仇!

  周茗里从床上坐起来,看着床头柜的钟表发了很长时间的呆。

  “吃饭啦!”博允很快乐地在厨房喊。

  周茗里看了周围很久,似乎不明白自己该做什么。博允过了一会儿,发现周茗里还没有过来,神色一黯,走到卧室门口,推门而入。

  “茗里?”

  周茗里看着他,眼中充满了茫然。

  看见他的反应,博允的脸上露出了伤心的表情。

  “你又忘了吗……茗里……”他扶住额头,又很快抬起来,这时候,他的表情已经变得非常快乐,他轻快地拿起衣物走到周茗里身边交给他,“没有关系,我们再从头开始就好,来,先穿上衣服。”

  周茗里接过衣服,慢吞吞地穿上,博允在一边看着他的动作,眼睛里充满了不知道是幸福是悲伤的情绪。

  “我……是谁?”

  周茗里带着茫然和疑惑,问这个对他来说根本是突然出现的人,他的左手不由自主地抚摸上太阳|岤,那里有一个丑陋的伤痕,“你是……”

  博允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周茗里愈加疑惑,黑色的眼睛沉沉地注视着博允。

  博允像是害怕什么一般避开了他的目光,声音显得有点不自然的高亢,大声道:“你叫周茗里,我叫……博允,我是你的情人!你几年前出了意外,所以得了健忘症,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忘记所有的事情。”

  “不过没关系,我们可以从头开始!开始多少次也没关系!你不记得了无所谓,我记得就好!真的!相信我!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

  “我相信你。”

  “我说的是真的……”

  “我相信你。”

  “……”

  “我相信。”

  博允上前一步,用力抱住了这个比他强壮了太多的男人。

  虽然失去了过去,但是周茗里从来不探询那时候的事,因为每当他希望知道过去的时候,那个名叫博允的青年就会很伤心,于是他保持沉默。

  根据博允的说法,是半年前在巴黎居住的周茗里,突然提出说要到这个西湖边上来住的,可是来到这里以后,他很快就忘记了自己的话,也不明白为什么要到这里来。然而博允看得出他非常喜欢这个地方,所以就一直留了下来。

  再过几天就是千禧年了,每天早上的散步是必不可少的,吃完早饭,博允就会和周茗里一起慢慢地走在这条街上,享受那种悠闲自在的幸福感觉。

  走过一个弯,再向右转,就是那条承载了一个流传百年的浪漫故事的地方,断桥。

  桥上有一个穿着黑色毛皮外衣的男子站在那里,好象在欣赏远处的风景。由于天冷的缘故,他还戴着一副口罩。

  这座桥上随时都有陌生的人出现,博允已经习以为常,也并没有在意,挽着周茗里准备从他旁边走过去,然而他一错过那男人的身体,一种寒冷的、不属于空气温度的气息,便猛然扑面而来。

  博允微怔,是错觉吧?正想继续走开,那个男人却忽然去掉了脸上的口罩,用冰冷的声音叫一声,“裴延礼!”

  博允霎时停住脚步,猛然回头,夹杂着凶狠的表情面对上了那个男人。

  “波看阳……”

  周茗里看看波看阳,又看看博允,“允,你们认识?”

  波看阳没来得及答话,博允已经先他一步淡淡地答:“不,不认识,他认错人了。”

  “哦……”

  两人正离开,波看阳又追了上来,大声道:“博少爷,你不要装傻了吧?咱们的交情可不是一天两天了!”

  博允浑身发抖,望向他的眼神愈加凶狠,“我说我不认识你!你这个人脸皮也真够厚的!”

  波看阳像痞子一样笑了起来,“我听说裴延礼因为受伤的缘故而得了健忘症,想不到博少爷也得了?”

  周茗里一手握住博允正在发抖的手,彬彬有礼地问:“请问这位先生……你是在说我吗?我不叫裴延礼,我叫周茗里。”

  波看阳大笑:“真是个乖宝宝呢!裴爷!恐怕是博少爷告诉你的吧?你想不想知道你的过去呢?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把你的过去一五一十都告诉你,绝对比这个美少年告诉你的多……”

  他边说边掏出名片接近周茗里,博允拉着周茗里的手逐渐后退,就在周茗里想要伸手去接名片的时候,他拽着周茗里的袖子狂奔而去。

  波看阳也不慌张,远远地叫道:“如果你想知道,就到AkArA酒店来找我!我的手机号码是……到时候在下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啊!哈哈哈哈哈……”

  直到再看不见桥上那个可恶的人的嘴脸,博允才喘着气停下来,用力捉紧周茗里的衣服,“茗里!你绝对不可以相信那个家伙!那家伙是混蛋!他说的话全都是骗人的!”

