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软纤细的荫毛之间那粉红色的玉径又是那么的紧闭狭窄,这不都在表明这丰美的花园尚未被人发现吗?米健心中一阵狂喜,双手将菲菲的大腿向两旁推开,然后低头吻在了那处子的仙境上。

  菲菲一直忍受着从身体各部份传来的刺激和冲动,那一阵阵又是麻痒又是疼痛的感觉已经让她快要无法承受了,而此刻身体上最神秘珍贵的地方被赤裸裸地暴露在恶魔眼前,令她感到极度恐惧和羞耻。

  当米健的舌头接触到那娇嫩得吹弹得破的肌肤时,强烈的震撼让她的全身都轻颤起来。米健的嘴巴和舌头不停地在菲菲的玉门外舔吸着,时轻时重的动作很快就让菲菲喘息起来。毕竟是chu女身体上最敏感的地方,任何的轻触都会带来欲仙欲死的感觉,更别说这种挑逗了。

  不久米健的手指也加入到这场凌虐中来,粗大的手指不仅强行拨开了娇美的玉门,让粉红色的溪涧完全显露,它们甚至於重重地揉捏起少女的阴di来。菲菲的身体立时抖动了起来,原本白皙得不带一丝瑕疵的脸庞上顿时蒙上了一层绯红的彩霞。只见雪玉般晶莹的胸脯急速的起伏着,玉润的||乳|晕也变成了娇艳的桃红色。紧闭着的玉径在不停的拨弄下越发的敏感,很快就有一泓清冽的溪流潺潺的流出了。

  米健是阅美众多的老手,他轻松地挑逗唤醒了菲菲羞涩的处子之体,他继续揉捏着菲菲的阴di,同时另一只手扩开了丰美的玉门,然后一点点地侵入了少女未经人事的花芯之中。米健一边惊叹着少女桃园的丰美,手指头一边在她的体内扭动起来。眼见身下的美人儿柳眉轻蹙,贝齿紧咬,玉门微开,嗳液长流,米健这才伏下身子,把菲菲的莹洁的双腿架上肩头,作好了冲刺的准备。

  在他的胯下,那杆通红坚硬的长枪早已被熊熊的欲火烤得炽热非常,他的身子一伏下,粗大的gui头已经守侯在菲菲娇嫩的桃园入口外,一顿一顿的扣击着嫣红湿润的玉门了。米健校正了一下身下玉体的位置,让gui头正正的顶在菲菲的阴沪上,双手托住了她纤细光滑的腰部,然后挥动起御美无数的棒棒,朝着菲菲的禁区用力的刺入!巨大的gui头立即没入了少女的体内,被两扇花唇紧紧地含住。

  处子的荫道是多么的紧迫狭窄啊!米健并没有急着进入,而是在缓慢的研磨旋转中逐步地撑开少女的密道,刚硬的rou棒如同金刚钻一般,一点点一点点地向着少女娇美绝伦的胴体深处前进着。在反复的推进和挤压过程中,米健尽情地享受着来自两人身体结合部位的密窄、充实和温暖……各种细緻而敏锐的感觉。他令rou棒保持着缓慢而稳定的速度,一点点的侵入菲菲珍贵无比的处子之身,从中攫取尽可能多的快感。

  不多时,gui头深入的趋势突然被前面一道柔韧的屏障所阻,米健明白到今日“盛宴”的主菜上桌了。他深深地看了一眼身下如待宰羔羊般的美丽少女,将她的下身牢牢地固定好,然后将身体往后退了一点,驱动rou棒猛然发力,直挺挺地穿破了欧阳菲菲的chu女膜。

  rou棒携着威猛的气势在瞬间刺穿了女体的最后一道防线,然后便势如破竹,长驱直入,直到完全的钻入到那温暖可人的少女体内,一种无比满足的征服感同时涌现出来。米健没让rou棒停顿多久,就开始了活塞式的抽锸运动。

  他完全没有了怜香惜玉的体贴和小心,黝黑而密佈体毛的肢体一次次有力地撞击着菲菲洁白柔嫩的下体,发出“啪、啪”的接触声和“沙、沙”的摩擦声。坚挺的rou棒在紧窄的密道中进行着来回地冲刺,每一次插入的动作都比上一次来得更迅猛,而温暖的花芯给予gui头的摩擦和压迫也因此更强烈,那直入心坎的消魂感觉也就更清楚。

  与此同时,他的嘴巴袭向了晶莹光洁的细嫩肌肤,双手也捉住了少女腻滑丰挺的雪白椒||乳|,不断的挤压和揉捏令柔软饱满的雪峰在掌下变换着形状,也让细腻娇嫩的肌肤留下了淡红色的痕迹。在持续不停的猛烈进攻下,米健逐渐地达到了第一个高嘲。

