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章番外之当时只道是寻常(1/2)

加入书签

  柳南棣学会的第一个词不是“妈妈”,也不是“爸爸”,而是“颜颜”,因为在他小小的心灵里,“颜颜”两个字代表着鲜美的食物,干净的身体以及温柔的抱抱。@樂@文@小@说|等他长大一点会叫“爸爸”了,他依然最喜欢“颜颜”,哪怕那个名为“爸爸”的男人偷偷告诉过他其实“颜颜”是“妈妈”。

  对于幼时在国外生活的那一年多经历,柳南棣没有任何记忆,从他懂事起他就生活在安京,和爸爸,颜颜以及祖父母住在一起。爸爸是颜颜的舅舅,颜颜却是他的妈妈,这其中的逻辑悖论小朋友并不了解,他唯一知道的是“妈妈”这两个字只有在没人或是仅有爸爸在场的情况下才能喊,否则他将永远失去颜颜。

  这样的威胁对他而言简直是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以至于在他真正明白“妈妈”两个字意味着什么之前,柳翌之的嘱咐一直如同大山一般压在他的心上。

  即便颜辞知道了柳翌之和小朋友有这么一场对话,她仍然担心不已,“……万一我们俩歹竹出好笋,不对,负负得正,也不对,反正就是如果这孩子将来三观特别正,特别有节操,那怎么办?”

  “不怎么办,那是他的选择,我们管生管养难道还要管他一辈子?”柳翌之满不在乎地回答道,顺便夹了一筷子鱼肉给颜辞,“尝尝这个,说是带鱼和鳗鱼杂交出来的新品种。”

  颜辞食不知味地嚼着鱼肉,这样的道理她虽然也懂,但怎么都做不到像柳翌之那样淡定和无谓。因为生命的延长,亲子关系对这里的人来说远没有两千年前那般重要,孩子不再是父母情感和梦想的寄托,而是有可能成为流着相同血液的陌生人。

  大概因为她不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柳南棣又是她的第一个孩子,颜辞在内心深处盼望的仍然是两千年前她曾经历过的亲子关系,而不是柳翌之说的“认不认可赞不赞同我都不在乎”的完全开放式关系。

  抱着这种心态,颜辞几乎把自己所有的空余时间都花在了陪伴和教育柳南棣身上。所幸现在她还只是总统身边一个可有可无的实习生,不至于忙到神龙见首不见尾。

  不得不说,基因的遗传是强大的。柳南棣的长相和颜辞以及柳翌之都有着迷之相似的地方,基本就是“和谁站在一起长得像谁”。除了外表,小朋友的双商显然也比同年纪的小伙伴发育得更好一些。从他会说话起,身边无论大人或小孩就没有不吃他那一套的,甚至连经常扮“黑脸”的颜辞,有时也会被柳南棣哄得哭笑不得。

  估计是平日里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惯了,这天颜辞带着柳南棣去商场挑选三周岁生日礼物时,小朋友因为颜辞不同意他买只适合七岁以上儿童的某款大型玩具而当场发脾气。

  像所有的熊孩子那样,柳南棣愤怒地握紧小拳头,对着颜辞大声喊道:“我不管,我就是要买这个玩具,你不买我就不走了。”一双眼睛更是红红的,也不知道是由于情绪太过激动还是在酝酿第二阶段的“哭招”。

  反观颜辞,平静得仿佛没听见小朋友的威胁,只是颇为失望地抬了抬下巴,冷冷说道:“我记得出门前你答应过我,在商场里会像大人一样讲道理,让我给你选择礼物的自主权,你觉得你做到了吗?”

  柳南棣的眼神闪躲了一下,他犹豫地摸着手边的玩具,放低了音量说道:“可我才三岁啊,是小孩子又不是真的大人。”

  颜辞静静看了他片刻,最后喃喃自语道:“是我要求太高了……”

  她正沉默地想着要怎么教育柳南棣当众撒泼耍赖是不对的,小孩子可以任性却不能任意妄为时,三头身的后者突然冲过来抱住了她的小腿,泪眼汪汪地说:“颜颜,我知道错了,我不要那个玩具了,你不要生我的气不理我好不好?”

  柳南棣向来善于察言观色,颜辞不回应他的要求时他已经感觉到对方的不悦了,但孩童心性和玩具的诱惑让他下意识选择了无视。但等他听到颜辞的自言自语,以及随之而来的沉默不语,小朋友本就有裂痕的内心登时崩溃了,以为颜辞对他失望透顶,连话都不愿意跟他讲了……

  颜辞并不知道她细微的表情动作会对柳南棣产生巨大的影响,只当是小孩子情绪多变,啼笑皆非地蹲下身安抚他道:“我没有不理你,只是在想要怎么和你说在公众场合大喊大叫是非常没有礼貌的。你想要那个玩具,我可以理解,但你应该用正确的方式说服我,而不是用'不买我就不走'这种无理取闹的做法。”

  柳南棣眼睛红得像只无助的小兔子,带着哭腔保证道:“我以后不会了,我会听话,会讲道理,你不要生气了好吗?”即使是在哭,他仍然敏感地发现了颜辞话语里的漏洞,她只说了自己“没有不理他”,却不曾正面回答“是不是还在生他的气”的问题。

  可惜再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