  周茗里微笑,“我明白,我当然只相信你。”

  博允笑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却好像要哭出来一样,扑入周茗里怀中紧紧抱住他,也不管是在公共场所,踮起脚尖与他接吻。

  几天后,AkArA酒店。

  “我想知道过去的事情。”电话那端的人说。

  波看阳得意地放下了电话,离开酒店。

  周茗里,或者说,裴延礼,健硕的躯体昂然地站在湖边悬挂着闪亮绚丽的灯泡的树下,眼睛望着由于黑夜的笼罩而看不清楚的湖面。

  几年前,就是他让博家毒品生意的上下关系人统统落入法网,自己却带着其中一名通缉犯——他的情人,博岚逃走。在半路上,他的身分败露,悲伤不已的博岚在愤怒中一枪打中了他的头部……

  他不怪博岚,一点也不怪他。如果博岚不恨他才不正常。所以在那一枪打中他的那一瞬间,他什么也没有想,只是在脑中出现了一句话,“从此以后,我再不欠你的了……”

  他并不想醒过来,也没有时间再去思考博岚是不是会痛苦、伤心。他的身体跌入清冷湖水之中,“裴延礼”在那时候就死了。博岚伏在他的身体上尖声哭号。

  可他没想到的是人的潜力是如此无穷,被打中了太阳|岤他还是没有死。

  知道博家出事以后,贝瑾立刻派了女儿贝霖去接应已经按计划出逃的裴延礼和博岚,在预定的路线上遇到了他们。

  贝霖本来也认为裴延礼死定了,正想责难哭得声嘶力竭的博岚,博岚却在那时紧抱住裴延礼的“尸首”,只是号哭,死也不放手。

  或许,只是或许,贝霖被那种深切的悲哀而感动了,她骗他说裴延礼或许有救,才让他稍微冷静下来。

  贝瑾依照女儿的要求派出了一架直升机,用最快的速度把裴延礼送到最近的贝家秘密医院。

  令人吃惊的是,裴延礼被送到那里的时候瞳孔还没有散大,还有微弱的脑电波存在,贝霖当机立断,在医生给裴延礼经过简单的急救处理之后,秘密地将他送到了全国最为权威的脑外科专家医院……幸福花园

  在外国也有过这样的报导,一名年轻人由于疾病而想要自杀,但是在子弹打入头部之后却并没有死,反而治好了他的病,所有看过这篇报导的人都认为这是奇迹,没想到这奇迹再一次发生了。

  虽然裴延礼头部的子弹无法取出,就在那里一直存留下去,但是他终究活过来了,只留下了一个后遗症——遗忘。

  波看阳远远地走过来,裴延礼看见他,迎了上去。

  “你知道今天是几号吗?”

  波看阳没想到他第一句话居然是这个,呆怔了一下。

  “今天……今天……大概是三十号吧?你问这个干什么?你不是想知道你的过去吗?”

  “是三十一号了。”裴延礼笑着说。

  不知道为什么,波看阳的心底忽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这种感觉让他恐惧。

  下一刻,他又不屑地将这种情绪赶开了,对于一个已经失去了记忆,连自己是谁也记不得的人,他为什么要感觉到恐惧?

  “再过一会儿,就是千禧年了。”

  波看阳不明白他想说什么,不过还是附和道:“是啊。你的过去……”

  “千禧年啊,一切都应该是新的吧。”裴延礼打断他的话头,向他伸出了一只手,“新年快乐。”

  波看阳隐隐想到了什么,却说不出来,也伸出手去与他相握,“新年快乐。”

  裴延礼的手刚碰到他,他就感觉到不对劲了,那不是一只长时间没有锻炼过的手,而是一只没有放弃过训练的、坚硬的、强壮的手!这绝对不是一时的训练就能锻炼出来的!必须要有系统而专业的训练知识才可能!一个失去记忆的人,还会如此训练自己吗?难道说……

  他用里想抽回手,但裴延礼的手就如钳子一般紧紧锁住他。

  “你想知道我的新年愿望吗?”

  裴延礼靠他近一点,低笑着道,“我希望,新的世纪到来之时,我们能抛弃过去,一切都是新的,一切旧的事物……全部都消失掉!”