  就在米健遨游天堂般极度的亢奋满足之际,欧阳菲菲却如同身堕地狱般经历着极度的悲惨痛苦。当铁棍一般的棒棒钻入体内的时候,她已经不由自主地想绷紧身子,无奈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反而身下一点点被撑开的疼痛越发的清晰敏锐起来。

  棒棒不断地摩擦着她身体最最细嫩的禁区,逐渐地深入将“野径无人问”的处子密道越撑越紧。本就紧窄的桃园被粗暴的侵入、填满,那种时缓时急的挤压就像在一点点地撕裂她的身体。当她感觉到那粗圆的gui头正顶在她神圣的chu女膜上时,她是多么希望能够恳求米健停止他的侵犯,然而恶魔并不会放过口中的美味,他只是用力的那么一刺,就将少女所有的幻想击得粉碎。那丑陋热烫的棒棒仍然残酷地穿透了她少女的符印,用一种极野蛮的手段毁去了她的贞操。

  破处时剧烈的撕裂痛刚刚过去,一阵猛似一阵的抽锸又如烈风般扫荡了她的全身。她绵软洁白的身躯被强烈的抽锸冲撞得上下抖动,rou棒进出时牵动了娇嫩荫道的每一处,粘膜摩擦带来的烧灼疼痛从下体传遍了全身的每一寸肌肤。她的惊、她的恨、她的哀怨,都被席卷全身的痛苦所取代,使她神智都几乎丧失。暴风雨般的摧残令菲菲面色苍白,大汗淋漓,身体彷彿也要在剧痛中瓦解、消散。

  米健狂野地驰骋在菲菲完美无瑕的雪白胴体上,尽情地发泄着他作为征服者和主宰者的力量。急骤的欲望驱使他的感官世界飞升到了云端,使他快要失去对自己的控制。不过此时他已顾不了那么多了,他紧紧地搂住了欧阳菲菲柔滑的细腰,猛烈地抽动着坚硬的rou棒击打在菲菲娇嫩的花芯上。

  突然,那狂暴的rou棒猛然增大几分,撑开了菲菲紧闭着的宫口,然后在十数次近乎抽搐的插入后,大量岩浆一般沸腾炽热的jing液从rou棒前喷洒而出,顷刻灌入了菲菲藏於深闺的处子花房中!

  阳精甫射,米健轻轻地将菲菲的双腿从肩上放下,涨红粗硬的rou棒也渐渐恢复常态,缓缓地从菲菲体内退出,同时也带出了不少粘稠腥热的jing液。月光从球场顶上的天窗正好照映在两人的身上,皎洁的月光将菲菲白玉似的胴体照得通体光明,只见平滑的小腹以下,雪白的肌肤上点染着片片的落红,混杂在凌乱斑斑的灰暗污渍中。

  凌辱过后一片狼藉,却是越发衬托出菲菲娇美体态那种温柔婉约的气质来。米健痴痴地看了又看、摸了又摸,终於忍不住又再一次扑到了神女般的莹白胴体上……

  次日,当迷|药的药效完全消失的时候,菲菲已经坐在了奔驰车里。米健草草地为她套上了网球裙,将她送回了家。当菲菲的父亲看着一夜未归的女儿赤着双足、披头散发、衣衫不整地走进家门的时候,他什么都明白了。

  狂怒的父亲拿起电话打算报警的时候,却被女儿死死的拖住了。

  “放开我,我一定要让那禽兽坐牢!”

  “爸爸……求求你,不要报警……这件事如果传了出去,您叫女儿以后还怎么见人?……爸……”

  坚强的父亲望着惨被凌辱的女儿,拿着话筒的手慢慢的垂下了,两父女相拥着抱头痛哭……

  三天后,欧阳菲菲委託父亲辞去了风凌航空的工作。

  第五节可怕的贺卡

  三个月后的一天,太平洋上空,海湾航空公司飞往lA的hA333航班。漫长的空中旅程接近结束了,忙碌了一宿的空中小姐们趁着乘客们大多仍在熟睡的机会聚集在服务间,为一位她们的同伴举行简单的生日庆祝会。

  一座小小的生日蛋糕前,一位清秀窈窕的美丽空姐“呼”的吹灭了所有的蜡烛,然后面带微笑接受着同伴们的祝福。她就是劫后重生的欧阳菲菲,自从那不堪回首的一夜过后,菲菲断然离开了风凌航空。整整两个月的时间,她都被耻辱和痛苦紧紧包围,后来在心理医生的建议下,菲菲重投工作,加入了海湾航空的飞行机队中。在熟悉的工作环境中,菲菲终於能摆脱那件事情的影响,慢慢的将心情平伏下来。

  今天是她23岁的生日,没想到同事们给了她这样一份惊喜。简短的庆祝会在愉快的气氛中结束了,空姐们分享完了精美的生日蛋糕后逐渐的散去,回到机舱里继续工作,菲菲则端了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走到舷窗旁坐下小憩。

  这时航班的副驾驶王铁也从驾驶舱走了过来:“happyBirthday,diana。”王铁将手里的一份礼物递到了菲菲的手中。

  “谢谢!”菲菲对着英俊的副驾驶报以甜甜的微笑。

  “这不是我送的。昨天上机前有一位旅客託我把这个转交给你,还说请你没人的时候再拆开。”

  “是吗?什么样的旅客?”

