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阿伊(1/2)

加入书签

  看着伊人那因为期待而闪烁如星的眸子,澹台晏知道,他的冲动,或许他该感谢他这少有的冲动。

  其实,在他冲动之后,澹台晏便有些后悔,担心自己会让自己错失先机,但是,通过伊人在听到他表白的反映后,澹台晏却有了另外的打算,随之而来的便是一点点的庆幸。

  他一直知道眼前之人是个聪明人,其胆识,机智在这乱世之中,可说的上是能人之辈,假若他设网,他自信有能力让他入网向他走来,然,依他的才智,必有他解局的那一天,到那时,依他的性子,他想,他未必有信心作出适当的反映,最重要的是,即使他设局成功,让他相信他喜欢他,当他更加深刻的了解他时,他便很难相信了。

  还好,还好有了那么片刻的冲动。

  其实,他早该想到,这样才是最好的,至少,眼前之人既接受了他喜欢他的事实,并且,他也可以放心胆大的让他走向他。

  他不知道他对眼前之人到底有多少用心,但是,他很清楚,他要的是莫伊,一个完完全全的莫伊。

  “那么,澹台,现在,小爷我不介意你告诉我一些我想知道的。”

  澹台晏轻笑一声:“阿伊,能告诉你的,我已经告诉你了,至于其他,现下并不重要。”

  那怎么行,伊人可不想错过这个好机会,以致于伊人忽略了澹台晏在唤她时已经改了称谓。

  “澹台,你喜欢我,你的诚意呢?”

  “诚意?可惜你用错了地方。”

  “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你想知道的,终有一天,你会知道,只是,不是现在。”

  伊人嘴角僵了僵:“澹台,等你告诉我的那天,我有自信我已经查出小爷我想知道的了。”

  “我相信阿伊。”

  澹台晏唇角微微上扬,优美的弧度,不难看出他的好心情。

  “等会儿,你刚才叫我什么?阿伊?我没听错。”

  “阿伊什么时候开始对自己的耳朵这么没自信了。”

  这种愉悦的语气,让伊人在生出丝丝无可奈何的同时,又有着一些新奇:“如果这里有第三个人,小爷一定不会应的。”

  “阿伊生气了?”

  这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伊人自以为只有她给别人这样的感觉,现在,她倒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

  此时的伊人,许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脸上生出了两抹浅浅的,淡淡的红晕,犹如临近黄昏的红霞。这在澹台晏眼中,颇有些可爱意味。

  “随你吧,反正小爷只要继续舒舒服服的待在安武君府。”

  伊人算是看清了,这家伙要是无赖起来,那是比谁脸皮都厚。

  本来伊人也就没指望能从澹台晏口中得到些什么,索性也就不再在此事上纠缠了。

  伊人抬眼往山的远处看去,本想问问澹台晏他这里为什么是他的常来之地,又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但是看着山下那些因为站在高处而变得渺小的房子,人,其他一切一切,她突然又不想问了。

  也许是因为这景,也许是因为这片刻的宁静,也许是因为,她内心是享受这样的片刻吧。

  两人之后便这般喝着酒,迎着微风,伴着碧蓝的天,遥远的大地,静坐直至日中时分。

  宿箩今天一上午都过得十分郁闷。

  原因很简单,因为坐在她对面的人不知道发的什么疯,今天一上午都在说类似什么莫伊很优秀,然后又向她一直打听有关他们怎么相遇的事。

  为了保持形象,她一直很有耐心的听他从莫伊怎么和他相识然后成为朋友,接着莫伊又如何如何在燕城的所作所为,她是如何的优秀。

  可是,现在,她已经完全没耐心了,原想着等他说完,看看他有什么目的,但是,这家伙,说了这么一通,她完全搞不清楚他是在、干、嘛。

  “林大庄主,请恕奴家愚钝,你说这么多,到底是想说什么呢?”

  宿箩虽然是带着笑的,但这笑明显是掺着假的。

  听到这话,林跃顿时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于是,他斟酌了下说辞,带着些小心翼翼,试图将他的话表现的以一种不经意,但是又能表达他的意思:“宿姑娘,本少的意思是,莫飞,他很优秀,所以呢,你应该多看着些,要知道,现在,莫飞在燕城可是极受小姑娘欢迎的。”

  虽说澹台晏的态度很明显,但是,不管如何,让他放任这件事,他在一旁什么都不做,林跃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所以,他要趁着时间还尚早,

章节目录