  被握住的手一阵剧痛,波看阳想喊,却发现自己的喉管被另一只手捏碎了,他的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声音,眼睛睁得好像里面的眼珠子随时会掉出来。

  “谁告诉你一切都是不变的呢?人的记忆,在需要的时候还是可以回来的。”

  裴延礼的脸上所带的是那种只有用残忍才能形容的笑意。

  裴延礼从来没有这么残忍地笑过,这不是“那个”裴延礼,裴延礼已经死了!

  波看阳现在才明白。

  他紧紧抓住面前的人的衣服,像是要从他身上咬下一块肉来。他的身体慢慢滑下去,裴延礼架起他,好像在架一个喝醉酒的朋友。周围有很多人笑着,大声地说话,谈论今晚的烟火大会,一个人就死在众目睽睽之下,却没有人知道。

  裴延礼将他带到一个小巷子里的垃圾堆旁,把他丢了上去,然后若无其事地走开了。

  博允在家里焦急地等待。

  家里没有酒了,周茗里说是出超市里是不是有,可时间过去一个小时了,到现在还没回来。

  他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自己前几天明明就放在冰箱里的两瓶酒到哪里去了,害得周茗里……万一他没有回来的话……

  该死的!他应该跟他一起去的!不应该以为他的坚持就妥协的!

  叮咚!

  博允几乎是猛扑到门边打开门的。

  “酒买回来了。”“你到底去哪里了!”

  两个人几乎同时说话。

  随着扑面而来的寒冷空气,博允看着门外抱着两瓶超市里买来的红酒的男人,时间在那一刻开始,静止了很久。

  远远的地方,一朵烟花飞到了天上,炸成美丽的图案,然后是第二朵、第三朵……无数朵……

  那远远的光亮勾勒出了那个人强壮的轮廓,也把博允的脸庞映照得明亮而艳丽。

  “我恨死你了……”

  博允一把拉近了他,粗暴地踢上门,也不管红酒是不是会摔碎掉,把那个人按倒在地上,拉下他的衣服和裤子,强行进入他。

  外面,是鞭炮的声音和人群的欢呼声,还有电视里倒数计时的钟声。

  新的千年开始,曾经的一切都被扔到过去的阴影里去。

  时间不会倒流,过去不会再回来了。

  “只要能幸福的话……”

  “你说什么?”

  “不,没什么。”

  “茗里?”

  “我是说,明年……不,今年,我们去夏威夷吧。”

  “你又不喜欢这里了吗?”

  “怎么会,有你的地方,我都喜欢。”

  “……”

  “允?”

  “我爱你。”

  “嗯,我也爱你……”

  只要能幸福的话,谎言又怎样呢?

  就这样,一直,一直地继续下去吧!

  祝你们幸福!

  ——完——

  主题Bgm:张信哲白月光。配这故事超好!打后半部分的时候一直在听。

  绝对推荐。

  白月光心里某个地方

  那么亮却那么冰凉

  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

  想隐藏却盖弥彰

  白月光照天涯的两端

  在心上却不在身旁

  擦不干你当时的泪光

  路太长追不回原谅

  你是我不能言说的伤

  想遗忘又忍不住回想

  像流亡一路跌跌撞撞

  你的捆绑无法释放

  白月光照天涯的两端

  越圆满越觉得孤单

  擦不干回忆里的泪光

  路太长怎么补偿

  你是我不能言说的伤

  想遗忘又忍不住回想

  像流亡一路跌跌撞撞

  你的捆绑无法释放

  白月光心里某个地方

  那么亮却那么冰凉

  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

  想隐藏却在生长…咳咳走过路过的都注意啦!好书读会员头衔名称征集,为好书读出谋划策,由你定制好书读的等级规则,参与既有积分拿,人人都有,前三名好书读积分和qq币奖励,快来贡献你的一份力量!/modules/forum/showtopicphp?tid=322

  点击参与活动

  bl辣文卷【不喜慎入】 30【虐恋,长篇,h,不喜慎入】

  1烟灰By风弄

  其实不是很漂亮,只是……当他凝视你的时候,你会有想哭泣的感觉。

  第一章

  “非欢,老板出来了。”

  对讲器中传来同组的童平的声音,非欢在车里伸伸懒腰,一边抓起对讲器,一边用犀利的眼光注视著正从拐角处出来的一个瘦高男人:“我看见了,继续监视。”

  “好象已经开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