  “一位很高大的男青年。”

  菲菲想来想去没什么头绪,就回到舷窗旁打开了礼物。

  菲菲打开了包装,原来里面是一盒巧克力和一张贺卡。贺卡的信封外没有落款,於是她又打开了信封,从里面抽出一张白色的卡纸,上面印着几句普通的贺词。卡纸中间夹着一张照片,菲菲看了一眼照片,上面是一位少女捰体的背影,照片非常的清晰,斜卧着的女体纤毫毕露,连右足腕上系着的银链都一清二楚。菲菲的脸立时“唰”的变得惨白,这照片上熟悉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她自己。

  她的全身不由自主地颤动了起来,发抖的双手将身旁的咖啡杯碰倒在地上,发出了“啪”的一声。领班的乘务长循声而入,菲菲赶紧将照片藏在身后。乘务长看见菲菲脸色苍白,关切地问了一句:“diana,你不舒服吗?”

  “不……不,我只是不小心。”

  “如果太累了,你就休息一下吧。”说完,乘务长离开了服务间。

  “是他,是那个恶魔。他又追上来了。”菲菲被这张可怕的贺卡搅得天旋地转,手中的照片掉落地面。她赶紧拾起,才发现了照片后面的几行字:

  “room1612,hotspringstarhotel,lA,730pm。我讨厌迟到。”

  这分明是胁迫,是圈套。只要她去了,必定会面对再次被恶魔凌辱的命运;可是如果不去,米健的手中握着自己的裸照,她实在无法想像这些照片被公开的后果。在惊怕和忐忑之中,菲菲也不记得自己是如何渡过剩下的空中旅程的。直至乘务长轻拍了一下,她才发觉飞机已经准备降落了。她在自己的座位上坐好,扣好安全带,然后闭上眼睛开始祈祷,希望降落的一刻不要那么快就来临。

  波音747巨大的轮子终於接触到了洛杉矶国际机场的跑道。机身“轰”的抖了一下,便在跑道上滑行了。当飞机稳稳的在停机坪停下的时候,旅客们开始鱼贯而出。完成了最后的工作,机组人员也离开了飞机。大家原本已经约好了晚上一齐吃饭、逛街的,只有菲菲以身体不适的理由推辞了。她提着简单的行李,最后一个走出机场。

  离米健指定的时间还有3个多小时,菲菲在机场旁边的coffeeshop麻木地坐下,枯候着那个时刻的到来。

  “该怎么办?”她不断地问着自己。她多么想向同事们伸出求援之手,她们也一定愿意帮她,可是这样的事情如何能说得出口?她也想到过报警,可是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异国他乡,无证无据,谁会相信她的话?各种想法胡乱的充斥在她的脑海中,可惜没有一个是可行的。此时此刻,除了屈从於恶魔的威胁,她还能有什么选择呢?

  夜幕渐降,菲菲茫然地坐上了一辆出租车。长着一口漂亮牙齿的黑人司机热情地询问她的目的地,她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才吐出“hotspringstarhotel”这几个单词。司机对这东方美女苦闷的情绪感到一丝不解,但是车子还是平稳地驶上了高速公路。

  车窗外,繁华的洛杉矶拥有着任何一个大都市应该有的一切,可是菲菲全然没有心情理会这些。车子在她的胡思乱想中嘎的停在了酒店的门前,菲菲塞了一张钞票给了司机,转身走入了富丽堂皇的酒店大堂。

  拒绝了侍者为她提包后,菲菲径直走入了豪华的电梯内,她按下“16”的按钮时,纤长玉白的手指开始微微地发抖。那深烙於脑海的强犦过程一遍又一遍地重放着,恶魔米健如何诱骗自己喝下掺有药物的饮料,如何剥光自己的衣服,如何为自己擦洗身体,又是如何夺走自己的贞操……一切依然是那么的清晰,就像是昨天才发生的一样。

  明亮的金属门安静地打开了,16楼到了,菲菲迟疑了一下,终於迈出了电梯。酒店的走廊是那么的狭长,菲菲的高跟鞋踏上松软的红地毯,没有发出一点声音。越来越接近12号房间了,菲菲的心跳越来越快,脚步也越来越沉重。

  终於到了,棕红色厚重的房门已经在面前了。门没有锁,留下了一条细缝,透出房间里的一片漆黑,菲菲伸出手指放到门边的房铃上,没有按下去,最后还是直接推开了房门。欧阳菲菲用力地捏了一下旅行包的提手,走入了黑洞一般的房间。身后,厚重的房门随之缓缓地合上。

  第六节制服美人

  从欧阳菲菲走入酒店的一刻,米健已经从窗内看见了。他知道她一定会赴约的,因为那些裸照。没有几个女子会置自己的那些照片不顾的,欧阳菲菲也不例外。他要让她明白,做了他米健的女人,无论用什么方法也不可能再离开他的手心。此刻,他正坐在房间里宽大舒适的沙发上等候着佳人的到来。当菲菲出现在他眼前,房门重新关上的时候,他按了按手上的遥控器,原本漆黑的房间内突然变得灯火通明,把房内的一切都照亮了。

  身着空中小姐制服的欧阳菲菲婷婷玉立地站在米健的面前,尽管他曾经那么仔细地欣赏、品尝过这清秀脱俗的美丽姑娘,但是几个月不见,米健发现菲菲出落得越发的楚楚动人了,尤其是一身制服的她,简直如同玉芙蓉般的典雅迷人。

  她发髻上戴着一顶宝蓝色的小圆帽;颈前系着藏红色的领结;窈窕苗条的身上穿着一件宝蓝色的马甲,衬着蓝白双色的竖纹衬衣,同样宝蓝色的短裙;一双修长光洁的玉腿外罩着肉色透明的尼龙长袜;双足蹬着一双宝蓝色的高跟皮鞋。制服贴身的剪裁,使菲菲婀娜的身材和优美的曲线被毫不吝啬的表现出来,米健看了也不由得暗暗赞叹,真是倾国倾城的绝色!

  “欢迎你,欧阳小姐!也许称呼你diana更加亲切一些吧?”

  菲菲没有理睬他,米健於是站起来走到菲菲的身边,接过她手中的提包放到了一边:“刚下飞机,觉得累吗?来,坐下来吧!”

  菲菲将头扭向一边,继续以沉默作为回答。米健又坐到了沙发上,显得颇为无趣。

  “欧阳小姐,你是聪明人。今天你既然来了,一定明白我让你来的目的。不要说我不提醒你,最好合作一点,不要惹我生气。否则……你应该清楚有什么后果。”

  菲菲仍然没有吭声,只是紧绷起身体,准备应付米健的羞辱。

  米健冷笑了两声,手指在遥控器上又按了一下,悄悄打开了藏在窗帘之后的摄像机镜头,然后冷酷的对菲菲说道:“好了,我不想浪费时间了,不想让我动手的话就自己来吧。先把帽子脱掉!”

  菲菲知道事到如今,违拗对於自己没有任何的好处,於是她服从了米健的命令,伸手摘下了头上的小圆帽。

  “把帽子丢到脚边,然后慢慢地解开发髻!”

  菲菲顺从地松开了发夹,盘於脑后的柔软秀发失去了固定,慢慢地披散飘洒下来。

  “很好,现在脱掉鞋子。”

  菲菲侧身弯下腰,轻轻地把脚上的高跟鞋脱下放到了一旁,穿着丝袜的纤纤玉足踩在了绵软的地毯上。米健满意地笑了一笑,继续发佈他的指令:“去掉领结。”

  藏红的领结被解开,从菲菲洁白的指尖飘落到脚旁。

  “不要急,我让你慢慢来,你明白吗?”

  “……”

  “我在问你呢!”

  “明白……”

  “好了,把马甲脱掉!”

  菲菲迟疑了一下,但还是开始去解宝蓝色马甲的钮扣。她的动作很慢,因而显得非常的优雅。马甲穿过手臂,从菲菲的身上脱了下来,静静的盖在了脚边的鞋帽上。

  “裙子。”米健的命令简短扼要。

  菲菲的素手慢慢地伸到腰畔,松开了及膝短裙的搭扣。接着,她拉开了搭扣下面的拉链。随着她手指的松开,宝蓝色的制服短裙从纤细平坦的腰间坠落到地面,菲菲一双修长结实的玉腿几乎完全暴露出来,在透明的丝袜下呈现出一种朦胧美来。米健盯着那透明丝袜遮掩着的优美线条,只觉得心跳开始加速了。

  “……脱掉袜子。再慢一点!”

  菲菲今天穿的是一双肉色的半透明连裤丝袜,要脱掉便首先要掀起衬衣的下摆。她轻轻地撩起了衬衣的一角,双手在腰间提住了丝袜的上缘,一点点地向下褪去。由於站立的缘故,她只好弯下腰,把丝袜从上到下的卷下去,这样一来,那浑圆丰盈的雪白双臀和白玉一般光洁的修长美腿就裸露在米健眼前了。丝袜被一直褪到了足踝处,菲菲依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